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一&古剑二】【乐夏/苏越】《心有执念》18

【苏越人物游戏向。】

好久没写我都快忘记剧情了。乐乐好像有点崩了,就当他是夷则终于醒来高兴得忘形了吧。

乐夏一撒起糖来就停不住手。


==================


第十八章


“就这样,为了见到王子殿下,小美人鱼用她好听的嗓音跟海巫交换了人类的双腿。她开始学习如何像人类一般在陆地上行走,可是踏出的每一步都像走在刀刃上让她疼痛不已……哎?夷则,你走路疼不疼?”

“乐兄,请你闭嘴。”

好么,又叫他乐兄,看来夷则是恼了。

 

在作为偃甲人时就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彻底妖化成了真正的鲛人,所以夏夷则对于如今的身体状况接受得很快。

但这不代表他愿意用尾巴来行走。

乐无异一再跟他表示尾巴走路也没问题,夷则不想走路的时候自己可以抱他走。

说这话的人还经常用探寻的眼神盯着他的尾巴研究,语气再自然不过地问他,“好夷则,我可不可以摸摸你的尾巴?”

……

所以,他在醒来的第二天就下了铁心,开始练习化形,尤其是如何用双腿行走。

明明之前以人类的形象活了十多年,但以鲛人化人,重新拥有双腿,要控制起来却并没他想的那么容易。

乐无异劝不了夏夷则,只好拜托方兰生去市里面买了一套复健的器材,方便他在房间里练习走路。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读故事让夏夷则醒来给乐无异发现了读故事的妙处,如今,夏夷则一开始复健,乐无异就乐滋滋地抱本故事书在旁边朗读。

读的最多的,还是小美人鱼和睡美人。虽然每天都会有新故事加入朗读名单,但这两本是百读不厌,必不可少。

夏夷则心想:真是,够了……

 

乐无异合上书本,原本倚靠在墙边的身体重新站直,朝着另一边正一步步艰难地练习走路的夏夷则走了过去。

他微微欠身,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对着夏夷则眨眨眼睛,嘴上的笑意压都压不住,“夷则,我带你走吧~”

夏夷则嘴角抽了抽,不知道乐无异又在抽什么风。

但还是把手放了上去。

乐无异小心翼翼地牵起了他,夏夷则松开了一直扶着的双杠,把力道放心地压在了乐无异的手上。作为偃师,本就臂力惊人,支撑夏夷则完全不是问题。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两人都专注地做着复健,一个专心致志地走,另一个专心致志地看走的那个人。

 

清和推门进来的时候,入眼的就是两个少年互相扶持的画面。

发现来人是师尊,夏夷则下意识地就要松开乐无异的手独自站好,被乐无异反手拉住不肯松开。开玩笑,夷则现在的状况,让他自个儿站着也太受累了。

“师尊。”夏夷则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清和前辈~”乐无异始终没有松开拉住夏夷则的那只手,稳稳地扶着他。

清和朝两人点点头,对夏夷则说道,“为师知道你的心思,但你也该懂得欲速则不达。更何况,这里没有人介意你的身份,你眼下最重要的该是修养而不是幻化人形。”

他话语中有很明显的不赞同,这个弟子太不会心疼自己了。

夏夷则眼神微动,乐无异代替他回话,“清和前辈放心,夷则有我看着呢,绝对不会让他再折腾自己,一根头发也不会少。”

清和微微挑眉,拉长了调子,“哦?既然无异这么说了,那夷则以后但凡再有伤损,山人可就要找无异你来偿付了。无异,你意下如何?”

乐无异大力地拍拍胸脯,做出保证,“好啊,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夏夷则:……

 

清和也只是过来探望一下自己的徒弟,见他一切都好,跟两个小辈说了几句后,就把空间重新还给他们了。

夏夷则有些无奈地看着乐无异,这个人究竟是怎么把师尊还有师姐他们收买过去的?温留前辈也就罢了,毕竟乐无异做的食物诱惑力太大。

乐无异见夏夷则盯着自己发呆就是不说话,还觉得有趣。夷则发呆的情况实在是少有,突然来了心思想捉弄他一下。

悄悄地伸手一点点地靠近夏夷则的头发。因为还未完全化去鲛人形态,夷则的头发发尾部分是蓝色的,还带着微光。

乐无异可喜欢摸呢。

只是他还没得手,夏夷则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回了神。然后就看见了一张放大的乐无异的脸,本能地后退又绊倒了自己,整个人失去平衡,朝地面摔去。

乐无异阻止不及,反应极快地当了一回肉垫,护住了夏夷则。夏夷则结结实实地摔在了乐无异的身上。

门又被人打开了。

两人同时抬头,是去而复返的清和。

乐无异心道:喵了个咪,还好我护住了夷则。不然刚答应夷则的师傅,就让夷则摔了这可不妙。

清和的视线扫过两人,尤其是夏夷则按在乐无异身上的手,似乎很满意的样子。

“为师忘了还有一件事要说,似乎打扰到你们了,晚点说也行。”

清和从容地转身,关门离开。

 

“嘿嘿,那个,夷则,你师尊刚刚是不是有点高兴?”

夏夷则心道,你难道知道师尊在高兴什么?

之前还不觉得,现在趴在乐无异的身上,对方的身上又暖洋洋的,居然让他开始有点困了,连视线都开始模糊起来。

“……夷则?”

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人一下子沉默了,乐无异有些疑惑。夏夷则一点点地伏下身子,最后把头靠在了乐无异的肩头。

“夷则……?”

“嘭!”

夏夷则的双腿又重新变成了鲛人的尾巴,乐无异再去低头瞧那人,已经睡了过去。

夷则的魂魄与身体还在磨合期,本身就特别容易疲惫,偏偏夏夷则还坚持要练习化形和走路。

乐无异动作放轻地将人横抱了起来,送去床上休息。

边走便感慨,唔,夷则的尾巴,摸起来感觉蛮不错的嘛……

 

夏夷则已经醒来,目前看来,“渡魂”计划是可行的。那么百里屠苏的事情就要着手准备了。

可是当事人在这个时候提出了其他请求,并且态度非常坚决。

陵越听完了师弟的话,板着脸说,“简直胡闹!”

百里屠苏完全不肯退让,顶着师兄的瞪视,继续去求紫胤,“求师尊先为师兄解决狼妖之事。”

紫胤坐在屋内,不发一言。百里屠苏又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坐在紫胤旁边的云天河。

云前辈若是开口,也许师尊会同意。

感受到屠苏的视线,云天河抓了抓头发,正要开口,一只青色纸鹤跌跌撞撞地从窗口飞了进来。紫胤神色一动,为纸鹤送去了一丝灵力。

那只纸鹤顿时精神了起来,飞到几人的中间,停在空中,然后开始发出声音。

“野小子,老子我好不容易才说动师兄一起来看你,你居然跑去琴川,也太不给老子面子了。”

纸鹤里传出来的声音相当年轻,可是他的辈分可一点都不低。

算起来,他还是紫胤的师叔。

云天河特别开心,凑了过去,“紫英,是爹!爹跟大哥去流月看我们了。”

没想到玄霄前辈居然被云前辈说动去了流月,看来真的是花了一番很大的功夫,可惜他们暂时不会回去。

而云前辈派纸鹤过来,自己却没有亲自过来,应该是有其他打算。

纸鹤又接着说,“刚到流月就听说了阿越那小子的事,正好,老子这里有个东西也许能帮上忙。”

它飞过来绕着紫胤转了一圈,抖了几下子,那样子就好像是说话的人正在笑一般,“我说儿媳妇,你跟我家傻小子是一个嘴笨一个呆,都不会谈判。当年老子就是不放心你俩跟丹芷还有紫微那两人谈才会亲自出马。哎,就是太华的哭穷真人都比你俩聪明。三寒器我家师兄都大方地拿出来给了流月大祭司,自然该是他们流月好好照顾你的两个徒弟。不然就是你们依了,我云天青也不依。”

先不说其他,“儿媳妇”三个字就足够令紫胤变脸,眼神一时凌厉无比,狠狠甩了一下袖子。百里屠苏和陵越两人更是动作统一地扭头装作“我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

“云天青,你废话太多。”

玄霄的声音冷冷地插了进来,但他只说了那么一句就没了。

纸鹤又抖了抖,清楚地传来了云天青得意的笑声,“师兄还有事,这次我们就不来看你们了。野小子,过年的时候我们青鸾峰见。记得带上儿媳妇,还有儿媳妇的那两个徒弟。”

纸鹤在空中转了转身子,化成了一个光球落在紫胤的手上。

云天河好奇地问,“紫英,爹给了什么?”

“这是……?”紫胤用灵力探了一番,“这是道渊的梦境。”

陵越神色一动,“道渊前辈,是……”

他没有说下去,但紫胤朝他肯定地颔首,接着视线一转对百里屠苏道,“为师答应你,先解决陵越的事情。”

“多谢师尊!”

“师尊?!”

相较于百里屠苏的一脸感激,陵越上前一步似还想说点什么。紫胤一挥手道,“若你的事情不解决,屠苏他也不会安心接受‘渡魂’。焚寂的煞气最易扰乱心绪,他心绪不宁,也是大忌。”

“……是。”

“你随为师去院中,屠苏,你去请诀微长老过来。”

“是。”

 

清和带着不情不愿的温留一起过来时,紫胤已经布好了法阵。清和只看了一眼,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怎么说陵越擅自使用的以身封印的法术也是他教的,这事他也得负一部分责任呐。

温留用爪子刨了几下地,蹲坐了下来,扭头懒得看人。

百里屠苏走到师尊身边站好,目光紧紧地注视着站在法阵中央的师兄。

陵越面上平静无波,静静地等候师尊施法。

清和视线一扫温留,温留甩了甩尾巴,故意扫了一地的尘土到清和那边,这才不满地走了上去。

“快点!搞完了老子好回去。”

 

紫胤和清和同时施法,狼妖的妖力从陵越的身体里漫了出来,陵越闷哼一声,但依旧站得挺直。百里屠苏握紧了双拳,强忍着才没有冲过去。

他身上的煞气对于师兄只会有害无益。

妖力在空中盘旋成形,噬月玄帝的身影一点点清晰了起来。朝着院中的几人奋力怒吼,妖力都带着明显的杀气。

温留低声抱怨了一句“臭道士就会使唤人”,接着就地一跃,跳到了空中,释放出极为强势的威压拦住了噬月玄帝的攻击。

空中有过一次交手之后,温留和噬月玄帝以法阵中的陵越为界,分落在两边。

噬月玄帝看了一眼与自己交手的对方,满是不屑,“身为妖怪,你居然甘心听从臭道士的命令,愚蠢!耻辱!”

温留身上的气势陡然加强了一倍,“耻辱个毛!你给老子听好了!是这个臭道士的命为老子所有,老子心情好才听他的。心情不爽,谁也别想使唤老子!”

噬月玄帝显然听不进去,温留有些烦躁,心情极度不爽,下起手来,自然不会像当初考验夏夷则那样把握一个度。还好陵越有法阵相护,不然都不知道被误伤多少回了。

清和在那边咳了一声,温留哼了哼,加快了动作,将噬月玄帝暂时困住。

“老子没空跟你废话,等你看完了臭道士的梦境,你想去怎么收拾他都随你!”

紫胤为云天青送来的那个属于道渊的梦境施法,让噬月玄帝能够进入一观。

 

白雾过后,噬月玄帝又回到了它遇见道渊的那一年。

 

白骨暴于野,千里无鸡鸣。

 

跟当年一般,走不到两步,它就看见了道渊。小孩缩在墙角草席子底下,只探出半个脑袋,两个眼珠子像两丸黑水银,一眨不眨盯着它,一脸惊魂未定。

噬月冷笑一声,慢慢地踱了过去。

这一次它可不会像当初那样为这个小家伙寻找果子,为他点火,为他做匕首。

它噬月玄帝绝不会再那般愚蠢。

走到了小孩子面前停下,小孩子怯怯地望着它,噬月硕大的瞳孔里清楚地倒映出小孩子完整的身影。它举起了爪子,却僵在空中,久久不能拍下去。

——啧!

这烦躁的一声也不知道是针对谁。

 

场景一变。

它看到小孩子被一个道士模样的人牵着,一步步离开那个镇子。

注定的,终究是注定……

 

再然后,它的眼前又重现了一生都不会忘记的那一幕。

自己正在淡红色的水中飞速下坠,落向那不可知的黑暗深处。这些水就像流动的火焰,烧灼着它的全身,它因剧痛而无法挣扎。

头顶处井口旁边站着的那人,低头静静望向自己,脸色冷彻如冰。

道渊……道渊……

——道渊!!!

它发出了愤怒的嘶吼,整个空间都在剧烈地震颤!

 

人类都是不可信的——!!!

 

再然后,它冷眼看着那个人住在与禁地遥相正对的庭院,看属于他的那一段段风流佳话,再看着他一步步走向死亡。

道渊走的前一天,仿佛回光返照一般,原本缠绵病榻的他变得精神焕发,突然说要出去走走。

他去了当年的那个小镇。

曾经的小镇已经被重建,再不复以往破败的模样。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走在镇上,沿着石子路一路到了上山的那个路口。

站在树下,已经苍老的他保持着站立的姿势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条小路,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跟在身后的噬月心里“嘁”了一声,没有动作。

有人来了。

噬月认出了来人,这是它入梦前施法的那人,就是封印他妖力的那小子的师尊。

蓝白道袍的那人安静地走到了道渊的身边停下,道渊就好像没感觉到他来了一样,没有动作,没有说话。

那人叹了一口气,道,“执于一念,将受困于一念;一念放下,会自在于心间。”

道渊终于有反应了,他苦笑一声,“执念若是能放下,那也就不算执念了。”低声叹息,仿若自言自语般,“道渊啊道渊,若你能永远做那个抱着大狗爪子撒泼打滚的小孩,该有多好……”

 

梦境消失,噬月玄帝却没有出来。

在场的几人都有些意外,没有人料到会是这种情况。

云天河四处感受了一下,不解地对紫胤说,“紫英,我感受不到狼妖的气息。但是刚刚有一瞬间感应到了大哥的气息,很短很短。”

紫胤直觉这事绝对跟云前辈脱不了关系。早该想到,他会送来道渊的梦境不会那么简单。

事后,紫胤立刻去跟玄霄前辈确认。为什么选择玄霄前辈而不是云前辈……那人一口一个的“儿媳妇”他实在是不想听。

果然都是云天青的主意,他说这么好玩的狼妖还是第一次听说,就想弄过去给他玩一阵子,至于狼妖以后的去处,让他们不用挂心了,他俩会负责的。

虽然云天青前科太多,且极为不靠谱,但玄霄在紫胤的心中还算是靠谱的,所以这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晚上,为了庆祝夏夷则和陵越的事情顺利解决,乐无异和方兰生这两位大厨亲自上阵为众人做了满满一大桌子的菜。

当然,热心表示自己想要帮忙的谢衣被他的弟子真诚地婉拒,接着就被他的师尊冷着一张脸从厨房拎了出来。

避免了晚上发生一场惨绝人寰的食物中毒事件。

不知道是灵魂不稳的缘故还是身为鲛人的缘故,本来千杯不醉的夏夷则居然喝了几杯就倒了。

清和十分遗憾,看来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一个酒友又要从头再来了。

从夏夷则歪头靠在乐无异的肩上起,乐无异就再也没有明显的大动作,他怕夏夷则睡得不舒服,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看桌上的其他人吃饭喝酒。

“无异之前不是还说要跟山人一起教训夷则的么?怎么没动静了?”

“嘿嘿……这个……”乐无异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要挠头,一想到靠着他的夏夷则又收了手,“我一直希望夷则能够活得轻松自在一些,以前的夷则就是活的太小心了,时刻担心会给周围的人带来麻烦,我……”

他微红了双颊,轻声说,“我会心疼他。”

这个少年人,还真是把夷则真真切切地放在了心上。

清和带着笑意又喝了一杯,看着自家徒弟那醉酒后安静的睡容有些感慨,“夷则这样子真的很久没见了。小时候酒量还没练出来那会儿,他每次喝醉了就要找毛茸茸的东西抱,然后团成一个团子坚决不肯撒手。温留那时候就被他扯掉了不少的毛。”

正在清和背后被迫吃素的温留似乎唤起了惨痛的回忆,狠狠地瞪了清和还有夏夷则一眼。

乐无异却听得双眼发亮,期待地看着清和,只希望能从夷则师傅这里多知道一些夷则以前好玩的事情。

这晚上的收获简直够乐无异回味好久好久了。

回去的时候,他将人抱起来,夏夷则的头就靠在他的胸口,他仔仔细细地研究那张脸,似乎想从那张精致的面容上找出一点点团子时代时夏夷则的影子。

一定非常非常可爱。

 

百里屠苏因为明日的事情并没有喝酒,而陵越也是甚少喝酒,两人吃了饭,陪师尊还有云前辈坐了一会儿就先回房休息了。

“师兄可是在想狼妖的事情?”

百里屠苏解了外衣发现师兄还坐在桌边沉思,便开口询问。

意外的,陵越摇了摇头,师弟也不催促,就坐在旁边等他说话。

他想了想,皱眉说道,“陵端走之前说了一些话。”

百里屠苏握着陵越的手一紧,沉声说道,“陵端说话素来不讲道理,师兄不必理会。”

这两人不对付了这么多年,陵越没有再继续谈这个话题。

只是陵端走之前的那些话一直在他脑中回响。

“你明明是我们‘天墉’的大师兄,可是你一直都是直呼我们的名字,却唯独只叫百里屠苏一人‘师弟’。师弟师弟,大师兄,你心中的师弟是不是永远只有百里屠苏一个?”

自陵端离开之后,陵越也认真地想过这个问题。自己以前没有留心,现在想来,发现他确实称呼其他师弟师妹们都是直呼其名,唯独屠苏,他一直叫的师弟。

他自问从没有不把其他人当师弟师妹的想法,但对于屠苏,好像真的是倾注了比之其他人更多的感情。

对上那双沉静的深黑眼眸,他回握师弟的手,心中有些触动:原来,在很早之前,我便不知不觉间有了私心。

明日便要开始师弟与欧阳少恭的“渡魂”计划。

只望一切顺利。


================TBC

【天蓝有话说】

如果估计得不错,应该是四五章的样子就能完结了。


评论 ( 14 )
热度 ( 51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