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一&古剑二】【乐夏/苏越】《心有执念》07

小刷一点点云紫。


===============


第七章


乐无异此刻的想法只有一个:

——姓夏的,你最好安然无恙地回来,不然看我回家了怎么收拾你!!!

 

无论乐无异内心究竟是多么地抓狂,但此刻显然已经无法阻止逸尘的动作。

“喵了个咪!金刚力士1号、2号、3号,快出来帮忙!”单手召唤出来几个偃甲帮助逸尘分散火龙的注意力后,乐无异深吸了口气,干脆两只手去拽晗光。

本偃师这么多年扛偃甲材料练出来的臂力要是被你拉过去了,回去还有什么脸面见师傅和太师傅啊!

 

“师弟!”

见百里屠苏的情况不妙,陵越也不顾自己的旧伤未愈再次赶上前来。同样跟着他一起前来的还有晋磊和方兰生。

百里屠苏的情况简直比陵越的旧伤复发还要糟糕得太多,周身的煞气暴涨,在他的身体内撕扯。他痛苦地抓住胸口的衣襟,紧紧地咬着下唇,不肯泄露一声痛呼。

“怎么会这样?今天明明不是朔日!”乐无异那边无暇再照顾百里屠苏这边,陵越一边挂念着百里屠苏的情况,一边还要分神拦下火龙的攻击。幸好有乐无异那几个偃甲的帮忙,火龙没有再集中攻击这边。只需避免火球的波及即可。

但很明显,若是再僵持下去,他们几人的处境都十分危险。

“陵越大哥,让我试试。”方兰生快步跑了过去,将手腕处佛珠拽在手里,眼神十分坚定。

以前百里屠苏在他们几人面前也发作过,那时候是晴雪的法术帮了忙。方兰生想自己好歹也是水系,应该能起同样的效果。

陵越点了点头,让开了百里屠苏身旁的位子,和晋磊联手防护身后的两人。

宁心静气的吟诵声响起,陵越刚放下一部分的心却在下一刻被方兰生气急的惊呼提了上去。

“木头脸,你清醒一点!”

不知何时,百里屠苏已经站了起来,他正提剑面带杀气地一步步走向方兰生。

“我靠!”晋磊忍不住爆了声粗口,毫不犹豫地转身去帮忙。他从后面抱住了百里屠苏,拼命想要把他拉离方兰生的面前。“大哥,这个时候别玩我啊!”

乐无异和逸尘都顾着火龙那边,他们这边一伤一治疗,要真对上剑法精妙却偏偏狂躁了的百里屠苏,就他这个才学了刀法几天的,实在是不够看,跪也只是迟早的问题。

百里屠苏挣扎了几下没挣开,一皱眉,煞气上涌,直接震开了晋磊,将他掀翻在地。这次他的动作很快,趁着晋磊还没爬起来,一剑砍向了呆愣住的方兰生。

方兰生避无可避,放弃般地闭上了眼。

可是等了一会,都没有疼痛的感觉。他忐忑地睁开眼睛,一个紫色的身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秋水死死地拦住了想要向下砍来的青冥,陵越不顾伤口再度崩裂,全力阻拦失控的师弟,背对着方兰生说道,“我来拦着他,你继续施法。”

对上陵越,百里屠苏有一瞬间的失神,陵越抓住这一瞬间,逼得对方后退了几步。

但下一刻百里屠苏再度砍了过来。

晋磊这时候也爬了起来,不顾身上的疼痛跑了过来,不过他也无法插手那对师兄弟的对决,便走到了兰生的身边做防护。

 

师弟,自上次对决起,我们已经多久没有交过手了?这一次,我绝不会输!绝不会让你我再后悔!

——绝不!

 

要封印火龙谈何容易?逸尘一开始就做好了最难的打算。选择了太华最高深的封印法咒。

一边念咒,一边避开火龙的攻击,待冗长地吟诵结束那一刻,天空中水蓝色圆形法阵终于成行,法阵中伸出了无数细长的乌金锁链,一圈圈地将火龙缠绕住,压制它的动作,让它不得不慢慢地伏下身躯。

五柄冰蓝色长剑,占据五个角落,齐齐从天空中以凌厉的趋势俯冲而下,将锁链钉住。

火龙还在挣扎,震天的咆哮仿佛要撕裂天空。

这是火龙与逸尘法力的较量,虽然感觉到自身力量的勉强,但是逸尘拼尽全力也不肯后退一步。

他不能退,他若退了,其他人要怎么办?乐无异会怎么样?

所以他绝不能退!

——绝不!

 

“糟了,空间要被撕开了!”

陵越的灵力到如今已经无法再支撑隔断空间那般耗费灵力的庞大法术,再加上火龙挣扎引起的灵力碰撞,让整个空间摇摇欲坠。

这个时间段正是人流最多的时候,若是空间恢复正常。

——那后果,无法想象!

 

“继续念。”

清清冷冷的三个字,随即而来的是数把由剑气虚幻而成的光剑飞至火龙的上空,帮助逸尘维持着封印的法阵。

逸尘没有回头,出手之人身上传来的冷冽剑气让他知道转机已到。

“天河,这里交给你。”

慕容紫英在出手帮逸尘震住了险些崩溃的封印后,不再踏剑停留在空中。他和云天河两人急速落地,然后快步走向陵越那边。

“放心交给我吧。”

空间在他们两人出现后又稳定了下来。

云天河嘿嘿一笑,摸出了背后的后羿射日弓,正要动手,慕容紫英斩钉截铁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你要是敢拿‘天河剑’来射,就去面壁反思一个月。”

“哦,好。”

云天河应得到快,拉弓射箭,犹如长虹贯日,一道强大的剑气带着他自身的灵力直射火龙的心脏,穿透了曾经是铜墙铁壁的火龙身躯,穿心而过。

火龙哀嚎一声,软软倒下,归于平静。

 

慕容紫英没有留意云天河的动作,方兰生见百里屠苏的师尊来了,便停止了施法,拉着晋磊退开了些。

陵越无法从僵持中退开,只能恭敬地喊了一声“师尊”来表达弟子失礼的歉意。

慕容紫英微微点头,一抬手,一把剑从他背后的剑匣飞出,架开陵越和百里屠苏。

陵越趁此机会也退开几步,交给师尊来处理。但担心的目光仍旧紧紧跟着百里屠苏。

慕容紫英上前几步,右手掐诀,地上显出逐渐缩小的光圈,最终缩小到了百里屠苏的脚下,将他困住使其无法动弹。

他以掌抵上百里屠苏的胸口,原本浑身浮现的黑气慢慢地聚拢在胸口的位置,慕容紫英加大了灵力,将黑气带离百里屠苏的身体。

而在黑气脱离的一刻,百里屠苏彻底失去了意识,向前倒去,幸好慕容紫英伸手扶住了他。

“师尊,师弟他?”陵越向前。

“屠苏他已无事。”慕容紫英将昏迷的百里屠苏交给了陵越,右手一握,凝聚在掌心的黑气刹那间消失殆尽。

 

云天河在此时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乐无异和逸尘两个小辈。

乐无异边走边拽着逸尘,另一只手摸这摸那,上上下下地检查着逸尘,看他有没有受伤。

眼尖的方兰生发现逸尘的脸有点红。也不知是热的还是……?

“晚辈多谢紫胤前辈,云前辈出手相助。”

逸尘终于摆脱了乐无异的纠缠,认真地拱手道谢。刚刚若是没有他们的及时出手,他们几人都悬了。

乐无异对于逸尘不让他仔细检查有些委屈,被逸尘瞪了一眼后,收起委屈恭恭敬敬地跟慕容紫英和云天河表示感谢。方兰生和晋磊明白自己也是托这两人的福才捡回了一条命。道谢的同时心下悄悄感叹,想当战斗主力果然还是差了很多啊……

方兰生偷偷地观察了慕容紫英一会儿,这般强大,难怪木头脸和他师兄那么厉害。又看了看另一边站着的逸尘,同样是水系,他那么厉害,应该也是有个很强的师尊吧?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识一下。

 

大地在此刻又震颤了一下,火龙所在的地方发出一片白光,刺眼得让人无法看清。

众人再度戒备。

待光芒散后,空中悬浮着一片闪着零星光芒的碎片,而火龙已经不见了。

几个小辈对这突然的状况都挺意外的,好奇询问的目光同时投向最有可能给他们答案的慕容紫英。

慕容紫英右手微抬,那片碎片就仿佛受到召唤般向他飞来,落在他的掌心上空。

微蹙眉头,慕容紫英观察了片刻道,“好强的剑气,这块碎片应该是一把很强的古剑的碎片。”

“诶?很强么?我以为紫英给我的‘天河剑’已经是最强的了,还有更强的啊。”云天河摸了摸头接话道。

慕容紫英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况且铸剑之术博大精深,我也未曾达到极致,何谈最强?”

云天河似懂非懂,“可在我看来,天河剑就是最好的。你总说天河剑比不上爹爹的望舒和大哥的羲和,可是爹爹就说,那是你不懂剑所代表的情谊。定情信物当然不能以剑的强弱来判……”

“胡言乱语!”

慕容紫英急急出口打断了云天河,脸色微红,周围的几个小辈不发一言,一触及他扫过去的眼神立刻望天望地,但眼中闪过的八卦他不会看错,这其中还包括了在他看来极为本分的陵越和逸尘。

真是,有云天河在的地方,就有胡闹。

 

最终还是乖徒弟陵越出来帮自家的师尊解了围,“师尊,师弟还未清醒,我们不如先回去吧。”

“好。”慕容紫英唤出慑天来,正要御剑离开,云天河一拍头,喊道,“紫英等等。”

只见他对着远处的某个地方招了招手,一柄暗金色的剑飞落至他的手上,他还嘿嘿地摸头笑道,“差一点就把你给忘记了。”

“云、天、河——!!!”

陵越一听云天河那话,再想明白云天河拿的什么来射的火龙后,心下一咯噔,暗道不好。

师尊交代不准用天河剑来射,没想到云前辈居然用了飞雯焕日!还是一样的结果,都会惹师尊发怒啊云前辈!

果然他尊剑爱剑的师尊已经怒极,“你立刻滚回去思过!立刻!!”

“又去思过啊?那吃饭怎么办?你和大哥怎么一样都喜欢叫人思过?爹爹就说这是琼华别扭一系的专属口头禅,紫英你明明是铸剑系的,琼华什么时候有了别扭系我怎么不知道,菱纱和梦璃也说知道……”

云前辈,我求你快别说了,没看到师尊一贯冷静自持的形象都快毁干净了么?

陵越内心哀叹,有点羡慕此刻昏过去的师弟了。

“言之无聊,成何体统!思过便是思过,岂能容你存有这些杂念!”至于云师叔的话,我一定会一字不漏地转达给玄霄师叔的!

慕容紫英狠狠地想到,一甩袖,“走。”

 

回去的时候,几个小辈坐在馋鸡上,陵越照看昏迷的百里屠苏。

方兰生扯着晋磊的袖口低声说道,“我以前见木头脸的师傅还挺怕的,觉得他面上比木头脸还要冷,不敢靠近,今天见识了云前辈才知道木头脸的师傅也不是很难相处嘛。”

晋磊摸了摸方兰生的头,撇嘴,“那是,一物降一物么。”

“别摸我的头!”

乐无异可逮着机会了,拽着逸尘的手不肯放开,“夷则夷则,你理理我么?从刚刚开始你就不肯理我了,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为什么?你难道就不该反思一下你的行为么?出来行动还那么不正经胡闹、你当真……

逸尘一扭头,“无礼!称在下夏公子。”

乐无异双手抓头,一边晃头一边不解道,“我不是把这个BUG给修好了么?怎么还会这样?!”

“你跟紫英有点像啊……”

云天河那健气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云天河第一次见到馋鸡,很感兴趣,再加上紫英闹别扭不肯理他,他就跑来馋鸡背上坐了。

见两个小辈都看向他,还以为他们是对自己的话题很感兴趣,就解释道,“我们当初认识紫英的时候,他也喜欢说——‘叫我师叔,不可无礼’。”

乐无异和逸尘不约而同地转过视线遥遥看了一眼紫胤前辈御剑飞行的身影。内心复杂。

“紫胤前辈是云前辈的师叔?”乐无异发现了一个问题。

“是呀。”云天河扳起手指给他们一一介绍,“我爹和我大哥是紫英的师叔,大哥是爹的师兄。我加入琼华时,负责人说让紫英教我们,所以他是我们的师叔。”

两人听地晕乎乎的,同时感叹:贵圈真乱。

乐无异再一回想明明看起来差不多年纪的谢衣和沈夜,他却一个要喊师傅,一个要喊太师傅。更何况还有一个怎么看都是萝莉妹妹的沈曦,一算辈分却……

其中滋味,当真一言难尽。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方兰生也凑了过来。他这问话是对乐无异来的。

乐无异很随意,“兰生想问什么就问呗。”

“你说他叫‘逸尘’,可你平时一直喊的‘夷则’,他又说他姓‘夏’,这究竟是有几个名字啊?!”轻度强迫症的方兰生表示有点小抓狂。

乐无异看了逸尘一眼,在得到对方的眼神同意后,双手一摊,“‘逸尘’是他们太华弟子的道号。他的名字是叫‘夏夷则’。”

自从逸尘、不,夏夷则在被告知,自己的身体变成了鲛人陷入沉睡,而目前的身体只是偃甲后,就习惯性地把自己当做逸尘。

因为在他看来,师尊、乐无异他们认识的那个夏夷则,该是那个在沉睡的鲛人。

自己,没有真正的身体,没有完整的记忆。

所以,不是完整的夏夷则。

不过这次在跟乐无异还有师尊谈过后,他不再介怀此事,所以,以后,他是逸尘,但也是夏夷则。

正在一点点恢复记忆的夏夷则。

方兰生很自然地说,“无异总是叫你‘夷则’,那我们也这么叫行么?一会儿‘夷则’,一会儿‘逸尘’,我都反应不过来了。”

云天河也跟着掺合,“‘夷则’挺好听的,干嘛不让叫。我就觉得‘紫英’比‘师叔’好听。”

乐无异捂嘴偷笑。

夏夷则:……


=================TBC


来说一下夷则的想法,那个时候他只记得母亲去世了,自己什么情况都不记得,而知道自己的身体只是偃甲,又只有一魂后,他便觉得自己不过是用来收集魂魄的偃甲,不觉得自己是夏夷则。所以才对外说的是“逸尘”。


下一章终于可以把名字统一成夏夷则了。一会儿逸尘,一会儿夷则,天蓝也快精分了。


评论 ( 8 )
热度 ( 32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