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二】【乐夏/谢沈】《一世安》03

第三章


乐无异坐在草地上,周围放了一堆的零件材料。夏夷则在等待的那段时间中给阿阮检查起了灵力,发现灵力的流失并不多,稍稍松了一口气。


一番忙活结束后,为阿阮精心制作的偃甲终于大功告成了。


这个偃甲确实如乐无异所言,冬暖夏凉,又透气又舒服,而且在里面视野开阔,行动方便。


阿阮进去体验了一把,出来表示十分满意。


夏夷则看了那个偃甲好半天,才开口:“不知乐兄……”乐无异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他聪明地改口,“无异,你想让我把这个偃甲放在何处?”


乐无异特意扭过身子给夏夷则看他的背后,理所当然道,“自然是学我,绑在腰上啊。”


“……”


夏夷则不动,乐无异继续转着身子力求给他做全方位的展示,“夷则你放心,这样绝对不会影响你行动的。”


“……”


我说我是怕磕到腰你们信么?


夏夷则最终还是将那个偃甲绑在了腰上,两人并肩而行时,从背后看去一人腰间一个。有那么一瞬间,夏夷则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也要立志成为一个偃师。


不知道师尊看到他这个样子会是什么想法……


虽然中途因为乐无异的出现而耽搁了一些时间,但三人还是按照夏夷则原定的计划到达了苗疆边缘的一个小村子。


这是一个苗疆人和汉人混居的村子,所以并没有像住在苗疆最深处的族民那般排斥外人。夏夷则也是想通过这里的人多了解一些苗疆的习俗,以免进入苗疆深处后因为说话不当而惹出麻烦,反而给自己要办的事情徒添阻碍。


两个外乡少年人均是长得俊秀,夏夷则谦逊有礼,乐无异天真率性,简简单单几句话聊下来。两人打听消息的那位大叔就热情地邀请他们今天在自己家里住下来,还大方地让出了自家另一处的空屋子让他们居住。


那个空屋子之前是大叔的儿子一家住的,儿子最近出去走货了,所以那屋子就空了出来。


大叔邀请他们一起吃晚饭,不过夏夷则考虑到不好太过麻烦别人,还是委婉地拒绝了。乐无异更是拍胸脯地保证自己能够搞定。大叔也不勉强他们,只是一转身又给他们送来了一些食材。


阿阮跟馋鸡去一边玩去了,乐无异去了厨房准备他们几人的晚饭,夏夷则给他打下手。不过乐无异太过专业,夏夷则能帮上手的地方实在不多,也就是洗洗菜切切菜而已。


师尊教的剑法居然用到了这个上面……


难道师尊当初提醒我万不可用剑杀野猪就是为了今日?


夏夷则无力抚额。


乐无异估计着最后一道菜就差出锅了,他便让夏夷则出去把还在玩的阿阮和馋鸡叫回来吃饭。


等他们回来的时候,桌上的菜和碗筷都已经摆好了。


馋鸡动作最快,以完全不符它身形的速度蹦到了桌子上,快速地吃起了肉来。


阿阮一见馋鸡竟然比自己先吃了起来,急得在地上跺脚,夏夷则蹲下身子,把阿阮带上了桌子,放在单独给她准备的盘子前。乐无异之前就已经用小木块给阿阮削出了一副专门的小碗筷,给她准备的菜也是特意切小了的。


“嗯嗯……小叶子的手艺果然是最棒的呢!”


“哈哈,身为偃师怎么能不擅长厨艺呢?仙女妹妹喜欢就好,尽管吃,绝对够。夷则夷则,你也快来尝尝,都好久没吃到我做的菜了吧?”


夏夷则点点头,也坐了下来,吃了一口后微笑着称赞,“无异的手艺,非御厨不能相比。我们有口福了。”


乐无异的笑容愈发得神采飞扬起来。


阿阮吃饭的空隙突然抬起头来,问了一句,“小叶子,你以后要不要跟夷则成亲啊?”


“咳、咳咳……”


“诶——?”


阿阮一句话,就如一道雷,炸得两个少年一个咳得不能自已,另一个则是惊讶得夹菜的手都停在了空中。


夏夷则单手握拳,抵在唇边咳了几声终于平复下来后,道:“阿阮,不要乱说。”


阿阮歪着头打量两人,“可是他们都说,成亲了以后就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而且还要做饭给对方吃。夷则不想跟小叶子在一起吗?你看,小叶子都做饭给你吃了。不是有句话说,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么?”


“阿阮,这都谁跟你说的啊?”


“谢衣哥哥啊,谢衣哥哥说就因为这样他才要努力练好厨艺呢。”


师傅的厨艺……


乐无异收回了僵在空中的手,支支吾吾地道,“仙女妹妹,我是男孩子,那个……”


“男孩子有什么问题?”阿阮好奇地发问。


乐无异苦恼该如何跟阿阮解释这个问题,想来想去都开不了口继续说,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对面的夏夷则。


夏夷则接到他的求助目光,对着阿阮解释道,“阿阮,无异是要跟闻人在一起的。”


阿阮更加吃惊了,嘟着嘴道,“什么?闻人姐姐要跟小叶子成亲?可是成亲不是只能两个人的么?闻人姐姐都送给我定情信物了,怎么还可能跟小叶子在一起?闻人姐姐都没有送小叶子定情信物。”


这砸过来的话信息量实在是太大,看来这饭是别想好好吃了。


看对面的乐无异已经惊讶地发不了声了,夏夷则只能干脆放下碗筷,肩负起重任,试图探寻这令人震惊的消息背后的真相。


“定情信物是怎么回事?闻人姑娘说的?”


“谢衣哥哥说,喜欢一个人,想跟他在一起,就要送他定情信物啊。闻人姐姐不是送过阿阮礼物么?她也说过喜欢阿阮啊,难道不是想跟阿阮在一起?闻人姐姐不会骗人的!”


“……”


谢衣前辈您能跟阿阮说事情的时候说详细一点么?我觉得闻人姑娘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可是要怎么跟阿阮解释呢……


对着阿阮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满是纯净的目光,实在是开不了这个口啊……


阿阮看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又把注意力转回到了饭菜上。


夏夷则也不想继续刚才那个诡异的话题,能逃过是最好了。他此刻也没去看对面沉默的乐无异是什么表情,夹了几筷子面前最近的菜,安安静静地吃他的饭。


心中默念:刚才一定是他的错觉,一定什么都没发生。


“啊!”


阿阮突然叫了一声,夏夷则立刻抬头看去,乐无异也似乎是回过了神,两人担忧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又立刻移开了。


阿阮苦恼地放下手中的筷子,“我忘记把准备好的回礼给闻人姐姐了,都怪事情太多我就给忘了。哎呀,小叶子小叶子,你帮我把东西送去给闻人姐姐好不好?……唔,这样不行,谢衣哥哥说过,这个是必须要自己亲手送的,别人转送就没有意义了。夷则夷则,我们什么时候去看闻人姐姐啊?”


“这个……”提到了闻人,夏夷则觉得还是乐无异来回答比较合适。


乐无异此刻的表情很平静,看不出是什么心思,“仙女妹妹,你想见闻人,我们可以等苗疆的事情忙完后就让馋鸡带我们去。闻人也说很想念你和夷则。”


“好啊,夷则我们快点忙完,就去看闻人姐姐吧!”阿阮高兴地转了一个圈,裙子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嗯。”


之后的吃饭过程夏夷则和乐无异两人都十分沉默,几乎只能听到碗筷碰触的声音,和馋鸡“叽叽叽叽”的声音。


乐无异洗碗的时候,阿阮神神秘秘地也跟去厨房说有事要跟小叶子单独说。夏夷则看阿阮没有要他听的意思,也不好跟过去。


想了想,既然无事,他转身出门去打探消息去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8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