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一】【苏越/挚尊】《浮生已远》02

呃,先说几句:之前关于高天孤月的那个抓狂心情我就删了啊,谢谢小伙伴的帮助。

本来要继续写《一世安》来着的,昨晚突然来了心情想写这篇,于是更新一章。

游戏向。


===================


第二章


陵越一言不发地维持着将人拥抱入怀的姿势。

当人处于极度崩溃的情况时,任何言语上的劝慰都是徒劳。没有什么比拥抱而传递过来的体温更能安抚痛到极致的心伤。

到底是身体还没恢复好,男孩哭到后面声音逐渐小了下来,身子开始一抽一抽的,陵越明白这是哭得狠了有些喘不过气来。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男孩可以更好地靠在自己怀中,另一只手则伸到男孩的背后,帮他平顺呼吸。

这一平复,哭后的疲惫也显现了出来。被拥抱的姿势太过舒服温暖,困意越来越强,在陷入昏睡之前,男孩右手抓着拥抱之人的衣襟,挣扎着抬头看了一眼抱着他的人。

那是一个只比他大上几岁的小哥哥,梳着一个小小的发髻,穿着紫白相间的衣服,表情谈不上温柔亲和,但坚毅的眼神有种让人心安的能力。

下一刻,他再也无法抗拒源源不断涌来的困意,微微垂下头,又一次睡了过去。

陵越低头打量那个蜷缩在自己怀里沉沉睡过去的孩子,小脑袋抵在自己的胸口,右手握拳,拽着自己的衣襟不肯松开。

 

两人闹出的这一番动静并不小,自然惊动了在树屋的云天河和紫胤二人。

听到脚步声,陵越把视线转过去,见是师尊和云前辈过来,正欲起身,却想起了怀中好不容易安睡的人。

他面上显露出几分尴尬,压低声音喊道,“师尊,云前辈。”

紫胤走过去弯下身子,两指一并按上男孩的眉心,以灵力在男孩的体内探寻了一番,眉头微微皱起。

陵越很安静地等着师尊探查情况,不敢出言相扰。

收手的同时紫胤重新站直了身子,右手微抬,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柄血红长剑,而在那长剑出现的一瞬,男孩的身上也泛起了红光。见此,紫胤立刻收起了长剑,男孩身上的红光也跟着消失了。

云天河走过来,低声询问,“我刚刚感应到了煞气,果然如紫英所料想的一样么?”

紫胤叹了口气,“不错。陵越,你且将他交予为师。”

陵越听到师尊发话,站起身来,想要把人交给师尊,却发现男孩虽然昏睡,但右手依旧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衣襟,就如落水之人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怕弄出的动静会再度把人惊醒,陵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师尊。紫胤眼神微动,伸手上前包握住男孩的右手,那片衣襟从男孩的手指缝隙中滑了出来。成功把人交到了师尊的怀里,陵越松了口气。

紫胤带着人转身往树屋的方向走去,云天河正要跟过去,就听紫胤说道,“天河,你留下,照顾陵越即可。”

显然是因为之前动用了神龙之息,这一次紫胤并不打算再让云天河出手相助。

云天河收回了迈出去的脚,走到陵越身边道,“走吧,阿越,我们去你的房间等紫英。”

听云前辈这么一说,陵越才后知后觉感到了肩膀处的刺痛。

 

回到房间后,陵越径直走到床边脱下了外衣,又把里衣敞开了些,露出肩膀,侧过头一瞥,果然被咬出了一个牙印,还冒出了血。隔了几层衣服都能咬成这样,那个男孩下口倒是狠。

他有些无奈地收回了视线。

跟着进门的云天河站在离床几步的地方,皱了皱鼻子,“阿越,我闻到了血腥味,你受伤了?”

“小伤,完全不严重。”他不好意思告诉云前辈这是被人咬的,只好简单一句把它提过去。

幸好云天河不是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他从怀里摸出了一瓶伤药递给陵越。这些药是紫胤为了以防万一给他备着的,都是天墉城最好的疗伤药。

陵越道了一声谢,接过去涂了一点在伤口上,又将伤药递回给了云天河。

云天河把伤药收好,问道,“伤口会留疤么?”

陵越一边穿好衣服一边回答他,“应该不会。”他本不介意这种事,作为男孩子身上有几处疤痕也挺正常的。

云天河显得有些庆幸,“那就好。虽然看不见你,但我觉得你和紫英性格那么像,那你长得应该也挺好看的。我爹说过,长得好看的人,最要保护好,一定不能有伤疤。”

当然,云天青的原话更像是在调戏人。但云天河那时候年纪小,记不住原话了,只记下了大概意思。

陵越一时无语。

云前辈的爹爹真是……不行不行,作为晚辈怎可妄议前辈。

 

这本就是陵越住的屋子,他的东西都在这里,自然是不会等得无聊没有事做。只是现在多了云天河,他也不好把人晾在一边,自己去看书。

正在他思索着该说点什么时,云天河倒是主动帮他解了围,找了个话题聊了起来。

“阿越,会不会想要一个师弟?”

陵越心思何等聪明,云天河话音一落他就明白了过来,“云前辈的意思是,师尊打算收那个男孩为徒?”

云天河点点头,这是他和紫胤在树屋里商量的事情,这个男孩身负煞气,神龙之息只能压制一时,而天墉城充满天下清正之气,压制煞气的效果应该能更加持久,他们也好趁此机会寻求根治之法。

只是天墉城轻易不会留外人待太久,那个男孩又是如此特殊的情况,交给其他人照顾也是多有不便,唯一的办法就是紫胤收他为徒,亲自照看。

“紫英的意思是,还要问问你和那个男孩的意见。”

问那个男孩的意见,这是自然。陵越没想到师尊还要问自己的意见。这是什么意思?师尊怕自己不喜与人分享?

云天河摸摸陵越的头,“阿越,若他也成了紫英的徒弟,那么他就是你的嫡系师弟。但他身世凄惨复杂,将来会有不少的麻烦,我和紫英已决心尽力护着他。而你作为师兄,你愿意担下这份责任么?”

“师尊曾问过我为何习剑,我答‘因为想要保护需要保护之人’。哪怕那人不是我的师弟,只要他需要保护,自不会弃他不顾。”

“保护啊…”云天河笑了笑,“果然是紫英看中的徒弟呢。”

 

晚上,紫胤留了古钧照看那个待在树屋沉睡的男孩,他和云天河在陵越隔壁的屋子休息。

云天河跟紫胤说了白天与陵越的谈话。

“阿越他真的跟紫英很像呢。”

紫胤却是摇了摇头,“可我并没有做到,到最后,保护了大家的人,是你。”

“我倒庆幸是我,让紫英亲手毁掉自己的家,那太残忍了。”

琼华,即使再不认可其作为,那依旧是紫英长大的地方,是他心底的家。

这一点,云天河一直都懂。

“紫英,你确认了吗?”

下午紫胤把那个男孩带上树屋,就是要确认一件事情。

“他确实是焚寂剑主。”男孩被云天河用神龙之息压制煞气,照理不应该会那么快醒过来。而他醒来那时,紫胤正在催动灵力查看焚寂。也因此,他们猜测男孩与焚寂之间是否有一层联系。

云天河幽幽地道,“剑主啊,跟娘,大哥还有菱纱一样……那他……”

“有相似也有不同。等他身体好一些后,我会带他回天墉城。”

露出一个简单的笑容,云天河道,“天墉城我就不去了,紫英你有空的时候就带着他和阿越来看我吧。我会一直待在青鸾峰等你们的。”

天墉城门规森严,紫胤倒不是介意带云天河去会惹麻烦,只是不愿他被天墉城的那些规矩拘了性子,云天河在那儿不会过得很开心。这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所以,他从不提让云天河随他去天墉城的事情。

 

第二日一清早,三人一同去树屋查看小男孩的情况。

紫胤昨天设下的封印效果不错,他体内的煞气已经被封印了起来,没有任何异动。

小男孩的手指动了动,似乎是要醒过来。

三人静待了片刻,男孩果然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身体恢复了不少,从床上坐了起来,幽深的目光依次划过站在他面前的三人。昨天的记忆还在,视线落到陵越身上时顿了顿。木着的小脸倒是看不出表情。

“身体可还有不适?”

这是昨天救了他的人在发话问他,他收回视线,低声回答,“多谢前辈相救,身体好了很多。”

真正的仙人该是什么样子呢?

此刻,他觉得面前站着的银发高人已经给了他答案。就是那个样子,一双眸子恒长冷寂,万年不变的俯瞰人世变化,带着叹息与悲悯。

“如此便好,”紫胤为他介绍,“我是天墉城的紫胤真人,这是我的挚友云天河,徒儿陵越。你可愿拜入我门下,成为我的弟子?”

“拜师?”男孩好奇地问,“那我可以跟你学剑术法术吗?”

紫胤点头。

“我愿意的。”男孩大力地点了几下头。

“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男孩眼神中闪过一丝哀痛,想了想,最终转为坚定,“屠苏,我叫百里屠苏。”

我想要拥有如同屠苏酒一般怯邪的能力,保护身边的亲人。

“百里屠苏……”紫胤慢慢地念出这四个字,似在沉思,“屠绝鬼气,苏醒人魂。屠苏,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弟子。等你身体完全康复后,我便带你回天墉城。”

“弟子百里屠苏,拜见师尊。”百里屠苏从床上跳了下来,在地上给紫胤行了一个大礼。

紫胤伸手将他扶了起来,百里屠苏视线偏向站在后面的陵越,行礼道,“屠苏见过师兄,见过云前辈。”

陵越也回了他一个礼,心中回想起了云前辈昨日跟自己说的话。

日后,百里屠苏,便是自己要保护的师弟。

 

百里屠苏身上的衣服破烂得厉害,没有办法继续穿了。只是陵越自己带的几件衣服有些大,不适合他穿。最后还是古钧下了趟山,买来了几件适合百里屠苏穿的衣服。

陵越留下来帮忙,紫胤和云天河先离开了树屋。

百里屠苏把自己原来的衣服换了下来,依旧保留了脖子上带着的羽毛项圈。陵越帮他把换下的衣服折好放在了床头。他有此举动是因为注意到了百里屠苏换下衣服时眼底的一抹留念神色,明白这衣服也是一份回忆,对方不愿丢弃。

百里屠苏心中对陵越生出一份感激。师兄虽然看起来十分严肃,但其实是一个很细心的人。

衣服换好了,却因脑后的辫子苦恼了起来。

以往都有人帮忙,这自己梳辫子可是头一回,又还是在脑后,看不清楚情况,他摸索着试了好几回,都弄不好。

“我帮你吧。”

陵越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后,见百里屠苏尝试多次都不能成功,终是开了口。

百里屠苏一顿,无声地将梳子递了过去。

陵越握着梳子,虽面上不显,但内心其实也有些苦恼。他这也是头一回给人编辫子,自己平常都是简单的马尾,也是没经验,唯一比百里屠苏好上一点的,不过是他能看到后面的情况比较方便罢了。

他尝试了两三回,勉勉强强编出了一条能看的辫子。系好发尾后,把梳子放回到桌子上,“好了。”

百里屠苏站起身,回过来对陵越说道,“多谢。”

“不必,举手之劳。师尊还在树下等我们,不可让长辈久候。”

两人一同下了树屋。出来时,百里屠苏忍不住好奇地回头望了一眼自己待的屋子。居然是建在树上的?

 

古钧买衣服的时候,顺道也给百里屠苏和陵越买了早点。云天河有一份点心,他笑呵呵地拉着紫胤非要他一起吃,又被紫胤丢了一个甩袖一句“胡闹”。

之前紫胤说陵越开始辟谷,也只是帮他找了个借口不用吃云天河准备的烤肉。毕竟还是长身体的孩子,当然要注意营养。

桌上陵越和百里屠苏两人都是端正地坐着,安安静静地吃早点,只有云天河在说话,偶尔紫胤回他一两个字。

吃完之后,紫胤表示百里屠苏可以随意走动,只要注意身体别太累就行。陵越的功课不能落下,要去练剑,百里屠苏刚准备说他想去看师兄练剑,云天河先开了口,“阿越你去练剑,我带着屠苏熟悉一下青鸾峰。”

百里屠苏闭了口,事情便就这样定了下来。

 

也不知道云天河究竟是把人带去了哪里,这一上午都没见人影,中午冒出来的时候,云天河头上夹了几片树叶,百里屠苏的情况就比较糟糕了,好好的头发又快成了鸟窝造型,脸上也蹭了不少灰。陵越见到两人时真想学他师尊一甩袖,丢下一句“胡闹”,但还是忍住了。只是面色有些不好看。

百里屠苏见师兄的表情在看到自己的头发后变得有些发黑,低了头,心里想对方是不是因为他弄乱了好不容易梳好的头发而在生气。

云天河全然不在意,倒是紫胤知道后,发了话,“下午屠苏就不要出去了,陵越,你负责教他天墉城的入门心法。”

“是。”陵越点头应下。

重新梳好了辫子的百里屠苏对着陵越有些讪讪,“有劳师兄。”

云天河没了小玩伴,偶尔陪紫胤说说话,偶尔去看看两个小的,给陵越指点一下剑术,接着又继续去满山地猎野猪。令他高兴的是,虽然百里屠苏不能跟他一起玩了,但对于烤野猪倒挺给面子的,吃得也还喜欢的样子。

 

就这样,又过了十来天,百里屠苏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紫胤给他再加固了一次封印后,决定回天墉城了。

他和陵越这次出来已快接近一个月,再不回去,估计掌门就要派人来请了。

考虑到百里屠苏还不会御剑,紫胤便将他抱在了怀里。陵越跟在两人的后面。

直到御剑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了,云天河才慢慢离开崖边,摸了摸头,转身往自己屋子的方向走去。

屋子前面有一座坟,陵越帮着他一起除过坟前的杂草,而紫胤在的时候每天都会仔细地擦拭坟前的望舒,但最后爱剑如他依旧会把望舒插回坟前。

并非不珍惜望舒,只是为了纪念,纪念一个对两人都非常重要的朋友。

梦璃百年才能一见,而菱纱却是早已投入轮回。

云天河蹲下身子,对着菱纱的墓碑说道,“菱纱,这一次,我们会尽力为屠苏争取到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执剑长老和大师兄回来了!!!

 

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传遍了整个天墉城。太久没有见到执剑长老和大师兄,天墉城上下都十分想念。所以,当两人回来的消息传来时,正在练剑的弟子们一下子充满了干劲,剑气刷刷刷地凌厉了好几倍。

不过,执剑长老一回来就直接去见了掌门,打听之后得到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执剑长老,又、收、徒、了!

弟子们之间的讨论瞬间炸开,这回收徒大家之前可没听到什么消息,怎么冷不丁地就收徒了呢?自己都没有准备什么,若是提前通知,说不定自己就能被选上了呢!

几乎大部分人都产生了这个想法,也因此对这个突然被选中的人充满了好奇心,再一探听才得知,这人居然以前并不是天墉城的弟子,而是执剑长老在外面遇到才收为徒弟的。

天墉城的弟子们一瞬间泪流满面,是自己不够好么?执剑长老居然跑去外面收徒弟了……

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陵越带着百里屠苏先去了天墉城二层东面的玉镜长明领取道袍,之后两人便往玄古居的方向走。一路上偶尔碰到几个弟子,恭敬地喊了一声“大师兄”后,探寻的目光都落到了大师兄身旁的百里屠苏身上。

“这是师尊新收的弟子,我的师弟,百里屠苏。”

探寻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深邃了起来。而百里屠苏只注意到了“我的师弟”这四个字。

陵越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语气都是淡淡的,但百里屠苏却心中有几分愉悦。

他不再是孤身一人,他有了师尊,有了云前辈,还有师兄。

“哟,大师兄,这便是执剑长老新收的徒弟?我看修为也不怎么样嘛。”陵端在陵越再一次向打招呼的弟子介绍百里屠苏时,终于忍不住刺了几句。他那语气阴阳怪气,非常不友好,连陵越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陵端,师尊行事岂容你来质疑?有那份闲心操行别人的修为,不如好好修炼自己。”

陵越板着脸,声音微沉,面上已经染上薄怒,陵端见此收敛了一些,哼了一声,掉头走了。

陵越观察了一下百里屠苏的表情,这孩子一路上都没有说过话,面上平淡,也没有因为陵端的不友善而生气或者委屈,心中不由得对这个心性不错的师弟有了些欣赏。

“陵端此人说话一贯如此,日后若是相遇,你不理会他即可。”

“师弟知晓了。”

陵越带着他通过传送阵直接到了玄古居,推开房门,对百里屠苏说,“进来吧,日后,你便住在这里。”

“师兄住在何处?”百里屠苏没有立刻进来,而是站在门口发问。

“我也是住在此处。”玄古居足够大,有两间卧室,陵越之前住在西边,东边一直空着的。如今百里屠苏来了,便让他住在东边,也好方便照料。

陵越把人带去东边,放好东西后道,“我现下要去上道法课,你且在此处稍作休息,等师尊与掌门谈完话后,自会来找你。你对此地还不甚熟悉,不要乱跑。”

百里屠苏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目送陵越离开时,百里屠苏的心里泛起了一些波澜,日后,自己也能跟着师兄一起练剑修道么?


================


再来一个无责任小剧场:

小野人:我爹说过,喜欢的人就要先下手为强,标个记号,告诉别人,这是我的。

玄霄(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对着云天青):羲-和-斩!!!

听了云前辈的话,百里屠苏也想起了幼时的牙印,望向师兄。

陵越扭头:早就没了。

================TBC

先说说陵越。因为这篇文是走游戏向,我给师兄设定的性格是看起来有点冷+严肃,公正严明,很有责任担当的一个人。同时他也很会照顾人,尊敬长辈,帮助师弟师妹们什么的。跟电视剧里的区别就在于,他对师弟的照顾不会那么明显,不过少侠会懂师兄的照顾的,放心XD【先说明,电视剧里的师兄弟相处我是很喜欢的,完全没有不喜的意思,只是游戏里确实是不同的呀】。

所以,到目前为止,他和屠苏之间的关系只是师兄弟。陵越因为他习剑的目的而把照顾百里屠苏当做是他的一份责任。日后两人的相处增加,再加上百里屠苏成长后一些想法的改变,会让两人慢慢产生感情的。我比较喜欢细水长流,这需要一个过程,过程啦~

再说一下挚友云天河。毕竟是几百年的岁月了,小野人再天然也会有些变化和成长。当然偶尔让师尊发怒的胡闹行为也还是会有,那是他保留下的天然性情,随心而活。作者的意思,只是他成长了许多,明白了很多事情。也因为在意紫英,会注意到很多问题。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这个有些改变的小野人。我纠结完沈夜大大,又开始纠结挚友了……p(# ̄▽ ̄#)o

评论 ( 26 )
热度 ( 39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