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二】【乐夏/谢沈】《一世安》12【完结】

本章完结XDDD,对不起,因为我消极怠工玩了几天,更新迟了……Orz。

===================

第十二章

后面的行程夏夷则很明显地加快了挥剑的动作。在遇到第二个镜子机关时,谢衣眼神发亮,沈夜低喝了一声“谢衣”以示警告。谢衣这才老实了下来,和乐无异两人认真破机关。

这样一来,几人前进的速度终于快了不少。

没过多久,便见到了一座以青石筑成的庄严祭坛。

沈夜背手站在祭坛的入口处,抬头穿过漫长的石阶,不知道看向何处。

流月城信奉神农,与此地信奉女娲有些相似。他们那里也有这种类似的建筑。

谢衣没有跟上,他的视线追随着沈夜,看着他以沉稳的步伐缓缓踏上石阶,产生了一瞬间的恍惚,仿若回到了流月城。

高台之上的那人是紫微大祭司,是烈山部族人生存的最后希望,而台下的他,是破军祭司,是紫微大祭司信任的弟子,是他的左臂右膀。

他们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

 

仿佛是感应到了谢衣翻腾的思绪,已经走了不少台阶的沈夜停下脚步,侧转过身体,微微低头,对着仍停留在原地的谢衣道,“还不跟上?”

谢衣心中一暖,展露一个暖心的笑颜,跟了上去,与沈夜并肩而行。

一切都已经过去,他只是沈夜,而他也只是谢衣。

两人宽大的袖子下,是亲密相携的双手。

 

“夷则,我们到了。”

乐无异一手叉腰,另一只手高举过头,对慢他几步的夏夷则挥手。

夏夷则觉得对上乐无异这种性格的人,真是让人拿他没办法。

“此地充满灵力,应该就是祭坛所在没错。”

“夷则,我们快上去看看吧。谢衣哥哥他们都快到啦!”阿阮蹦到了夏夷则的肩膀上催促落后谢衣太多的两人。

“阿阮,站在肩膀上恐不大安全,要不你还是…”

“不要!”阿阮一扭头,干脆在夏夷则的肩膀上坐了下来,同时顺手抓住夏夷则的帽子,“夷则放心,我不会摔下去的,再说,摔下去你也肯定能接住我。”

“那…好吧…”

 

他们加快了脚步,才跟谢衣和沈夜两人拉短了距离。

四人先后踏上祭坛所在的平台。女娲的神像位于正中间,充满慈爱的眼神关爱地注视着神像前的众人。

沈夜上前一步,拿出了族长之前交给他的灵蛇杖。将灵力注入法杖,法杖飞到神像的前方,互相呼应,两者同时发出蓝光。

沈夜的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乐无异和夏夷则两人均是一脸疑惑。谢衣先看了沈夜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向两个后辈解释道,“看来,只有催动法杖之人才能交流。”

阿阮嘟着嘴,“真不公平,都听不到。”

夏夷则倒是庆幸遇到了沈夜,听族长之前话中的意思,一般人根本无法催动灵蛇杖。那么,若是他此行没有遇上沈夜,就根本问不到什么。

 

被单方面拒绝交流的三人只好静默地站立在一旁,等待沈夜那边谈话结束。

过了一会儿,沈夜收了灵蛇杖,走了过来。

“阿夜,如何?”

沈夜的视线从谢衣的身上移到夏夷则那边,“有办法。”

夏夷则面上一喜,忍不住上前一步拱手相问,“不知是什么办法,还请沈前辈告知,晚辈不甚感激。”

沈夜嘴角一勾,挑眉道,“若我不想说呢?”

乐无异撅着嘴一伸手挡在了夏夷则前面,瞪眼龇牙道,“太师傅,不准你欺负我家夷则!”直立的呆毛充满斗志,他一偏头委屈地跟谢衣抱怨,“师傅,你快来管管太师傅。”

谢衣状似无奈地走过来,先用眼神安抚了徒弟,目光对上看好戏的师尊,撒娇般地喊了一声“阿夜”。

“怎么?我不过略微逗了逗徒孙和徒孙媳妇,你就按耐不住了?”

谢衣还没回答,倒是乐无异害羞地红了脸,“嘿嘿…徒孙媳妇…”他回头对被他挡在身后的夏夷则说道,“夷则…这可是太师傅说的,你不能生我的气。”

夏夷则脸一撇,不想看见这人的傻笑。

谢衣拉了拉沈夜的袖口,“师尊,夏公子脸皮薄,逗过了,无异就该麻烦了。”

 

人也逗了,沈夜心满意足收手。

“女娲告诉了我一个法阵,可以把我身上的神血之力转给小姑娘,维持她自身的灵力流转。”

对面的几人听了他的话却没有立刻同意,而是各有所思。

“这个法阵会对阿夜你有什么影响?”谢衣最先问出了心中的担忧。

沈夜知道他想什么,不在意地说道,“没有神农之血,不过是失了部分灵力罢了。”

“这‘部分’究竟是多少?”执着地盯着沈夜,就怕这人还有所隐瞒。毕竟这人在隐瞒这方面可是前科不少。

沈夜目光一扫乐无异,“即使失了神血之力,我依旧轻松打败有神剑昭明的徒孙异,这么说,你可放心?”

乐无异觉得他被鄙视了。

“那神血灼烧呢?还有下界的浊气呢?”谢衣把所有能想到的问题全问了出来,因为是沈夜,他必须顾虑周全。

“神血灼烧不会再有。我会把神血转化为灵力,小姑娘也不用担心会受神血困扰。而我,即使没了神血,灵力亦足够抵御下界浊气。”

“真的?”

“谢衣,你这是在质疑我?”

“不敢,只是阿夜你之前的行事让我不得不多问几句。”

沈夜一甩袖,冷哼一声,不予置否。

 

“阿夜,那你自己是问的什么?”

若是他也能跟女娲对话就好了,都不知道他们谈的什么,也就没法知道沈夜来此的目的。

沈夜却沉默了下来。

一见他表情,谢衣便猜到了。

应该是跟流月城死去的人有关,而看沈夜那反应,并没有得到想要的消息。

谢衣无言地上去紧紧地握住了沈夜的手。

万事不会尽如人意。

人生总有遗憾。

 

祭坛下方有一大片空地,既然知道了法阵的方法,几人商量了一番细节后,便决定就地施法。

沈夜自然是法阵的关键,但同时也需要人在一旁辅助,他选了谢衣和夏夷则。

“太师傅你怎么不选我?”

沈夜满是嫌弃地回答他,“要说偃术你还可以,法术……实在是欠缺太过。”

“太师傅你一天不嘲讽我是不是不舒服啊?!”

沈夜冷淡地吐出了个一个字,“呵”。

嘲讽意味十足。

 

乐无异憋着满肚子的火退后几步,不打扰施法的几人。

阿阮站在了法阵的中心,沈夜、谢衣和夏夷则站立在三方。由沈夜率先施法,浅金色的灵力从他全身散出,冲向阿阮所在的地方,谢衣的灵力紧随其后,绿色伴着金色支撑起整个阵法。属于夏夷则的蓝色灵力并没有渡向阿阮,而是护在了施法的三人身上,避免受到法阵发动时的影响。

只能旁观的乐无异有些小失落,心里想着,等这次结束后,我就拜托师傅让他也教教我法术,再不能被太师傅瞧不起了,哼。

灵力源源不断地涌入体内,阿阮能够感觉到身体内一直存在的疲惫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暖洋洋的灵力充沛感。

光芒逐渐大盛,刺得人无法看清阵中的情况。等到能够看清的时候,站在正中间的阿阮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大小。三人见状同时收了手。

谢衣几乎是在停手的一瞬间瞬移到了沈夜背后,左手圈住沈夜的腰把人往怀里拉,同时右手抓住了沈夜的右臂,在沈夜还没有做出反应之前,先用灵力探查他的情况。这一探查,自然就发现了衣袖下手臂的异状。

谢衣的表情很严肃,他板着脸对自己的徒儿说道,“无异,我跟你太师傅先回去。灵蛇杖拜托你们还给族长。”

“师傅你放心吧。”乐无异拍了拍胸脯。

谢衣交代完后几乎是片刻都不停留地就着圈着人的姿势传送走了,可见走得十分急切。

几人面面相觑,“我觉得,师傅好像是生气了……”

 

乐无异的感觉没有错,谢衣确实是生气了,非常生气。

沈夜之前明明说的这阵法对他没有伤害,却在结束那一刻被他发现了异样。

谢衣回到房间后,推着沈夜去床上坐着,然后自己也坐在一旁,眼睛直直地看着沈夜,以无声的控诉表达自己的不满。

沈夜却一副处之泰然的模样。

“阿夜这是说话不算话?”没办法,要跟师尊比僵持的耐心,谢衣还嫩点。

“我可没有说假话。”

“那你手臂是怎么回事?”谢衣掀起了沈夜袖子露出手臂,用手上的伤疤质问。这是流月城的人曾经患上的疾病,因为有神血在身,他以为师尊的病早就好了。如今突然发现伤疤,难道是失去神血就…?

他不敢继续想下去。

沈夜皱眉把袖子放了下来,“谢衣,你有没有想过,神血并不能治疗那种病。”

“那……?!”谢衣一惊。

“不过是延缓发作的速度罢了。”

“失去神血之后,是不是发作就要恢复以前的速度了?”谢衣仔细地盯着沈夜的每一个表情,“阿夜,这次不要再隐瞒我了。”

跟谢衣的紧张不同,沈夜很淡然,“流月城的人会患有的那种疾病,不知为何,到了下界之后,反而不再发作。你看到的疤痕,不过是以前生病时留下的。”

大起大落让谢衣一时都缓不过神来。他之前已经把情况想的十分糟糕了,都做好准备即使阿夜不同意,也要拖着他去找寻医治之法,哪怕是要去找那些修仙门派。到底老天眷顾,情况比他想得好得多。

沈夜不必再受神血灼烧,而那疾病也不再发作。

“真的不再发作了?”为了以防万一,谢衣还是要再确认一遍。

看来自己在这个徒儿的心中,信誉还真不怎么样,沈夜将手掌放到谢衣的头上,摸了摸他的头顶,难得放软了声音,“我也想替小曦,瞳,华月还有沧溟看一看这下界的模样。”

谢衣将头顶上的那只手拉下来,双手合十将它握住,“无论阿夜去哪儿,谢衣都愿相随,天涯海角,随时随地。”

 

两人不知道在房间里坐了多久。门口处传来了犹犹豫豫的敲门声。

谢衣起身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三个后辈。

乐无异有些担心地问,“师傅,太师傅没事吧?”

谢衣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是我虚惊一场,刚刚丢下你们先回来,真是抱歉。”

被师傅道歉,乐无异有些受宠若惊,赶紧摆手道,“师傅不用道歉啦,太师傅的身体重要。这次仙女妹妹也是多亏了他,该我们道谢才是呢。”

阿阮和夏夷则一起点头。

“师傅,我们打算去青木居的树顶参加篝火大会,给仙女妹妹庆祝,你和太师傅要一起来么?”

提到青木居,谢衣又想起了上次表白心迹却被人误会的事,唇角的笑意十分明显,他代替沈夜一并应下,“你们先去,我和阿夜随后就来。”

“好的。师傅,我们一会儿见~”

 

今晚的天气不错,青木居的树顶上已经点燃了好几处篝火,乐无异正在给阿阮烤猪腿,馋鸡也跟在他身边又蹦又跳,乐无异只好给馋鸡也烤了一大条。夏夷则坐在一边正在认认真真地擦剑。

谢衣和沈夜两人坐在边缘围着的看台上,谢衣好笑地看着三个晚辈玩闹,一回头,发现沈夜正望着天上的月亮,不禁带了几分促狭凑过去,“阿夜上次居然误会是华月和瞳,可真是让我十分难过啊……”这面上的表情,哪里看得出一点难过?

沈夜收回了目光,他那时确实想歪了。但也不能全怪他吧?

见沈夜不说话,谢衣喜滋滋地抓了他的手观摩起手指来,沈夜想要抽回手,这里还有外人,谢衣太胡闹了,“好好看你的月亮,别闹。”

谢衣干脆整个人扑了过去,“现在‘月亮’整个都是我的了,我一定好好看。”

沈夜这才想起谢衣说的“高天孤月”来……真心想把人直接从看台上推下去。

最后,到底还是没有动手,任由人挂在他身上。

 

苗疆之地再怎么喜欢也不是他们长久要待的地方,乐无异收集了诀微长老要他找的东西后,几人就准备离开了。

去天墉城之前,他和夏夷则还有阿阮准备先去百草谷探望闻人羽。让她见见阿阮,也好放心。他是希望师傅能够跟他们一起走的,但是太师傅若是去了百草谷,恐怕……

谢衣摇了摇头,“百草谷我们就不去了,我和阿夜,想去龙兵屿的外围看一看。”

虽然听徒儿讲述过事后龙兵屿的情况,但还是想要看上一眼啊……他们不会打扰龙兵屿的宁静,只会在外围看看。

“那师傅,有什么事,你就传信于弟子。对了,静水湖我还好好保留着的,也有经常打扫整理,师傅你和太师傅有空可以回去住住。”

谢衣拍了拍乐无异的头,跟他道谢,“无异你有心了。”

被师傅夸奖,自然是一件开心的事。虽然舍不得师傅,但乐无异也明白有些事不能强求,只要还活着,就一定能够再见。

三人依次登上鲲鹏,跟谢衣沈夜两人挥手再见。

 

到达百草谷的时候,闻人羽刚好在例行巡逻,见到三人也是开心不已。师兄秦炀体贴地给她放了一小会儿假,方便她与朋友团聚。只是看到夏夷则时,有些欲言又止。

夏夷则对乐无异说道,“无异,你先和闻人还有阿阮聊一会儿,我随后就来。”

乐无异有些担忧,但夏夷则让他放心,他也只好跟着闻人走了。

夏夷则和秦炀谈话的时间并不长,只是这内容,却让他无法心安。等他回到小伙伴身边时,已经努力调换了表情,把心事暂时压下,不想让朋友们担心。

可是那一晚,夏夷则房间里的灯始终没有熄灭,他坐了整整一晚,终于下定了决心。

 

清晨推开房门时,隔壁的房门也在同时被推开。

乐无异翘着嘴角学着他太师傅的样子挑了挑眉,走了过来,“夷则已经做好决定了?”他眼底还泛着暗青色,夷则房里的灯一晚没熄,乐无异房间里的灯虽然熄了,他却是在黑暗中陪了夏夷则整整一晚。

夏夷则按在房门上的手颤了一下,收到身侧紧握成拳,“……是。”

“那好,我们这就去跟闻人还有仙女妹妹告别,然后一起走。”

乐无异微微一点头,干净利落地转身就要走,却被夏夷则一把拉住,“等等,你说……‘我们’?”

“是啊,当然是‘我们’,夷则和我呀。闻人还不能离开百草谷,仙女妹妹就留下陪她好了。”

夏夷则的眉头死死皱着,坚定地否决他,“不,无异,我并不想你去。”

“那些‘假话’我在星罗岩已经听过一遍了,夷则,你这次还准备说什么来赶我走?”

“……”

“再说了,我家本来就在长安,你有什么理由不让我回家?!”

他明明就不是这个意思,无异他要回家自己怎么可能阻拦?!

“无异,你听我说,”他必须跟乐无异说明白,不然以无异的倔强性子,一定会把自己卷进来,“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而你若是插手,在别人眼里就代表着定国公也站在我这一边,到时候你一家恐怕都会卷入争皇位的纷乱。”

果然,搬出定国公,乐无异的态度软了许多,眼神也暗淡了一些。

夏夷则再接再厉,“我也不是只靠我一个人,自然是有人帮我的,你放心。”

“夷则你宁肯接受别人的帮助也不肯让我帮忙。”“不高兴”三个字已经完完全全写脸上了。

“无异,你不能被人认出来的,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夏夷则已经看到了希望,快把乐无异说服了。

“不能认出来啊…对了!”乐无异握拳撞了一下掌心,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夷则夷则,我想到一个好主意,我也可以学师傅戴个面具,这样就不会有人认出来啦!再说了,我在长安本来就少出门,没多少人认识我。哈哈,本偃师就是聪明。你等着,我这就去做面具,保管别人认不出我来。”

不等夏夷则再度出手拦下他,乐无异已经脚下生风地跑了。

 

罢了,说了那么多违心的话,他心里其实还是想要这个人陪在身边的。

 

他们没有把原因告诉闻人和阿阮,只说两人有事要办,请闻人照顾阿阮一阵子。要给夷则师傅送去的东西,乐无异也另外找了人帮忙跑一趟。

到最后,夏夷则还是没能甩脱乐无异。乐无异站在变成鲲鹏的馋鸡背上,喜滋滋地,非常得意。

夏夷则盘腿坐在后面,若有所思。

视线范围内突然闯入一个面具人,乐无异刚刚悄悄地戴上了面具猛地凑到了夏夷则身边。

看夏夷则仍旧不肯舒展眉头,“好夷则,别想了,我答应你不随意插手,但你也不能阻止我陪在你身边。若是你有难,我是肯定要帮的。觉得无聊了,我也可以出去用我的偃术帮助别人。反正有馋鸡在,来去也方便。”

隔着面具,夏夷则看不见少年的容貌,只能看见对方的眼睛,“无异,你有没有想过,若我失败了要怎么办?”

“简单呀,如果夷则失败了,我就带着你逃跑,跑得远远的。不过这样一来,三皇子殿下,你可就只能跟着我这个小贫民混啦~”

夏夷则伸手为对方取下面具,对着那双清亮的眼眸淡淡一笑,“定国公公子,狼王的弟弟,谢大师的高徒,无异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贫民’啊。”

乐无异神采飞扬的脸上那双眼睛亮的惊人,“无论成败,夷则,你都有我。”

你赢,我陪你守天下;

你输,我带你走天涯。

 

两年后,三皇子李焱登基。

登基当日,由新帝带领群臣祭天。那日,也来了不少围观的百姓。百草谷在秦炀的带领下负责维持治安。

李焱来到祭天所在的台阶下方,秦炀带领着百草谷众将士向新帝行礼。李焱示意他们起身,目光落到一身戎装的女将身上时,眼里带上了明显的暖意。

对方也回了他一个老友间的微笑。

李焱转身拾级而上,走了几步后,似有感应般回头,锐利的视线直接落入人群。

一白一黑两个青年正混在人群中注视着他。

黑衣人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模样,而白衣人对着新帝的方向笑意盈盈地点了点头。

新帝微不可见地颔首表示回礼。

他转过头,继续向上走。

终于,他站到了最高处。

行完叩拜之礼后,他转过身来,看着下面的臣子,百姓,还有这未来需要他治理的国家。

天空中在此时突然炸开了烟花。

不知道是怎么做的,即时是在白天,这烟花也能看得分明,甚是壮观!

李焱噙着微笑,不去看那烟花,反而看向没有人注意的一角,果然发现了那人。

躲在云朵后面,却也逃不开新帝的视线。

那人乘着鲲鹏,悄悄从云朵后面露出了脸,跟新帝招了招手,露出一个灿烂明媚的笑容。

 

祭天结束之后,就是大宴群臣。

李焱先回去换衣服,走到房门处时,突然一停,勾起淡淡的弧度,一挥手,“朕自己就行,你们下去吧。”

“陛下,这…”跟着的宫人面露犹豫。

“无事,下去吧。”

“是。”

等到宫人都被摒退后,李焱才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房门,就被人抱住了蹭。

“夷则夷则,好久不见啦~”

夏夷则放下了周身的气势,回抱住来人,“无异。”

成为李炎成为皇帝,夏夷则一直有些恍惚。他需要有一个人来确认,确认夏夷则还存在。

幸好,乐无异在。

他在,所以夏夷则也在。

 

“夷则,我要给你一个惊喜。”乐无异的眼神特别亮,他拉着夏夷则走进房内给他看自己特意准备的“惊喜”。

房内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

“这是…偃甲人?”看到那人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容貌,夏夷则就明白了过来。

“这是师傅和我做了好久才做出来的,这样夷则你想要放松的时候就可以让他代替,然后你就可以出去走走啦!”

怪不得他刚刚看到了谢前辈,原来乐无异离开的这一阵子是在准备这个。

见那偃甲人已经换上了自己宴会上要穿的衣服,乐无异什么意思,他哪里还会不明白?

 

宴会已经开始,新帝的居所由于新帝之前下的命令没有任何人靠近。

夏夷则换上了曾经的衣服,和乐无异肩并肩坐在屋顶上。

两人一起看着这个皇宫,远处的热闹仿佛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夷则,你会是个好皇帝。”

“…嗯…”

 

“好夷则,我现在可以亲亲你么?”

回答他的,是唇上传来的温软触感,以及夹杂着冰雪气息的梅香。

那个“好”字,无需出口。

 

如果是夷则,一定能给这个国家一世安荣。

 

——END.

——2014.07.26

===============

【一世安后记】

不要想太多,并不是急着完结才这样。这篇文本来写的时候就是打算弄个简单的小治愈,非正剧。所以很多可以发展成正剧的梗都被我弱化或者简单带过了。我一贯喜欢平平淡淡的简单小幸福,所以这个故事看起来很简单很平淡。

我写文有时候是因为一首歌,有时候是因为一个片段。

而写这一篇文,是因为三个画面。我非常非常喜欢,可惜画不出来,也只好码字了。

第一个画面就是乐乐撑着伞站在树下看夷则那里,在那里,他察觉了自己的心意。

第二个,是夷则登基那里。夷则一步步往高台上走,而无异坐在馋鸡背上在天上看他。【这个画面还被基友吐槽过,“还天上,你当乐乐死了啊?!”】囧。

第三个,就是两人坐在宫里的屋顶上亲亲啦。

因为这三个画面,我在没想好剧情的情况就擅自开了坑,打算写一步算一步。现在三个画面都写了出来,我心满意足了。(*ˉ︶ˉ*)

其实还有很多要写的,但我觉得这样已经合适了。所以存下来的梗会留到下一个坑来用。

还有很多不足,我以后会努力的。这篇文也会找个时间修修错字和BUG。谢谢一路看下来的各位,挨个抱住蹭一蹭。嘛……我们下一个坑见*^▁^*么么哒~

评论 ( 33 )
热度 ( 38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