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仙五前REPO

 @朽木生花 我隐隐约约想起来我好像说过,玩完了要给你REPO来着,但后面没通关就把这事忘记了。刚才整理电脑文件居然找出来我玩游戏时写的REPO,就存到这里来。

这是我一边玩游戏一边开了文本在旁边写的即时想法和各种吐槽,木有什么深思熟虑,就是把当时的第一反应第一想法直接记录了下来。

推荐你去看五前的一个MAD《自是有相逢》,已经把我心目的五前故事记录了下来,非常赞。我把BGM都下了下来,还蛮喜欢的。

===============


【第一章-远潮初起】

男主简直就是贾宝玉啊我说!

一开始为了捡明州城里各种道具,在明州里转了一圈又一圈,简直累死。

到了最后还是有一个小孩子死活都找不到,强迫症如我只能认命地去了夏侯府走主线。(后面出问题重来的时候,我把那小孩位置的截图拍了下来,比着游戏里的方位图才找到的。)一踏入夏侯府,不得不感叹,好气派啊~土豪啊~仙五里面简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比的啊。

不过五前视觉不能跟着转换(后面才知道是我自己不会弄的缘故),经常闹麻烦找不到想要找到的道具。给跪啊!

那啥软星包子挑战,“手疾眼快”的道具死活得不到!偏偏我电脑反应慢,作弊都过不去!认命!

【第二章-葳香凝碧】

【凝翠甸】是最神奇的存在!

有19个道具,我居然在无地图乱走的情况下,一个道具都没有找到,打了两个妖怪,级都没升就直接遇到了BOSS,差点灭在那里啊……简直想跪!!

打花妖基本靠大叔和姜小哥了。夏侯和瑕彻底成治疗队了。

碧溪村那里铁匠铺不知道走了多少次,太反复了。没有钱各种苦逼!

【第三章-苍茫岭断烟横】

这里路跟石头颜色差不多,走路好揪心。姜小哥的火+土属性都是给对方加血,完全没机会出手,只能治疗了。对于想操控姜小哥打的我有点伐开心。

【第四章-梅浅雪疏】

终于来到折剑山庄,见到了皇甫卓,卓少实在是太帅了。

而且卓少一击就是1300+,其他人只有200+,简直弱爆了!在尼桑登场之前,我就是卓少脑残粉了!卓少,请收下我的膝盖。

原本男主是主治疗,卓少是副治疗,夏侯这个坑人的孩纸,打雪女的时候他居然脱队。只有卓少一个人可以群疗,攻击根本不够啊……于是在雪女那儿团灭了。果然是级别不够。

于是我下了个伟大的决定,从头开始再来一遍,好好升级,认真找道具!关键技能不管擅不擅长大家都练起来啊喂!

【第二遍】

【第二章-葳香凝碧】

20只蝴蝶,99个通络丹神马的太坑人了,我在这里究竟是耗了多久的时间啊……

通过这里一看,我居然在这副地图里耗了足足两个半小时,就是为了刷草妖,我是有多少耐心啊?

走过一遍,所以碧溪村非常快。轻轻松松搞定那只小猪。只是没有找到那只软星包子。

【第三章-苍茫岭断烟横】

千峰岭走得很顺利,大家都在练法术,因为昨天被雪女团灭的事情,我决定让所有人都学会群疗,然后尽快让姜小哥也学会仙风云体术,救命要紧啊。

【第四章-梅浅雪疏】

折剑山庄我又来了!

杂货铺那个支线原来要在夏侯瑾轩和瑕两个人的时候再去才能触发。

以为夏侯升级够了,就去挑战擂台我真是太天真。第二个就打的心累,第三个果断趴下了。

之后等到姜小哥和卓少入队,我果断拉姜小哥去挑战第三位了,居然是欧阳家弟子。你是真的很恨你的四师兄啊……打得那叫一个惨,我一直在苦撑。

最后一位,卓少,我看好你哦!试试木有气的情况下我们硬抗看看吖?

靠!最后那个叫独孤的家伙开挂啊!卓少700+的血被他一剑带走!!太狠了!这谁能打败那家伙啊我说!(查完百度后才知道这家伙不是我这个级别能挑战的,据说要40+级的谢叔才搞的定,我还是老实去挑战雪女大大吧……)

为了迎战雪女大大,我给姜小哥练出了仙风云体术,还有群疗,卓少本身擅长治疗,瑕也练出来了,只要把暮姐也练出来就可以去挑战啦!

哈哈!!级别练够了打BOSS就是爽!雪女大大只出了一次招,我就将她灭了,哇哈哈哈!

【第五章-衣寒剑寒】

暮姐去暗探那里我差点就要放弃了,可惜我木有修改器,下错了东西,只能靠自己了。

不过在有一个箱子那里好像可以让暮姐隐身,算运气好的过了。

【第六章-飒然西望遥峰】

玩仙五的时候不觉得,这里真心觉得姜小哥和二小姐很配很配啊。想想之后,又心中酸酸的,觉得两人都很可怜啊……

以及夏侯少爷劝起人来真心头头是道。

司云崖是个很美的地方,音乐也很美。是仙五前目前最喜欢的地图。不过幸好音律石提前下了答案,不然我个音痴铁定过不去。

【第七章-塞外访孤城】

终于等到楼兰见到尼桑龙溟了!尼桑,你知道你弟弟还等着你么?

男主不愧“乌鸦嘴”之名,说什么灵什么……而且你的体质也太差了。一群人摔进沙漠,居然只有你一个人晕。情何以堪啊!

沙漠中木有地图走起来真心没有方向感,太容易迷失了。

中间因为有一个房间角度问题导致我死活出不来,后来发现只要点击“设置”那里,不用调整,再选择“保存”就可以切换一次角度。终于能出房间了。伤不起。

打楼兰王很轻松,不过结束之后想跟所有队友发生对话,在城里转了两圈都没有找到波姐,哎,波姐你藏在哪儿啊?

目前看起来我还是最喜欢姜小哥,带队他跑起来最好看,偶尔的蹙眉和为难也让人很心疼。

【第八章-漠上惊喧震】

支线的那对兄弟就是为了衬托龙溟龙幽两兄弟感情是多么好的吧?

沙漠即使有地图没有参考物也很难把握方向啊。再一次印证了我的路痴属性是有多么强大。

哎,一群人在楼兰如此幸福,一想到要去开封就得面临各种阴谋无奈,真心就不想操作人物返回了。为此我拖了两天都木有任何进程。

【第九章-未料尘更】

到了开封,果然皇甫家早就布下了局,姜小哥被迫逃离了。姜小哥,我真心舍不得你啊!卓少的半跪已然将姜小哥当做了信任的朋友,三人最后却是那样的结局,想想都让人不胜唏嘘。

虽然枯木是一切的主谋,但是将姜小哥逼到那样的境地,皇甫一鸣也是要负很大的责任的。

瑾轩回了明州,剧情感觉每一次对话都有暗示瑾轩跟他二叔之间的感情,某一程度上来说,瑾轩是把二叔当做了第二个爹,有时候甚至比自己的爹更加依靠对方。(这样知道后面剧情的我是越看越伤心啊……)

去千峰岭找姜小哥,瑾轩说【我一定会助你重返折剑!】

姜小哥低着头回答【……我不敢赌。】

他想回折剑,那里即使被师兄弟排挤,但是有待他如子的师傅,有与他互相喜欢的二小姐。

镜头一转,折剑山庄里,二小姐也在担心着姜小哥。

仙五前里,比起男女主角这对,我更喜欢的是尼桑和波姐,姜小哥和二小姐这两对。前者感情没有因为身份的对立而有所矛盾,尼桑的那句“你永远不会比夜叉族重要,但一定比我的性命重要!”可以看出他身为王的理性和面对心爱女子的感情。这更让人佩服!而姜小哥和二小姐,两人的喜欢有些青涩,在山庄里时一些小细节都能让人感受到这份感情的温馨美好。却因为命运的捉弄,不得不分离。最终还是二小姐勇敢地走出那一步,放弃一切跟姜小哥走了。尽管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他们曾经爱过,也为这份感情而努力了,就不会后悔。

“我不敢赌”那四个字姜小哥说的很轻,但能听出其中究竟是有多沉重。玩仙五的时候,姜爹一登场我其实不大喜欢,毕竟是云凡牺牲了雨柔才救回他爹,可是他爹却一点都不体谅,执意要复仇,直到最后姜爹摸云凡的头,然后和枯木同归于尽的时候,我莫名地为姜爹感动了。而如今,经历过仙五前的种种,我觉得我大约有点能明白姜爹从血玉中出来的恨,这其中其实也有他的无奈。

不是全说是他的错,可是他却没有别的选择。

【第十章-折玉摧兰】

又回到了碧溪村,之前有个软星包子一直知道大概位置却因为角度问题怎么也找不到,想不到这个时候却找到了,哈哈。

盘晓的那个支线害得我让暮姐走了两遍千峰岭,居然要进入客栈但是又不休息再度出来才刷新支线触发点。

在幻木小径遇到了尼桑,艾玛,想死你了!果断拉你入队啊!即使你不是主角四人小分队,也必须拉你入伙!养眼都行啊!

那个幻木小径的机关真是够了!我原本是打算先打完小鬼再弄机关的,可是没找到小鬼,还是在网上搜了攻略才将机关完成的,果然有难度!

完成机关后就是遍地捡东西了,这时候还遇到了小鬼,打败它之后它也跟着走了。不得不说,这幻木小径走起来真心头晕。

进入青木居入口后龙溟就暂时离队了,尼桑我舍不得你,只是你和舅舅联手对付姜小哥,这点又让我很郁闷……姜小哥也很可怜啊。话说不知道你得知自己最宝贝的弟弟跟被你坑得最惨的姜小哥的儿子成了最好的朋友后,作何感想啊……

【第十一章-人间如寄】

青木居入口三个箭头我试到第三个才选对。不过众人聊天时,居然听到了姜小哥的笑声,不容易啊不容易。姜小哥一路来多低沉啊。

居然因为说“喜欢”而咬到舌头,夏侯少爷你还太嫩啊……亏你还看了那么多书!

君心我心支线时,姜小哥刻石头,小孩子给姜小哥看他爹给他雕的小木鸟,让我想起仙五了。尼桑,你还欠着龙小幽一只亲手雕刻的木鸟哟!

无论何时,还是操纵姜小哥当领队最舒服最耐看。

支线里目前我最喜欢的就是这里了,姜小哥和瑾轩两人去幻木小径找那个小男孩,漫天的萤火虫,好漂亮……

看到小羽,才反应过来这个小孩子就是后面的祝有涯。

话说萤火虫真心不好抓……失手多少次啊……果然萤火虫跟二小姐有关,难怪姜小哥会认真起来。

姜小哥还给二小姐捉过萤火虫呢,两人美好的爱情,命运啊,一切都是它的错。

二小姐低头轻声说话,简直就是姜小哥的必杀技,姜小哥后面也习惯低头皱眉,对玩家也是必杀技啊……

小孩子离开前问姜小哥【你以后会给你孩子刻石头玩吗?】

小孩子说一定要刻,小孩子会很开心的。姜小哥还答应了的!

突然就想起了姜云凡,他和姜小哥分别二十年,好不容易相聚却因为矛盾而对立,姜小哥留给他最后的温暖也只是摸头,父子这对太虐!

不过,他怎么喊姜小哥大哥哥,瑾轩喊的是小哥哥啊?

瑾轩还说【我是小哥哥啊……怎么有种不如大哥哥可靠的感觉……】

瑾轩说看姜小哥对小宝,仿佛看到了他将来跟他的孩子相处的样子,【被孩子仰慕的父亲,你平时虽然严肃,但面对孩童之时,总会变得很温柔啊】姜兄一直很温柔啊……

【姜兄,你若是能往自己身上少放一些担子就好了。】——瑾轩这句话说得太对了!我觉得后面姜兄走上与蜀山与大家对立的道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将半魔的责任全部担在了一己之上。

不是说责任不好,只是他独自一人扛,却没有人相帮,反而还有不少人的在算计他,真心让人觉得很难过。

【你将来如果有了孩子,不知是否会跟你一般的寡言自律】——夏侯少爷请放心,你见过小姜就知道,绝对的活泼,吐槽狂!还跟你一个声音,我都怀疑小姜是不是跟你有啥关系。

【我是个孤儿,如果将来能有妻儿,那他们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一定要让他们平和安乐的生活。】——哎,姜小哥,若不是那样的处境重逢,我相信你一定会对小姜很好很好的。你会是个好父亲。

去蜀山之前做几个支线,见到了尼桑,给龙幽买了兄弟螺,话说一提到兄弟螺的说法,尼桑表情都变了,果然弟弟很重要啊。

【感兴趣固然有的,但更重要的是其名。我有名幼弟,至今未出过家门,人间万象,他有许多未曾见识。这蜚螺,我想带给他玩赏。】——可惜最终这个没能交到龙幽的手中。

【他总有一日要独当一面,我能顾他一时,顾不得他一世。他若不自强,我怎能安心?!我对他诸般严厉苛求,或许他也暗自怨我无情把……】——尼桑,龙幽他从未怨过啊……

【但若我有不测,偌大家业都将有他挑起,他若无能,便是追随我龙氏一族之人的灾难。】——虽然很不想面对这个局面,但尼桑你可以放心,龙幽他做的很好。如果当年是尼桑留守夜叉,而让龙幽出去寻找办法,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尼桑不大相信人类,所以不轻易吐露也不会让他们帮忙。可是龙幽不同,他心善又不会盲目信人,也许可以让蜀山甚至苗疆那边都出手相助。

做血手的支线,姜兄说寨子里的兄弟对他来说也很重要,姜兄和血手的感情越来越好。不过瑾轩已经有过感悟【同样重要的东西,如果将来真的要取舍,姜兄你会如何呢……】

终于来蜀山了,有凌波在,果断她领队了……

草谷真心好美啊……

想做如梦曾梦支线,发现见过草谷之后就不能做这剧情了,没法子,重新读档再来,果然存档有必要啊。

凌波人物建模和姜小哥一样都好看。在岳池转弯那儿遇到一个白胡子白头发老道士,交谈居然称呼青石为师兄……ORZ……青石的年龄细思恐极啊。

岳池找不到触发点,话说这游戏支线真的好难做啊……尤其是触发时间要注意。错过提前都不行。

如梦曾梦和情蛊非蛊三都必须要在进蜀山见草谷之前完成,见了草谷就不能做了,而锦书难书和情蛊非蛊四又要在见了草谷去仙竹林之前做,总之就是一接到信就要立马做。

哎,麻烦啊……

做情蛊支线的时候,感觉结萝对厉岩真的很在意。她终于认识到情蛊没有希望,说还是下“结萝”这个蛊毒才最好!这句太对了!

【第十二章-叹飘蓬】

终于做完那些复杂支线可以做主线了,仙竹林,走起!

在仙竹林的入口遇到了谢叔!谢叔还是这么风趣有个性,居然还让师侄叫你“谢大哥”,凌波表示压力很大。

原来当时大家离开折剑山庄觉得似乎忘记了点什么,就是把谢叔给忘记了啊……小伙伴们,你们这样是不对啊喂

仙竹林的传送点真心绕得我头晕,要不是为了捡道具我早就出去了啊。反复走有意义么?

我以为仙竹林一就已经够坑人了,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仙竹林二更坑人!那个风刃我怎么跑都跑不过去,凌波一直在掉血。我跑了几次都失败后,换了一下人,瑕,原本是打算试试全掉血会怎样就没等时机直接从边上冲上去了,居然冲过去了!天,难道是挑人的么?

可是凌波怎么说也是蜀山弟子啊?难道不该给自己弟子一点福利么?怎么欺负自己人啊?

我的第二次团灭就贡献在仙竹林二了,因为冲风刃冲的每个人都只有一滴血,然后我傻傻地又被偷袭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过,谢叔居然给波姐挡了一招,果然还是照顾师侄的。谢叔,你是好人!可惜也没能阻止团灭啊……

团灭了怎么不是重新挑战,居然退出来了,靠!我好不容易冲过那个风刃的啊!虐哭!

后来因为我鼠标不知道点到哪里了,所以变成了从天上往下面看的角度,确实可以看到风刃那里有个圈,避开那个圈就可以冲过去。

暮姐行动确实快,但是她那衣服颜色跟叶子颜色实在是太接近了,我经常看花了眼,不知道她在哪儿啊喂

嗷嗷嗷,我居然有一个风刃没有被一再的伤害,两次就冲过去了,第一次还是因为我被挡住了视线根本没看清它!新纪录!

我觉得这种从上往下看的上帝视角真心方便闯过风刃。

大叔打完岚翼就走了,感觉就像是陪了我们一阵子……谢谢大叔,没你在,我还真觉得有些难打了。好像是我的级别开始有些跟不上进度了。小伙伴我要带你们去升级么?

回蜀山啦,凌波称呼青石和玉书为师伯诶,蜀山这辈分乱的。

做相见不见支线时,玉小书的徒弟将主角团拦在了经房外面,他说了一句很值得深思的话,【那不同,希恒师兄是青石师伯的入室弟子,而青石师伯和师父则是至交。至于其他人,师父曾留下题目,说“若是来人能把题都答上,应该不会是多无趣的人,那打扰我的雅兴也无妨。”】

这两人!太有JQ了!

夏侯瑾轩一看见玉书的藏书阁,立马跑没影了,哎,如果夏侯瑾轩能活下来,我觉得他也可能当玉书的徒弟,跟龙幽成为师兄弟呢。

司云崖很漂亮,真想让龙溟和凌波在这里合影一张啊。

凌波:【其实妖魔之中,也有超凡之辈……】这说的就是尼桑啊!

有两张卡片是在蜀山休息的房间里的书柜上。

【第十三章-一局谁算谁争】

尼桑再度登场,尼桑&波姐退场倒计时,先让我深吸一口气!

【家园此身承负】——都是将全族人的性命一肩扛上。从这点来说,我觉得龙溟和沈夜有些像。若不是处在那个位置,他们又何愿如此行事呢?

龙溟又还是比沈夜幸运一点,当初阻拦他的是男主一行和凌波,凌波最后改变立场选择相助龙溟,而男主一行根本是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那个时候,龙溟除了夜叉族,唯一留有私心的龙幽身在夜叉,并不知道哥哥的行事与抉择。龙幽不用左右为难,是兄长的私心保留了他的善良。也避免了兄弟对立的可能性。

可是沈夜却不同。

他最想护着的徒弟,知道他的行事,更是选择了与他对立的立场。

他护不住徒弟的心善,又无法改变徒弟的选择……两人执剑相对,谢衣死了,成了初七。

这是沈夜的伤。

谢衣回忆起当初的对立场面,又何曾不是一道伤呢?

之后进入璇光幻境,果然有几个隐藏道路,要走进去才能看清楚宝箱。

三皇一体打了一会儿就解决了,不愧是简单模式呢!然后尼桑一个人支撑封印,其他人去破灵台。

【雷克风,风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雷;雷生水,水生风,风生火,火生土,土生雷。紫色——雷;橘色——火,绿色——风,蓝色——水,浅黄色——土,如果紫色向上,就是土生雷,选土;如果紫色向下,就是火克雷,选火。】——对不起,这个我是真的傻傻弄不明白,时间再一催,简直手忙脚乱。

第一遍没搞明白,而且没有加速,时间不够,没过。

可是分不清楚啊……有两个颜色很相近。

第二遍开始还是真心分不清橘色和浅黄色啊……果然我之前弄错了颜色,我是色盲么?

跑的我手都抖了,终于在最后3秒完成了,累死了。

终于把三皇一体彻底打败,之后就是尼桑盗鼎和凌波双双受伤离开了。

两人一起来到了流光洞,想起仙五主角团就是在这里遇见了凌波的灵魂,她还一直一直等着龙溟,无怨无悔。

【给我一个保护心爱女子的机会。】——尼桑说的好!正是这句给了凌波最大的幸福,即使走到那一步,能听到这一句,她便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然后尼桑就要去神降密境了!我真心想求尼桑留步别去啊,带着凌波回魔界啊!然后让你弟弟去啊,你弟弟的幸运值比你高了不是一点点啊喂!

【第十四章-纵平生意气】

做完支线去青木居跟姜小哥会合,然后一起去找龙溟。

这里暮昌兰说的几句话我不是很喜欢。同样是有所阴谋,有什么资格指责龙溟?难道就允许你自己如此,便不能允许别人?

心里有点点难过。

因为要在19分钟内找到尼桑,所以一路上我除了地图那个宝箱其他的东西都没有捡,而且特技都是按的取消画面,发现时间还挺充足的。居然还有十分钟左右就触发主线了。

乌鸦嘴男主弄丢了避毒珠,姜小哥以全身功力护住他的心脉,只为了给他争取一线生机。

【他是我的兄弟!!】姜小哥明明很在乎这个挚友,为何两人最后会走到那一步呢?若是瑾轩没有离开那五年,结局会一样么?

第一次连携模式成功居然就是在尼桑战骨蛇这里!!!而且一次连携骨蛇第一次就死了!我对尼桑果然是真爱不解释!

四战骨蛇后,尼桑因为之前的伤而没能躲过骨蛇的致命一击,死了。

这里又提到了兄弟螺,可惜已经被骨蛇的毒液所焚毁,瑕提到里面有声音但已经听不清了,我觉得很有可能是龙幽的声音。难道什么时候还是交给了龙幽一个?

尼桑死后,魔翳带着他的魔元去见凌波。流光洞中,凌波一点点回忆与龙溟的相识相恋,而龙溟虚幻的身体一步步走向她,再配上那充满苦涩的音乐,简直虐死人了好么?

P.S身为魔,我觉得尼桑不会死,他只是暂时魂散。等他重聚后一定可以回夜叉的!我坚信!

【第十五章-难却风生】

因为枯木的话,姜小哥决定去千峰岭而不是蜀山,瑾轩觉得他在这最后一步放弃实在是不能理解,【不生气,我不生气,他是我的兄弟,他要去哪儿我就送他,蜀山我去!】

多大了,大少爷还跟小孩子似的赌气呢?

【夏侯兄,这一路多谢你。】这句话其实姜承已经预料到了蜀山并不会帮他吧。

来到流光洞,我居然可以让谢大叔领队,带着草谷在后面跑,这设定,赞了。又想起刚刚去太清殿,是瑾轩带着铁笔跑,居然把铁笔甩掉了,男主有这速度么?

青石:【水面微澜,水下暗流千顷,恐怕难以平静。】

大局即将拉开啊……折剑山庄的审判。

而在去找姜小哥之前,我先去趟开发山,这里面真是一堆的包子啊……

再去千峰岭,果然是出事了,事情越来越糟的节奏啊!

夏侯瑾轩也是看着姜承一步步被逼到那个地步的,他是能够懂他的,若是没有那五年的空白,以夏侯瑾轩的聪明,未尝不能寻出一个好的解决之路。

【第十六章-枉念旧时】

一再逃避也无法逃开折剑山庄的审判,但因为已经看过一次,心脏无论如何也没法承受再看一次四大世家逼“死”姜承,成为姜世离。

他一直相信即使到了如今,师傅还是相信他的。可是,欧阳英还是放弃了他。

这样一比,姜云凡同样面临审判,他却遇到了不同的结局。也是当时审判的人,想到了当初自己是如何逼迫姜承的吧,那样的结局他们都不想再看到,所以皇甫卓,欧阳慧还有蜀山都会尽力护着姜云凡。

姜承的悲剧才没有在姜云凡的身上重现。

【姜承已死,从今之后只有姜世离。】

【欧阳倩一生所愿,唯伴君左右。】——就是这句话才稍微拯救了一下姜承已死的心。

操纵姜承三个小伙伴从雪石路逃跑,有几个固定点追击的人相隔好短,基本上是走两步就要打一场,有时候还没走呢,就又被后面的人追上了。

三人按照夏侯瑾轩的计划,一路逃往雪女曾经的屋子。

厉岩问姜承【这个时候你还信他?】

姜承【我……我想信他。】

这个时候,四大世家中,他能信任、愿意信任的,也只有夏侯瑾轩,皇甫卓以及……他在意的二小姐欧阳倩了吧?

即使到如今,皇甫卓也在为姜兄说话,他还是愿意相信他的。日后他相助云凡也是为了弥补当年自己没能做到的事吧?

皇甫兄离开之时对夏侯说交给他了,我很喜欢看两个小伙伴一起帮助姜兄,可惜他们最后没能做到。哎……

夏侯离开折剑山庄去找姜承之前,欧阳倩追了出来,托他将一个东西交给姜小哥【倩儿等着你,把此物亲手交给我。】

很感谢二小姐,从未放弃过姜小哥。

姜小哥要去蚩尤冢,让夏侯回家去。瑾轩说自己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可是最后又为何离开了呢?这一直是我的怨念。

【现在我只知道,我须用后半生去保护同族,赎我因为软弱逃避而害死兄弟的罪。】这才是后来姜小哥那么执着要破神魔之井的真正原因么?

【无论你是何身份,在我心中,你都还是我的挚友“姜承”。】——这句话,瑾轩终于说出来了!

二小姐送的牌子那句诗也出来了【云淡天轻拂风暖,凡尘俗埃本无牵。世间多少痴情苦,离聚无悔尽是缘。】

结萝——【我以后要更加更加喜欢他,让他没法不更加更加的喜欢我。】——青木居是结萝和厉岩定情的地方,没想到最后结萝却身死流光洞。可是她实现了自己的话,一辈子都追随着厉岩,即使厉岩被困,也用尽一切方法寻找他,救他。

【第十七章-惆将异路】

终于到了蚩尤冢,背景音和当初去魔界的一样。话说在这里终于得到了慕容紫英的卡牌,不知道龙幽的会在哪里……

有几个有用的符说一下,强阳和强火要在这里才能封印得到,而吞灵要去司云崖封印光灵,所以去折剑山庄前,我还去司云崖刷了一圈。

蚩尤跟夜叉不愧是魔族中人,都一样的风格!喜欢玩机关,玩五灵法术,更喜欢玩九宫格拼图,要是没有攻略我怎么能过去啊……

打完火舞,姜小哥的蚩尤血脉就要觉醒了啊啊啊——

【决不能……再失去……】姜小哥那样的性格和背景,所以最害怕的就是失去了吧。

话说那段CG,姜小哥伸手触碰石碑,血脉觉醒,再打败火舞,简直不能更帅更霸气,后期姜爹的霸气侧漏和他的绝招也可以在这里看到一点影子。

【魔…君…?】不得不说,夏侯瑾轩说出这两个字时的语气,充满了不可思议,更多的是难过。他不是难过姜小哥的魔族身份,他难过的……是自己恐怕正一点点地失去这个兄弟。

姜小哥……终于还是成为了魔君。

魔族的人也发现了夏侯瑾轩是能够动摇姜承的人,所以来告诉他【如果有人想要魔君大人离开,我们绝不会答应。】

夏侯瑾轩说【我明白】时,那表情已经苦得不能再苦了。

【我都明白啊……】话中的苦涩与无奈,他能够做什么呢?他不想失去,可是他无力阻止。

没有姜承作为魔君庇佑,覆天顶上的魔族根本无法生存,可是要让姜承成为魔君,这是他极其不愿意看到的。

【其实他一点没变,还是那个把别人的期望当成自己的责任,为了兄弟可以赴汤蹈火的姜承。】——姜承的性子没有变,只是很多时候不是他愿意做出那样的选择,而且别人一直在逼他。

【一生的挚友……】瑾轩,你这句话对姜承有很大的影响啊!你当年就不该离开啊!

而刚刚成为魔君的姜承,在这个时候想起了在楼兰时龙溟对他说的话,尼桑不存在误导,他说的很有道理。是以一国之君的立场来谈及责任与担当,以及族民性命与朋友情谊相对时又该如何抉择。

姜承在这个时候还称呼龙溟为“龙兄”“故友”,他心中是敬佩龙溟的。

我觉得瑾轩当时面临了两个选择,姜小哥和瑕,而他以为姜小哥不会有事,所以选择了情况看起来更加危险的瑕。

以瑾轩的机智聪明,若是他当时留在了姜小哥身边,也许事情不会走到那一步。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美好的愿望。不想看到他们彼此为敌,更不想看到姜小哥一步步走向自己都不愿意面对的境地。

瑾轩和姜小哥打了一场,把心中的郁闷之气都发泄出来后离开了。

跟姜小哥说再见了。再见了,操纵姜小哥战斗的日子啊!!!!

主DPS一走走几个,这队伍要怎么支撑啊?

刚刚发现了一个新的玩法,用鼠标点住画面上下拖动可以改变画面的角度。

【第十八章-由来梦破难承】

做谢大叔的支线,大叔给了海富贵手绘的武功秘籍,简直笑爆我啊……Q图太给力了!哈哈哈

要去雾荫谷了,又是一堆的机关要破解,哎……

那个点火堆的机关真心好麻烦的说,要一圈圈地绕,而且背景音在晚上听,真心有些恐怖。

软星包子在村子的顶头。

暮霭村的事情我很同情,尤其是小黑。但是我依旧无法理解暮昌兰。赚钱的法子有很多,她偏偏选择了出卖朋友。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自己有苦衷,所以可以被原谅,那么龙溟呢?那个时候,龙溟并没有想过攻打人界,只是盗鼎,他没有别的选择,同样一族人的性命压在他的担上,他难道就不该被原谅么?(好吧,依旧是个人想法而已)

去蜀山前做君心我心的最后支线,姜小哥刻的笛子终于刻好了啊!一个初学者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在上面,对于二小姐,他从来都是上心的。

托男主一行人交给欧阳倩,他此时的称呼已经由“二小姐”变为了“倩儿”,这便是他决心守护这段感情了。

去找欧阳倩的时候,我想起了我当初擂台还有一个人没有打败的,如今换了48级的谢大叔,轻轻松松搞定他。

把玉笛送给欧阳倩【姜小哥看起来也不是个擅长吹拉弹唱的人呢。不过,等你们两人共结连理之后,可以把这笛子传给女儿或者儿媳,也是件美事呢。】

想想完全不懂音律的云凡,再想想唐雨柔,原来,小姜的媳妇在这时候就定下来了啊!

【倩儿等他,一生等他!】

【第十九章-云海问仙蓬】

瑾轩回了明州,听说他二叔病了,立刻去见二叔。之后跟二叔吐露了自己的心事与无奈,相对于父亲,他更多地是在依赖着二叔。

可惜……哎

【我对你好,是因为我有私心。瑕姑娘对我很重要!】瑾轩这里算是表白了?

终于都要出海啦~一开始找了半天还没找到上船的路,我个囧人。

话说这个时候唐风去投奔姜小哥去了诶……如果净天教最后没有走到那般地步,小姜和雨柔岂不是从小就会认识,青梅竹马的节奏?

在寒晶岛要捡十个贝壳,但是有一个怎么也找不到,郁闷了。

【咕~~(╯﹏╰)b因为实在是没法面对后面的结局,而我之前已经看过别人玩的视频,再加上那会儿有考试,这游戏我就玩到这里停手了。我也希望结局就停到这里就好。回中原之后的一切我实在是无法面对】


评论 ( 19 )
热度 ( 9 )
  1. 朽木生花Shelry天蓝 转载了此文字
    哎……电脑君现在是要逼我脱宅的节奏啊_(:з」∠)_ 五前的视频看过一些,你说的那个我貌似也看过。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