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一&古剑二】【乐夏/苏越/初夜】《呆毛养了一条鱼》02

【写在前面的话】

太久没码字了,状态一直找不到……我只有一个请求,看完这章别揍我!!!
这篇文,想了想,算是半架空吧,有部分是根据原剧情设定的,有大部分都是自己改的。另外为了剧情设定,我改了下时间,古一发生在古二之前,不喜勿入,谢谢。
P.S此章无苏越,我就不打TAG了。

==========================

 

第二章

   

如果没有沈夜给的那本法术书,乐无异不一定会萌生出那个想法。

 

“你要去神女墓?”

百里屠苏正在做糕点,他一边卷着袖子,一边稍感疑惑地问跑来跟他说要出门的乐无异。

乐无异很肯定地点点头,“有点事必须要去一趟。”

“好,我与你一起。”

百里屠苏也不多问,可乐无异却连连摆手婉拒了他,“屠苏,我其实是想拜托你帮我照顾几天夷则,我有馋鸡,最迟两天就会回来。”

神女墓那里不方便带现在这个状态的夏夷则过去,但把夏夷则一个人留在店里,乐无异是肯定不愿意的。所以他才来拜托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看了乐无异好一阵子,皱着眉头开口问他,“有危险?”

“不会不会,我之前去过。”乐无异怕百里屠苏因为不放心他要跟去,补充道,“太师傅也会跟我一起去的。”

更准确的说,这次要去神女墓,正是为了沈夜,也是为了他的师傅,谢衣。

有些话,无论如何,他都想让太师傅听一听。

 

要去神女墓,乐无异并没有提前跟沈夜说。

其实也不是他想见太师傅,太师傅就会出来的。这一切都要看沈夜的心情。

乐无异倒是发现了,他太师傅出来,有一大半都是出来嘲讽他的。

还好,当初夷则师傅教他们的避水法术他还记得。不然又要被太师傅奚落了。

他借馋鸡的帮助,顺利地到达了神女墓的大门外。乐无异坐在馋鸡的背上,不由得打量起这个地方。

第一次来的时候,有夷则,有闻人,有阿阮,还有禺期。他们找到了剑心,却……

第二次来,他们想要寻找初七,却只找到了忘川的残片。

这一世,他从偶然得到的偃甲盒中获取了往世的记忆,又遇上了从那个时代活下来的屠苏还有一些故人。有些事,当初成了遗憾,如今却是一定要去试上一试。

 

乐无异从偃甲盒里掏出了那根在流月城坠落的地方捡到的木法杖晃了晃,并没有任何反应。

转身拍了拍鲲鹏形态的馋鸡,“馋鸡,你辛苦啦~回去就给你做好吃的。”

“叽叽叽叽!”馋鸡高兴地叫了几声,变回小黄鸡的模样,三两下就跳到了乐无异的头顶。

凭着记忆,乐无异在断壁残垣中摸出了一条小路,慢慢地朝着记忆中的那个地方前进。

还好,历经了几百年,他要找的那个东西还完好地存在着。

再一次站在三世镜的面前,连他都不得不感叹一句,时间真的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

沈夜突然在他的背后出现,挑眉看他。

乐无异侧转过身子,挠了挠头,语气特别认真,“我不知道你和师傅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有些话我想让你听一听。”

说完他把自己的手放在了三世镜上面。

幸好,夷则告诉过他如何通过三世镜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记忆。

 

就在乐无异把手放上去的一瞬间,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精瘦男子凭空走入了两人的视线。那人手执忘川以一种沉重而又决绝的步伐向他们这边缓缓走来。

早已料到的乐无异压住了内心翻涌的情绪,看了那人一眼,便把视线移开,转向沈夜所在的地方。

沈夜定定地看着那人一步步走向自己……

对方看不到他,目光越过,投向身后,最终与他擦肩而过。

沈夜藏在宽大袖袍中的双手紧握成拳,目光始终注视着那人,却不发一言。

紧接着,那人的前方出现了乐无异一行人。正确的说法是,曾经的乐无异和他的小伙伴们。

这,便是徒孙异想让他看到的曾经?

很好……

 

“大祭司的命令是,取回剑心……对你们,我没有兴趣。让开。”

……

“我不是谢衣。谢衣……早已经不复存在。”

……

“已经破碎的东西,永远不可能再回复如初……”

……

“没有什么不会被时间改变……时间,真的已经过去太久了。”

……

“我并不认为你们能理解……这一百年中,我只注视着一个人,只听从一个人的声音。他的喜怒就是我的喜怒,他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无论发生什么,我不会背弃他第二次。”

……

“……你们以为,骄傲如谢衣,会允许自己落入沈夜手中?若是如此,他想要掩盖的那些秘密,岂非一览无余?”

……

“……这个胸膛里,早已没有了心跳的声音。”

 

画面跳转,一道石门将乐无异与初七两人相隔,乐无异正在拼命地用手里的晗光砍着石门,而初七似乎是受了内伤,单手倚着石门半跪在地。

 

“好,是非善恶都已经不重要,你记住,如果我所料不错,那么唯有昭明,才能除去心魔。”

……

“……再见了……这一次,大约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

“呵……谢衣,你可真是个……有趣的人呐……”

 

呵……

谢衣……初七……

你果真是分毫未改!

 

巨石落下,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乐无异已经收回了手,安安静静地站在三世镜的旁边,双目紧紧盯着沈夜的一举一动,在等着他的反应。

而沈夜,自画面结束起,就一直闭目深思,没有任何动作,乐无异完全猜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太师傅,我……”沈夜不说话,总要有一个人开口。

沈夜微微睁开双眼,突然反手当空甩出一道淡金色的法鞭。那法鞭明明是打在空中,却发出了一道巨响,鞭形逐渐模糊,淡金色的灵力瞬间四散在空中。

不妙不妙,太师傅这反应怎么有些不对劲啊……

“徒孙异。”

乐无异还在抓头苦思太师傅刚才的举动究竟是代表什么,这边沈夜发话了。

“回来之前,在这儿待着别动。”

说完他也不等乐无异反应,干干脆脆地消失了。

“什么嘛……”

乐无异嘴一撅,掀了衣袍席地而坐。反正那个东西还在这里,太师傅总要回来的。

 

有些事情乐无异并不知道,可是不代表沈夜察觉不了。

乐无异给他看的画面确实让他内心有了不小的震动,但冷静过后,他感应到了此地的异常。

虽说如今的情况已经大不如前,无法直接判断出那股异常是什么,但模模糊糊中总有种熟悉感在里面。

借着瞬移的法阵,沈夜通过了堆满散石残壁的幽深通道,直接到达那扇石门的前面。

神女墓中大部分建筑都已经崩塌,但这石门却是完好无损,阻断了前进的道路。抬头观察了一番石门上繁复的图画,上前一步,暗中用灵力查看了起来。

果然,机括已坏,要想打开,十分困难。

轻啧了一声,沈夜展开五指对准石门,想要运起灵力强行一试,长廊的另一头猛地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

伴着长吼,地面剧烈地震颤,头顶上不断有石块落下。却没有一块砸中沈夜,而是从他的身体穿过落到了地上。

前方有两股霸道之极的力量正在碰撞。如此近的距离,沈夜已经是再熟悉不过了。

……初七……

你果然还活着。

 

“小子,你找死!”

巨爪一扫,初七敏捷地跃开,带出的风刃在石壁上划出几道明显的痕迹。

初七手中并无武器,气势上却也没有明显地落入下风。

传送而至的沈夜并不打算出手,只在一旁负手观战。

而在沈夜出现的那一刻,初七浑身一顿,毫不犹豫地跳离了对方的攻击范围,落到了沈夜面前。

他就那般呆愣愣地注视着面前的人,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犹如那曾经的一百年里……

只看着那个人,只有他。

 

直到沈夜勾起一抹冷笑。

初七才如梦初醒一般,接连退后两步,单膝跪在地上,恭敬地喊道,“主人……”

“既已恢复记忆,还叫主人做什么?”

“……”

初七沉默了。

“你如今还有什么想说的?”

“……”

初七抬头望着他,仿佛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沈夜嘲讽一笑,不打算再说下去,越过初七打算离开。

初七这会儿才有了反应,站起身来,“主人……”

两人此刻站得极近,初七发现沈夜的身体居然有些模糊不清。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如今可是看得再清楚不过了。

他伸手去拉沈夜的衣摆,竟然穿透了过去,抓了个空。

“主人!这是?!”

 

自从沈夜离开之后,乐无异就一直坐在三世镜旁边的空地边缘处。

虽说是早有心理准备,但再经历一次当初在神女墓发生的事情,到底心绪难平。

乐无异也不管地上脏,索性躺了下来,双手枕在脑后,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叽叽叽叽!”

馋鸡原本是安静地躺在乐无异的脸边,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急切地叫了起来。

“馋鸡你是饿了吗?忍一忍,等太师傅来了我们就回去。”乐无异动都没动一下。

馋鸡见叫了好久都没叫动乐无异,干脆蹦过去用嘴一口咬住了乐无异的呆毛,往另一边扯。

“痛痛痛痛!!!!”

乐无异惨叫一声,弹坐起来。馋鸡摔倒一旁,呆毛暂时得救了。“馋鸡,再胡闹你今天就没有鸡腿了!!!”

意外的是,在被威胁了口粮之后馋鸡还是没有安分下来,反而继续叫着,还扯住了乐无异的衣服一角,想把他往另一个方向拉。

“诶?!……那不是夷则么?他怎么来这里了?!”

原本该待在“馋鸡”店里的那条蓝色小鱼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正一扭一扭地往另一个方向游着。

“夷则!”乐无异大喊了一声,小鱼却没有理他。

乐无异双手撑地,从地上一跃而起,穿过平台飞奔而下,朝着小鱼游去的方向一路追去。

小鱼游向的方向正是当初司幽和神女种下那一株小树苗的地方,如今已经长成了大树,开满了淡粉色的花朵,周围泛着缱绻的柔光。

而树下,站着一个人。

 

灰色的长袍,瘦高的背影。

是乐无异很久很久……没有见到的那个人。

 

乐无异不知不觉间停下了追赶的脚步。

受三世镜的影响,其实神女墓四处都带有一些法术的波动。

若是本身意志不够坚定,眼前就会时不时地产生一些幻象。

每一个都去相信,心,会累。

可即使反复告诫自己不要被骗,不要去相信,还是忍不住……忍不住想要看看那个人的模样。

夷则……

 

小鱼围绕着夏夷则游了一圈,在他的身边停了下来。夏夷则伸出手来,小鱼亲了亲他的手指尖,游进了夏夷则的帽子里舒舒服服地躲了进去。

这时,夏夷则的动作仿佛被无限放慢,他优雅地转过身来,朝着不远处呆立的乐无异浅笑,“无异。”

这一个画面,这一声轻唤,乐无异曾经在梦中梦到过很多很多次。

但每一次他走过去时,对面的人都化成了空影。

失望了那么多次,这一次,他依旧还是想要过去。

 

等他带着忐忑的心情终于在夏夷则的面前站定时,那个人还在原地,笑得一脸温柔。

他一边是激动,终于见到了夷则;另一边又是惶恐,这一次的夷则会在什么时候化为泡影?

而夏夷则仿佛是猜到了乐无异在担心着什么,温柔的笑容中有些无奈又有些歉意。

“夷则,你……你这一次能不能别那么快消失,我……”

夏夷则摇了摇头,就在乐无异沮丧的时候,他开口了,“无异以为这是在做梦?”

“!!!”

乐无异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夏夷则。

夏夷则的笑容似乎是在鼓励他。

手微微颤抖地拉住了夏夷则的手,是热的。

又慢慢地按住夏夷则的心口,心跳也在。

狠狠地将人抱住,夏夷则整个人都是暖的。

“夷则!!好夷则……你终于回来了!”

他早就做好了要等很久才能见到夏夷则回来的准备。惊喜来得实在是太过突然,乐无异觉得他整个脑子都乱了。他本以为,还要好久好久才能见到夏夷则。

 

因为乐无异的动作太大,惊动了夏夷则帽子里的小鱼。小鱼不开心地游了出来,围着两人一圈又一圈地转。

余光看到小鱼,乐无异稍稍放松了怀抱,但仍旧不肯放开夏夷则,“可是……夷、不对,小鱼在这里,那夷则你是……?”

“……无异,我想温留前辈跟你开了一个很无聊的玩笑。”

 

夏夷则简单地把事情解释清楚,乐无异也没生气,他现在整个人都沉浸在见到夏夷则的喜悦之中。

“那夷则,我以后还可以继续养它吗?”就算那条小鱼不是夏夷则,养了这么久也算是有感情了。

夏夷则有些意外,但还是点了点头,继续养也没什么问题。

“夷则,你怎么突然来这里了?”

“我们去‘馋鸡’找你们,听屠苏说你们来神女墓了,便来了这里。”

那条小鱼因为饱含夏夷则的灵力,自然是能够有所感应的。温留是夏夷则的前辈,乐无异完全没有想过温留前辈会骗他。而百里屠苏因为感应到小鱼体内有太华山的灵力,也就以为这是夏夷则所化。

结果两人都闹了一个乌龙。

“你说‘你们’,夷则的师傅也来了么?”

“师尊和紫胤前辈留在店中,他们要跟屠苏商量陵越大哥的事情。此行,是温留前辈与我同来。无异,屠苏告诉我,你是和沈前辈一起来的,怎么只有你一人在此?”

“太师傅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丢下我一个人走了。夷则,我们这就去找太师傅和温留前辈回店里去吧。别让你师傅还有屠苏的师傅久等了。本大厨不在,屠苏会做的可不多。”

 

当两人找过来时,看到的就是温留用大爪拍地咆哮,而它对面的两个人完全把它晾在了一边。

“臭小子,你还打不打?!”

“温留前辈请住手!”

“温留前辈你别跟我太师傅打……那个人!!!夷、夷则……那个人,那个人是……夷则你捏我一下,我是在做梦吗?!”乐无异想要上前一步去确认那个人,被夏夷则拉住了。

他对着温留拱手道,“前辈,可否出去一谈?”

温留也不是一定要跟初七分个胜负,这会儿它也看出那个黑衣小子跟清和的宝贝徒弟他们一群人是认识的。有些乏味地舔了舔爪子,大尾巴一甩,“想让老子出去就直说,找什么借口。你们说吧,老子在外面等着。敢让老子久等,可别怪我不给你这个清和徒弟面子!”

夏夷则面色不改地作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温留经过乐无异的时候还得意地问他,“小家伙,那条鱼养着好玩么?”

“我挺喜欢的呀~”可惜乐无异完全没有生气,还笑眯眯地回答了他。温留倍感无趣地哼了一声走了出去。

“沈前辈……”夏夷则先出了声。

沈夜这才淡淡地扫了他和乐无异一眼,语气很是冷淡,“你小子居然出现了。”

难怪徒孙异整个人的情绪都变化了。

“夏公子,乐公子,可否也请你们先暂时出去一下,我有些事想与主人谈。”初七不顾沈夜的反对,态度坚决地发了话。

夏夷则没有意见,乐无异犹豫了一下,说道,“那……谈完之后,师、初七…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叫你了,我还是想叫你师傅…你会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初七回头看了沈夜一眼,再转过头来,“会。”

乐无异笑了。

“好,有这个承诺就可以了。我的问题都可以回去再问,关于夷则的,关于你的。本来这次来神女墓就是为了你跟太师傅的事情,你们的话一定更重要。我们会在外面等。”

乐无异主动拉起了夏夷则的手,离开时对着沈夜挥了挥手,认真而又严肃地说道,“有些事我之前不懂,但跟夷则在一起后我大约是懂了。太师傅,我希望你也会懂。这次,你可不要再别扭了。”

“乐无异!”沈夜充满怒意地低喝了一声。

乐无异可全然不在乎,拉着夏夷则跑了。

 

初七一直紧绷着的表情因为乐无异的话松动了一些,他回转身直直地走向沈夜。

沈夜面上还带着明显的愠怒,也不知是因为初七还是因为乐无异。这师徒俩都太过恼人!

初七有很多话想问有很多事想说,但眼下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他从漫长的沉睡中醒来,追随着一股熟悉的灵力走到这里,遇上了温留。温留认出他身上的灵力来自于流月城,而在他询问之下,温留告诉他流月城已经陨落,大祭司一行人更是以殉城作为结局。

又惊又痛之下,他被温留一再相激,心性动摇就交起了手来。

如今见到沈夜,有些东西再也无法克制,无法掩藏。

 

他走到与沈夜极近极近的距离,伸手虚抱住了沈夜。在发现沈夜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后,便愈加大胆了起来。

当他的头靠近沈夜时,沈夜终于冷冷地开口了。

“你该知道,你现在碰不到我。”

初七难得地露出了一个笑容,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他以为他早就忘记了如何去笑,原来他还记得,只是一直没有笑的理由。

他的唇小心翼翼地落到了沈夜的唇的位置。

即使他能碰到的只有空气,但已经满是欢愉。

 

“总有一天……”他离开了唇的位置,维持着虚抱的姿势,低喃道,“总有一天……主人……”

=====================TBC


【天蓝有话说】

看完这一章大家都知道我第一章的设定都是驴人的了吧(找揍!)所以说嘛,我的坑第一章都是坑人用的,第二章才是正文啊正文!!我怎么舍得当后妈虐人呢
苏越的问题下一章才会提到,好吧,他俩的问题算是三对里比较麻烦的。
有两个坏人,一个要虐初七,一个请假……说好的国庆给初七发糖呢??!!结果只有我一个人上了。虽然这糖的味道也许有点不对,但这是你自己求的!
这一章只是放了两个角色出来,很多复杂的问题都留给下一章来解释啦~~~
P.S下一回更浮生已远,再然后是心有执念。

评论 ( 16 )
热度 ( 60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