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一&古剑二】【乐夏/苏越】《心有执念》15

【苏越人物游戏向。】

跟之前一位留评的姑娘解释一下,当初跟姑娘说会接近原著的剧情,所以会有一拳万年还有你走我留,可是这一章都给改没了,真的很抱歉Orz。

苏越我那篇《浮生遥远》是跟着原著走的正剧文,我想了想还是打算把铁柱观的原剧情留给那篇文来写,如果这里也跟着原著写,那就感觉写两次了。

因为这个原因,这一次的铁柱观我就按照我自己的设定乱来了_(:з」∠)_

====================


第十五章


陵越去跟沈夜说铁柱观的事情,想要尽早出发。沈夜却不知是在考虑什么,似乎是有什么盘算,坚持要陵越交接了手头上的工作再走。

原本陵越交接了工作,当晚就要走的,却没想到临时又出了点事,这一耽搁就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他这一晚上都在忙也没有休息,但这时候也不是休息的时间。想来他身体不错,一次熬夜影响不大。再加上心中担心陵端那几人的安危,所以第二天一大清早就跟百里屠苏出发了。

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普通人的出行方式,陵越为两人施加了一层幻术屏障后,踏着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御剑赶去了铁柱观。

 

清晨的风吹在身上,还有些微凉。

早上的雾气也很重,视物并不大方便。但两人仍旧以极快的速度在空中穿行。在飞行了一段路程后,终于看到了那隐藏在云雾之中的顶天石柱。

陵越和百里屠苏两人对望了一眼,先后降落在铁柱观的外围入口。

抬头望去,在纯白的云雾之中,铁柱观上方却笼罩着无法散去的不祥黑云,阴气森森,气氛变得十分诡异。

幸好这铁柱观外层都设有结界,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到铁柱观的所在,也只有他们这种特殊的驱魔人员才知道。

陵越单手在空中画下一个法阵,带着他灵力的小光球瞬间四散开来。他闭眼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突然睁开了眼睛。

“走。”

站在他身旁的百里屠苏并不多问,一路跟随陵越行动,始终保持着与陵越不到半步的距离。

这个距离是随时可以为陵越挡下来自背后的偷袭。

 

这一路所经过的法阵都已经被人强行破开,路边草木还残留着明显的烧焦痕迹,有几处的火势甚至还没有完全灭去。

“简直乱来。”

陵越运起灵力,将火势一一灭去。他和百里屠苏都已认出,这火势并非天灾,而是出于人为。

这来自于“离火之阵”。

几名下落不明的天墉弟子中,只有身为戒律长老三弟子的陵端一人擅长此种法术。

这离火之阵出于何人之手,已经再明显不过。

两人从铁柱观的外围不断向里深入,在前方引路灵气的指引下,一路跑到了一个巨大的洞口外面。

不知道前方究竟是什么个情况在等着他们,为了戒备,两人同时召出了长剑握在手中,朝着对方极轻地点了点头,一前一后走入洞中。

这洞非常深,道路狭窄且弯弯曲曲,但幸好没有暗藏什么危险,途中仍旧有离火之阵留下的零星火苗照亮洞中的路线。

走出洞口后,前方出现了一个贴满符纸的道观,陵越认出那上面所有的咒印皆是禁制之意,由此看来,此地应该是封印着什么东西。

越是这样的认知,便越能够意识到此事恐怕不简单。两人又加快了脚步,向前方的建筑物跑去。

当两人已经非常靠近道观之时,地面突然发生剧烈的颤动,两人迅速稳住身形,脚步也只是停了几秒,又一起推门走了进去。

 

“陵端,住手——!”

待看清楚屋内的情况,陵越第一时间出声喝止住了对方。

站在正中央的陵端,收回了欲砍向观主的长剑,对着闯入的两人露出一个狰狞的邪笑,“大师兄,百里屠苏,恭候多时了。你们来得也太慢了吧?我这可都无聊地想杀几个人玩玩呢。”

“你?”陵越手中的秋水直指陵端,“你并非陵端,你究竟是谁?”

大地又颤动了一次,隐隐约约还能听见模糊的狼吼。

“哈哈哈哈哈,我是谁已经不重要了,你们还是想想怎么从这里活着走出去吧,哈哈哈哈……”说话间,那陵端已经化作一团黑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陵越收起剑,走向那几名倒在地上的天墉弟子。还好,都只是昏迷,身上也是轻伤,并没有性命之忧。

百里屠苏扶起了气息不稳的观主,观主对着两人满脸愁容,“冤孽,都是冤孽啊……”

陵越刚才检查完几人的情况后,就已经走了过来。他十分郑重地对观主行礼道歉,“给观中惹下这么多麻烦,陵越实在是深感抱歉。这一切都是我们‘天墉’的人闯下的大祸,所有过错都当由我们承担。听观主刚才的意思,是否有什么不妥?”

“哎……这都是命。”观主借着百里屠苏的扶持勉力站好,极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时候纠结谁的过错已经于事无补,如今这封印,恐怕是要破了。”

“请问这里究竟是封印着什么?”

“先人在此地封印着一个极其凶狠的狼妖,刚才那人的‘离火之阵’已经是破坏了封印,不出几个小时,那狼妖便要破水而出。到时候只怕会为祸一方,这可如何是好啊?”

 

陵越和百里屠苏沉默不语。

片刻之后,陵越面色凝重地再度召出了秋水。

“师兄!”

百里屠苏哪里不知道师兄有什么打算,急切地喊了他一声。

陵越却并不理会他,拱手直言道,“还请观主为我施下避水之术,陵越自请下水封印狼妖。”

“师兄!”

“哎……年轻人,我已知那人并非你‘天墉’弟子,你不必将过错一力承担,以你之力,对上狼妖恐怕凶多吉少啊……”

“陵越相信事在人为,万事不可轻言放弃。观主也说,如今纠结谁的过错已经不是关键,如何度过眼前危机才是紧要。陵越曾经在诀微前辈处修习过太华的封印之术,趁着如今狼妖还没有完全挣脱封印我们还有一线希望。”

太华的封印之术,当世无出其右。

观主有些惊讶,想不到眼前的天墉弟子居然修习过太华的封印之术,或许真的是有希望……

他已经开始动摇,百里屠苏却用另一只手抓住了陵越的胳膊,“师兄,我与你一起!”

陵越瞪了他一眼,“不行。你需留在岸上保护众人,刚刚那个‘陵端’消失不见,定是躲在暗处等待出手,若你我都下水,岂不是将观主和陵孝他们置于危险之地?”

百里屠苏张了张嘴,却找不到反驳陵越的理由。

他不想让师兄独自一人去冒险。虽说有希望,但那希望究竟有多渺茫,他和陵越心知肚明。

可是师兄也绝对不可能答应他,让他妄顾他人生死,随师兄一起下水封印狼妖。

这简直把他逼入了两难之地。

陵越见一贯表情平淡的师弟如今露出如此纠结的神色,也知道是难为他了,面色不由得缓和一些,“我并非为了逞强除妖,只是将他封印起来,不会过于冒险。他们就拜托你了,师弟。”

最后两个字说的非常认真,陵越定定地看着百里屠苏,等待他的回答。

而百里屠苏内心有多挣扎,陵越知道,可是他不能让百里屠苏跟他一同下水,无论是出于什么理由。

百里屠苏纯正的黑色一瞬不瞬的看着陵越,地面又震颤了一次,他才仿佛回过神来,终于开口,“答应我,要回来。”

“好。”

 

两个年轻人已经达成了意见,观主再劝说什么也是徒劳,无奈之下,只得给陵越施法,送他下水。

百里屠苏站在离水面最近的位置送师兄下水,目光一直盯着陵越身影消失的方向,整个人就跟木桩似的笔直地立在那里,一动都不动。

时间从这一刻开始,过得漫长无比。

全身的所有感官都在无限放大,他能够听到水面的激荡声,能够听到木屑的落地声,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可是他听不到水底师兄的声音,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究竟是过了多久,他不清楚。

只是觉得仿佛过了很久很久……

这时间为什么过得这么慢?!

 

一只灵鸟突然从窗口闯了进来,然后变成一张符纸消失在空中。

随即传来了乐无异清亮的声音,“夷则,找到他们啦~”

一声长叫,门外似乎有巨鸟落地,百里屠苏知道,那是乐无异的鲲鹏,“馋鸡”。

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门被人推开,一下子走进来了四个人。来的不止乐无异和夏夷则,居然还有晋磊和方兰生。

馋鸡大概是因为力竭,变小后有气无力地坐在乐无异的头顶。

“木头脸你没事吧?我们正要去琴川,少恭说这边似乎情况不对,就过来看看。夷则感应到陵越大哥的灵力,我们就想多半你们也在这儿。幸好有少恭的符鸟,不然我们还不能这么快找到你。这些人都怎么了?对了,陵越大哥呢?怎么就你在这儿?”方兰生一出现就噼里啪啦地一段话,解释了不少,也问了不少。

百里屠苏此刻真的是无比感谢他们的出现,当下召出了青冥,对着方兰生几人简短说道,“这里拜托你们照顾。”没有做过多解释,直接迈步走向观主,“请观主施法,我要下水。”

观主只是叹息一声,为他施了法术,百里屠苏对着四人点点头,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下水而去。

方兰生拉着晋磊的袖子问,“什么个情况?我可是头一回看木头脸这么火急火燎的样子。水下有什么?”

夏夷则此时正在为那几个昏迷的天墉弟子检查。刚刚百里屠苏已经把几人安置到了较为安全的地方,离水面比较远。

既然百里屠苏没有解释,丢下几句话就跑了。

那么,观主自然是唯一能为几人解惑的人了。

 

听完观主的说明后,四人的表情也跟着凝重了起来。他们不可能放任陵越和百里屠苏两人去冒险,自然是要相助的。可是他们也不得不面对之前陵越留给百里屠苏的问题。

谁留下来保护其他人?

因为还有那个挑起这场麻烦的幕后之人时时在暗中盯着他们。

夏夷则往前走了一步,“封印之术,最擅长的人自然是我们太华弟子。”

乐无异摇头把他拉了回来,“夷则你别想逞强,太师傅交代过,你因为上次的事情,这一段时间都不可妄动灵力。如今的你,根本就没法发动封印的力量。”

方兰生赞同地点点头,“我和晋磊好歹是被瞳前辈训练了这么久,我说你俩也别争,就把这个试炼机会给我们吧。封印的话,陵越大哥不是说了他也会么?我和晋磊帮着牵制一下还是能够办到的。而且我有点担心木头脸,你们不大清楚他身上的煞气,我已经向晴雪请教过了,这一次不会像上次那样失败了。”

晋磊冷酷十足地召唤出了一把通体黑色的长刀,寒光在剑刃上微微闪烁,“放心,杀狼妖也许办不到,保护这个呆瓜绝对没问题。”

“切,说不定到时候还是小爷保护你呢!!”

方兰生握着手中的佛珠,自信而又坚定,面对前方的危险,没有一丝恐惧。

下水之前,晋磊对乐无异小声提醒,“你和夏夷则也要小心。”

幕后之人随时可能出手,待在水面之上的人,也并不比下水的人安全多少。

乐无异点头应下。

 

在很多人眼中,陵越这个人有点过于严肃。而深入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只是性格使然,但其实内心是个很温柔的人,这一点就跟百里屠苏是一个样。

对于这个师弟,他照顾,欣赏,喜欢……真的是很少生他的气。

即使是当年被焚寂所伤,他都只是担忧百里屠苏的处境和他身上的煞气,并没有生过百里屠苏的气,更不用说会有哪怕一丝的怨恨。

可今日,他却是真真正正的生气了。

当看到那个玄色身影突然闯入,隔开狼妖的一击,在自己面前站定时,陵越只觉得自己从未有过这么生气,“你!你来做什么?!简直胡闹之极!”

百里屠苏只淡淡地瞥了陵越一眼,又将所有的注意力投注到对面不断咆哮的敌人身上,背对着陵越解释,“无异和兰生他们来了。”

陵孝他们还有观主都已有人照料,如此师兄当再无理由将他赶走。

陵越眉头紧皱,左手一挥,原本就清冷的声音更是意外地再度冷了几分,“你来做什么?你又不懂封印之法!”

百里屠苏回答得理直气壮,“封印一法也需旁人牵制,我来牵制狼妖,师兄封印,岂不是正好。”

陵越被他一哽。

他这师弟,要么不说,真要跟人辩论起来绝对哽死人。

跟方兰生话痨比虽是两种风格,但都是一样的结果,很少有人说得过他俩。

 

百里屠苏听到陵越不再说话,知道师兄已经妥协。

对面的狼妖被铁链困住,动作有所不便,这也给了他们机会。

冰冷的海水中还带着浓重的让人晕眩的血腥味。

虽然只是一眼,但他脑中一直重现的,只有那个紫色身影上所开出的妖冶的血红。

让他愤怒,愤怒地想要嗜杀。

“你这小子,非人非妖,生为异类,又有什么立场站在此地?!居然还想保护他人?!”

刚才与陵越对决,狼妖一直未曾发话,可是听到百里屠苏与陵越之间的交谈,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与你无关。”

“哼!”

狼妖不屑地哼了一声,不再多言,开始全力攻击百里屠苏。

这样正和百里屠苏心意。他知道以青冥之力不是狼妖的对手,所以他召出的是焚寂而不是青冥。

这也是陵越放心不下的原因。

 

方兰生还有晋磊在此时赶来。

晋磊也不多问,脚下轻点,带着百胜刀加入百里屠苏与狼妖之间的战斗。

方兰生双手撑着膝盖,待喘匀气后,就跑去陵越身边,想要为他施法治疗,却被陵越拒绝了。

“师弟在用煞气牵制狼妖,一会儿还要有劳兰生你为他压制煞气,我的伤不要紧。”

陵越重新站立起身,让兰生待在安全的地方,再次加入了前方的战斗。他用了轻身之法,不停地变换位置,法术一个接一个地袭向狼妖。身上的血也不断地滴落到地面。

而感应到师兄灵力加入,百里屠苏回头看了一眼,对上了师兄的眼神,了然于胸。

晋磊在刀法上非常有天赋,再加上他有初七指导,战斗力简直与日俱增。虽然在法术修为上不及陵越百里屠苏他们,但他的刀法已经不容人小觑。

百里屠苏和晋磊是第一次配合,百里屠苏催动煞气牵制住了狼妖的大部分攻击,而晋磊见缝插针地攻击也对狼妖造成了一些伤害。

刀光剑影中,狼妖无法注意到陵越干了什么。

他们不为求胜,只是要争取时间。

 

“云篆太虚,浩劫之初。乍遐乍迩,或沉或浮。昭昭其有,冥冥其无。”

陵越的声音响起时,百里屠苏和晋磊同时收了手,退后几步。

滴落在地上的鲜血突然画成一个法阵,狼妖的周围紫光大盛,掩住了它的身影。

“这是血契?不对,不是!臭小子,你究竟干了什么?!”狼妖拼命地嘶吼,却没办法挣脱,逐渐消失在了原地。

陵越闷哼一声,紧抿嘴唇,捂着胸口,借着秋水支撑单膝跪在了地上。

百里屠苏愣愣地看着陵越,手中的焚寂越握越紧,而焚寂的红光也开始刺眼起来。

方兰生觉得陵越的情况不大对劲,想要靠近却被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了。

可这墙没有挡住周身煞气的百里屠苏。

仿佛入魔般一步步走向陵越,他的师兄。

虽然从刚才的对视中猜到师兄已有计划,但他却认不出那法阵究竟是什么。

太华的封印之术只有师兄修习过,他却没有。

陵越周身盘旋着不详的红黑之气,跟染上煞气的百里屠苏竟然有几分相似。

方兰生惊讶,“晋磊!陵越大哥,他、他不会也染上煞气了吧?”

晋磊按住方兰生的肩膀,“先看看情况,不要莽撞。”

百里屠苏将焚寂插入地面,跪立在陵越面前,伸手将人抱住,紧紧地抱住。

双眸中的血红越来越深,他没有发现,陵越身上的红黑之气正在慢慢压下。

陵越已经回神,却挣脱不开百里屠苏那仿佛用尽了毕生力气的拥抱。

 

眼见百里屠苏身上的煞气即将失控,忽听一声柔和的蝉音,菩提明心,有人正在轻颂经文,金色的佛光,如同流水悠然而至,慢慢地落在拥抱着的两人周身,那沸腾的煞气居然缓合了下来。

方兰生双手合十,正闭目为两人施法。

水流牵动了他脑后的发带,他念得非常专注认真。

专心诵经的他,在那一刻,让身处诡谲水底的几人感到无比的安心。

百里屠苏整个人有些脱力,眼底的血红没退,但神智恢复了不少。

见师兄周身的不详之气已经消散,心放下了一半。

陵越将他扶起,对着方兰生说道,“多谢。”

方兰生将佛珠重新戴上手腕处,摆摆手,“陵越大哥不用客气,能帮上忙才是最好。”

晋磊望了一眼来时的方向,“我们还是尽快离开此地。”

陵越带百里屠苏离开时,师弟头靠在他的肩上,低声说,“等上了岸,师兄一定要告诉我刚才你做了什么,不可隐瞒。”

“……”陵越偏头看了他一眼,微微叹气,“你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冒险。”

百里屠苏安心闭目休息。

 

几人上岸最先看到的,是一只巨大的鲲鹏。

鲲鹏的头正探向水面,走在最前面的方兰生和晋磊,陡然间看到这么一张巨大的脸,惊得差点又栽了回去。

还好后面的百里屠苏和陵越及时扶住了他俩。

乐无异赶过来不好意思地唤回了馋鸡,“我担心你们,正好馋鸡恢复体力了,就想让它下去看看情况。没想到你们正好上来了,吓到你们了,真是抱歉抱歉。”

方兰生有些脸红,而晋磊收起了百胜刀,扭头。他绝对不承认,刚刚他会被一只鲲鹏的脸吓到。

乐无异观察了一下几人的情况,方兰生完好无损,晋磊身上有几道口子,不过本人似乎完全没放在心上。

陵越和百里屠苏的情况就比较糟糕。衣服都已经染了大片大片的血迹,面色惨败,看样子似乎伤的不轻。

百里屠苏身上的煞气还没散去,睁眼看过去,双目泛着血红杀气,看起来凶煞无比。

被他直视的乐无异猛地一僵。

上次对火龙时,百里屠苏虽然煞气发作,但那时乐无异全心全意关注着夏夷则的情况,并没有注意到百里屠苏。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模样的百里屠苏。

 

陵越正要为师弟解释,百里屠苏先开了口,“我天生带有煞气,非人非妖,你若介意也是正常。”

听了百里屠苏的话,乐无异莫名其妙地回头对夏夷则灿烂一笑。夏夷则扶额,他敢打包票,乐无异的想法百分百绝不是百里屠苏想的那样。

不出他所料,乐无异上上下下对着百里屠苏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尤其是百里屠苏的那张脸,那眼神看的百里屠苏都快不自在了,他才撞了一下拳,问道,“诶,屠苏,你怎么不会像夷则那样变身啊?”

果然!

“夷则当初变化后还问我是否觉得他面目可憎,可我觉得可好看呀。我刚才还在想屠苏你要是变了会是什么样子呢。怎么都没变化呢?”

乐无异的重点,根本没人抓的住啊……

 

“小家伙,真是好久不见呐……”

扭曲的语气突然打破缓和下来的气氛,黑雾从几个角落涌出,然后在空中凝聚成了一个人的影子,上下漂浮。

这声音乐无异怎么可能忘记!

面色一寒,晗光瞬间在手,周身气势暴涨,咬牙切齿地逼出一句话来,“砺罂,是你!”


====================TBC

这一章打斗不多,是因为后面还要跟丽丽交手,而且噬月玄帝的故事这才是开始,还没解决呢!下一章才能解释师兄干了什么,这并不是清和和温留那种血契,而是另一种。

前方噬月玄帝,欧阳少恭,沈夜,初七,紫胤,云天河等即将上线……(不一定全会出现,还没想好,揍!

因为想要在夷则回明珠海之前把“渡魂”这事说个大概,所以把丽丽放出来了,长辈们会来支援……小辈们先扛一扛啊。丽丽,这次我终于记得你是BOSS了!哈哈!有一堆的男神来揍你!

这篇文的感觉,好像就是古一古二的一群小伙伴齐走古一古二的地图。嘛,已经去过海市,从极之渊,铁柱观了……下面还有明珠海。剧情都成了浮云,这就是外出旅游踏青啊!!!

评论 ( 24 )
热度 ( 39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