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一&古剑二】【乐夏/苏越/初夜】《呆毛养了一条鱼》03

【写在前面的话】

#有生之年系列#的更新之一

此章慢慢地推剧情,乐夏这章有虐有甜,最关键的是我想要写回忆里乐乐的那句话,夷则总是值得最好的。

注:苏越人物游戏向。紫胤=慕容紫英,不喜误入。因为此章谢沈不多就不蹭TAG了。

前文:01  02

========================

第三章

想要去光顾“馋鸡”的小女生们遗憾地发现今天又关门了。她们趴在玻璃上往里面看,店内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只好叹着气无奈地离开。

 

其实,那空荡的画面只是她们因为结界而看到的幻象,真实的“馋鸡”店内其实挺热闹,因为今天来了不少“客人”。

乐无异他俩与云天河是第一次见面,他向百里屠苏打听到对方的喜好后就去准备食物了。

心情倍好的乐无异哼着小调在厨房里给大家做咖啡拉花,夏夷则被他拉过去临时客串了把服务生,把一杯杯的咖啡端出去。每次夏夷则回来乐无异都忍不住要靠过去蹭蹭蹭。

温留这期间进来过一次,想找找还有没有烤肉。没想到刚好撞见让人眼瞎的画面,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除了不要咖啡的百里屠苏,乐无异给每个人做了不同的图案。给清和的画了一只有六只眼睛的大狗,紫胤的是一把宝剑,云天河的是一只野猪。他跟夷则的则是对方的Q版头像。至于初七的嘛,他警惕地左右扫视一圈自己的背后,在确认没有人后,迅速地画了一个太师傅的头像上去。

画完这一切,他再一次确认太师傅不知道这件事后,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朝着夏夷则眨了眨眼睛。

而旁观了这一切的夏夷则,只觉得乐无异深藏功与名。

 

店中,清和与紫胤坐了一桌,两人正在研究紫胤手中握着的霄河,偶尔低声交谈几句。桌上摆放着之前百里屠苏为招待他们而做的丹桂花糕,他此刻正恭敬地站在紫胤身后,目光仍旧胶着在霄河之上,深邃的眼神中有着一抹极其浅淡的温柔。

与他们一起从神女墓回来的初七,独自坐了一桌。乐无异刚回到店里的时候仔细想了想,觉得师傅大约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也就没有打扰他,而是将之前太师傅丢给他的那本法术书送去给初七看。

初七翻看得格外认真,就好像是在透过这本法术书在回忆着什么人。

相对于他这一桌的寂静,另一桌就显得格外热闹了。

桌上摆了不少与这间甜品店格调不搭的烤肉,空盘子桌上地上都堆了不少。云天河坐在正中间,桌上馋鸡和阿翔各自分站了一边,而桌脚边的那块食物领域则是属于温留的。

这四位食肉大胃王相逢在一起,再加上乐无异无人能比的厨艺水平,基本上是乐无异弄上来几大盘肉就能秒空的节奏。

 

最先看不下去的还是清和。

不过他没说什么,只是轻抚杯沿的食指微不可见地动了动,正在碟盘前奋战的温留就突然全身一僵,好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恼火而又愤怒到极致,温留狠狠地瞪了那边悠闲自在喝咖啡的臭道士一眼,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紫胤也淡淡地扫了云天河一眼。而感应到紫胤的目光,云天河举起手中的烤猪腿,热情地邀请他,“紫英,无异做的烤猪腿真好吃,你要不要尝尝?”

紫胤把视线撇开,不再理他。

而随师尊视线一同望过去的百里屠苏,面对阿翔的体重似乎是有些担忧:“阿翔,考虑一下,再胖下去——”

回应他的是阿翔展翅之后的一声长鸣。

百里屠苏只好抚额,“好吧,吃完这顿再考虑。”

最自由的还是馋鸡了。它的主人乐无异此刻可是完全没心思来管它。再说了,平时乐无异就不怎么控制它的饮食,想吃多少都没关系。

一瞬间它就因此拉满了来自阿翔与温留的仇恨值,尤其是温留。

果然我还是要找机会一口吞了这个小鸡崽。温留OS。

 

等做完最后一份甜点,乐无异洗干净手,把围裙解下来挂好,跟夏夷则一起端着几份托盘走了出去。

夏夷则去给清和那桌送点心。而乐无异给初七还有云天河那两桌分别送去了一份之后,想了想,也回到了夏夷则的身边。

长辈们未曾发话,他俩就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等候。不过,乐无异倒是悄悄地勾住了夏夷则的手,慢慢地十指相扣。

夏夷则扭过头看过去,入眼就是乐无异那一脸灿烂到极致的笑容,心中一暖,最终还是没有挣开他。

小辈们的动作怎么可能逃过长辈们的眼睛,清和只是抬头对着夏夷则微微一笑,欣赏着自己徒弟的表情。

倒是乐无异,就差把“开心”两个字写在脑门上了。

 

最终是紫胤先发了问。

“你说前几日陵越以少年的形象出现了?”

百里屠苏点点头。

紫胤向夏夷则问道,“在剑交予屠苏之前一直是你在向其中注入灵力?”

“是的。”夏夷则也跟着点了点头。

当初乐无异几人在离开太华山之前,曾与紫胤有过一面之缘。而那时夏夷则将霄河放在了桃源仙居之中,再加上陵越那时候意识仍旧在沉睡,是以紫胤未曾有所感应。

紫胤并起双指一抹剑身,浅蓝色的灵力在剑身上游走,引发霄河的微微颤鸣,一道火红色的法阵文印在上面一闪而逝。百里屠苏下意识地上前半步,又想起师尊绝不可能伤害师兄,停在了原地。

一直埋首在食物中的云天河,突然停下了动作,头微微偏向紫胤所在的方向,“紫英,我刚刚……好像感应到大哥的灵力了。”

紫胤收回自身灵力,将霄河平稳地安放在桌上,先回答了云天河的疑惑,“应该是近几日陵越意识初醒才导致这结印出现,结印的方式确实出自琼华。”他接着对夏夷则说道,“把你与将霄河交予你之人的相遇细说一遍。”

“那日我因初现妖形而从宫中仓皇出逃,”陡然间听到这一句,乐无异下意识地握紧夏夷则的手,对方回了他一个安抚的笑容,继续说了下去,“那人突然出现并替我解了围。想来他应该是看出了我太华山弟子的身份。他教了我为霄河注入灵力的方法,同时交代我保护好此剑等人来取。走之前,也是他为我暂时加固了体内妖力的封印。”

若没有那人相助,自己体内的封印恐怕根本撑不到捐毒那一夜的爆发。

目光投向百里屠苏,“那人虽然没有明说,但你出现那晚,一直沉寂的霄河是第一次有了反应,所以我才可以确信,你便是这把剑在等候的人。”

云天河这时候走了过来,他抓了抓头发,有些不确定地轻声发问,“你遇到……呃,那个人的时候,他……好么?”

夏夷则回想了一下,“他很好。他说如果有一天我遇见了一个双目失明的年轻人,就告诉他一句话。”若他所料不错,那人想他转达的对象应该就是云前辈。

“什么话?”

“他说,‘人生相逢,自是有时’。”

云天河有些吃惊,他猛地回头“望”向紫胤,虽然双眼仍旧一片浑浊没有任何光彩,但他的笑容却是真心实意,“紫英,大哥的意思是不是我们还会有见面的时候?!这真的是太好啦。”

紫胤心中也有些欣慰,玄霄师叔既然知道了天河失明的事,肯定是有暗中关注过。至于为什么没有在那时就出来相见,想必一定有他的理由。

只要他一切都好,只要他还认云天河这个兄弟,那便足矣。

 

“霄河剑中属于陵越的灵力仍旧微乎其微。”

紫胤的一句话让百里屠苏失了淡定,“师兄他怎会如此?!”

自从在夏夷则那里取来了霄河,他就从未有一日停过为霄河注入灵力,可是霄河一直没有回应。

直到前几日,才是他第一次得见陵越。可惜,他们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上。

他都没有机会问一问师兄,为何会这样?

可是,为了……他?

 

蓬莱一战,百里屠苏以为自己会化作荒魂,消散于这天地之间,却没想到会在桃花谷中醒来。身体中再无煞气困扰,倒是有一股独属于天墉城的清正灵力在体内流动,感觉是从未有过的轻松自在。

可他却隐隐觉得不对劲。

那股灵力不是他的,但却非常熟悉……

与晴雪在幽都入口分别之后,他就一刻不停地赶回了天墉城,得到的消息却是大师兄不知去向,根本没有从青龙镇回来。

师尊和红玉在那时都已离开了天墉城,他去青鸾峰找过,云前辈也不在。

不愿放弃的他那十几年一直在四处寻找师兄的踪迹,他要知道师兄发生了什么。

那人是天墉城的大师兄,他相信他,即便遇到再厉害的妖怪,那人也断不会像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唯一害怕的,便是那人的失踪,是因为自己。

 

又过了几年,他在经过长安的时候,有了一丝微弱的感应。

正是这个感应让他下定决心冒着极大的风险深夜闯入了皇宫。

那一天,他带回了霄河。

那一晚,他抱着霄河在客栈中坐到了天亮。

 

第二日,百里屠苏收到了来自红玉的书信,得知师尊与云前辈已于几日前从妖界归来,便立即赶了过去。

他抱着一线希望,也许师尊有办法。

可是紫胤探查之后也没有办法。他和云天河甚至去了一趟鬼界,得到的消息是陵越从未在鬼界出现,而生死簿之上,陵越的名字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他与师尊谈了很久。

之后,他带着焚寂与霄河再度离开,去寻找能够帮助师兄的方法。芙蕖最后当上了天墉城的掌门,而百里屠苏婉拒了她执剑长老之位的邀请。只是答应偶尔会回天墉城看看。

在旅途中若是遇见天墉城的弟子,也会出手相助,然后不留只言片语地离开。

他的容貌自桃花谷再度醒来之后就没有变过,曾经的朋友一个个逝去,他仍旧坚持着去各地寻找方法。

时代变化的同时,他也学习了不少东西,将自己的身份很好地隐藏了起来。

后来,他遇到了恢复记忆的乐无异,对方一眼就认出了他。再然后,两人一起开了这家“馋鸡”的店。

 

“陵越的情形,与经历血涂之阵并不相同。也许玄霄师叔会知道点什么……”

紫胤还在沉思,云天河就凑了过来,欢快地提议道,“紫英,不如我们去找大哥吧。”

这确实是一个好主意,他也十分赞同。

“剑冢地图我已看过,应是没有问题。但那地方,怨气与戾气颇重,你此去一定要谨慎,倍加小心。”

“弟子谨记,多谢师尊提醒。劳烦师尊与云前辈四处奔波,是弟子的不是。”

紫胤刚蹙起眉头,云天河就拍了拍百里屠苏的肩头说道,“你这么说,紫英可要不高兴了。你跟阿越是紫英的徒弟,帮你们是应该的。”

“……弟子……”

“那地方机关肯定不少,屠苏,我跟夷则也会陪你去。”乐无异插了话进来。

“在下亦与你们同去。”

所有人看向出言那人,初七挑了挑眉,“只让小辈们去,总是没法让人放心,还是得有个长辈跟着。”他看似随意地瞥了一眼二楼的楼梯口,那里空无一人,他却勾起嘴角,低声说了一句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的话,“这样你也才会放心不是么,阿夜。”

百里屠苏回望众人,表情有些动容。

“……如此,多谢。”

 

事情的讨论暂时告一段落,乐无异给众人安排好了房间,就拉着夏夷则进了自己的房间。

恢复记忆之后,他还将夏夷则的灵光玄日也给找了回来,一直十分宝贝地收藏着。现在夷则回来了,正好物归原主。

乐无异先去洗澡,夏夷则打开了放在书桌上的剑匣,里面躺着他的灵光玄日,看得出来是一直有被人精心保存着。

手指才碰触到剑身,便有一连串的画面飞入脑海中。

 

那是在太华山的最高处,一眼便能收入太华山的所有景色。

一身偃师服的人抱着他的灵光玄日,呆呆地坐在山顶之上,双眼放空,呆滞无神,根本就不知道他在看向何处。

他的面容仍旧显得十分年轻,可与面容不符的是他那一头快要与太华山的雪融为一色的白发。

山顶的风是最烈的,吹得那人衣袍翻飞。

可即使快要被这风雪吹到冰冷刺骨失去知觉,那人也未动丝毫。

夏夷则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心仿佛坠到了冰窖里,一阵一阵地疼。指尖因为用力,一寸寸掐入了手掌心中。眼底涌上的是深沉不可见底的痛苦。

他痛。

见到那样的无异。

……他没办法不痛。

 

脚步声的传来终于让那个仿佛要坐到地老天荒的人有了动静。

他认出了来人,极为勉强地站了起来。好几次夏夷则都因担心他四肢太过僵硬而摔倒想要去伸手扶他,却无奈地意识到那是曾经的记忆,他除了当一个旁观者,什么都做不了。

“清和前辈。”乐无异低低地喊出了来人的身份,“我没办法把夷则从皇陵中带过来,但我想,他最后想要长眠的地方,应该是这里。所以我把他的剑带来了。”

清和似不赞同地皱了皱眉,眼中蕴含了无法言明的情绪,但最终只化为了一声叹息,“夷则不会希望见到你这般。”

乐无异试图勾起一个笑容,但冻得太久,他脸都僵住了,最后只能以失败告终,“我知道,夷则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忍心看我难过。我只是……我只是……只是,没有办法……”

最后的那四个字,几乎是以气声说出来的,要不是夏夷则与清和听力绝佳,这四个字就完全掩盖在了风雪之下。

乐无异他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继续说道,“我一直知道夷则会是一个好皇帝。他当了皇帝之后始终还记得我那个‘希望人人都好’的天真梦想。我的夷则那么厉害,把一个国家治理得那么好。我留在他身边努力地想为他减轻一些负担,可是看着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我却……我却,无能为力……”

“是易骨与言灵偈给他造成的双重伤害。”清和的话语中也有着说不尽的遗憾与疼惜。

那是他最在意也是唯一的弟子啊……

“要是,要是我那个时候足够强,能够保护好夷则,他就不会中言灵偈,也不需要易骨了……”

“无异!”清和略微提高声调,打断了他的自责。

乐无异愣愣地抬头,只见夷则的师傅正定定地看着他,面露悲悯,“夷则曾说,他能想到的、最好的东西,都已经得到了,足矣。”

听了这话,乐无异垂下头,缓缓地摸着灵光玄日,回忆着这把剑的主人,似乎是在想象那人说这话时的表情。

虽然被头发遮住了面容,但站在不远处的夏夷则,依旧能够看见有什么从乐无异的脸上滑落,砸在雪地里,留下一串串的痕迹。

明明应该是轻的几乎可以被忽视的重量,但夏夷则却觉得那重得犹如千斤巨石。

 

直到此刻,乐无异才终于成功使自己微微牵起嘴角的弧度,随着记忆中的那个人一同微笑。

“那哪里够……夷则他,总是值得最好的。”

 

灵光玄日带给他的记忆戛然而止。

一双手从背后伸出圈住了夏夷则的腰,熟悉的气味自那人暖洋洋的身体上传来。

那么暖,那么好。

是乐无异。

乐无异就着抱着人的姿势在夏夷则的背后拱了拱又蹭了蹭,“夷则,你在发呆?我出来你都没发现。”

“……看到灵光玄日,有点怀念。”

夏夷则转过身来,闭口不谈刚才的那段记忆。他不能说,不可说,不愿说。若是提及只会让乐无异再经历一次曾经的痛苦,只要有一丝会让乐无异难过的可能,他就不愿,不想,不能。

注意到夷则是在看自己的头发,乐无异松开一只手摸了摸发梢,“我头发有什么问题?才剪的啊。”

夏夷则摇了摇头,伸手摸上乐无异的头发,触感一如记忆中的柔软顺滑。他的动作小心而又庄重,犹如对待珍宝一般。

 

“能再与你相见,我很开心。”

乐无异扑住他,整个人就好像小太阳一样发光发热,琥珀色的眼眸中闪耀着明显的星光。

“我也是!再见到夷则,我真的超级超级超级开心!”

==================TBC

【天蓝有话说:】

设定貌似有点复杂了,也有好多BUG,等我写完再系统地修改。

玄霄大大为什么会有师兄的剑呢,为什么会选择交给夷则呢,这些事情都会在后面慢慢来解释,也就是说……未来会有青霄剧情啦。

评论 ( 20 )
热度 ( 36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