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一&古剑二】【乐夏/苏越/初夜】《呆毛养了一条鱼》01

【写在前面的话】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这几天被人投喂得鸡血用都用不完,分分钟想下楼跑圈跟人畅谈人生。世界突然对我如此之好,简直像做梦o(* ̄▽ ̄*)ゞ

——码字的重点还是在心有执念、浮生已远和大学一锅粥那三篇上。

——此文更新没保障,尽量不坑……吧……

===============

《呆毛养了一条鱼》

BY Shelry天蓝

 

——自是有相逢。


第一章


长安街最近新开了一家叫做“馋鸡”的甜品店。

招牌画得很有趣,并没有画让人食指大动的蛋糕甜品图片,而是画了一条有着蓝色尾巴的小美人鱼。

店里的装修也是,蓝白相间,处处都透露着柔和的温馨感。

穿着修身的工作服在店中来回穿行的只有两个人。

头上有根呆毛,总是带着灿烂笑容跟每一位顾客打招呼的是店长乐无异,而无论顾客说什么都始终冷着一张脸,极少说话的是店员百里屠苏。

两种不同风格的帅哥自然是吸引了不少女生前来光顾这家店。有时候也会有忙不过来的情况,但两人一直没有请过其他的店员,让想来应聘的女生失望不已。一般在比较忙的时候,店长都会出来给等候的顾客派发小点心同时请大家耐心等候,顾客也大多会体谅的。

这家店总共有两层,但只有一楼是对顾客开放的。二楼除了店长和店员,从来没有其他人上去过。

 

“馋鸡”今天关门关得特别早,因为店长和店员都在等待一位特殊的客人。

客人还没有来,百里屠苏坐在厨房门口的椅子上抱臂沉思,乐无异坐在桌子边,手上的动作不停,桌上摆放了一堆的零件工具,似乎是在拼装着什么。

门口的风铃突然响了起来,门却没有被打开,一个肥胖臃肿的庞大身躯在门内逐渐地清晰了起来。

百里屠苏冷厉地扫了来人一眼,那人缩了缩不明显的脖子,有些紧张地摆手,“百里小哥你别瞪我,我这不是瞧你俩在门口挂了‘停止营业’的牌子才不敲门就直接进来的么……”

百里屠苏不发一言地收回了视线。

乐无异此时已经放下了手里的工具,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开口问道,“我们要你帮忙找的东西找到了?”

对方点点头。

乐无异见他光点头不动作,转了转眼珠,继续问。

“说吧,你要什么?”

对方得意地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看起来很古老的卷轴,“这可是我千辛万苦才淘来的宝贝,要搁往常我是不会给别人的。但两位毕竟是我的老主顾了,怎么着也有几分情面在那里。我要的也不多,百里小哥不是有两把剑么,给我一把就行。”

话音刚落,明明开了暖空调的屋子温度陡然间降到了冰点,百里屠苏站起身来,突然消失了,下一秒出现在了对方面前,血红长剑直指咽喉,声音里仿佛带上了冰渣。

“不行。”

对方被他这杀气大发的样子吓得腿都软了,哆哆嗦嗦抖了起来,手上的卷轴都没拿住。快要掉到地上的时候,一只体型偏胖的海东青不知道从哪里飞了出来,咬住卷轴在空中盘旋了一圈飞回到乐无异旁边的桌子上。

“东、东西也给你们了,就放过我吧。白送你们都行,剑、剑我也不要了,百里小哥、不,百里少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剑麻烦收一下!!!”

乐无异走了过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布袋递给对方,“那两把剑对屠苏很重要的,我们还是老规矩,东西我都放这里面了,你快走吧。”

保命要紧,那人一把夺过乐无异递给他的袋子,以神一般的速度离开了。

 

“屠苏你刚刚的杀气好重啊。”乐无异一边走回桌子旁一边跟百里屠苏说道。

“他不该打剑的主意。”虽然收敛了一部分杀气,百里屠苏说话的语调依旧冰冷刺骨。显然刚刚已经动了怒。

“知道知道,这个对你很重要。阿翔,乖,把卷轴给我。”

阿翔看了自己主人一眼,得到点头同意后,张嘴让卷轴落到了乐无异的手上,伸展翅膀对着他叫了一声。

“谢谢啦~厨房里有给你和馋鸡做的好吃的,快去吧,不然馋鸡该都吃完了。”

阿翔立刻张开翅膀冲进厨房。

乐无异想要打开卷轴却发现失败了,“唔……居然弄了偃甲锁扣,喵了个咪,还是六子连环锁,嘿嘿,这可是本偃师的专长……看来没找错东西。诶,屠苏,我先上楼拿工具解锁,麻烦你收拾一下店里。”

“好。”

 

六子连环锁,虽然这锁只有一把,内里其实有六重。而这六重锁呢,要按着顺序一个个拆,拆错一个里头就锁死了。除非让造它的人启用密咒,毁掉锁芯,不然再解不开来。

虽然这锁看起来繁琐异常,可也难不住乐无异。

他拿着卷轴上了二楼,一转弯进了自己的房间。

没花多久时间就轻轻松松地解开了锁。解锁的过程玩得还挺开心。

百里屠苏还没有上来,乐无异想着要不自己先研究研究,就伸手准备去摊开卷轴。

乐无异并不擅长封印和解封之类的法术,若是百里屠苏在,定然能发现这卷轴除了明显的偃甲锁扣外,还隐藏着一层极其霸道充满攻击性的封印。

可是乐无异看不出来,他这一碰触,便触动了封印。房内突然狂风大作,刮得人睁不开眼睛,而乐无异直觉地感应到了杀气,但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似乎是被一道柔和的力量推开,跌坐在了地上。

待他能够视物之后,发现自己身前张开了一道紫色的保护屏障,冰蓝色的长剑发着寒光,停留在空中,与飞起来的卷轴对峙。卷轴的后面有个张牙舞爪的白色怪物。

紫色法阵的外面,笔直地站着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身上穿着紫白相间的道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卷轴,全身都处在戒备之中。

“陵越大哥?”

乐无异认出了出手相救的人,不由得喊了他一声,但对方没有回头应他。屋内因为适才的狂风有些零乱不堪,乐无异一惊,猛地回头,确认角落的大鱼缸安然无恙后才松了一口气。

手心里全是冷汗。

陵越还在与那怪物僵持时,门被人推开了。

百里屠苏微微一愣,立刻明白了眼前的状况。

大步一跨闯进了屋内的对峙局面,快速地运起灵力,强硬无比地把由封印中释放出来的那只怪物压制回了卷轴。那卷轴在空中挣扎了几下,最后似乎是带着不甘地落回到了桌面。

终于平静了下来。

 

陵越一直绷着的表情放松了一些,沉默地收回了手,目光落到百里屠苏的身上。

而百里屠苏一贯冷着的脸,在看到陵越时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眼底满是惊喜。

可他还只来得及往前跨了一步,陵越少年模样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只留霄河孤寂地在空中发出淡淡的蓝光。

百里屠苏僵在了原地,眼里全是掩都掩不住的低落与沮丧。

“陵越大哥他的灵力还是不足以支撑么?”

默默地收回霄河,手指滑过霄河的剑身,似乎是在探寻霄河其中的情况。

乐无异摸了摸头,安慰地说道,“会有办法的。我们这不是已经找到去剑冢的地图了么。等到了那里说不定就能找到帮助陵越大哥的办法。刚刚幸好陵越大哥出来帮忙,要不然我的小命就没了。”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师兄的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他的灵力一直无法使用。刚刚他所使用的灵力,并非天墉城法术,而是……来自于太华山。”

乐无异一顿,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你是说……你的意思是……”他回头看了好几眼鱼缸所在的位置,又充满希冀地注视着百里屠苏。

“我不知道。”

希冀落空,黯淡了目光。

 

等百里屠苏带着霄河离开以后,乐无异整个人贴在鱼缸的玻璃上,对着里面唯一的一条小鱼用不同的语调反复地喊着一个名字,“夷则~夷则~夷则~~~”

明明是很无聊的行为,可是乐无异做得开心无比,乐在其中。

小鱼甩了甩蓝色的尾巴,一个转身,似乎并不想理他。

乐无异却牵起嘴角笑开了怀,“夷则还是这么别扭。”

 

此时已经是深夜,偌大的皇宫只留有少数用来照明的灯笼,皇城中巡逻的侍卫正在尽职地视察着所经过的每一个地方。

一个黑色的清俊身影极快地在屋顶上跳跃,他的目标直指帝王所在的书房。

书房中依旧亮着灯光,通过窗上的影子,能够推测屋内人正在批阅奏折。

黑影停留在了最近的屋顶上,谨慎地探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意外地发现这附近居然只有帝王一个人在。

难道是有人刻意调走了侍卫?

能够做到如此的,除了帝王本人还能有谁?

可他为何如此?

 

来人快速地在脑中思索这其中的可能,可是他想不出原因来。

他此行是有目的而来,无论如何,都要将那件东西取得,既然如此,便索性一闯。

下定决心后,他翻身跃下屋顶,稳稳地落在了院子里。似乎是感应到了屋内的什么,背后背着的血红长剑蠢蠢欲动起来。

心中似有所感,步伐都快了起来,快步向书房奔去。当他一步踏上台阶时,仿佛是触动了什么机关,突然从四面八方吐出无数的丝线向他袭来,这丝线并非是为了伤人,而是有意将人困住,且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这丝线柔软无比。

以柔克刚,反而更难斩断。

由丝线铺织成的天罗地网将来者的所有退路全部堵死,百里屠苏见剑已无法斩断,目光一凝,收起焚寂。运起全部灵力以玄天炽炎化解了眼前的危机。

丝线虽然没有被立时烧毁,但攻击已有所迟缓。

而百里屠苏这一招并非为了烧毁丝线,而是顺着丝线找到了发出丝线的机关。

正是四个模样古怪的东西。看那样子并不像妖怪,可是他也判断不出那究竟是何物。

剑身寒光乍现,杀气直逼对方而去。

 

眼见自己精心制作的偃甲就要被对方毁掉,乐无异哪里还等得下去,从暗地里跳出来大声阻止,“住手!不要毁我的‘天罗地网一、二、三、四号’。看你长得好看,怎么也跑来当刺客了?夷则可是个好皇帝,我不准你伤害他。”

黑衣少年没有出声,只是收起了手中的焚寂,目光重新锁定在了皇帝所在的书房。

“喂,那个拿剑的!”

乐无异喊了一声,发现对方完全没有停步的意思,表情严肃了起来。右手一抬,从袖中射出的飞爪扣住柱子,飞身落在了黑衣少年与书房之间。

伸手横挡住去路,他认真起来的时候居然也隐隐带上了压迫感。

“对不住,你身上的戾气太重了。不说出理由,我是不能放你前进的。”

黑衣少年面色不变,目光紧紧盯着乐无异。

书房中传出的脚步声打破了两人的对立,声音越来越近,直到有人推门而出。

来人即使穿上繁复的帝服仍旧显得十分清瘦,唇角带着似有若无的浅笑,“在下太华山夏夷则,不知阁下是天墉城的哪一位弟子?”

黑衣少年退后一步,与两人拉开距离后答道,“百里屠苏。”

“阁下深夜到此,可是有何赐教?”

“为求取一物。”

“何物?”

“霄河。”

夏夷则轻轻地笑了,了解他的乐无异清楚,这跟夷则面对朝臣时偶尔露出的笑容不同,这是他最真实最愉悦的笑容。

他微微抬起双手,一把冰蓝色的长剑安静地出现在手上。上前走了几步,递与百里屠苏。

“……原来是你……”

夏夷则那时低声所说的四个字,似是叹息,只落在了百里屠苏的耳中。

 

乐无异觉得那一刻似乎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他想要上前拉住夷则,好好问问他这把霄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前方夏夷则和百里屠苏的身影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

待他再睁开双眼,头顶上是再熟悉不过的天花板,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连睡乱的头发都没空理,先对着鱼缸里的小鱼打了个招呼,“夷则,早呀~”

小鱼吐了一个泡泡,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回应。

显然乐无异是把这个当作了回应,笑得极为灿烂地跑了过去,“夷则,我昨晚梦到你了,就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屠苏的那次。本来我做那个偃甲是想看看你会不会中招的,没想到先让屠苏撞上了。说来你这家伙也太狡猾了,都认出来了还看我跟屠苏对峙。哼哼,夷则到底是逸尘子……”

“闲话说够了么?”

低沉好听的男声突然打断了乐无异的说话,无形的力量拽住了乐无异的衣领,把人拖离开了鱼缸。

乐无异皱眉瞪向房间里多出来的那个人。

“这便是你的尊师重道?”沈夜冷哼一声,充满嘲讽地开口,“真不愧是谢衣的徒弟。”

“不许你说师傅的坏话!”

沈夜没理会乐无异的反驳,丢了一本很厚的书砸向乐无异。乐无异闪开的同时伸手接住了“凶器”。

“这是什么?”

“流月城的法术都在里面。你的法术太差劲了,就这样还妄想去闯剑冢,简直不知死活!想留住小命等夏夷则,就好好学点法术。下一次,可没那么多人来救你。”

说完,一甩袖,消失了。

乐无异撇撇嘴,在桌边坐下,余光扫到那个昨天他和百里屠苏都没能解开的卷轴。此时居然已经被打开,正平铺在桌上。

不用多想也知道,是沈夜解开的封印。

翻开沈夜给他的书,很多地方都有很详细的备注说明,他再往后翻了几页,发现还有另一个人的笔记,画着几个很萌的图案还配了字。

 

“师尊的字真好看。”

“师尊,法术书看得好无聊啊~”

“师尊,什么时候我可以去看偃甲啊~”

“师尊要是亲自教我,弟子肯定会学法术学得很快,为什么要我自学嘛~”

……

 

这字迹乐无异再熟悉不过,那是他的师傅,谢衣的字。

那么第一个人的字,一定,是沈夜的。

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笑意无法克制,越来越强,乐无异笑得捂着肚子弯下了腰,眼角都泛起了泪花。

沈夜一定是没再看过这本法术书,不然绝对不会让他发现这些。

太师傅可也是个极其别扭的性子呢。


===================TBC

天蓝继续去抽风去了,拜拜~


评论 ( 28 )
热度 ( 109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