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三卷09

第九章 踩雷神准的戚少商

无情最近是忙着各种化验,从案发现场带回来的证物需要化验,从艾永华和费祎办公室带回来的东西需要化验,那个费祎妻子那儿带回来的手机也要化验时间。可以说他最近的生活,不是四合院,就是化验室了。

今天又接到戚少商的通知,让他明天找个机会去冯梓的办公室调查一下。他想了想,跟小石头说了这件事,明天两人去过去看看。铁手也在那边安排了人盯着。

回想起来,貌似最近太忙,都好几天没有见到方应看了。似乎对方也被大当家的拖去干活去了。

正想着,那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崖余,我这里有个商业八卦你要不要听?”

“你觉得我会对这个感兴趣?”

“好吧,换个说法,这八卦跟你们警部的人有关,跟你们调查的案子也有关。”

无情拧起了眉头,“你说。”

“电话里说不清,我现在在警局的楼下,我送你回四合院,顺便路上说?”

“好。”

 

花满楼开车带着方邪真先去他寝室拿了换洗的衣服,再一起回他和陆小凤的家。

将人领进门后,他放下东西,给方邪真倒了一杯茶,指了指客厅里的沙发说道,“你先在沙发上坐会儿,我去帮你收拾客房。”

“老师,还是不要麻烦你了,我自己来吧。”

“不用了,你也不清楚东西在哪里。要是你等得无聊,可以看电视,也可以去旁边的花室里转转,那里能看夜景的。”

方邪真顺着花满楼指的方向望过去,看到了花室,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我去花室看看。”

 

等花满楼整理完再来找人的时候,方邪真果然捧着一杯茶坐在花室里的椅子上,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欣赏着静谧的夜景。

高空之上,星河灿烂,果然能让人心中一片祥和。

花满楼在方邪真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这两个椅子是他和陆小凤特意留在花室的。有时候两人想要休息了,就会来这里坐坐,聊聊天,放松一下心情什么的。这感觉,就像是回到了两人大学时在花房里聊天的时光。

“你很喜欢这夜景?”

花满楼注意到了方邪真注视星空的灼灼眼神,深邃而执着的神色仿佛想将这样的夜空完全映入自己的眼眸中细心收藏。

“老师,相处了这么多天,其实我很羡慕你现在的生活。”方邪真的语调很轻,但其中流露出的渴望很真实。

“想要这样的生活,你不是也做得到么?”

听了花满楼的话,方邪真低头用拇指摩擦着手中的杯子,颇有几分感慨地叹气道,“哪能那么容易啊……”

花满楼忍不住笑道,“你才多大,就学老爷子装深沉!”

方邪真也跟着笑了,“老师你其实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吧。不过,我真想要这样的生活,恐怕也要老师你的帮忙。”

“我?”

“是的。老师会帮我么?”

花满楼看着方邪真,想了想,道,“我只能答应你尽力而为。”

方邪真闻言不由得喜上眉梢,笑嘻嘻地说道,“有这句话就足够了。”

 

“惜朝。”

两人一回家,戚少商就把顾惜朝拉到了沙发上坐下,迫不及待地好奇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那人不是我的?”

知道顾惜朝一眼就看出了今晚出现在警局的那个人是假的戚少商,作为真的戚少商,自然是有些窃喜。

顾惜朝有些不自在地冷哼了一声,“哼,就你这张包子脸,有什么不好认的?”

“可是司空和朱停都没有认出来。我和他们白天共事的时间都比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多。”

不知道是不是顾惜朝的错觉,虽然明明知道戚少商说的“在一起”是指在一起工作,可是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

顾惜朝挥散脑中的想法,嘲讽地说,“大当家的不是死活赖在我家不肯走么?我每天回家被迫对着你这张包子脸,已经足够让我记忆深刻了!”

“光看脸?不是一样的脸么?司空说连酒窝对方也有。”

“说你是包子,你还真就跟包子一个智商啊?!我是法医,自然是研究的人体骨骼,就算是再怎么相似,骨骼上也会有差别的。那人脸部的骨骼和手骨跟你不一样!”

戚少商练至今日,已经完全能够对顾惜朝的所有嘲讽毒舌免疫,“内部自动过滤系统”开启,“话说,惜朝你是什么时候研究过我的面部骨骼?平常也没见你盯我看多久。”

他这么一问,顾惜朝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暗自骂自己,跟他说这么多干什么,把自己都绕进去了。他能说是戚少商睡着之后,自己忍不住好奇跑去研究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有酒窝么?职业的强迫症害死人!

顾惜朝不欲再解释,起身就想回房。奈何戚少商死拽着他不肯放手,他力气又大,顾惜朝一时挣不开,恼怒地大声吼了一句,“死包子,你给我放手!”

“不放,惜朝,好奇心害死猫,你不能吊我胃口!”

“我没什么好说的!”

“啊,我知道了。”

戚少商突然松开了顾惜朝,颇为得意地一拍大腿!

他这么一动作,顾惜朝反而勾起了心底的好奇心,他究竟知道什么了?

戚少商笑容灿烂,露出两个大酒窝,说道,“惜朝,你肯定是趁我睡着的时候偷偷观察的对不对?!”

“你去死吧——!”

顾惜朝瞬间狂暴化,跳起来就往戚少商身上扑,死命地要去掐戚少商的脖子,大有不成功也要同归于尽的凶猛气势!

“惜、惜朝……你要冷静!”

“我冷静不了!死包子,我忍你很久了!”

“惜朝,杀人要偿命的!更何况我们是警察,不能知法犯法!”

“我是法医!具备最完善的专业知识,我一定让你这个包子连渣都不剩的!”

“惜朝!”

两人扭成一团,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戚少商不好出手,只能一味地防御,而顾惜朝这显然是怒火中烧,比平常的攻击力都高了好几倍。所以戚少商一时也拦不住顾惜朝,身上挨了好几下。

只能在心里默默哀悼,这是又踩了顾惜朝哪个雷区?

 

“……惜朝,有电话。”

“……”

“惜朝,电话还在响。”

“……”

“惜朝,我就接个电话,我保证回来继续让你揍!”

“准了。”

顾惜朝松开了掐戚少商的手,虽然直起了身子,但还是用一只手把戚少商摁在地上。戚少商无奈,只好保持着躺在地上的姿势,从口袋里掏出电话来,按下接听键,“喂……什么?!为什么……哦,好吧,那我知道了。我会安排。也会知会他们的。”

戚少商挂了电话,顾惜朝抱臂居高临下地问他,“什么事?”

“是诸葛局长,他说明天计划改变,暂时不要动那个内奸,先盯紧了他,等把他幕后的人抓出来了再动手。”

“幕后的人?”顾惜朝略微一思索,便懂了,是今天白愁飞的那通将他引走的意外来电。思考的同时他不知不觉中站离了戚少商身边,在沙发上重新坐下,“我事后问过白愁飞,他说打给他的那个电话里面绝对是诸葛的声音,他不会听错的。所以他当时才没有怀疑。”

“难道是对方什么时候录的?”

“不会,对方跟白愁飞还有几次对话,录的话没办法提前预知白愁飞会说什么。”

“这确实是个问题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戚少商早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在顾惜朝旁边坐下。刚刚两人还一副要斗得你死我活的场面,此刻,顾惜朝的注意力就完全被转移了。

 

“我已经通知戚少商让他暂时不要有大动作了。”

跟诸葛通电话的另一头传来好听的笑声,“多谢了。我这边也很快就会有进展。”

“你动作快点,警局进了只老鼠,我可不想忍太久。”

“会的。你也不想因为这次动作打草惊蛇,而害你的爱将陷入危机吧?”

“哼,我的爱将?!他不先是你的爱将么?”

“呵……需要分得这么清楚么?他此时可是在前线拼命,我俩在后面拖后腿可不好。”

“小子,你有没有点尊老爱幼的意识?”

“如果不尊老,我会在实施这个计划之前就告诉你么?要多瞒一个人我不差这点精力。爱幼么……你觉得我们花家的人贯彻得还不够彻底?”

“你也不想威胁你弟弟的那颗‘不定时炸弹’存在太久吧?”

那头的人语气顿时沉下来许多,阴测测地说,“这是自然,警局那头就交给你,我这边只要一收到消息,你立刻就可以动手抓人。”

“好,我等你消息。”

 

陆花的家中。

虽然已经是到了深夜,但花满楼还是在从大门进入客厅的那个走廊处开了一盏瓦数极小的小灯。这是自陆小凤去参加训练之后他养成的习惯。

总觉得不是全黑的屋子,看起来也温暖一些。

花满楼的房门紧闭,旁边客房的门却轻轻地打开了。有个身影慢慢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影子摸黑来到了客厅,借着走廊里的那盏灯,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钥匙串上面,除了几把钥匙外,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东西。

那是当年陆小凤跟花满楼毕业旅行时,陆小凤淘来的古玩,送给花满楼的一个叫“连心锁”的小挂件。

那个影子拿走了钥匙串,回了客房。

 

李坏回来的时候,李豹他们正在大厅里等他。

看到李坏平安回来,李豹显然是松了口气。李坏将手机扔给他,双手插着口袋,优哉游哉地走了进来。

“兄弟,没出什么事吧?”

“没事,就是那个顾惜朝难缠了点,不过被引开了。只是我为了脱身,打晕了一个人。”

“没事就好,打晕一个不是多大的事。你跟我去书房。”

“好。”

李豹带着李坏一个人去了他的书房,打开电脑时,出现了请输入密码的窗口。李豹对着李坏有些抱歉地笑了笑。李坏无所谓地走到旁边,转过身去看窗外的风景。右手伸出看起来是去拉窗边的窗帘,却是从袖子里滑出了一面很小的镜子,从镜子里,他可以看到李豹的动作。

看到李豹要按下回车键,李坏快速地将镜子收回到袖子里,神不知鬼不觉。因为之前来的几次他就有暗暗观察,这个书房里并没有安监视器,所以他不怕刚才的动作被人发现。

李豹快速地输完密码后,咳嗽了一声,说,“好了。”

李坏从窗口边上走了回来。

果然,又是跟那个神秘人视频聊天。

“东西拿回来了?”

“嗯,很顺利。”

“啧,顾惜朝确实麻烦,不过我的人已经帮你解决了。倒是你,下手太重了。说到这里,我有个东西想让你听一下。”

李坏等着,就听到对方那边有几下东西碰撞的声音,然后有人用温润的嗓音轻轻地唤了一声,“陆小凤。”

李坏面露不解,“你身边还有谁在说话?”

对方回答了他的疑问,“这是花满楼的声音。”

“咦,花满堂的那个弟弟在你那儿?”李坏的声音里除了普通的疑惑没有任何情绪在里面。而且,他关注的重点始终只有他的死敌,花满堂。

对方停了片刻,才继续说道,“不,只是声音而已。让你听听熟不熟悉。”

“我没有听过。”

“那你可以熟悉一下,说不定以后还要靠这个声音帮你把花满堂引出来。”

话谈到这里,对方又咳嗽了几声,李豹会意,道,“李坏啊,一晚上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明天我让你了解一下我们现在的生意。”

“好,那我先走了。”

他这时才松开了背后一直捏紧的拳头,镇定地走出门去。

李坏走后,李豹也沉下了脸色,“你刚刚是什么意思?”

“对花满楼的声音都没反应,看来他确实不是陆小凤。”

李豹一拳砸在桌子上,“这是我最后一次容忍你试探我的兄弟!再来一次,大不了生意不做了,大家伙儿一拍两散!”

“干我们这行,谁不多留个心眼,你跟我急什么?”

“哼!”

 

夜深人静,整个宅子的人都睡了的时候。

李坏从房间里出来,确认没有人后,偷偷地摸到李豹的书房。用几根铁丝轻松地将门锁撬开,轻手轻脚地摸向电脑。

打开电脑,他回想了一遍白天里李豹按键的几个位置,顺利地解密进去。

然后掏出了一个U盘,将电脑里面的资料拷出来,同时还在李豹的电脑上安了一个小程序。

这可是司空那个猴精精心设计的好东西,绝对可以好好招待你们一番。

李坏,不,现在可以说是陆小凤,在黑暗中露出一个报复的快意笑容。让你们今天吓我!

白天的时候,突然听到花满楼的声音,真是吓出一身冷汗,他差点就以为对方对花满楼出手了。

幸好他的理智及时提醒了他。对方极有可能还是在试探他,所以他强压下了那份冲动与担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跟两人在书房里周旋。

花满楼说过,不要让陆小凤为了他而分心,那么,他就该信任他的七童。


评论
热度 ( 13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