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一&古剑二】【乐夏/苏越】《心有执念》番外二

【写在前面的话】

这个番外是虐的,这个番外是虐的,这个番外是虐的【重要的事说三遍】

如果觉得虐欢迎回顾正文剧情!!!那里多甜!

因为只是想简单的交代一下当年的事,所以很多地方不会细节。


【古剑一&古剑二】【乐夏/苏越】《心有执念》所有章节快速链接

===============


《心有执念》番外二

 

幽夜之门即将打开,那时砺罂将会带领庞大的魔物来袭。

自从确认了这一消息的真实度,整个“流月”都陷入了紧绷的状态之中。虽然有“天墉”“太华”“长安”那边表示会全力支持,但作为最接近幽夜之门区域的“流月”必定会是最主要的抵抗力量。

坐以待毙不是他们的风格,他们要先发制人。

而他们首先要做的,便是要确认幽夜之门的准确位置以及打开时间。

 

搜寻工作已经持续了将近半个月,乐无异和夏夷则天天早出晚归,可“流月”这边的搜寻工作一直没有任何进展。

今天下午是乐无异与闻人羽临时搭档,夏夷则被乐无异的太师傅沈夜叫了去,似乎是要交代新的搜寻安排。

乐无异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却没有想到夷则居然到这时候了都还没有回来。

虽然困得不行,他还是跑去厨房做了夏夷则喜欢的甜点。夷则一直身体不好,体温比常人都要低上好多,所以乐无异会经常做一些高热量的甜点给夏夷则补充能量。

身上更是带了不少,平时出任务的时候见缝插针地就给夏夷则塞吃的。

这种丧心病狂的拉仇恨秀恩爱行为引起了其他小伙伴们的强烈鄙视。乐无异却还不满意,夷则怎么就养不胖呢?

抱起来软软的,但还是不暖和。

 

大约是心里惦记着人,他人是困得迷迷糊糊睡着了,但睡得很浅,一点点响动就把乐无异给惊醒了。

他揉了揉眼睛,夏夷则正手里举着毛毯,准备给他盖上。

他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夷则~”

见他醒了,夏夷则放弃给他盖毛毯,伸手想把人拉起来,“去房里睡吧。”

乐无异不肯动,反而顺势把人拽上沙发坐下,整个人扒在夏夷则身上,好似醒盹般地在夏夷则脖子那里蹭蹭嗅嗅,像只耍赖的大猫。

“夷则,你有心事。”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若是以往夏夷则都会脸红地把他推开,今天居然让他磨磨唧唧的赖了整整五分钟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太不寻常了。

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乐无异对于夏夷则的观察可谓是再敏锐不过了。

刚刚夷则很明显地在走神……

夏夷则仿佛才回过神一般,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沈前辈有了新的怀疑地点。”

“在哪里?”

“无厌伽蓝。”

乐无异对夏夷则稍稍放开了一些,“太师傅让我们什么时候去调查?”

“沈前辈……”夏夷则说得有些慢,似乎是在犹豫,“沈前辈决定让你跟谢前辈明天就去。”

“我跟师傅?”乐无异惊讶地指着自己的鼻子,瞪大了眼睛。

这不能怪他大惊小怪,他跟夏夷则一直是固定搭档,偶尔也会跟闻人搭档行动,但跟师傅可是头一回。

更何况,师傅都多少年没有出过行动了?

“无厌伽蓝里面遍布偃甲机关,沈前辈认为让精通偃甲的人去最为安全。去的人多了反而会添麻烦。”

“这样啊。”乐无异对上夏夷则的视线,眼睛亮晶晶的,“夷则你是在担心我?”

“……”

他拍了拍夏夷则的肩膀,“放心啦,本偃师岂会搞不定那些?再说还有师傅在呢。”

夏夷则却好似并不放心,突然侧转身抱住了乐无异。

乐无异顿时心花怒放。

喵了个咪,夷则第一次主动抱我诶~~

他安抚似地拍着夏夷则的背,“好夷则,我一定会平平安安回来的。我可是说好要陪你一辈子的呢。”

抱着他的人身体一僵,轻声呢喃道:

“是呢,说好一辈子的……”

 

那个时候,乐无异还不懂夏夷则那个拥抱的意思。

等到他懂了的时候,他也明白了夏夷则的那句叹息。

 

目送着乐无异与谢衣坐上馋鸡离开,夏夷则一转身,就发现清和正满面寒霜地站在不远处等他。

他立刻上前几步,恭敬地行礼,“师尊。”

清和一挥手,语气淡淡的,“你随我来。”

说完也不等他跟上,大步先行离开。温留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幸灾乐祸地说道,“你惨了小家伙,你惹清和生气了。”

听了温留的话,夏夷则愣了几秒,对温留拱了拱手,立刻朝清和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夏夷则刚关上门,清和便冷声开口质问:“为师当年将你带离李家,便是让你如此轻贱自己的性命?”

师尊都知道了!!!

先不想师尊如何得知只有他与沈前辈知晓的计划,光是面对此刻的清和便已让夏夷则愧疚难当。

“若是心魔大军来袭,到时候的死伤何止千万?师尊,我们时间不多,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清和背转过身,似乎是不愿面对。

夷则说的他怎么会不清楚?可凭什么偏偏是他的夷则?

十多年的感情,让他眼睁睁看着这个徒弟去送死,他这个当人师尊的怎么可能不动怒?

他不是怒夷则,他在怒自己,为什么护不了夷则?

身后传来了响动,他侧转过回身,便见到徒弟慢慢跪下,“弟子心知这个计划九死一生,但只要有一线生机,弟子绝不放手。”

若他身死,师尊与无异会是怎样的难过?

所以,他会为了他们而求生。

哪怕再难,他也想要努力活下去。

 

清和终于正视了自己的徒弟,他之前之所以那般言语,便是担心夷则有心牺牲自己。但如今知道他有着求生的心,冷静了许多。

“你既有求生之心,那便听好。为师知道你们的计划中需要鲛人的歌声来控制心魔,为师可以帮你消弱体内封印,让你能够更加方便地使用鲛人之力。但你须得答应为师,只可催动半妖灵力,万万不可解封全部妖力,以你半妖之身解除封印,若是受到伤害,你的魂魄与身体根本承受不起。”

“弟子谨记。”

“你们特意支开的无异与谢衣?”清和问起了另一件事。

夏夷则握紧了拳头,“这是弟子的一份私心,还请师尊成全。”

“罢了,这是你们的事,为师不会插手。”

他松了口气,对着清和行了一个大礼。

“弟子作为夏夷则活的这么多年已经是上天的馈赠,弟子很知足。而这一切都是师尊给予弟子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在弟子心中,师尊的恩情多过那人百倍……若有、若有万一,来世弟子愿寸草衔结,以效黄雀。”

“你才应下为师一定活着回来,便说这些话做什么?”

“弟子……”

清和将夏夷则扶了起来,眼神中有着浓浓的哀伤与担忧,“……夷则……能得弟子如你,为师三生有幸。我清和门下,一向是言出必行,所以不要忘记你承诺的事情。”

“……是。”

 

乐无异要去无厌伽蓝三天,而一旦进入地宫,为了避免信号波动引起偃甲机关启动,没有特殊情况,他们不会轻易联系。

夏夷则一个人回到了他们两人的家。

原本以为会有些冷寂,却发现屋子里贴了不少便利贴。

“夷则,我做了三天份的甜点,吃得开心ヾ(*´∀`*)ノ~”

“夷则,辛苦啦,到家就早点休息,不要熬夜。”

“夷则,做个好梦喵~>▽<”

……

 

无异,对不起,对不起……

 

夏夷则知道为了明天的行动,自己应该好好休息。可是他根本无法睡着,只要一闭眼,脑海里全是乐无异。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让乐无异难过,胸口就闷痛得难以呼吸。

敲门声打断了他混乱的思绪。

不该说是敲门,那似乎是在撞门。

无异回来了?

不、不可能的!

他有些紧张地走去开门,看到是温留时放下了心,却又生出几分疑惑。

“温留前辈?”

“哼。”温留不客气地哼了一声,抖了抖毛,从它的体内飘出一个绿色的光球,最终落入到夏夷则的体内。

夏夷则轻轻按上胸口,那个光球融入的地方,有着无尽的暖意。

温留不打算多言,甩甩尾巴就打算走人。

它不清楚如今的甘木灵力能做到什么地步,但是沈夜有神农之血相护,夏夷则比沈夜更加危险,若是夏夷则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清和自然会伤心,再说这小家伙可也算是它看着长大的。

“小家伙,活着回来。”

别让清和难过。

 

瞳在做实验的时候接到了华月的电话。

一贯冷静的华月语气急促,“瞳,我今天去阿夜家接小曦,发现小曦不见了,阿夜也联系不上!问题是,阿夜的家里有魔气!”

“知道了,你先回来,我来调查。”瞳的声音顿时降了好几个度。

挂断电话后直接去了沈夜的办公室,果然没有人。

他沉默了片刻后,打开了沈夜的电脑。阿夜太好懂,所以他的密码一下子就猜了出来。

瞳敲了几个键,翻出了阿夜最近曾经浏览过的文件,而有一个文件的打开却遇到了麻烦。

他联系了沧溟,“阿夜和小曦出了点麻烦,我需要看阿夜电脑里的一个文件,只有‘大祭司’与‘城主’才有权限。”

大祭司与城主是他们对外的代号。

沧溟很干脆,二话不说就给了瞳权限。

那份文件里记载了前任大祭司留下的一个计划。瞳一目十行地快速浏览完毕,关闭了文件。

难怪阿夜你要支走乐无异跟谢衣,这般行事,该说真不愧是你么?

他突然蹙起了眉头,小曦是怎么回事?

 

谢衣的紧急通讯频道突然响了起来,也不知道那里面说了什么,乐无异发现师傅的脸色前所未有地难看了起来。

甚至让人生出了一丝惧意。

“跟我走。”

谢衣只简短地说了一句,丢下了还没破解的偃甲机关,带着乐无异快速地跑出了无厌伽蓝的地宫。

在谢衣的示意下,乐无异召来了馋鸡。

两人坐上馋鸡,乐无异才终于找到机会开口询问,“师傅,出什么事了?”

谢衣对上徒弟,脸色稍微好了些,“师尊跟夷则两人去了幽夜之门的所在。”

“什么——?!”

 

前任大祭司,也就是沈夜与沈曦两人的父亲,曾经为了应对“幽夜之门”而特别制定了一个计划。

为了推行那个计划,他们需要一个身负神农之血的人来实施封印。他后来确实成功了。经历“矩木计划”之后,沈夜成了唯一一个拥有神农之血的人。

可是那个计划有个重大缺陷,没有人能够控制庞大的心魔军队,为拥有神农之血的人争取开启阵法的时间。

那个时候他也曾想到过鲛人的歌声,但是不行。

鲛人身为妖类,比人类更容易为心魔蛊惑,再加上魔气侵染,恐怕鲛人还没有动用力量就已经落入了心魔的控制之中。

若是这个鲛人拥有清正之力,那这个计划便大大可行。

可是一个妖类想要拥有清正之力简直天方夜谭。最终他只能不甘心地将这个计划封存。

 

谁也没想到,多年之后,出现了夏夷则。

同时身负鲛人之力与清正之力,正是那个计划实施的最佳辅助者。

沈夜在独自调查到了幽夜之门的具体位置之后,并没有透露给其他人。这个计划一旦提出会有不少人来劝阻,而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要做的事,没有人可以阻拦。

即使是谢衣,也不可以。

夏夷则没有任何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幽夜之门一旦打开,那后果没有人愿意面对。

 

谢衣和乐无异赶到的时候,瞳正在等候他们两人。

“确定是这里?”谢衣一落地就焦急地开口确认。时间太紧,他们承担不起弄错的风险。

“我调查了阿夜之前去过的地方。”瞳单手敲了敲空中看不见的结界,“只有这里有阿夜的结界。他把整个地方都设下了空间隔断。”

明明什么都看不到,谢衣还是深深地望了前方一眼,“若我们想要进去,对结界的影响会波及师尊么?”

“强行撕开的话,会。”

乐无异跺了跺脚,“那怎么办?夷则跟太师傅都在里面,我们是一定要进去的。”

瞳慢慢伸手抚上自己的眼罩,“我可以送你们进去而不波及阿夜,但只有两个小时,你们要帮助他们加快行动,尽快出来。”

谢衣终于露出了一丝喜色,“多谢,瞳。”

瞳又丢了两个东西给他们,“甘露铛,挡魔气的,能撑多久不清楚。”

两人将甘露铛收好,示意瞳可以开始了。

 

为了计划顺利实行,沈夜特意扩大了隔断的空间范围。

砺罂还没有出现,只冒出了不少杂兵。夏夷则没有轻易动用鲛人之力,先用太华的法术攻击。而沈夜在寻找到了最佳位置之后,开始施法。

本来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直到一个意外的人出现。

不是他们一直提防的砺罂,而是——

“小曦!”

小曦一手抱着最心爱的布偶晃晃悠悠地出现了,原本迷茫的眼神看见沈夜后变得亮了起来,“哥哥!”

她一路向沈夜跑过去,夏夷则确认那的确是小曦之后,为她消灭了所有试图拦住她的心魔,直到小曦安全地跑到了沈夜身边。

沈夜没有停下施法,只是目光停留在小曦的身上,“小曦,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曦很害怕的样子,丢下了布偶,两只手都去拉沈夜的手。

“小曦不知道,小曦一醒过来就在这里了,这里好可怕。”

这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啊……

沈夜太过担心小曦,他半蹲下来,一只手将小曦半圈入怀安抚着,另一只手仍旧维持着阵法。

“小曦别怕,哥哥在这里……唔!”

沈夜的闷哼与肉体被利刃刺穿的声音同时响起。

“沈前辈!”

“不要分神,做好你的事!”

沈曦手中暗黑色的利刃消失,但她身上的魔气也渐渐弥漫开来,她似乎也在挣扎,“……不要……小曦……不要伤害……哥哥……”

“……小……曦……!”

沈夜半跪在地,他还要维持阵法,身体的重创让他无法对小曦再有进一步的动作。

魔气终于将小曦整个人罩住,可爱的小姑娘换上了得意的表情,“哈哈哈哈哈,沈夜,想不到吧?被自己最爱的妹妹捅上一刀的滋味如何?”

“砺、罂!好——好,你很好!”沈夜咬牙站了起来,迎视半浮在空中的“沈曦”。

“沈夜,就算你破坏了幽夜之门又怎样?以你妹妹的性命为代价,值得,值得!”

“……放开小曦,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沈夜此刻的眼神冰冷至极,若是眼光可以杀人,砺罂恐怕早已粉身碎骨。

砺罂有恃无恐地招了招手,“来啊,只剩一口气的大祭司大人~”

“幽夜之门还未大开,砺罂你的力量不过几成,你以为你动的了小曦?”沈夜发出一声冷笑。

“哦,那便让我瞧瞧大祭司的能耐了。”

 

——“驱邪缚魅,乾坤封灵。吾令既下,万邪归藏。定封!”

温雅的声音在砺罂背后不远处响起,他的脚下顿时升起了淡金色的法阵,繁复的法文缠绕在他的周身,将他定在了空中无法动弹。

那是赶来的谢衣,还有乐无异。

砺罂咒骂了一声,咬牙道,“暂时禁锢了我又能如何?我的魔核就在这个小姑娘体内,大祭司你敢杀了你的妹妹?”

“呵。”沈夜低低的嗓音有着说不尽的华丽,突然又陡然转到一个凛冽的音调,露骨的寒意直接对上了砺罂,“要死的人只有你,砺罂。”

“都凝神!”

夏夷则发出一声警告,乐无异此时已经落到了他的身边,而谢衣则护在了沈夜身侧。

对不起了,师尊。

心中暗暗对清和道歉,夏夷则狠下心一举冲开了自己体内的封印。

之前的鲛人灵力能够对付普通的心魔大军,但对付不了砺罂。只有赌上全部的妖力,才有可能将魔核从沈曦的体内逼出来。

一时间从夏夷则所在的地方迸发出强大的灵力,摄人心魄。

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对世间的鲛人讳莫如深的原因。

有人向往,有人恐惧。

封印破除,夏夷则露出了半妖的容貌,可他无暇顾及。破除封印后他并不好受,两股力量在自己体内彼此冲撞,但他还要以鲛人的妖力将砺罂逼出来。

“该死!!!”

砺罂的咒骂声,让夏夷则知道他赌对了。

 

被逼出来的一瞬间,谢衣挥起忘川想要斩断魔核,可魔核只是落到了地上,没有受到损害。

砺罂逃脱到了空中,而他的魔核却落入了谢衣的手中。

“将我的魔核还来!!”

他发出一声厉喝,试图从谢衣的手中夺回魔核。而谢衣清楚魔核恐怕无法毁去,但没有魔核会削弱砺罂的力量。

绝不可以让砺罂夺回去。

他为沈夜施下一个治疗术,接着一个腾跃,引着砺罂离开了沈夜所在的位置。

“无异,带小曦到安全的地方去。”

自砺罂被逼出沈曦的体内,沈曦就陷入了昏迷,但仍旧漂浮在空中。

“没用的!她周身有我的魔气结界,你们根本无法打破!你……你居然?!”

砺罂飞回了空中,不敢置信地看着乐无异抱着小曦跑到了夏夷则的身边。因为夏夷则鲛人之力的控制,没有心魔能够靠近他们,这里算是安全的地方。

他的目光在乐无异身上来回扫视,最后落到了乐无异手中的那把剑。

露出了一个震惊的表情。

乐无异笑道,“怎么,我打破你的结界,吓坏了?”

 

“呵呵呵呵呵……”

砺罂突然发出一连串的狂笑。空中同时出现好几个砺罂的分身,分别袭向众人。

阵法即将完成,沈夜不可能在此时离开阵眼,谢衣正是明白这一点,以传送术回到了沈夜身边,为他挡下砺罂分身的所有攻击。

“师傅,太师傅,你们要小心!”

砺罂似乎有意攻击沈夜,大部分的分身都集中在了这边,而只有两个分身在攻击乐无异他们。

分身的力量只有砺罂的一部分,而他本人,一定是隐藏在这群分身之中,寻找机会破坏即将开启的法阵。

乐无异一剑挥退两个分身,右手将晗光插入地中,九霄雷霆落下,将对方彻底消灭。他抽出剑朝着沈夜那边跑去,想帮他们抵御砺罂的攻击。

 

“乐无异!”

“无异,快闪开!”

前方的沈夜和谢衣同时对他发出警示,乐无异还没来得及回头,便感觉有人狠狠地撞上了他的后背。

力道之大连带着他也跟着摔了出去,而在摔出去的一瞬间他以极为扭曲的姿势转过身接住了跟他一起摔出去的那个人。

刚刚背后那轻得几不可闻的闷哼声,让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撞上他的人是谁,是夷则。

终于从疼痛中缓过来能够视物之后,乐无异却恨不得他永远都看不见。

夏夷则躺在他的怀里,胸口漫出大量的鲜血,无数的蓝色光芒正从他体内散出……

“夷则!”

魂魄正在不断散逸的夏夷则勉强露出一个微笑,自从遇见乐无异之后,他的笑容真的多了很多。

因为乐无异的出现,他曾经那样心无旁骛地快乐过。

他努力地勾起嘴角,微笑中又带着歉意,轻声说,“无异,对不起……别哭……”

保护乐无异他从来不后悔,哪怕是用他的性命。

他只是为乐无异的难过而感到抱歉。

夏夷则困难地抬起了手,想像安慰小孩子或者小动物那样揉揉乐无异的头发,因为乐无异此时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好难过好难过,他从来没有见过乐无异的脸上出现过这样绝望的表情。

可是他的手才伸了一半,就闭上了眼睛。

仿佛只是累了,困了。

而那只想要安慰对方的手,无力地滑了下去。

绝望重击了乐无异,他惊慌失措地叫着夏夷则的名字:“夷则!夷则!夷则……”

夏夷则没有反应,乐无异抱紧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嗓子里迸出了嘶哑压抑的低吼。眼泪无法控制地流了出来。

他不断地喊着夏夷则的名字,不断地说话,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只想夷则睁开眼睛,只要夷则醒过来。

可是从来对乐无异心软的夏夷则,这一次却狠了心。

 

淡绿色的舜华之胄在两人的身旁张开,谢衣不知道何时来到了他们身边。

他的手中有一片蓝色碎片闪着极为微弱的光芒,而谢衣施了法术小心翼翼地护着那片光芒。

阵法已快要接近完成,沈夜终于可以抽回大部分的灵力。此刻他正牵制着砺罂。

砺罂刚才原本想要偷袭乐无异的魔刃直接刺进了夏夷则的胸口,他的三魂七魄顿时被冲散,还好沈夜及时出手救下了一魂一魄。

他们也不知道救下这一魂一魄是否能有回缓的余地,但总要给乐无异一丝希望。

不然乐无异真的会崩溃在这里。

眼见着因为夏夷则的力量中断,心魔大军重新开始蠢蠢欲动,而魔气也正向这里蔓延。谢衣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甘露铛挂在了小曦的身上,同时把砺罂的魔核也交给了乐无异。

“无异,你带小曦和夷则离开。”

乐无异回了神,“你跟太师傅怎么办?”

“阵法只要启动,我就跟你太师傅一起出来。”他注意到夏夷则的身体居然笼罩了一层淡绿色的柔光,“这是……甘木?!无异,夷则也许还有救,快带他出去找瞳!”

谢衣的话成了乐无异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他召唤一个偃甲驮起昏迷的小曦,犹如对待珍宝一样将夏夷则抱好。

“师傅,你跟太师傅一定要出来!”

“一定。”

谢衣施法与外面的瞳取得了联系,将他们三人送了出去。

 

默念了一遍凝神的法咒,失去甘露铛,谢衣心知他在这里撑不了多久,可他一定要带沈夜出去。

沈夜不悦地瞥了一眼重回战场的谢衣,“谢衣,为师几时允你如此肆意妄为?”

“师尊在哪里,弟子便在哪里。”

谢衣只回了这么一句,便坚定地站在了沈夜的身边,即使来再多的敌人都不肯退离一步。

可是心魔大军已经越来越多。

沈夜和谢衣,一个之前被沈曦重伤,一个逐渐被魔气干扰,也渐渐地开始感到有些吃力。

他们还要面对来势汹涌的砺罂。

魔核被带离彻底激怒了砺罂,完全是拼尽一切地想要两人死。

源源不断涌上来的心魔大军牵制了两人的攻击,砺罂趁机偷袭,将谢衣与沈夜两人同时击飞。

 

幽夜之门终于完全打开。

“哈哈哈哈哈哈!”砺罂大喜出声,“幽夜之门已经打开,而你的阵法却功亏一篑!沈夜你认命吧!待我夺回魔核,定要屠尽一切生灵!”

“该看清现实的人是你。”

“什么——?!”

砺罂惊讶地发现整个空间的地面都开始震颤,而在地面上原本应该前进将沈夜与谢衣两人撕碎的心魔全都僵在原地开始沙化,随后细沙被某种吸力吸走。

这不可能!!!

明明沈夜在最后一刻已经脱离了阵眼,怎么还会启动?!

法阵逐渐扩大,不断地以自身力量吞噬心魔。那法阵的阵眼处有一滩血迹,正是之前砺罂控制沈曦刺伤沈夜时留下的。

血迹的中央长出了一株绿色植物,散发着强大灵力,支撑起整个法阵飞向幽夜之门。

“不——!!”

一旦法阵与大门重合,里面的心魔大军就会全部灰飞烟灭。

砺罂试图阻止,却在冲向法阵时被强大的力量弹开,消散在了空中。

直到确认法阵彻底重合之后,沈夜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谢衣却突然晃了一下,以忘川支撑着身体,半跪于地,另一只手则死死地抓着胸口。

魔气还是侵蚀了他。

“师尊……”低垂的目光看见靠近自己的衣角,谢衣微微抬头,苦笑。

下一刻,他却被沈夜的动作吓得差点抵御不了魔气。

只见沈夜右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原本在治愈术之下已经止血的伤口再度崩裂,鲜血顺着指缝流下来,染红了沈夜的手。

“师尊你?!”

“闭嘴!”

沈夜的语气很糟糕,他根本不给谢衣反对的机会,借助神血的力量强行帮助谢衣压下了魔气。

“我紫微的徒弟,怎么能成为那般魔物!”

然后他就直直朝着谢衣倒了下去。

 

幽夜之门被彻底毁去,可是大家却高兴不起来。

只因为病床上的那两个人。

那一刻甘木的力量爆发保住了夏夷则的命。可是他四散的魂魄却只剩下了一魂一魄。

瞳想要将夏夷则的魂魄牵引入他的体内,却失败了。

沈夜自昏迷中醒来,得知这个情况后,让瞳去找欧阳少恭。

 

甘木的力量只是一时,夏夷则伤得太重了,想要调动身体自身的修复能力就必须做出选择。

两种力量的对抗无益于身体的恢复,也抗拒着一切想要治愈他的法术。

是人类,还是鲛人。

乐无异替无法选择的夏夷则做出了决定。

施术之后,鲛人形态的夏夷则陷入了无止境的沉睡。

 

这个时候,欧阳少恭来了。

他了解了夏夷则的情况后,提出了“渡魂计划”,与病床上的沈夜达成了协议。

而沈夜在找到欧阳少恭口中的半魂百里屠苏之后,又与他的师尊紫胤达成了协议,虽然谈判是由云天青出面的。

谢衣没等伤好就着手按照夏夷则的样子做了一个偃甲人,暂时安放夏夷则的那一魂一魄。

即使是鲛人形态也无法修养夏夷则的魂魄,这个偃甲用来安放就正好。

等夏夷则的身体恢复过来才能移入魂魄。

欧阳少恭初次渡魂正是缺少了一个偃甲来帮助养魂。这是沈夜答应欧阳少恭的条件之一。

 

他们都在等。

乐无异与清和在等夏夷则醒来。

谢衣在等无异将夏夷则全部的魂魄带回来。

沈夜在等自己的神血之力恢复。

欧阳少恭在等,若是这个计划成功,那么他就可以通过偃甲将太子长琴的两个魂魄融合修养到渡魂的最佳状态,再回到如今的这个身体里。

紫胤也在等,夏夷则如果成功醒来,屠苏也可以养魂,两个不同的魂魄在一个身体里终究是隐患。

 

一切安排妥当,乐无异即将出发去寻找夏夷则的魂魄,在走之前,他来跟夷则告别。

隔着玻璃,乐无异无法碰触陷入沉睡的夏夷则。他极认真地注视着夏夷则,他要把这个人牢牢地记入脑海。

自那天回来开始,乐无异不到非说不可的时候再也没有主动开过口,有时候他甚至可以沉默地坐上一整天。

现在他要暂时跟夷则再见了,却有很多很多话想说,感觉一辈子都说不完。

“夷则,你跟太师傅都一样的倔。什么都不肯说,总是自己一个人扛着,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

“夷则,我跟你说,因为太师傅私自行动,师傅,瞳前辈他们从太师傅醒来之后就轮流念叨他,连小曦妹妹也加入了。师傅还说要做料理给太师傅吃。啧啧……夷则,你该不会是怕我也像师傅那样才不肯醒过来吧?你放心,本偃师大度得很,再说了,我就是想做也做不出师傅那样的料理啊……”

“夷则,无论多久,我都等得起。我知道夷则其实是一个很心软的人。肯定不忍心看我难过那么久,所以……”

他摸着玻璃,额头抵了上去,哽咽道,

 

“……所以……夷则,别睡太久,好么?”


===============番外二·完================


【天蓝有话说】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系列#

这个番外写写停停,不喜欢虐T^T

还有一个意外增加的番外四,某个人点的梗外+计划的肉一发。因为遥遥无期所以就不打算收录到TXT里面了,番外四会放子博。

TXT的下载会尽快放出来。


评论 ( 6 )
热度 ( 45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