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一&古剑二】【乐夏】《青春正年少,大学一锅粥》21-25

【写在前面的话】

依旧全员一起玩,CP不怎么明显,比较清水。古一其余人的性格还是游戏向的,只保留了兰生是陵越弟弟的设定。

P.S此文存梗用,人物性格极度崩坏。


===============

21


乐无异是出了名的好人缘,小伙子长得好,性格好,会做饭还特别会照顾人。

很少有人会讨厌他。

可这样好人缘的乐无异却被他的选修课老师记恨上了,确实让人很意外。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周一晚上。

因为没有课,乐无异已经在寝室宅了整整三天弄他的那些机械模型。寝室另外的三位小伙伴商量了一下,觉得不能再放纵下去了。最后由夏夷则出面说动了他,把人拽了出去。

难得夷则主动邀请他出去,怎么能错过?

而夏夷则出门之前,跟百里屠苏还有方兰生交代一定要收拾好那满地的材料。

 

在经过第四对情侣时,两人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这一路,夏夷则一边漫不经心地看星星一边听乐无异说他最近在做的机器人,两个人都没有注意这是在往哪条路上走。最后居然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学校最有名的情侣约会的小树林。难怪别人看他俩的眼神不大对劲。

不远处一个略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夏夷则抚额,他有预感,很快他和乐无异要上头条了。

乐无异见夏夷则没有回应,单手按着额头,似乎很苦恼的样子,凑过去,趁着夏夷则把手放下来的时候,以头贴上夏夷则的额头。

“无异?”

夏夷则下意识地就要后退,乐无异怕他乱动,把人拽住了,“诶,夷则你别动。还好还好,你没发烧。”

自从照顾过一次发烧的夏夷则后,乐无异就时刻注意着,以免夏夷则再生病。

只要一变天就盯着夏夷则加衣保暖,除了寝室,还会时不时摸去夏夷则上课的教室塞他一杯姜茶要他喝。

夏夷则拒绝过很多次,但要是他真的能拒绝得了,那人就不是乐无异了。 

“无异,我没事,你先放开我。”再保持这个姿势下去,不用等明天,他俩今晚就能引起围观。

“好。”乐无异松开了他,“夷则要不我们回去吧,晚上风大,你想散步我们明天早点出来。”

等等,他们什么时候说好的天天出来散步?!

夏夷则正要开口拒绝,乐无异突然抓着他的手,有些兴奋地指着另一边说道,“夷则,那是谢老师!”

谢教授?他怎么在这里?

以他从老师那里听到的消息推测,谢教授在这里,难道……沈教授在附近?

夏夷则同学,你很懂呢。

可惜这一次你猜错了。

 

“老师,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待两人走近了,乐无异才发现今晚的老师似乎是有些不同,没有往常那如沐春风的感觉,紧身裤加长款收腰黑色风衣,脸上的表情都是冷冷的。

见乐无异和夏夷则两人过来也只是极为冷淡地点了一下头。

乐无异悄悄地拉了拉夏夷则的衣服一角,小声说道,“喵了个咪,这是初七,夷则,风紧,扯呼!”

也不知道他这又是跟着方兰生从哪里学来的话,夏夷则这次却也没反对乐无异的提议,点头表示赞同。

“老师,你一个人在这里别着凉了,早点回去休息。我和夷则先回去了,老师再见!”

初七微一点头,乐无异就拉着夏夷则跑了。

初七自然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乐无异得罪了另一个人。

其实那天晚上,在那里的不止初七一个人,还有一个人,是学校新来的老师砺罂。

可是他存在感实在是太低,再加上那黑得无法看清的样貌,大半夜的还真心难发现他。

什么?你问一身黑衣的初七怎么能被乐无异看见?

这还用问么?

靠脸啊!


22


因为那晚的无视,砺罂记住了乐无异跟夏夷则,尤其是乐无异。事后他打听过,乐无异那小子居然还是谢衣那家伙的徒弟,这样就更加不能被原谅了。

作为摄影选修课的老师,砺罂在办公室对着学生名单上的“乐无异”三个字,发出了十分诡异的笑声。

“呵呵呵呵呵……”

 

远在寝室的乐无异猛然间打了一个寒颤,寒意从心底泛起,直冲全身,整个人都抖了抖。

“冷?”

正在看书的夏夷则余光注意到了乐无异的异常,以为他是有了感冒的征兆,理所当然地把自己面前那杯乐无异刚刚递过来的姜茶推了过去。

“哎,夷则,我没感冒啦,我身体棒着呢。再说了,这是给你的啊。”

“我没感冒,你喝吧。无异你不是过几天还要去见你太师傅沈教授?感冒了可不大好。”

乐无异想了想,夷则说的有道理。那可是老师心中最敬佩的人,还是要给太师傅留个好印象。他接过去,把姜茶一口喝尽,果然整个人暖了起来。

刚刚的寒意也被驱散了。

 

选修课他们四人选的并不一样。

乐无异第一次上选修课的时间与夏夷则还有百里屠苏的专业课冲突了,所以只有略感兴趣的方兰生跟着乐无异一起去上他的摄影选修课。

没想到,等夏夷则和百里屠苏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乐无异和方兰生两人各自摊在自己的椅子上垂头丧气。

“怎么了?”

百里屠苏疑惑地发问。

方兰生叹了口气,替没劲的乐无异回答他俩,“无异被老师安排了任务,说是要在灯光微弱的夜晚,不开闪光灯的情况下给老师拍一张存在感特别强的照片。不然就算他挂科。”方兰生说完还觉得有些气不过,捶了一下椅背,愤愤然地补充,“要我说,那个老师摆明了就是在刁难无异你。”

夏夷则皱了皱眉头,“虽然有些难,但灯光暗也还是能看出人吧?”

他话一落,方兰生和乐无异同时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生无可恋状。

方兰生摇了摇头,“夷则你太天真了啊,”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小爷我走的时候,在灯光不好的走廊上偷拍了一张老师的照片,来,让你跟屠苏感受一下这个老师。”

方兰生掏出自己的手机,翻出了一张照片显示出来递给两人看。照片中昏暗的灯光只照亮了走廊三分之一的地方,其余的都是一片黑暗。夏夷则和百里屠苏两人眼睛睁得大大地,仔细地研究了好几分钟那张照片,互相交换一个视线,然后齐齐盯方兰生。

方兰生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食指指向照片的黑暗处,“这里,站的就是无异他们选修课的老师。”

两人内心的话一瞬间都明白地写脸上了——“你驴我吧?这上面有人?”

“哎……现在知道无异在纠结什么了吧?”

“这个……”夏夷则也头疼了,这该怎么帮忙。

乐无异扒拉着椅背,还在抓他的呆毛,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办法。

 

三个小伙伴都开始闷头各自想办法,总不能让乐无异挂科。

方兰生在房间里转了好几个圈后,右手握拳撞了一下掌心,“有办法了。”

“好兰生,你快说,有什么好办法?!”乐无异眼神亮亮充满期待地看向方兰生。

“我们干脆给那个老师穿件白色的衣服。”

乐无异叹气,“老师说他就穿紧身裤黑色长款收腰风衣。”

“那就泼他一桶白油漆!”方兰生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尽量不让他看出来是故意的就行。装不小心泼的。”

一直沉默不语的百里屠苏在此时表现出了极强的行动力,毫不犹豫地点头,“我可以去泼。”

“——当真胡闹!”


23


陵越难得来看一次师弟、弟弟以及他俩的室友,没想到一到门口就听到几人计划着要给选修课的老师泼油漆。

这还怎么得了?!

尤其,提出主意的是他亲弟弟,要去执行的还是他师弟。简直胡闹之极!

他单手死死地抵住太阳穴,觉得忙了好几天,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神经又开始紧绷了,抽得他头疼。

陵越说完那句话后,方兰生就像看到了救星,飞扑过来想要抱他大哥的胳膊,百里屠苏先他一步把陵越拉开了。

要不是陵越好心拽了方兰生一把,不然就冲他猛扑过来的那力道绝对够他狠狠地摔在走廊上。

“好你个木头脸,非跟小爷过不去是不是?!”

方兰生转过身撸起袖子就要跟百里屠苏理论,却被陵越拉住了。

“先别说其他的,我刚来没听全,你们先跟我说说,要给老师泼油漆是怎么一回事?”

一向待两人温和的陵越难得地摆出了严肃的表情,陵越一向看重规矩,尊师重道,两人也知道是自己胡闹得有些过了。

“师兄……”

百里屠苏喊了一句后,就开始盯着陵越不说话。

陵越摇摇头,转过视线对上方兰生,“兰生,你出的主意,你说。”

方小爷还在为刚才的事不爽中。

最后还是夏夷则和乐无异跟陵越学长讲清了事情的起因。

“砺罂老师?照理说学校的老师不会提出这么无理的要求。”陵越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说出自己的推测来,“无异,你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老师?”

乐无异把头从左边晃到右边,又从右边晃到左边,“我之前没有见过这位老师啊……”

“…不……”

夏夷则突然出声,带上了几分不确定,“以兰生刚才的那张照片来看……无异,你很可能遇到过但没有注意。”

众人齐齐点头,都觉得夏夷则说得很有道理。

乐无异又眯起眼睛重新想了一遍,陵越提醒他,“砺罂老师周一上午才回学校,就是这四天里你什么时候见过他没?”

“唔……我这几天都在做机械模型,没怎么出门。不管怎么说,砺罂老师白天我还是能够看到他的。那就应该是在晚上。我只有周一晚上跟夷则出去过,夷则也记得吧,那天我们还见到了谢老师,但确实没见到砺罂老师啊。”

夏夷则果断掏手机,开始编辑短信。

“找谢老师确认一下就知道了。”


24


最终,谢衣帮几人揭开了真相。

乐无异这才知道,他遇见老师的那个晚上,原来,砺罂老师……他!也!在!

“谁的电话?”

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低音突然从谢衣那边传了过来,正在打电话的乐无异停住了。

手机那边的谢衣轻笑一声,似乎很开心,“老师,是无异打来的。老师不是说要找个机会见见无异吗?”

“徒孙异?”听谢衣的称呼,就知道出声的那人是他的老师沈夜。

沈夜声音淡淡的,没有什么起伏,但他的声线特别吸引人。“乐无异?他怎么了?”

谢衣和沈夜的声音一下子模糊了起来,似乎是两人离手机远了一点,在交谈着什么。乐无异也不好挂电话,等着老师谈完了回来给他指示。

他没有等太久,手机里传来了声响,“谢……”

“徒孙异。”沈夜打断了乐无异的称呼,“砺罂的事谢衣会解决,你不用管了。”

“……哦。”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老师似乎是知道点什么。

沈夜冷哼了一声,“哼,你也就这点能耐。也配当谢衣的徒弟。”然后“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被挂了电话的乐无异保持着那个姿势,久久没有动静。

夏夷则问他,“无异,怎么了?”

“夷则,我被太师傅嫌弃了QAQ……”

 

不知道谢衣做了什么,砺罂真的没有再提照相的事。

而据某位不知名人士透露,其实不是谢衣去找的砺罂,而是沈教授亲自去找砺罂进行了一番不是很友好的“洽”谈。

总之乐无异的事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过去了。

他现在更在意的事情,是如何能让太师傅承认自己够资格当老师的徒弟。

事后的第二天,他曾特意去找过谢衣,打听太师傅喜欢什么。然后谢老师回答他,老师最喜欢兔子玩偶……

于是,某一天早上,沈教授收到了一打的兔子玩偶……

谢教授,又连续一个礼拜被拒绝在沈教授的门外了呢。


25


有的时候,寝室有个技术宅也是好事。

什么东西坏了都不用等修理工来,自己就能搞定。尤其乐无异还不是一般的技术宅,万能得都快赶上技术帝了。简直就没有他修不好的东西。

而他本人,对于维修寝室的各种东西充满了别样的热情。甚至在那些东西没有坏的时候,他也喜欢把东西拆了再改进。

总之就是,只要他一空闲下来,寝室就能听到他敲敲打打弄出来的声音。

 

那天,夏夷则正在洗澡。

百里屠苏在电脑前敲击着键盘在弄他的程序,方兰生外出跟小伙伴吃夜宵去了,乐无异又盘腿坐在地上研究他的模型。

突然,乐无异感觉到浴室那边的灯光暗了一些,一抬头,发现是浴室没灯了。他起身走到门外问,“夷则,怎么了?”

夏夷则的声音隔着门传出来,有些模糊,“……浴室的灯好像坏了。”

这才刚进去没多久灯就坏了,夏夷则浑身都是泡泡,这简直是出来也不是,不出来也不是。

“寝室有备用灯泡,夷则我给你换上吧。你先继续洗,注意别摔着了。”

乐无异把备用灯泡找了出来,他先在外面把浴室的开关关了。然后带着工具搬上凳子进了浴室。

浴室里有布帘将空间一分为二,夏夷则在一边洗,乐无异在另一边拿着小手电站在凳子上换灯泡。

夏夷则快速地把头发上还有身上的泡泡冲走了。然后把水关了,扯了一个大浴巾把自己包了起来。

他拉开布帘准备出去的时候,乐无异那边似乎也完工了,他拍了拍手,“好了。”朝着浴室外喊了一声,“屠苏,你开灯试试。”

 

百里屠苏听到乐无异喊他,起身去开灯,按下开关的一瞬间,浴室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以及两人的闷哼声。

担心出了什么事,他快速走向浴室,把门刷得拉开。

…………

 

百里屠苏:……

乐无异:……

夏夷则:……

 

“嘭!”

百里屠苏飞速把门关上了。

乐无异趴在夏夷则身上,两人自门被关上后,收回视线相顾无言。

尤其是乐无异刚刚摔下来的时候还不小心扯掉了夏夷则身上的浴巾。夏夷则现在整个人光溜溜地被乐无异压在地上。乐无异的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门突然又被人轻扣了三声。

“……我去师兄寝室,迟点回来。”

百里屠苏也没打算等到什么回复,说完这句话就果断走了。

 

“……那个,夷则……”

“……让我起来。”

===========TBC

【天蓝有话说】

那啥……看到肉体也叫……肉不?

我觉得我对丽丽挺好的,起码我没写他被初七打倒在地,然后乐乐因为看不见他一脚踩了上去。

评论 ( 35 )
热度 ( 75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