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乐夏】《密林精灵》(短篇,一发完结)

跟 @生生不息 姑娘聊天产生的脑洞。

尝试一回穿插式的写法,感觉好跳跃。还是不大习惯写短篇。写多了感觉哆嗦压不住,写少了感觉跳跃故事不完整。

每次写文的时候就恨自己不会画画。脑海中浮现的画面,却总是因为文笔太费而无法描绘出想要达到的感觉,泪流满面,累感不爱。

又是新一发的撒糖小故事,请看文的姑娘们不要嫌弃我腻歪。


==============================

《密林精灵》

BY Shelry天蓝


——他想邀请那位带他走出密林的“精灵”去他家,一辈子的。

 

坐在乐无异与夏夷则的新居沙发上,闻人女王抱臂审视着对面那挨坐在一起,时不时交换一个甜蜜目光的两人,强忍着举火把烧烧烧的冲动,镇定地发问:“所以,你俩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乐无异老家的那个幽深密林?”

两人一起点头。

 

七岁的小无异环顾了一圈四周的情况,不由得学着大人的模样幽幽叹气出声。就在刚才,他确认了一件极为悲催的事情,那就是——他、迷、路、了。

作为一个方向感极佳又有幸运值加成的人,乐无异很想说他会迷路是一件多么不科学的事情。但当他第五次经过自己做下小记号的那棵树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一时兴起跑来玩什么密林探险,却真的迷路了这一残酷现实。

他选择停下来而不是继续毫无头绪地乱转,这个时候浪费体力绝不是明智之举。乐无异在自己做下记号的那棵树边盘腿坐了下来。两只小手托腮望天,这里树木太过茂盛,枝叶繁密遮住了天空,根本无法通过找到太阳而判断方向,看来得想想其他办法。

话说这树的树叶也太奇特了,居然还有蓝色?

等等、那片“蓝色树叶”怎么好像在发光?

他揉了揉眼睛,发现那不是他的幻觉,那发光的地方好像在动!

不对,那不是树叶,而是一个人!

“沿着根边长有小蘑菇的树可以走出去。”

坐在树干上的那个人很谨慎地把自己隐藏在了密密的枝叶之中,乐无异看不清对方的容貌,但根据身形还有刚才那略显稚嫩的声音,足已判断对方是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少年。

“你怎么知道我迷路了?”

为了方便说话,乐无异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粘上的细碎叶子与泥土,仰着头努力地想要看清楚树上的那个人。

“……你经过了五遍。”

这是看自己转了很多圈,终于忍不住出声指路么?知道了出去的路,乐无异反而不急了。他继续仰着脖子垫着小脚问,“你是谁?你怎么跑到树上去啦?”

“……跟你没有关系,快走吧。”

隔着树叶,对方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还伴随着树叶与衣服摩擦的细碎声。

“不如你下来吧,我总仰着头有点累。”乐无异好奇心上来了,就想看看对方。

“……”

“你要是不想下来,那就我上来。”说完,他真的撸了撸袖子,上前几步开始琢磨如何选择借力点爬上去。

“别——!”对方有些急的出声阻止,他看出了乐无异的固执本性,犹豫片刻后,妥协了,“你闭上眼睛,我就下来。”

只要答应下来就行,乐无异停止了爬树的举动。

“你退后几步,背过身去,还有,把眼睛闭上。”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乐无异还是老老实实地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了。

闭上眼睛后,一切声响在耳边无限放大。有着绝佳听力的乐无异听到了树叶微颤的声音,却没有听到有人从树干上滑落的声音,然后就是有人踩上满地枯叶时发出的清脆响声。

“我下来了。”

这是一个可以睁开眼睛的明示,乐无异慢慢地睁开眼睛,同时身体转了回去。

还真的不出他所料,年纪跟他差不多。对方裹在厚厚的加绒外衣中,冻白的面庞上虽然失了孩童该有的红润,但他精致的五官特别好看,乐无异看得有些微微脸红。他发现对方似乎是有些怕冷,不仅身上穿得多,而且还把衣服后面的兜帽都戴上了,大约不是很放心,右手紧紧拽着帽沿。

乐无异心生好感,扬起一个明朗的笑容,做起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乐无异,‘乐律’的‘乐’,‘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无异’。”

“……”

那双幽深的眼睛凝视着他,乐无异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其实我不大懂这句话的意思,只是老爹经常这么说我就记住了。”

“……”

对方还是不说话,乐无异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

明明之前还有跟他说话,这会儿人下来是下来了,却始终不肯说一个字。乐无异有些小郁闷地来回碾着脚边的一颗石子。

对方越过乐无异走到前方,停下来回头瞧他,那眼神似乎是示意他跟上。

乐无异暗道,莫非他是要跟我一起出去?

他上前几步追了上去,下意识地伸手就要去牵对方的手。

刚碰到的时候,两个人都惊了。

“你做什么?!”

“哇!你的手好冰!”

对方瞪大了眼睛,仿佛乐无异伸手去牵他是做了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可乐无异却没再多说,他动作迅速地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不容拒绝地给对方绕了几圈小心系好。

接着他又再一次握住了对方的手,甚至特别认真的用两只手上下捂住,“你的手太冷了,正好我是个容易发热的体质,可以给你暖暖。”他眨了下眼睛,又大又漂亮的琥珀色眼睛里装满了暖意,“等会再给你暖那只手。你下次出门可一定要记得把自己弄暖和一点,冻病了就不好了。”

对方动了动,似乎是想要挣脱,乐无异立刻抓紧了,同时不满出声,“哎哎,别乱动,一会儿就好。”

不知道是不是乐无异传递过来的暖意太让人舒服了,对方居然真的就听话不动了。

确认这只手暖和不少之后,乐无异把它塞回对方内里全是绒的口袋中,“在里面挺暖和的,别伸出来了。来,另一只手。免费的‘无异’牌纯天然暖手贴,不用白不用。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对方的嘴角翘了翘,最后又忍了下来。

可惜一直低头认真捂手的乐无异没能发现,“你看起来跟我年纪差不多,怎么跟我太师傅一样也喜欢板着张脸。这么好看不笑多可惜啊。”

他如今是清楚对方少言的性格了,也不在意,对方不说,他一个人说得也挺欢。

 

两人并肩走到了密林的出口,对方却停下了脚步。

“哎,你不跟我一起出去嘛?”

对方摇了摇头,以眼神示意让乐无异自行离开便是。

“那不行,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

对方仍旧在摇头,低声说了一句。

“没事。”

好难得等到对方说一句话,可这两个字没有让乐无异有半分喜悦,他也犟了起来,不肯离开,“把你一个人丢下是绝对不行的。”

两人就这么互相看着对方僵持了起来,直到一阵陡然间刮起的狂风打破了这一局面。

因为乐无异的坚持,对方两只手都放在口袋里,没有手拽住的兜帽在大风来袭的时候被吹落了,甚至撩起了及肩的长发。

“你、你……”

乐无异惊讶似乎是触痛了对方。对方浑身一震,果断而又干脆地转身,轻点脚尖,几个跳跃就上了最近的一棵树。然后以无法让人相信的轻盈动作,踩着几根柔嫩的枝干快速地在树林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乐无异还震惊于对方刚才露出的那异于常人的精灵耳朵,以及不科学的身手。

这位好心带他出来的“人”,看来并不是常人。

 

坐在闻人羽旁边的阿阮,边听边啃完了一个鸡腿,她嘟着嘴发问,“感觉第一次相遇夷则对小叶子很冷淡啊,居然连名字都不肯告诉小叶子。那后来是怎么熟起来的呢?”

乐无异此刻得意的连鼻子都翘起来了,“那当然是靠本少爷锲而不舍的革命精神啦。”

 

那个人居然又来了。

还每敲一棵树都对上面喊一声“喂”,虽然知道他是在找自己,但还是觉得这种行为简直蠢透了。

“你还来做什么?”他站在树枝上,冷淡地开口。

乐无异满是欢喜地招了招手,看起来很开心,“我来看朋友的呀。”

“朋友?谁?”对方的语气很疑惑。

“当然是你呀。”

“……为何?”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朋友。

“朋友想交就交咯。”

乐无异这次不催促对方下来了,他把自己背后的小背包放了下来,在地上铺了一张小桌布,掏出了好多吃的,一样样地给对方介绍。他也不知道对方会喜欢吃什么,昨晚回家后干脆把所有吃的都拿了一些。

“你昨天都看到了,就不该再来。”

“为什么?”乐无异停下了食物介绍,不解地问道,“有规定说人不能跟精灵做朋友吗?”

……好像没有……

把对方的沉默当做回答,他接着说,“交朋友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挺喜欢你的,为什么不能当朋友?”

 

这次他没有再要求乐无异回避,而是让乐无异看得清清楚楚。他踩着枝干上的嫩叶,轻松落地,再一次证实了他精灵的身份。

“真好啊……”

乐无异感叹了一句,对上对方疑惑的眼神,解释说道,“我要是有你这身手,下次爬树就不会因为下不来而被太师傅嘲讽了。”

所以你的重点是这个么?!

“你带这些来做什么?”对方蹙着眉近距离打量起放在地上的那些食物。

“当然是请你吃啊。”

“就为了这个?”为了这个就冒险又跑进了这密林?

见对方不赞同地瞪他,乐无异摸了摸头发,有些婴儿肥的脸庞慢慢爬上了红晕,“我是想着……这样也能跟你多说会话。”

无论过程如何,两人最终还是在树边坐了下来,乐无异热情无比地邀请对方品尝自己带来的食物,对方也很给面子地吃了几样。

看来精灵都喜欢吃甜的,乐无异在心中默默地记了下来。

 

东西一吃完,对方立刻开始赶乐无异离开密林。

乐无异十分不满,他跳着脚说道,“居然吃完就赶人,你这简直就是无情无义始乱终弃!”

对方抚额,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密林并不安全,你待太久家里人会担心。”

“那好吧。”这个理由他还算接受了,说完又用期待的眼神望着对方,“那我明天还能来看你么?”

一个“不”字到了嘴边,对上那人的目光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他还是点下了头。

心中狠狠地唾弃起了自己。

 

他原本以为这个叫“乐无异”的人类小孩兴致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冷淡下来。

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坚持了整个冬天。

哪怕,仍旧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哪怕,自己仍旧不怎么跟他说话。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坚持。

而他这里,不知不觉间居然收下了不少乐无异送的东西……不记得是从何时起,他甚至开始有些期待第二天的见面。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当乐无异情绪不高地到来时,他便知道告别的时刻到了。

而他记得乐无异说过,他要搬家了,这是他们家在这里的最后一个冬天。

所以,这一次的告别,应该很难再见了。

莫名的,他的心里居然生出了一种叫做“不舍”的情绪。

可这分别本就是应该的,虽说大家生活的地方不会轻易被人类打扰,但他不应该同一个人类小孩交往过密。

母亲的教训就摆在眼前。

这是一个巨大的危险,无论是对他还是对乐无异。

可是只要对上乐无异的目光,他就没有办法不心软。

“……夏夷则。”

“什么?”

“我的名字。”

乐无异一下子从沮丧中振作起来,整个人精神焕发,“夷则~夷则~~夷则~~~”

“一遍就够了。”

“好的,夷则。”

被他这么一弄,分别的悲伤气氛顿时全没了。

乐无异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些紧张兮兮地问,“夷则你会一直待在这里么?那我以后还能来这里找到你么?”

在得到夏夷则的肯定答复后,乐无异身上的愉悦又明显多了几分,他原地转了一圈,从小布包里小心翼翼地捧出了一只木头雕刻成的小鸟,“这是我做的第一只木鸟,虽然没有师傅做的那么好,但我还是希望夷则你会喜欢它。我以后一定努力做更好的送给你。”

夏夷则接过了那只木鸟,他住在密林里,见过各种各样的小鸟,但他觉得都没有这只无法飞翔的木鸟好看。他将木鸟收好之后,递给了乐无异一只竹哨。

“你吹响它就能把身边的鸟叫过去,如果有什么口信也可以托它们带给我。”

“夷则你这个礼物真是太棒啦~\(≧▽≦)/~,我明年一定会来看你的。”

“……好。”

 

闻人羽点点头,“那后来呢?你什么时候发现你喜欢夷则的?”

真不怪闻人羽要八卦这个问题。在她心目中,乐无异虽然帅气又开朗,但他那死宅的性格,曾经一度让她以为乐无异会单身很久很久。万万没想到这人居然以飞一般的速度脱团,还拐回来一只精灵!

回想起自己确定心意的那段记忆,乐无异有些怀念拉了拉夏夷则的手,“是我十八岁生日的那一年。”

闻人羽的手指颤了颤,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紧张,“你是说那年雪崩……”

乐无异摆了摆手,“闻人不要担心,说到底我还得感谢那次雪崩呢。”

 

再度让夏夷则意外的是,乐无异真的在第二年冬天回来了。

不仅是在第二年,从他七岁到十八岁,每一个冬天他都有回来。

两人居然以这样的方式,一同度过了十一个年头。

乐无异为自己的十八岁生日定下了一个旅行计划,他想去登太华山。对于太华山上的雪景,早就憧憬已久,但因为未成年父母不放心他独自前去。这回他可是磨了好久才得到的许可。

万万没想到他倒霉地遇到了雪熊,之后雪熊在追他时又引发了雪崩。

这是被太师傅的幸运E附体了么?!

在被迎面砸来的雪堆埋起来失去意识之前,乐无异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是,今年不能陪夷则了,他会不会寂寞?

 

意识漂浮的时候,乐无异只觉得他的周身很暖。

被雪埋了之后不应该很冷么?

他觉得有些不对,挣扎着想要从黑暗中醒来。手边传来柔软的触感……这毛绒绒的感觉,喵了个咪,别是被那只雪熊拖回来当储备粮了吧?

乐无异猛地坐了起来,把不远处正在给火堆加柴的人惊了一大跳。

“夷夷夷夷夷夷则!!你怎么在这里?!”

他瞪大了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摸到的手感,是来自夏夷则惯常穿着的那件毛绒外套。

没空想其他的事情,先把盖在身上的那件外套拿了起来,小跑过去想要还给夏夷则。

“夷则你赶紧穿上,可千万别把你冻着了。”

夏夷则似乎心情不大好,板着脸不看他,“我们精灵一族虽然体温偏低,但不畏寒冷。”

对于夏夷则,乐无异的感觉一直是极为敏锐的,他小心翼翼地发问,“夷则,你怎么好像不开心……”

“你这次独自上雪山实在太冒险了!若不是你上山之前告诉过我你来了这里,而我刚好在这附近,你这次就凶多吉少了!”

夏夷则皱着眉头,他不去看乐无异的表情,死死地瞪着那火堆,就好像里面有他的仇人一般。

乐无异却嘿嘿地笑了起来。

听见那人不知悔改的笑声,夏夷则忍不住回头警告般地瞪了他一眼。

“夷则,我刚刚发现了一件事,每次在我以为要开始倒霉的时候,你总是会出现,然后向我证明我有多幸运。”

“……罢了……”

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的乐观开朗,自己不是早就该认清了么?

夏夷则放弃了让他认清自己的行为有多冒险的打算,只是继续把火生大,“上山的路封了,外面风雪太大,我没办法在确保你安全的情况下带你下山。估计这雪明天应该会停。”

乐无异点点头,摆弄了一下手腕处的信号发射器,“我刚刚跟师傅他们发了信号,他们明天会来找我。夷则你今晚会在这里吗?”

“嗯……”

“那可真好。”

 

夏夷则救乐无异的时候,连他的登山包也一并找到带了回来。乐无异从包里翻出食材,给两人做了一顿不错的晚饭。身体暖和之后,他就闲不住了。

夷则正在给他烘烤湿了的衣服,乐无异穿着包里备用的那套衣服,跑出去搬了不少雪堆进来,然后一个人窝在离火堆有一段距离的洞口也不知道在忙活什么。

等到乐无异大功告成把夏夷则叫过去展示的时候,夏夷则才知道乐无异居然是在堆他们俩的雪人。

“夷则你喜欢吗?”

“……离火堆再远一晚上也会化,你就不怕冻感冒?”

“夷则你可真别扭,明明就很喜欢。”

“……”

 

睡觉的时候,乐无异坚持要两个人挤在一个睡袋中,他的理由是一个人不够暖和。

等他半夜里迷迷糊糊醒来时,发现自己身边空了半边睡袋。

山洞里的火堆居然还烧着,看来夏夷则是怕他冷着,起来的时候又添了柴。

他扫视了一圈,一下子就找到了夏夷则的身影。

那个人披着外套,正站在洞口处对着那两个雪人出神。

乐无异翻了一个身,趴在睡袋里,双手交叠枕着头就这样安静地注视着夏夷则的背影。

在脑海中盘算了一下,他居然跟夷则已经认识了十一年。明明一年才相处不到一个月,可是再见面的时候他却觉得比跟谁相处都要开心快乐。

要是能天天跟夷则在一起就好了……

“……无异?”

喵了个咪,该不是我刚才把心里那个念头说出来了吧?

“抱歉,我吵醒你了。”

夏夷则一开口就是道歉,乐无异赶紧摆手,“怎么可能?夷则你一直都是悄无声息的,我这是自然醒啦。”

“如果不困,不如来看看这个。”

这是夏夷则第一次对他提出邀约,乐无异一个鲤鱼打挺从睡袋里翻坐了起来,套好衣服就跑到了夏夷则的身边。

外面的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停了下来,也许是因为到了高处,这里没有城市中那些高耸建筑的束缚,映入心底的是一场盛大的星空华宴。视线不再被任何东西阻挠,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浩瀚的星空。

仿佛触手可及。

也许是受这景色的震撼,乐无异的心中突然涌上来一股无法形容的情绪。

他很认真地问站在自己身边,与他一起欣赏星光的人,“夷则,你是一直住在密林的吗?”

“是的。”

“一个人,不是很寂寞?”

“……还好。”

乐无异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继续说,

“你有没有想过……去其他地方看看呢?随便什么地方。”

比如,我家。

夏夷则的目光一时间放得很远很远,不知道是想乐无异的这个问题,还是在想其他的。

过了很久之后,他才低声回答。

“……我不知道……”

 

阿阮歪了歪头,“可是那时候小叶子你没有告白呀,那夷则怎么知道你喜欢他,又怎么会跟你回来呢?”

闻人羽见乐无异一脸懊恼,拍了拍阿阮的头笑道,“阿阮妹妹,我想无异已经很后悔没有在当时就跟夷则告白了。”

 

是的,乐无异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

自太华山回来之后,乐无异就越发不能忘记陪伴了他一夜的夏夷则。

想要夏夷则跟他在一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看来我是真的喜欢上夷则了。

行动派的乐无异在想通之后,时隔仅仅一周就又跑回了那片密林,可是这次他惊慌地发现他找不到夏夷则了。

就算他拜托小鸟给夏夷则传递消息都等不来对方,夏夷则就这样彻底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在他的生命中出现过一般。

不,夷则是存在的!

 

从那一天开始,乐无异虽然仍旧会去学校上课,但每周周末都是雷打不动地去那片密林报道蹲守。

后来他甚至还在密林里自己搭建了一栋小木屋。

小木屋的不远处有一汪湖泊,偶尔乐无异会对着那在月光下泛着点点银鳞的湖泊发呆,想着要是夷则跟他一起看这风景就好了。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现在的乐无异已经不需要小蘑菇的引路就能在密林间来去自如,再也不会迷路。他会跟密林间遇到的每一位小生灵友好地打招呼,给它们投喂食物。他跟它们快速地熟悉了起来,甚至能够只听声音就知道前来拜访他的小生灵是谁了。

在他心中,这些可爱的小生灵都是陪伴过夷则的,也许有一天它们会遇上夷则,然后告诉夷则——

——有个人,在这里等着他。

 

那一年发生的事情,作为乐无异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闻人羽自然是知道的。

目光回落到两人交握的双手,她的心也跟着柔软了下来。

“幸好,夷则回来了。”

 

现在回想起来,夏夷则重回密林其实是有征兆的。

那一天,乐无异突发奇想,决定给密林的小生灵们拍几张照片。小家伙们早就跟他混熟了,哪怕乐无异拿着一个陌生的东西对着它们,它们也一点都不紧张,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

情况是陡然转变的。

跟乐无异关系最好的“馋鸡”与“肉包”像是发现了什么,脱离了嬉闹队伍,跑到乐无异身边,咬着他的衣服拼命地把他往一个方向拽。

馋鸡一急之下居然还跳到了乐无异的头上。

所以,夏夷则回来的时候,看到就是乐无异头顶小黄鸡,大腿上扒着一只大肥猫的造型。

乐无异愣了愣,呆呆地举起手,“嗨,好久不见,夷则。”

这般逗趣的造型娱乐了夏夷则,对方微微上扬了嘴角,温雅的声音带着久违的暖意,“好久不见,无异。”

 

回忆到这里,阿阮的目光又对上了夏夷则,“夷则,听说精灵的寿命会比人类长很多很多,你花一年的时间拜托你师尊让你成为人类。会不会觉得遗憾啊?”

夏夷则则十分坚定地摇摇头,与乐无异相视而笑,“永恒的生命并不能代表幸福与快乐,我此生能想到的最好的事情,都已经实现了。”

“要是小叶子以后欺负你,夷则你就告诉我跟闻人姐姐,我们帮你揍小叶子!”

“喂喂!我怎么可能欺负夷则啦!”

闻人羽还惦记着一件事情,“对了,无异,夷则,你们俩现在还有回那个密林么?”

“闻人姐姐你不知道吗?”阿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灵动而又可爱,她一拍掌说道,“因为那里怎么说也是夷则的家,所以小叶子已经在前几天把那里买下来啦!”

卧槽!壕!

 

棕色的发梢在几缕透射下来的阳光照耀下泛着几乎让人觉得圣洁的光,浓密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遮着他的眼睛,琥珀色的深邃眼眸里是满溢的温柔……

他的笑容有些甜蜜,又有些羞涩。

“夷则,你要去我家吗?”开口邀请的那个人紧张地咬了咬唇,“我是说,一辈子的。”

而夏夷则的回答是——


——“好。”


==============END==============


更文期结束,接下来我要加入坐等投喂的队伍里去了。

附一张微博上看到的图,就当是乐乐拍的好了23333


评论 ( 20 )
热度 ( 46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