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二】【乐夏】《闻香·乐》章二

【写在前面的话】

【古剑二】【乐夏】《闻香·乐》序+章一

正在学习如何在短篇中写好一个完整的故事XD

因为上次花前GN评论说觉得夷则也躲在松鼠里面,就忍不住开了松鼠的脑洞,日思夜想都快成执念了!闻香里让乐乐变松鼠,再在呆毛里让夷则变好了。


=============


章二·狐恋


“乐兄,你太莽撞了。”

“夷则,这句话一路上你已说了三遍。”

 

一人一松鼠互相对视,夏夷则蹙起眉头,乐无异抖抖脸颊,也许他是想做个无奈的表情,但以他此时的状态要做出表情来着实为难了些,“我知道我不该冒失地闯进来,但我瞧着那位姑娘那么生气地对夷则出手,担心你吃亏嘛。”

“……”

“再说了,我变松鼠总比夷则你变要好,我是不懂你们那些道家仙法之类的,夷则你那么懂肯定能解决的啦。”

所以,你才会在变成松鼠之后还这么安然么……

乐无异说完了这长长的一段话,呼了口气,整个身子软软地趴在夏夷则的肩膀上,两只前爪勾住肩膀处的衣料,密长而蓬松的尾巴无意识地在对方的背后扫来扫去。

“乐兄,你可有觉得哪里不适?”夏夷则紧盯着小松鼠,眼神中有些担忧。

小松鼠耳朵整齐地往夏夷则的方向一偏,“我挺好的。”

看来对身体没有什么明显伤害,夏夷则算暂时放心了。他不知道如果换做其他人,能不能有乐无异这份安然处之的心态。但还是在心中默默做下决定,一定要尽快找到那只逃走的狐妖,让她解除法术。

 

如今正是“倒春寒”的时候,林间的温度比城镇还要低上很多。夏夷则面色不变的谨慎前行,但乐无异就不同了。

在第二次被迎面吹来的冷风糊了一脸之后,他拍拍夏夷则的肩膀,一脸严肃地站了起来。

夏夷则几乎是在他拍肩膀的那一刻就停下了步伐。说实话,以乐无异现如今那小爪子拍出来的力度,很难让人感觉得到。但时刻注意他情况的夏夷则并没有错过。

“乐兄,怎么了?”虽然松鼠的脸上没法显露表情,但他还是从对方圆圆小小的眼睛里看出了……兴奋。

“夷则,我想到了一个主意,需要你的配合。”

“乐兄但说无妨。”

 

夏夷则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具体表现在他走路开始有些迟疑了。

这并不是他在惧怕未知的危险。

而是——

“本偃师真是太聪明了。想出了这么一举两得的好办法。夷则夷则,我居然能够够到自己的尾巴诶~”乐无异此刻得意的语气简直要飞起来了。

他现在窝在夏夷则的脖子处,绕着脖子团成了一个圈,远远看起来,就像是夏夷则的衣服上多了一圈毛领。

夏夷则不想理他,一跃跳过了前面的一个深沟。

脖子处又传来声音,“哎!夷则你不要动作太大啦,我会团不住的。”

——我根本就没让你这么团啊!

不顾乐无异的反对,夏夷则再度加快了步伐,他一定要快点找到九尾狐!

 

“我说你们还真是阴魂不散呐。”

头顶上传来女子的声音,夏夷则第一时间往后一跳,落到安全的范围再抬头迎上那人。

正是他与乐无异苦寻许久的九尾狐。

女子柔软地躺在树干上,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夏夷则。

感觉到脖子处动了动,乐无异居然从衣领里跳了出来,站到夏夷则的肩膀上,头顶上的小呆毛弯了弯,丝毫没有减弱他的气势,小爪子一指,“不许你欺负夷则。”

——就你那小身板儿威胁力根本不够看啊……

一人一狐难得地在心底达成了共识。

女子娇媚地笑了一声,“哟~这不是当时冲出来的小哥么?喜欢姐姐送你的礼物么?”

夏夷则用另一只手轻柔地摸摸小松鼠的头,示意他交给自己。昂首对九尾狐说道,“还请姑娘解开法术。”

“我偏不。谁叫你们胆敢动我夫君。”女子倏忽间变了脸,横眉冷对。

“阿唯,别为难两位公子。之前是我请夏公子来帮忙的。”

一个温雅的男声打断了他们的对峙,穿着书生衣袍的男子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过来。

女子立刻从树干上跳了下来,飞快地走到书生身边,浑身是刺的气势柔和下来,“阿书,你的身体根本受不了浓重香气的刺激,你为什么要……”

她的话没有说完,书生似安抚地拍了拍她扶着自己的手,对夏夷则拱手说道,“夏公子,是我夫人多有得罪了,我会让她解了你朋友身上的法术。现在不如去寒舍坐坐,我们可以继续谈未说完之事。”

“阿书!”女子皱着眉头,似想要阻拦,但最终被男子以眼神说服了。

“如此,便叨扰了。”

 

几人在男子的屋内坐下,乐无异依旧待在夏夷则的肩膀上,好奇地左右观察着屋子。

这个小木屋建造得很简单,但摆设就可以看出布置者的用心。屋子里有股淡淡的书墨气息。

女子从里屋端出了几杯茶水,贴心地放了一杯到书生的手边,一转身没好气地边瞪夏夷则边把一杯茶递了过去,压低声音警告他,“听着,要是你敢再动阿书,我就把你也变成松鼠。”

“阿唯。”

男子轻轻地唤了一声,没有警告的意思,只是将她拉过去坐下,又把她面前留给自己的那杯茶水推过去了一点。

“在下宋书,这位是我的夫人狐唯,她的身份你们都知道了。阿唯她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与她结识,便是缘于一株‘狐尾草’。”

“狐尾草?那是什么?”发问的人是乐无异。

夏夷则侧过头跟他解释,“据《搜神记》记载,九尾狐有了一定的道行之后,就会在山中遍寻一种小草,此种小草名叫‘狐尾草’。此草二百年一生,破土第一天,如果没有狐尾为其遮盖,但会枯死。所以世上寻常很难见到。九尾狐找到此草后,用尾巴为此草遮阳挡寒,经过一年春夏秋冬循环之后,草成熟变成金色,九尾狐吃了此草就可以成仙了。”*

“夷则你真棒,什么都知道。”

宋书颇为赞同点点头,“夏公子当真学识渊博。”

只有狐唯不满地撇嘴,“干嘛夸他,阿书你也知道,你也很聪明。”

“我从书上看到狐尾草能够医治金疮与肿毒,我的一个朋友正受此困扰,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就去找,没想到运气那么好找到了。”宋书朝狐唯感激地笑了笑,“而阿唯,算是那株‘狐尾草’的主人吧,听我说完原因后把草让给了我。”

“成仙都是谣传而已,不过是能长点修为,我还不放在眼里。”

“无论如何,我都要感谢你……之后我偶尔会上山去给阿唯送些水果,阿唯有时候也会偷偷下山来看我。我们在三年前终于成亲,过得非常幸福。”

乐无异听得很投入,不知不觉间已经从站立的姿势变成了坐姿。而夏夷则却蹙起了眉头。

“我请夏公子来,是为了帮我前往轮回。”宋书知道夏夷则已经发现了问题,便直接提出了请求。狐唯惊得就要站起来,被宋书早有预料地提前抓住了她的手。

身为书生和病人的他,力气并不大,但狐唯从来不在宋书面前表现得太过强势,更不可能用力挣脱他。

“阿书,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啊……”乐无异有些不解,“你们不是好好的么?为什么你要……呃、那个去轮回?”

宋书苦笑,“夏公子想必已经看出了我身上的死气。半年前我就该是个死人了,是阿唯一直在用她的修为维持我体内的魂魄不离。这样的日子总会有尽头,逆天行事终有谴。我不愿见到阿唯为了我走上危险的道路。我已经过了最幸福的三年,知足了。”

“不!我不知足!阿书,我不甘心!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救你的。我们不要放弃好不好,不要放弃,求你了……我可以把我所有的修为都给你,你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狐唯惊慌失措了起来,语无伦次地劝着宋书。宋书的态度却很坚定,当狐唯说出那句要把所有的修为都给他时,他的脸色沉了下来,幽幽叹出一口气,“阿唯,我之所以请夏公子来帮忙,便是不想你走到那一步。”

“我知道我无法说服你停止用修为留住我的灵魂,想着也许夏公子能有办法帮助我直接离开。”说到这里,他有些歉意地望了夏夷则一眼,“给夏公子还有你的朋友添麻烦了,我很抱歉。”

“并无麻烦。”

乐无异靠夏夷则的脸近了一些,低声问道,“夷则,你要帮他么?”

“……”

夏夷则意外地沉默了,另外两人一松鼠都紧张地看着他,等待他即将出口的回答。

他刚站起来还没开口,狐唯立着眼,狠辣的目光中充满了警告。

“宋公子,我并不赞同你独自做出决定。妖族有着极为漫长的寿命,你前去轮回忘尽一切,而你的夫人却会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之中……我可以帮你,但我希望你不要让你的夫人留下执念。”

他将视线转向因他那一番话而露出惊讶表情的狐唯,“有件事你也许并不清楚,强留人间的魂魄,到最后只有一条路……化作荒魂,永无轮回。”

那八个字夏夷则说得很慢,因为那太过残忍。

但他仍然要说出来,他不能也不想让狐唯面对更大的后悔。

狐唯被他那八个字震得愣在了原地,她慌乱地抓住宋书的袖子,曾经那般强势的女子就这样无法控制地哭了起来,“阿书,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会是那样的结果……对不起,阿书,对不起……”

对于那样的结果,宋书并没有太多的反应,他只是疼惜地将已经六神无主的狐唯揽入怀中,一下下拍着她的背,“阿唯,我不怪你,我从来都不会怪你。”

他抬头望向夏夷则,“抱歉,夏公子,可以请你们先回去吗?晚些时候我和阿唯再来府上拜会。”

“好。”

夏夷则不欲打扰两人,不再多话,小心地等乐无异站好后,就准备离去。

快要出门的时候,宋书突然又开口了,“夏公子,谢谢你点醒了我。”

夏夷则沉默地点点头,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乐无异的情绪都有些低落。

快走出林子的时候,乐无异才说了一句,“感觉……狐唯姑娘挺可怜的。”

“乐兄,你不怪她将你变成松鼠?”

“为什么要怪她?她又不是有意要害我,她当时出手其实是误会了我们要伤害她夫君吧。”

“乐兄放心,你会变回来的。”

乐无异抓了一缕夏夷则的头发,“现在知道了事情的原因,我反而不急了。不过,夷则,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说你是送魂魄去轮回,那你……一直都在看着别人分离么?总是看这些,也会跟着难过吧?”

夏夷则微微低头,虽然仍旧前行,但目光从远处落回到了地面,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才开口回答乐无异的问题,“……还好。”

“什么叫‘还好’啊!难过就是难过。夷则你心地那么好,怎么可能不难过。”小松鼠因为激动,身上的毛都有些炸起来了,他小心翼翼地贴过去,拍了拍夏夷则的脸,“以后再有这种事,夷则你可以叫上我。”

“……为何?”

明明你也很难过不是吗?

“因为……”小松鼠仰脸看着他,那一瞬间,夏夷则仿佛是看到了乐无异大大的笑脸,“如果是两个人一起分担,难过也会减少一半啊。那些好的不好的,开心的难过的,夷则,我都想陪你一起经历。”

……你……

 

——逸尘师弟,如果有一天,你遇见一个人,愿意陪你一起分担送魂的悲伤,那么,他/她一定很在意你。

 

脸颊又被小小地拍了一下,把陷入回忆的夏夷则拉了回来。乐小松鼠继续说,“对啦,之前一直忘记说了。我记得当时扑向你的时候,你叫了一声‘无异’,怎么现在又叫回‘乐兄’啦?你不别扭我听着都别扭。”

“……”

“反悔可不是好汉。”

“……”

“喂!夷则,你不是真的想反悔吧?”

“……”

 

夜晚时分,门口传来了清晰的敲门声,他们的客人到了。

宋书对前来开门的夏夷则微微拱手,问了一声好,“夏公子。”

夏夷则回了他一礼,“请进。”

他退开一步,让两人走进门来,领着身后的两人去了院中的亭子落座。

桌子上,乐无异正欢乐地玩一颗松子。

“咳咳……”

乐无异丝毫不觉得丢脸,把松子放回碟子,就地一跃就跳到了夏夷则的手上,顺着手臂迅速地爬到了肩膀处,动作熟稔地坐好。

宋书善意地笑了笑,“夜已深,我便不浪费时间多说其他话了。夏公子,请你助我前去轮回吧。”

没有在正确时间前去轮回的魂魄,再想要轮回,只能求助夏夷则这样的送魂人。

夏夷则问询的目光投向站在宋书身边的狐唯,她从进屋开始就一直很是安静。

这会儿对上夏夷则的目光,她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反应激烈,反而有些平静,“……我不会再阻拦。”

看来一下午的时间,两人谈了很多。

既然已经达成一致,夏夷则不再犹豫。他用另一只手将乐无异接了下来,想了想,把乐无异递给了狐唯。

狐唯带着乐无异退出了亭子,但目光一直紧紧追随着宋书。

 

亭中只剩下了夏夷则与宋书两人。

宋书安静地坐着,始终保持着柔和的微笑。

随着夏夷则的动作,香炉中慢慢地弥漫出一股清淡香气。宋书显得有些惊讶,随即对夏夷则感激一笑。

而不远处的狐唯也很吃惊,喃喃自语,“这……这是狐尾草的香气,他怎么会有?”

站在她手掌心的乐无异抱着尾巴说,“这是夷则用其他香料调出来的类似狐尾草的香气。夷则他其实是一个很好心的人。我想,他这样做是为了你跟你的丈夫。”

狐唯没有再说话,而是沉迷于香气之中。当初她也是在这样的香气中遇到那个温柔的书生。

宋书似有感应的与她视线相遇,眼神中满溢温柔的情谊。

 

香气愈发浓烈的时候,一股白色的烟雾在宋书的脚下升起,慢慢地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

离别的时刻已至。

宋书向夏夷则道谢,然后视线转向狐唯。他状似轻松地举起右手,在空中挥了挥,无声地向她告别。

乐无异有些犹豫地抬头去看狐唯的表情,他担心她会哭出来。

但狐唯没有哭,她在笑。

之前的狐唯,有过魅惑的笑,狠辣的笑,得意的笑,但都比不上此刻的笑容好看。

那是仿佛正陷入甜蜜爱情的女子,见到最心仪之人时露出的笑容。

她以这样的笑容,静静地注视着宋书,目送他离开。

 

宋书离开之后,一下子陷入了寂静无声的气氛当中。

还是狐唯先发了话,她之前温柔似水的气息消失得荡然无存,拧起松鼠的脖子就朝夏夷则不客气地甩了过去。

夏夷则脸色一变,还好及时接住了乐无异。

“哼,我现在心情不好,这小子就再当几天松鼠吧!”说完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徒留一人一松鼠在亭中面面相觑。

不能让乐无异及时恢复,夏夷则有些忧虑,更有些愧疚,他不该把乐无异牵扯到他的事情当中来。

乐无异的样子似乎是有话要说,夏夷则想,他也许是在担心恢复不了的事……

但乐无异想说的不是这个,他两只小爪子对着,抬头问道,“……那个……”他似乎下意识地还想抓抓脑后,但是一伸才发现前爪太短了够不着,“……夷则,你还好么?”

虽然是个小松鼠的样子,但他的语气很认真。

“……我很好……”

乐无异松了一口气,小胸脯上下起伏着。他的反应来看,似乎夏夷则现在好不好比他能不能变回来更为重要。

 

“嘭——!”

变故陡然发生,两人还来不及反应,小松鼠就“嘭”地一声变了回来。而乐无异是站在夏夷则手掌上变化的,落地时由于失衡向夏夷则的方向摔了过去,然后两人齐齐倒地。

“我突然又改变主意了。”

闲闲的声音从墙边传来,正是去而复返的狐唯。她瞪了倒在地上的两人一眼,“小子,不用感谢我。”

说完这一句她又消失了。

乐无异盯着那面墙看了许久,直到夏夷则都忍不住推了他一下,提醒他站起来,乐无异才回过神。

“你在看什么?”

“呃,我是想,她不会一会儿又回来吧?”

“……应该不会了。”

乐无异站起来,先伸手把夏夷则拉起来,才去拍身上的尘土,“喵了个咪,我算是明白什么叫做‘女人心,海底针’了。”

夏夷则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咳了一声道,“乐兄,背后议人,非君子所为。”

“又是‘乐兄’……啊啊啊啊啊!”正在拍灰乐无异突然一僵,接着双手抱头,爆发出一连串惊恐的叫声,把夏夷则都惊了一跳。

“怎么了?身体有什么问题?”

面对夏夷则紧张的发问,乐无异惨兮兮地回望他,“我今天出门这么久都没有跟娘亲说,回去一定会被很惨很惨地惩罚的。好夷则,你可一定要帮我……”

“……怎么帮?”

事态紧急,乐无异抓起夏夷则就往自家方向跑,边跑边说,“夷则你这样子的,最讨我娘亲喜欢了。你来跟她解释,她说不定心情好就放过我了……”

“好夷则,我的性命全在你手,拜托拜托……”

“……既是乐兄所托,定当……不负所托。”

“那不如把‘乐兄’也换了吧。”

“……”


=======章二·完=======


【天蓝有话说】


——天蓝:“乐乐牌围脖,用过的都说好!”

——小伙伴:“夷则专用~”


当夏夷则戴着乐无异牌围脖出现在狐妖视线中时,狐妖OS:老娘当时是脑子被门挤了才把那小子变成松鼠的吧?!

那一刻,狐妖的内心是崩溃的。


放几张写乐乐松鼠时参考的图:



跟好伙伴聊闻香乐的脑洞,玩得好开森ヾ(*´∀`*)ノ

小伙伴:“简而言之,其中一部分就是一边围观动物一边秀恩爱顺带闪瞎动物的故事吧?(说得好有道理呢……)动物保护组织投诉你啊”(233333)

*摘自百度百科。


最后一句,看完复联2的宣传,我又开了一个在模拟训练中乐乐甩哈雷攻击敌人,沈夜因为乐乐毁坏哈雷【虽然不是实体】,以他破坏公物为由判定他不及格的梗。

如下图↓(来自微博,图侵删)


评论 ( 17 )
热度 ( 32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