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一】【苏越/挚尊】《浮生已远》04

【游戏向】

此章几处较游戏里的剧情有改动,游戏里一开始少侠就是用的焚寂跟师兄比的,我私心地先没有用焚寂,想两人先好好地比试一次。还有,我实在是写不来师尊口中的“百般挑衅”的师兄,就放弃这一句台词了……这一点真心饶过我吧,躺倒_(:з」∠)_

===============

第四章

一转眼,时间又过去了三年。

百里屠苏逐渐摆脱了孩童身型,少年的身高窜得很快,居然在不知不觉间不断地缩短他与陵越之间的身高差距。

陵越没有发现,跟在他身后的师弟,会经常默默地用目光测量一下两人的身高差。

这是属于百里屠苏的小秘密。

走在前面的陵越,心中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他从掌门那儿得知,已有打算安排百里屠苏,芙蕖还有陵端三人在三个月后接受妄境试炼。

芙蕖和陵端的剑法自己都有所了解,唯独这师弟……

也许,自己期盼了三年的事情,终于要来了。

 

师尊今日要闭关,所以给百里屠苏放了一天的假。他就自发地来找师兄了。

他来的时候,陵越正在核对账目。听师弟说了今日休息的事后,搁下笔,似乎是有所考虑。

“师兄?”

陵越把账本合上,起身,“随我来。”

百里屠苏小步跟上。

两人径直去了玄古居。百里屠苏起先见师兄拿起了霄河还有些猜不准师兄是想干什么,但当师兄把属于他百里屠苏的那把霄河也拿起,甚至递到自己面前时,他懂了。

有些意外却又似乎是预料之中,下意识地接过了霄河,面上仍留有几分犹豫,“师兄,我……”

“你不愿?”

“……我……”紧了紧手中的霄河,百里屠苏只是一味地低头看剑,不敢抬头与陵越对视。

“其余不必多说,我只问你一句,你,想不想与我比剑?”

陵越问过之后,百里屠苏陷入了持久的沉默。

陵越也不催他,静候他的回答。若他仍是不愿,那好,自己从此死了这份心。

僵硬的气氛持续了好久,百里屠苏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缓缓抬起头来,直视陵越。

“请师兄多多指教。”

陵越欣然点头。

 

玄古居前面的空地足够大,而且这里嫌少有其他弟子会来,不必担心有人打扰。

两人分别退后几步,手持霄河对立而站。

看到百里屠苏眼底明显燃起的战意,陵越心中其实是有几分激动的。

师弟同他一般,也期待着这次的交手。

谁也没有立刻动作,但周身若隐若现的剑气已经逐渐显露。下一刻,两人几乎是同时出手,剑身在空中极快地相撞,碰撞出零星的火花,随即错身而过。

百里屠苏转身攻来,剑招变化万千,前招未已后势已转,层层而下,说不出的灵动飘逸,更有一份不羁强硬。

陵越当空横剑一划,挥出的剑气击破了对方发出的攻击,硬生生从这密集的攻势中冲出了一条道路来。

此时正是他的机会,可竟然也是百里屠苏的机会。

百里屠苏并不惊讶陵越会打破他的攻势,借势反袭,居然从这冲出的道路中持剑而来。

陵越越战越兴奋,他踩着石柱调转方向,避开剑气的同时,一个漂亮的翻身落地,以剑身挡下了百里屠苏凛冽的攻击。

百里屠苏的剑势正在被陵越逐渐压制,逼得接连后退了好几步,看似处于了弱势,却在下一瞬突然一矮身,让对方的剑落空,空着的左手五指张开,一撑地面,借力避开了攻势,一个翻腾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陵越眼中有着明显的赞许和欣赏,朗声道,“再来!”

百里屠苏点头,眼中也有几分喜悦。

他们两人都相信,这会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比剑。

 

当时的他们,谁也未曾料想到之后的发展。

差一点,铸成终身悔恨的大祸。

 

百里屠苏因为天赋极高,在这个年纪已有如此能力实属罕见。

两人后面的切磋越战越勇。不过,陵越到底占了几分年长的优势,再加上虽然都是同一个师傅指导,陵越也比百里屠苏多习剑几年。

百里屠苏的攻击逐渐弱了下来,可是因为他不肯轻易放弃,陵越一时也不能取胜。

变故发生的太过突然,当时的两人,都没有来得及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百里屠苏眼前一暗,只觉心中一时间怨愤沸腾,难以自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无力控制事情接下来的发展。

手中的霄河已经被弃之一旁,握着的是一把通体血红的长剑。

陵越认出了师弟手中的长剑,正是小时候随师弟一起被师尊带回来的焚寂。虽然有些诧异,但是身体的本能也在瞬间做出了反应。他立刻从两人的僵持中退出,身影一闪,再显已与百里屠苏有几步之隔,竟是险险躲开了刚才那道要命的攻击。

“师弟?”

百里屠苏的情况有些不对劲,陵越略感疑惑地出声询问。

师弟周身显现的不再是清纯剑气,而是红黑交错的不祥雾气,而再看百里屠苏的双眸,已染上嗜杀的猩红。

“师弟!”

陵越又唤了一声,这一声已经不是疑问,而是想要叫醒那人。

可是百里屠苏的情况并未好转,手持长剑,一步步向陵越走来,而这时候散发出来的,已经是要将对方置之死地的森然杀气。

陵越剑眉一凝,眼神跟着凝重了几分。若是唤不醒师弟,那么必须将他暂时制服才行。

面对越来越重的慑慑杀意,陵越并不惧怕,而是在心底快速地盘算着应对方法。

 

可是他低估了上古凶剑的邪力。

焚寂发出来的煞气与百里屠苏身上的煞气互相融合,弥漫开来,竟然能够制住陵越的行动,让他动弹不得。

长剑毫不留情地刺透陵越身体时,陵越只觉得伤口处犹如被火灼烧,撕裂的疼痛瞬间传遍全身。血液的流失本该会让受伤的人感到寒冷,可他却是仿佛身处烈火之中,即将被焚烧殆尽。

对方狠狠地将剑身抽出,血溅满地,陵越的身体向后倒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因剧烈疼痛而气力全无。

焚寂的剑尖挑衅般地在躺在地上痛苦呼吸的陵越胸前来回移动,最后对上了心房的位置,随时都准备取走眼前人的性命。

血从剑身上一滴滴落,留下妖冶的血红,与百里屠苏眼底的凶狠相应。

师弟……

陵越张了张口,发不出声音。

百里屠苏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左手死命地按住头,摇晃了几下后,又重新站定。

致命的一击以狠绝的力道向陵越袭来。

这一剑若是刺下,世间,便再也没有陵越此人了。

 

“噌——!”

焚寂被强大的外力硬生生地改变了方向,原本要刺入陵越胸口的剑贴着陵越的身体插入了地面。

陵越艰难地偏头,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他甚至都看不清来者是谁,直到那人开口。

“阿越!”

云天河的声音中透着担忧与焦急,而陵越却莫名地松了口气。

右手颤巍巍地抬起了一点,微弱的灵力聚集在指尖,断断续续地念完一段咒语,整个玄古居的空地被一个结界笼罩。

接着,陵越只觉胸口的疼痛加剧,连呼吸都已困难至极,整个人彻底陷入了昏迷。

他施下的这个结界,挡不住云前辈和师尊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不让那些听见响动而赶来的其他弟子看到师弟如今的模样。

陵越心里清楚,若是被人知晓,师弟在天墉城的处境,定会十分艰难。

他这个天墉城的大弟子,一向严守规矩,却是第一次为百里屠苏动了私心。

电光火石之间,他没有时间细想,只是遵循了自己的心。

昏迷之前,陵越脑中回想的是云前辈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那是他的师弟,他要保护的人。

 

云天河看不见,也能从空气中那浓稠的血腥味判断出陵越的情况是有多糟糕。

而且自己方才喊了对方后竟然得不到回应,更是让他担心不已。

可是要救陵越,他必须要先制住百里屠苏。

他若带着陵越直接离开,失控的百里屠苏只怕是会在天墉城闯出更大的祸乱来。

这不是他们愿意见到的。

那就是要速战速决了。

心念一动,刚刚被他扔出去阻止百里屠苏的天河剑自己从地面拔起,飞回到了云天河的手中。

似乎是感受到了来自云天河的威胁,对面的杀气从陵越的方向转向了他。

未及云天河出手,结界猛地一震,四柄虚幻的巨大长剑突然出现在百里屠苏的周身。

浅蓝色的灵力在百里屠苏的身上缓缓洒落,他的眼神逐渐清明。整个人回过神来,似乎才看清眼前发生了什么,面色愠怒的师尊,手持天河剑站在不远处的云前辈……还有……

……躺在血泊中……生死未知的……师兄……

是他!

是他伤了师兄!!!

 

百里屠苏脸色一变,正要走向陵越,却突然闷哼一声,直接昏了过去。

紫胤并没有收回施术的手,源源不断的灵力输向陵越。这个时候,他已经无暇再顾及百里屠苏,只能让他暂时先睡一会儿了。

弯腰将陵越抱起,紫胤的表情异常严肃,任由血迹染红他的衣袍,灵力依旧全力护住陵越微弱的心脉,抱着人走向云天河,“天河,你带屠苏去玄古居,古钧会留下来帮你,我带陵越去找凝丹长老。”

“紫英,阿越他……”

紫胤叹了一口气,“不大好。”

然后运起传送阵,消失在了原地。

云天河原本是心血来潮想来看看紫胤和他的两个徒弟,这还是他第一次御剑来天墉城。紫胤跟他提过一般情况下他都会在剑阁,所以就直接过来这边了。

没想到一到上空,便感应到了强烈的杀气,然后就闻到了阿越的血的气息。

云天河觉得有些难过,他默默地想,要是自己早一点来,也许阿越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了。

眼下的情况不容许他多想,他走过去将被紫胤弄昏的百里屠苏小心抱起,在古钧的带领下走向玄古居。

 

紫胤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而百里屠苏在下午的时候就已经清醒了过来,整个人仿佛木偶一般,直愣愣地死盯门口的方向,始终不言不语。

云天河坐在他身边,一向好动的他难得地没有说话也没有此处转悠,就这样静静地陪着。

而紫胤出现的那一刻,百里屠苏仿佛突然活了一般,不顾之前煞气发作而引起的浑身疼痛,从床上跳起,跑向紫胤,在他面前跪下。

紫胤面色一冷,甩袖道,“天河,你与古钧先出去。”

古钧听令消失在了原地,而云天河抓了抓头发,也走了出去,出去时还顺手将门带上。

玄古居内只留下他们师徒二人。

紫胤身上的气压越来越明显。他背转身去,不再看地上跪着的小徒弟,“孽徒!好大胆子!为何私自与你师兄陵越比剑?!”

他一贯面色清冷,而如今沉下声来说话,更是令人惧怕。

……

身后无人应答。

“说!”

一声冷到极致的厉喝,已足以说明紫胤此次的怒气不小。

“弟子无话可说,甘愿受罚。”

“如何罚你?!陵越若死,以命抵命亦是枉然!你素来知晓轻重,这次竟敢做下这等荒谬之事!”

陡然听师尊提及那个“死”字,让百里屠苏浑身一颤,只觉得遍体生寒,心都凉了。

……师兄……

“所思所想,还不如实招来!”

“师兄邀约,弟子也有此意,一时糊涂。本是用霄河与师兄比试,不知为何焚寂会出现在弟子手中……”

“当真胡闹!”紫胤摇了摇头,“你以为不是焚寂便会无事?为师之前已有嘱咐,你却不该心志动摇,鲁莽应战!”

“弟子知错!”

“你天资极高,远胜天墉城同辈弟子。奈何身中煞气不灭,终是凶险之象。为师授艺,本为令你修身养性,以清制浊,并非授你利器,与人争胜!便是担心有朝一日飞来横祸,方不许你与他人一同练剑,谁料仍然避之不及!”

“……错已铸成,求师尊责罚……”

百里屠苏低首,无论何种责罚,他都甘愿面对。

这本就是他的错。

“自去思过崖思过反省,待你师兄醒转再行定夺!焚寂且放我处。此剑本是由你故乡带来,不知深浅,从未动用,如今一经激发,竟饱含邪火之力,为师待要细查。”

“弟子明白。”他根本不在乎焚寂在何处,他在乎的,只是……

“……师尊,师兄他……”

他想知道师兄的情况。

紫胤沉默了片刻,极重地叹了口气,语气中尽显疲惫与无奈,“五内俱焚,重伤不醒,凝丹长老已全力施为,接下来只得听天由命。”

竟是如此?!

他以为师尊回来便是已经确定师兄没有性命之忧。

听天由命…听天由命…

若天命不悯,那又该如何……

他失去了母亲,失去了族人,如今……竟还要失去师兄么……

双手在膝盖处握紧成拳,连说话的语调都忍不住在颤抖,“……弟子可否……去看望师兄?”

紫胤却并不同意。

“反省静思,勿作他想!”

百里屠苏虽有不甘,但只能应下。

“……是。”

师尊不同意,他便绝对不可能见到师兄。

 

百里屠苏重重地向紫胤磕了一个头,起身准备去思过崖。正要推门时,紫胤又突然开口,“陵越在昏迷前曾设下结界,而他受伤一事我也只告知凝丹长老一人,天墉城其余人并不知晓今日之事。旁人若问起,你只需说是犯错责罚,不必细说。”

手指无意识地抓紧门框,“师兄他……”

自己犯下如此大错,师尊和师兄却要帮他掩盖?

“你去吧。陵越若醒,我会让古钧来告知于你。”

“……多谢师尊。”

百里屠苏的身影被如墨的凄冷夜色一点点吞噬,少年的背影说不出的沉重。

云天河不知何时站到了紫胤的身侧,他刚刚没有离开太远,就坐在玄古居外面的台阶上等着。再加上他因为双目失明,听力更非寻常人能比,屋内师徒俩的谈话自然能够听清,“紫英,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么?”

紫胤的目光落到云天河的身上,板着脸训道,“你眼睛看不见,怎么能够御剑到此?若是路上遇上危险怎么办?简直胡闹!”

云天河许久不曾被紫胤如此严厉地训斥,整个人反应都有些呆愣。

紫胤不看他,冷冷地一甩袖,“如此胡闹不顾自身安危,你也跟屠苏一起去思过崖反思去!”

“诶?”

“呆着做什么,还不速去!”

“哦。”

云天河听话地准备过去,踏出一步后才想起个问题来,“紫英,我不知道你们这儿的思过崖在哪里。”

紫胤一挥手,唤出古钧,寒着脸说道,“你带他去。”停顿一下后,又继续说道,“把衣柜里的东西带上。”

古钧恭敬点头,云天河歪头不解。

什么东西?

 

摸着古钧递到他手里的东西,云天河开心地笑了。

这么多年,紫胤居然还会别扭这么一回。

古钧面色不改地在前面领路,将人送到了思过崖,小公子正孤寂地跪坐在崖边。

云天河能够感应到百里屠苏的所在,朝着古钧的方向说到,“你回去紫胤身边吧,我会照顾好屠苏。”

“是。”

 

听到响动,百里屠苏以为是古钧来告诉他师兄的情况,激动地回头,却发现不是,诧异出声,“云前辈?”

云天河摸摸头,在百里屠苏的身边安然坐下,“我擅自御剑,被紫英罚来思过。”

百里屠苏低头,“无论如何,谢谢云前辈阻止了我。”

云天河把手里的披风递了一件给百里屠苏。

“这是?”

“紫英让我带来的。”

百里屠苏突然明白了师尊罚云前辈来思过崖的原因,心中五味杂陈。

察觉到百里屠苏一直没有动作,云天河干脆又把披风拿了过来,给他披上,少年的身子在风势强劲的山崖上显得非常单薄,他大大咧咧地把人揽了过去,为他挡风。

百里屠苏有些尴尬,却挣脱不开。

云天河因为身负神龙之息,体温一直比常人温暖很多。

被温暖包裹,百里屠苏觉得眼睛有些模糊,忍不住反转身伸手抱住了云天河的一边胳膊,把脸死死地压在他的肩膀处。

没过一会儿,云天河便感觉到自己肩膀处的衣服有打湿的感觉。回忆起爹爹曾经对自己做过的安抚,动作有些笨拙地摸到百里屠苏的背上,慢慢地拍了起来。

 

他们在思过崖待了三天,这期间,古钧只送饭,没有说过一句话。云天河问起陵越的情况,他也只是无言地摇头。

百里屠苏缩在披风里,眼中的希望一点点消散。这三天来他吃的很少,要不是有云天河在,估计他根本就不会吃东西。人快速地消瘦了下来。

直到第四天,古钧来的时候带上了一丝喜气。

百里屠苏的眼神像被点燃一般亮了起来,带上点忐忑的期望,“可是师兄醒了?”

古钧点点头,“大公子刚刚已经醒来,主人说大公子已无性命之忧。所以派我来通知云公子和小公子回玄古居。”

百里屠苏站起来的时候还有些摇晃,幸好云天河及时扶住了他。

“我带你去。”

百里屠苏的心急,云天河自然明白。只是他这几天心力交瘁,想尽快赶回去怕是很难。

两人快速地赶回了玄古居门前,云天河将百里屠苏放下。可是百里屠苏站在门口徘徊,却不敢推门进去。

…师兄…师兄还会愿意见到他吗?

 

“既然到了,还不进来?”紫胤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云天河代替百里屠苏推开了门,那个人的身影便这样突然地闯入百里屠苏的视线。

陵越靠坐在床边,头发披散下来,脸色苍白,但眼神是一如既往的坚定沉稳。

百里屠苏心下复杂无比,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又恰好对上那人望过来的眼神。

他动了动唇,似是嗫嚅,又小心翼翼地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试探地喊了一声:“师兄……”

陵越幅度很轻地点了点头,应声唤他,“师弟。”

因为重伤,他的声音里没有什么力气,不如往常那般清朗,平静没有波澜,却有着让人心安的莫名力量。

但这一声,对百里屠苏来说,已经足够。

他仍旧活着,仍旧愿意唤自己一声“师弟”,便真的已经足够了。

当初答应师兄比剑的邀约,也是想向对方证明,自己是配得上“陵越师弟”之称的。

他可以不在乎其他同门弟子怎么看,却是希望能够得到师兄的认可。

希望着在未来,自己可以站在这个人的身侧,而非身后。

却不想酿成大祸。

 

经历过一次生死考验,师兄弟之间的关系模模糊糊地已经有些改变,只是两人都没有察觉。

而紫胤却在一旁与云天河商量起送陵越去青鸾峰养伤的事情。

陵越若是几个月都不出现,天墉城中定会有人过问。那么只能告诉别人他是下山历练去了。

而青鸾峰充满灵气,又有云天河照料,是个不错的养伤之地。等陵越伤愈,再回天墉说是历练归来也不会有人追问。

百里屠苏向紫胤请求同去青鸾峰照顾师兄,却被紫胤断然拒绝。百里屠苏身负煞气,如今又猛烈地爆发过一次,更不可轻易离开天墉城。

紫胤让他每日抄书修养心性,直到他师兄回来。期间也要寻找办法封印他体内的煞气才行。

事情便这样定了下来。

 

陵越是紫胤亲自送去青鸾峰的,留下了一堆丹药,又叮嘱云天河不可胡闹,要好生照顾陵越。接着就赶回了天墉城。

陵越虽然已经醒来,但是身体行动还十分不便。一连四五天都只能坐在房里看书,偶尔坐到窗边看看外面的风景。

云天河站在门外笑着喊他,“阿越,我给你带朋友来了。”

他推门走进来,把手上的“朋友”递到了陵越面前。

“阿翔?”

陵越把它接了过来,垂下眼帘,很认真地给它顺了顺有些翘起的羽毛,“师弟让你过来的?”

阿翔叫了一声,用头蹭了蹭陵越的手掌心。

云天河在陵越的对面坐下,“阿越,你恨屠苏伤了你吗?”

陵越摇了摇头,“师尊已经把师弟身上的煞气之事告知于我,这不是他的错。我这师弟,才十二岁,也还只是个孩子。”

云天河却噗嗤笑出了声,“你才多大,这么一副老气横秋的口吻。我爹都很少这么说话呢。”他手上略微加了一点力道,揉乱了陵越一丝不苟的发型,“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有我和紫英在呢。对了,阿翔吃肉的吧,我这就给它去做烤肉。”

大部分时间都是他一人独居青鸾峰,这次陵越过来养伤,虽然陵越的性子跟紫胤一样闷,但云天河仍觉得青鸾峰的人气多了很多。最开心的是,紫胤也会经常过来探望他和陵越。

这次阿翔过来,他十分热情,一定要好好招待这位访客。

云天河嘴里念叨着烤肉起身出去了,房间里只留下了阿翔和陵越面面相觑。

陵越摸着阿翔,透过窗子,遥遥地看着天墉城的方向。

 

等阿翔吃饱喝足之后,终于启程回去见他的小主人。

百里屠苏小心翼翼地摊开从阿翔腿上解下来的纸条。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不苟言笑的少年坐在满屋子的枯燥书本中,对着那张纸条,轻轻地笑了。

==========小剧场4===========

对不起,青爹又要出来刷存在感了。

云天青:小紫英和师兄都一个样,一边让人反思一边又心软。当年老子可是思返谷访问的最高纪录保持者。谁也想不到师兄也是吧~~~

云天河:为什么?大哥也被罚去思返谷反思?还那么多次?

紫胤:……

玄霄:……

夙玉:玄霄师兄是去给天青师兄送饭。

再乱入一个。

清和:我诀微长老门下,对错是非自有我来赏罚,不容他人指摘。

所以说,这年头师兄,师叔,师尊都是护短的。

==========TBC

可能我想的比较多吧,看天墉旧事时,是在大师兄已经被屠苏伤了以后的试炼,而那时候陵端虽然不喜欢百里屠苏,可是没有明显的挑衅也没有叫过他妖怪,对比烧林时,差别很大。所以我猜测陵端此时是不知道陵越被百里屠苏伤了的事情的。

考虑到少侠毕竟还是只有十二岁,所以哭了还是有可能的吧……哭得很隐晦,也没人看见。希望没有写崩写软。

把小野人一下子写得好可靠的样子XDDD,觉得他虽然偶尔脱线,应该蛮会照顾人的啦。

评论 ( 20 )
热度 ( 41 )
  1. 帝国召唤Shelry天蓝 转载了此文字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