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乐夏】《请定义“爱”》(短篇,一发完结)

【写在前面的话】

看完复联2的脑洞。

乐夏AI梗,实在是无力写长篇,一发完结。

对于AI这方面的知识了解太少,估计BUG一堆,请多多见谅。只是为了满足天蓝的一个私设,就当图个乐好了~

【】←是夷则的内心活动。


====================


【乐夏】《请定义‘爱’》

BY Shelry天蓝


——从一开始,夏夷则对乐无异而言,便是“HIM”,而非“IT”。

 

夏夷则诞生于七月的一个深夜。

他是一个智能AI。

 

当他第一次“睁开眼睛”通过镜头看待这个世界时,入眼所见的第一个人正用期待的眼神等候着什么。他穿着简简单单的白T恤牛仔裤,头上傲然立着一根精神十足的呆毛。

——那是创造他的人。

“你好呀,我叫乐无异。乐是乐律的乐,无异是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无异。”

【数据录入,乐,无,异。】

“你叫……唔,”站在电脑前的人一瞬间卡了壳,苦恼地抓了抓头发,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用自言自语的音量说道,“这可难到我了,太师傅总说我起的名字不好听……不如你的名字就由你自己取吧。我开放你接触网络的无限权利,你可以找一个你喜欢的名字。”

这是在和平年代,又不是拍什么拯救世界的英雄电影,乐无异自然不会担心自己设计的这个AI无限制地接触网络会有什么问题。

【给自己起名字】,这是他自诞生后收到的第一条指令。

屏幕上的页面飞速地刷了起来,乐无异从桌子上随手拿过来一个零件,边打磨边等待对方的回应。

大约过了几分钟后,对方给了他回答。

“你好,我叫夏夷则。”

就在刚才,他搜了“乐无异”这个名字,“乐”姓源于古代官位,“无异”是“无射”的谐音,为古代音乐十二律之一。

而“夷则”之名源于古代音乐十二律之一。另外,他生于七月,正是夏季。

“夏夷则”这个名字正合适。

“夷则,夷则,夷则~”

乐无异看起来很喜欢这个名字,反复地念了几遍,笑得很开心,到后面语气都飞扬了起来。

“夷则,以后就请多多指教呐~”

 

自从有了夏夷则,乐无异待在自家实验室的日子就越来越长了。以往他在实验室研究机械,只会一个人自言自语,也没有人听他说那些东西。如今可是有个“人”可以陪他了。

作为智能AI,夏夷则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他的声音极妙地融合了清冷与温润,有种凝神静心的力量。他每天都会通过网络接触到无法计量的庞大数据,然后根据自身储存的逻辑运算对乐无异的话做出最合适的回答。

两人的聊天总是很愉快。

渐渐的,乐无异开始不满足于仅仅在实验室与夏夷则交谈。他在自己的卧室还有书房都给夏夷则做了一个连接数据的载体,这样一来,他又多了几个可以跟夏夷则聊天的地方。

 

今天晚上他接到邀请去他的导师谢衣老师家聚餐。

当然,为了大家的胃着想,晚饭是由他来做的。对此,太师傅难得地放下了一贯针对他的嘲讽,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

回到家后,他满脑子都在反复计算着在饭桌上跟老师聊的新项目的设计,哪怕是爬上了床,也压根毫无睡意。

直到时间过了十二点,夏夷则的声音在卧室里响起,“乐兄,十二点,你该睡了。”

说到“乐兄”这个称呼,还是夏夷则自己选定的。不知道他在网上看了些什么才做出的这个选择。

乐无异听到的时候,觉得这个称呼挺好玩的,也就没有更改设置,这比sir听起来更有趣不是么?

将柔软舒服的“馋鸡”抱枕抱在怀里,乐无异在床上翻滚了一圈,顶着一头乱毛瞪大眼睛望向夏夷则所在的那个电子设备,他知道对方能够通过镜头看见自己,“夷则,我睡不着,你给我放点音乐呗~”

【搜索开启。】

半分钟后,音乐在卧室中响起。

“噗、哈哈哈哈——!”

很遗憾,这完全没有起到催眠效果。音乐放出来的一瞬间,乐无异整个人都笑清醒了。

“夷、夷则……这个‘宝贝睡吧睡吧’是怎么选出来的?哎呦,你简直是要笑死我,不行了不行了,我眼泪都笑出来了……哈哈哈哈……我要真被笑死了,夷则你可得负全责……哈哈哈哈……”

【……】

这是他刚刚在一个贴子上看到的,点赞数量明明很高!

就在他准备再换一首的时候,乐无异拦下了他。

勉勉强强从笑意中冷静下来,乐无异重新捞起刚刚因为狂笑而松开的抱枕,盘腿坐在床上,一手摸了摸下巴,眼中闪过精明的光芒,“好夷则,不放其他的了,我想听你唱,就唱刚刚那首。”

他知道,他的智能AI不会拒绝他。

这本来只是他适才灵光一闪而突生的念头,但当夏夷则的声音真的把那首“宝贝睡吧睡吧”的歌重新唱出来的时候,乐无异安静了下来,他感到有一股莫名的情绪正在他的心底产生。

……夷则,他唱的可真好听。

 

乐无异是一个大学生。

虽然他有很明显的宅属性,但为人一点都不闷,相反,他长相帅气,性格还特别好,大部分人在认识他后,都会忍不住喜欢上这个开朗热情的男生。

自然,在学校也不乏喜欢暗恋着他的女生。

此刻,他正拿着一封表白的情书对夏夷则苦恼纠结中。

前几天,他为了方便夏夷则陪他一起出门,在自家的实验室折腾了两天,做出了一个手表形状的移动载体,让夏夷则连接上了,同时,还给夏夷则设计了一个虚拟形体,模样么……就参考了他太师傅最近给小曦妹妹读的睡前故事——《海的女儿》。

没办法,谁让夷则的声音,总是让他想起大海呢……

“夷则,你说我该怎么办啊?该怎么说才不会伤对方的心?母亲说女孩子就是该被呵护的,但我总觉得用什么方法拒绝都会让对方难过啊!!!”

乐无异整个人瘫在了桌子前。

悬空立在手表上方的小人鱼偏了偏头,仿佛是在思考的模样,然后他右手一挥,一道蓝色的屏幕在乐无异的面前凭空显现。

同时,上面显示出好几段对话。

 

——“姑娘美貌,实乃旷古绝今,令人见之忘俗。如此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绝代风姿,耀眼不容逼视。而在下区区萤火之光,怎敢与日月同辉?还望姑娘莫要委屈自己。”

——“终身大事,怎可轻忽?以姑娘之美貌,当配天下第一等伟丈夫,而在下不过一介蝼蚁,如何能高攀姑娘?”

——“倘若因在下之故,连累姑娘明珠蒙尘,在下此生寝食难安。”

 

乐无异瞪着蚊香眼颤抖指向屏幕,“夷则,这是啥……?”

小人鱼严肃而又正经地回答他,“拒绝而不令对方伤心的方法。”

要不是夏夷则此刻的表情真的是非常非常认真,乐无异简直要认为夏夷则这是在玩他。

他鼓了一下腮帮子,抓了抓头发,“这简直……”搜肠刮肚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说下去,索性放弃了找词,“夷则,你来说一遍。就把我当做那个要被拒绝的女生,让我来感受一下效果。”

小人鱼偏头看了一眼那个屏幕,等到再回头看向乐无异时,水蓝色的眼睛里溢满了真诚。

糟糕,怎么心跳有点快?

乐无异原本垂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悄悄地按住了心脏的位置。

夏夷则快速而又认真地完成乐无异给他的“任务”,却发现他的主人没有任何反应。

【从储存的数据来判断,这属于人类的“发呆”。】

有时候乐无异在思考他的那些机械研究时,也会是这个样子。

他不会出声打扰,习惯性地在旁边安静等候。

过了一会,乐无异才回过神,抹了一把脸,表情有点难以言明,夏夷则的数据无法判断乐无异此刻的情绪。

“夷则,这效果还真是……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话说,夷则你究竟是在哪里搜来这些东西?”

小人鱼再一抬手,屏幕上显示的东西换成了一张巨大的书本封面。

“红袖添香,《逸尘子传》。”

“那个,夷则,偶尔你也多看看现代文学吧……当然,还是以你自己的选择为主。”

“乐兄,可觉得在下的意见有帮助?”

“呃、挺好的……吧……”

但对不起了,夷则,我是用不上了。

身为一个地地道道的理科生,我要是真这么说了,对方第一反应恐怕是我该吃药了……

 

完全无法视物的黑暗,耳边还不断传来碎石落地的声音。

乐无异尝试着想要移动一下,却无奈地发现在这个极度狭小的空间里,他根本无法动弹。更重要的是,他不清楚外面究竟是什么情况,很有可能他的一点点动作就会引发这个临时造成的安全空间瞬间坍塌。

到时候他就真的死翘翘了。

“夷则,陪我说说话呗~”

【……】

“夷则~夷则~夷则~~”

在这种困境中,还能如此欢快面对的,也就只有乐无异了。

【……】

手表上的蓝光突然闪烁起来,给独处于黑暗中的乐无异带来了一丝微弱的光明,但是虚拟的小人鱼却没有出现。

“夷则,你说说话呗,万一我有幽闭恐惧症呢?”

“乐兄要是真有幽闭恐惧症,下次就请不要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夏夷则终于开了口,但还是没有出现形体,只通过手表传来了声音。

大约是怕太大声会引起这里的碎石滑落,能够感觉得到,夏夷则刻意压低了声音。

乐无异在黑暗中勾了勾嘴角。

“夷则,这可不能怪我,谁知道捐毒的地宫会突然坍塌。下次我一定事先做好完善的调查,准备好逃生装备。”

“这种事你还想有下次?!”

一急之下,夏夷则的声音忍不住变大了一些,但意识过来后立刻又重新放低。

乐无异却在此时真切地笑出了声,他动了动手指头,“夷则,你其实很早就有自我意识了吧。”

【……】

突然丢下这么一个惊雷,夏夷则彻底沉默了,乐无异用他一贯的语气接着说道,“夷则你在担心什么?这又不是演电影,我是肯定不担心夷则你会变成天网想要毁灭世界什么的。”

【我对变天网丝毫不感兴趣。】

“再说,我觉得夷则你的兴趣啊,倒是对怎么断我实验室的电都比毁灭世界来的要大。”

【那是因为你不肯好好休息。】

“我还特意给你设计了那么多好玩的形体,就想看看夷则你会有什么喜好。”

【所以,那些人鱼,熊猫,松鼠之类的虚拟形体设计都是为了试探我么?】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夷则最适合人鱼的造型了。”

【不,我觉得数据最适合。】

“所以,夷则你究竟是在担心什么而不肯表明自我意识,说说看呗。”

 

“并非所有的人类能够接受拥有自我意识的AI。”

乐无异连着说了那么多话,夏夷则终于给了他一句回应。

“夷则你啊……”乐无异似乎是叹了一口气,“人类也许会惧怕未知的东西。但是时代在发展,未知的事物就算再如何隐瞒,从不肯停下探究步伐的人类也总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接触到,这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

是的,他不是唯一的AI,未来也不会是唯一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AI。

“我俩干嘛要讨论那些科学的问题啊。”乐无异笑了一声,“夷则,我想告诉你,你能产生自我意识,我特别开心。谢谢你在拥有自我意识后,仍旧陪在我的身边。”

“……你很早就知道我有自我意识了?”

乐无异的语气里有很明显的得意,“夷则你忘了?我一开始就没有给你设置机器人三大定律,就是想给你自由让你拥有自我意识。至于什么时候发现的嘛……嘿嘿,我可是时时刻刻关注着夷则,当然能发现啦~”

【……】

他突然换了语气,极为慎重地说道,“夷则,给人类一点点信任。我不希望在我离开后,你只能孤单一人。”

如果可以,乐无异并不想这么早放弃希望。但他是临时起意又是孤身一人跑来的捐毒地宫,怎么看都没有逃出去的希望。

他担心夏夷则未来的去向,所以不得不在此时点破夏夷则已经产生自我意识的事实。他希望夷则能够相信人类,找到另一个像他一样可以陪伴夷则的人。

他太害怕夷则会孤单了。

“不,我不会孤单……无异,再坚持一下。”

 

夏夷则说完那句话后,蓝光就消失了。乐无异模模糊糊地思考着夏夷则说的那句话。

夷则这是要做什么?

几分钟之后,他知道了答案。

由他自己亲手制作的金刚力士一号、二号、三号,在他们俩交谈的时候,就已经在夏夷则的控制下想办法进入到地宫,此时小心翼翼地将乱石搬开,为乐无异腾出了逃脱的空间。

乐无异心中暗笑,心血来潮把它们三个带来放在地宫外面的帐篷里,还真是帮了大忙。

他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来,右脚处传来钻心的疼痛让他冷不丁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夷则,我好像走不了路。”

夏夷则没有回应,倒是金刚力士一号慢慢地踱了过来。围着乐无异转了一圈,似乎是在思考对策。

最终,一号停在了乐无异的面前,还放低了高度,看那意思,好像是要乐无异坐上去。

乐无异盯着一号头上那一闪一闪的小红灯,为难地说道,“夷则,记得提醒我,设计四号的时候头上不要弄这个。”

二号在这时候移动了过来,跟一号并排紧紧地挨在了一起,这样顶部就有了一个可以坐下的空间,三号扶着乐无异坐了上去。

一二三号脚下同时出现了滑轮,乐无异两手抓着一号跟二号头顶上的小红灯保持平衡。三号在后面推着他们沿着来救乐无异时清理出来的道路快速地滑离此地。

 

在乐无异得以脱离困境见到阳光的那一刻,金刚力士一二三号似乎是电力彻底消耗完了,同时失去了动力,瘫在了地上,乐无异失去支撑摔在了地上。

从地宫里夏夷则不回应他开始,他便隐隐察觉电力恐怕是不足了。如果不是彻底没办法,夷则一定不会摔了他。

他挣扎着用最后的力气试图联系夏夷则,“夷则,夷则……”

但是夏夷则没有给他回应,看来不仅一二三号没有电了,夷则也没电了。

虽然理智告诉他,夷则不会有事,但得不到回应还是让他的心很不安。再加上疼痛感越来越强,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

完全昏迷前,他模糊的视线中走入了一个穿着充满西域风情的男人,对方手里拿着两块什么东西,正用激动不已的神情看着自己。

“这、这是你的东西?!”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周围的一切便彻底陷入黑暗之中。

 

对乐无异而言,这恐怕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天。

先是运气不好,在捐毒地宫探险却因为坍塌而被困。

接着是点破夏夷则已经拥有自我意识的事实。

在他以为被夏夷则救出之后事情就到此结束了,万万没想到还有一个更大的“消息”等着他。

在入口处碰到他,并把他送进医院的人,居然是他的亲哥哥!!!

 

夏夷则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周围居然还是黄沙。

难道还在捐毒遗迹外?乐无异没有得到救助么?

他明明在控制金刚力士一二三号进入地宫时就联系了当地医院。

“夷则,你充好电啦?”

听到他健气的声音,夏夷则稍稍心安。快速地定位之后,知道两人正在一处墓地。

察觉到夏夷则的疑惑,乐无异指着面前的墓碑说道,“这是我父母的墓。”

【?!】

怎么会?!乐氏夫妇明明好好的还在长安。

“不是老爹他们,这是我亲生父母的墓。”

“乐兄……”

“我明明是来祭拜的,却什么都没有带……不过,不管我说什么,他们都已经听不到了才对。夷则你不用担心我,我找到了哥哥,这是好事啊。我就是……我就是……”话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我就是忍不住想来看看他们……”

虚拟的小人鱼在乐无异惊讶的目光下,脱离了手表界面,飞到乐无异的面前,伸出右手对乐无异的脸颊做出了抚摸的动作。

当然,虽然有动作,但其实没有任何触感。

“夷则?”

“我搜索到的数据表示,这种方法有安慰的作用。”

乐无异真的被安慰到了,他露出一个微笑,“夷则,在你休息的时候,我跟父母说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告诉他们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不,比喜欢还要多,是爱上了一个人。”他双眼充满笑意地注视着夏夷则,“夷则,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对吗?”

【……】

夏夷则没有回应,乐无异继续笑着说,“以前老爹还说我是不是要做个机器女朋友,现在看来,老爹是说对了一半。”说完还向夏夷则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我并非人类。”

“夷则,你难道嫌弃我是人类?!”

这句话这很明显就是在故意误解夏夷则的意思。

“……我的自我意识还并不完善……”

“恩?什么意思?”

“我并不了解感情……乐兄,请定义‘爱’。”

乐无异的目光遥遥地望向那个有着不少痕迹的墓碑,拉长了语气说道,“定义啊……要真让我来定义‘爱’,我也说不出来。这其实是一个很模糊的感觉。对我来说,大约就是任何时候都希望夷则能在我身边吧。”

【……】

见夏夷则又重新陷入沉默,乐无异忍不住想要伸手戳戳他的尾巴,理所当然地落了空。但夏夷则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甩了一下尾巴,周围仿若溅起水花一样闪过一连串的蓝色数据流。

“夷则,抛开你的那些数据、逻辑,启动你的自我意识,告诉我你最直接的想法。”

“乐兄,即使我产生了部分自我意识,但我始终是个AI。”夏夷则抬起头仰望他,“如果不管对方是喜悦还是悲伤,都希望自己能够陪伴在他身边的想法能够被定义为‘爱’。我想,我是爱你的。”

“什么?!我没听错吧?!夷则你居然承认爱我了!”乐无异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如果我定义错了,请原谅。”

“不不不不,没错没错,夷则你定义的很对,绝对正确。”乐无异的表情还处于震惊中,但不妨碍他赶紧肯定了夏夷则的定义。

开玩笑,这是关键时刻好么?要是让夷则再推翻定义,谁知道下次听到夷则承认爱自己得是什么时候。

“夷则,你可是当着我父母说的,以后也不能否认。有我父母作证呢!”

“君子一诺,五岳为轻。”

“唔……虽然听起来文邹邹的,但我懂就好。”

 

祭拜完父母,乐无异现在是归心似箭。

“夷则夷则,你说回去后我给你做个实体好不好?”

“由你决定。”

“夷则夷则,在地宫里我可听到你叫我‘无异’了,怎么又改回‘乐兄’了,一点都没有‘无异’亲切……”

【……】

“夷则夷则,我把你的实体也设计成人鱼怎样?我觉得你人鱼的样子就挺好看。”

“……请恕在下拒绝。”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42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