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番外《众人旅游篇第一日》

《破迷》众人旅游篇第一日(上)


注:时间是接在哪儿作者还木有想好,当单独的番外看吧。

 

为了之前的那个大案子,刑警队的众人是昏天黑地地忙碌了一个多月才终于将所有的罪犯全部抓获。这几日不过是一些案子后面的收尾工作,相对比较清闲。

方应看和陆小凤自三天前起,就时不时地在自己面前刷个存在感,直到两人晃荡的频率超过了不能容忍的程度,心知肚明的诸葛小花终于大手一挥,决定放众人三天假!

让这群家伙爱去哪儿去哪儿,别在自己跟前碍眼就行。

目的达成的方应看和陆小凤第一时间出门通知自家的那位,心里谋划着去哪里过二人世界。可惜就糟糕在陆小凤打电话的时候刚好被路过的顾惜朝听到了。

背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冷笑,顾惜朝对着吃惊的陆小凤晃了晃刚刚发完短信的手机。

待陆小凤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后,眼前一黑。

 

TO花满堂:放假三天,不如接小楼回家住住?

FROM花满堂:我马上过来,另转告那只小鸡,二人世界做梦去吧!(冷笑)

 

“顾惜朝,你不厚道——!!!”

走廊上传来陆小凤的一声惨叫,各办公室不知情的群众闻声而出,好奇地打量两人,见到顾惜朝那一贯高高在上的冷笑,纷纷在心里给陆小凤点根蜡。

“惜朝,你又在欺负陆小凤……”

另一个充满无奈的声音插了进来,来者正是被全警局私底下称为“顾惜朝克星”的大当家戚少商。

戚少商一登场,顾惜朝立刻火力转移,集火戚少商,自然也就放过了陆小凤。

陆小凤自大学起,跟顾惜朝斗争多年,虽然大部分都是他被欺压,但也不是全然没有反抗过。趁着顾惜朝对戚少商冷嘲热讽的时候,他摸了摸两撇小胡子,想了个主意。

得意一笑,他转身悄悄地再度走进诸葛的办公室。

 

于是,正式的通知下来了。

 

“刑警大队集体旅游,允许自带家属……陆小凤,这就是你出的馊主意?怕被花家那几个拆了你跟花满楼,就把我们全拖下水了?”方应看拿着发下来的那张纸,恨不得拍到陆小凤脸上去。

自己没能力抗住花家数字军团的威力跟花满楼去过二人世界,居然敢毁了他跟崖余的二人世界。

陆小凤完全不在意方应看周身环绕的黑气,“我这可是在帮你!一群人出去,你还有可能跟着无情。不然,你以为放假三天,无情能放弃那满屋子的书跟你出去?就顾惜朝那关你都过不去!”

看来这两人都发现了,顾惜朝这家伙,简直就是自己二人世界的拦路虎!!!

如此,很有必要找戚少商私下里再谈谈人生了。

 

陆小凤下手够快,等花满堂赶来接人的时候,刑警大队的人都知道了要集体出去旅游的消息。

花满堂当时脸就冷了下来,斜睨了陆小凤一眼,很好,胆子不小。

优雅地掏出手机,“喂,大哥,我到了……七童他们要集体出去旅游,你有空么?把嫂子柠云带上,还有家里其他几个蹲着的,我们也一起出去散散心。”

做出完美的安排后,花满堂之前冷下的脸色,又恢复了跟自家七弟一般儒雅的笑容,“陆小鸡,好好准备。我去七童办公室坐坐。”

有花家数字军团在,还有花柠云那个小皮猴,我让你分身乏术,看你怎么缠七童!

 

大家对出游都没什么意见,倒是家属越加越多,最后原本计划的内部出游,反而成了一大群人。

方应看和花满臣两人商量出了不少选项,又问过大家的意见后,把行程安排了一下,决定去市郊的一个度假村玩。

每个车子上坐几个人,倒不用开太多的车子过去。

趁着诸葛心情好,追命难得地申请到了司机权力,可是环顾一圈,发现除了他家老大和朝朝,居然再没人愿意坐他的车子。有点小失落。大概是看他表情实在太过可怜,到后来,戚少商居然也同意坐他的车。这孩子顿时开心了不少。

倒是方应看,无情不坐他车子,自己开车就没什么意思了,干脆去坐了花满臣的车子,两个商场精英倒是有聊不完的话题,也不怕冷场。

花柠云那个小孩子自然是跟着花满楼和陆小凤了。

陆小凤对着同样跟过来的方邪真表示不满,“柠云那小皮猴我还能理解,你跟来几个意思?”

方邪真悄悄指了指不远处正在跟花满阁说话的花满堂,“我家老大的指示,今天得全程跟着你们,要是不照办,回去训练加倍再加倍。师母你就多多包含吧。”

陆小凤被“师母”两个字噎了回去,花柠云那小家伙笑得蹲了下来,看那架势就快捶地大笑了,花满楼依旧保持着翩翩风度,只是嘴角的弧度出卖了他。

冷血他们那一车原本是都是几个大男人,倒是习玫红站车门口冷眼一瞥,自动有人让出了冷血旁边的座位,她这才笑眯眯地坐了上去。同车的其余几人悄悄抹去冷汗,在心里对着冷血哀叹:兄弟,你就从了这位女王大人吧……我们实在是承受不住女王的迁怒啊!!!

 

直到车子开出一段路后,戚少商终于明白为什么上车之前,惜朝能那般自信地告诉他,完全不用担心追命会飞车了。

不得不说,来汴梁办第一个案子那会,追命带着戚少商飞车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追命此时早就没有了出发的活力,头耷拉在方向盘上,双眼放空地对着前方看不到尽头的车辆。他从最开始的激动,到抓狂,到如今的沮丧,也不过才半个多小时。

让他一个赛车冠军,忍受这种缓缓开动往前挪的速度,还不如杀了他。

偏偏,顾惜朝还要放上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冷淡的声线,在车内幽幽响起:“追命,刚刚有辆自行车,超了你。”

追命,卒。

 

坐在副驾驶上的无情回头看了后座的顾惜朝一眼,两人交换过一个眼神后,顾惜朝拍拍一旁的戚少商,那眼里的意思是,追命被打击得没动力了,你去替他。

反正车子也是熄了火在等,戚少商拉开车门,跟追命换了座位。

可奇怪的就是,在戚少商跟追命换了座位之后,没过十分钟,前面看起来似乎要堵到天荒地老永无止境的车子居然动了起来。而戚少商听从无情的建议换了一条路后,更是一路畅通无阻。

追命原本是趴在后座哀叹的,看这情况惊得就要蹦起来,要不是顾惜朝及时拉住他,他多半要跟车顶来个亲密接触了。

“这什么情况?!”他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事有蹊翘了,不然怎么会那么巧?!

戚少商在专心开车,倒是顾惜朝心情不错地跟追命解释,“你在英国待了一阵子,不知道这条路的新情况,最近在整修,天天这个时间点都会堵车,但不会太久。”

所以他把握好了时间,在追命主动放弃时,让戚少商顶替了他。这样,这家伙后面就是抓心挠肺想开车也得老实了。毕竟是他主动放弃的开车权。

戚少商在心理默默吐槽:果然都是精心算计的主,不肯吃一点点的亏。


《破迷》众人旅游篇第一日(下)


不论过程怎样,众人最终顺利地到达了度假村。

 

一开始追命因为开车没过足瘾,还郁卒了小一会儿。等到了度假村,发现有一堆的游玩项目,这孩子立刻把郁卒抛到脑后了。

这地方方应看和花满臣常来,也不用接待的人介绍,跟大家大致说了些注意事项,就让他们自由活动了。

众人三三两两地组队玩去了,冷血几个想玩真人CS,无情表示他可以当军师。

白愁飞和王小石他们也想玩,人越加越多,最终就变成了刑警队VS法医法证队。不过刑警队表示对方那边有了无情当参谋,花满楼和陆小凤两人又不在,战斗力不平衡,于是,方应看加入刑警队,顾惜朝更是被戚少商拖去给刑警队当参谋。

习玫红用枪口一指冷血,十分高冷地道,“我要是赢了,这三天你就得听我的!”

方应看眼睛一亮,盯着无情,正要开口,无情先幽幽地回了他两个字:“免、谈。”

 

花满楼表示想去钓鱼,不等陆小凤响应,除了老大以外的几个花家哥哥都积极表示他们也要去钓鱼!跟七童一起钓鱼!!

只是单纯的钓鱼,没有点赌注怎么行呢?

花满堂充满挑衅意味地对上陆小凤,“如果我钓的鱼比你多,就让七童回家住半年。”

花二哥那语气,完全不是在问他赌不赌,而是必须赌。

陆小凤撇撇嘴,却不接对方下的战书,反而说道,“花二哥,你一定要在警察面前谈‘赌博’问题么?”

另一边,花满榭拿着鱼竿跑去花满楼身边说,“七童,如果我钓的鱼比你多,你就在家住一年,还不带上陆小凤怎么样?”

花满楼回以微笑,态度淡定无比,“四哥,买来的鱼是不作数的。”

他怎么猜不到几个哥哥打的什么主意?陆小凤和几位哥哥都不是擅长钓鱼的人,如此执着地要打赌,很明显是留有后招。

任由花家几个哥哥怎么磨,陆小凤和花满楼都岿然不动,统一战线不上钩。

小皮猴花柠云右肩上扛着根小鱼竿颠颠地跑了过来。“七叔七叔,你教我钓鱼吧~~”

花满楼自然不会拒绝,正好可以趁此机会脱离哥哥们的“包围”。他便领着花柠云挑了一个有遮阴的地方,开始钓鱼。

等到陆小凤从那边“脱困”出来,就看到一大一小安安静静坐在树荫下面守着钓鱼竿的模样。

花满楼能安静的坐着,陆小凤理解,他可不相信花柠云这个花家最有名的小皮猴能老实待着。

果然一见到陆小凤过来,花柠云立刻起身要扑过去,不过起身的一瞬间余光瞥见了鱼竿,又犹犹豫豫地坐了下来。

陆小凤挑挑眉,挺意外的。

“哟~小家伙,难得老实么。”

花柠云悄悄地望了花满楼一眼,支支吾吾说,“七叔说,要安静守着才能钓到鱼。太闹的话,会惊走鱼的。”

花满楼笑了笑,“只要不是太大的声响就行。饿了吗?要不要我过去给你拿点吃的过来?”

花家的大哥和大嫂没有参与钓鱼活动,两人在河边的不远处坐着喝茶聊天,看弟弟们闹腾,好不惬意。圆桌上摆了一满桌子的点心,让几个弟弟饿了就过去吃。

除了花满楼和花满阁这两个喜静的人能静下心来钓鱼,其他几个花家少爷哪里能待得住?没多久就去各干各的事去了。花满臣倒是有心让自家那个闹腾的儿子跟着他七叔磨磨性子。

花柠云转了转眼珠,点了几样,让他七叔给他带过来。花满楼笑着点头离开。

陆小凤大咧咧地往花柠云身边走去,正准备坐下跟小家伙交流一下,一声突如其来的“凤叔叔”差点让他一个踉跄跌到水里去。

 

以往他去花家,花柠云一直叫的他陆叔叔,这“凤叔叔”还是头一回。尤其是小孩子说话还带了点北方特有的儿化音,这声“凤叔叔”听起来有点像“凤儿叔叔”,更囧了……

陆小凤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你叫我什么?”

花柠云笑眯眯又甜丝丝地喊了他一遍,这一声可是让陆小凤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凤(儿)叔叔~~~”

这小鬼怎么许久不见,也变得蔫儿坏了?还是花家就是盛产“笑里藏刀”这一型?

用食指抵上花柠云白净的脑门,暗使了点力气,让那个笑得狡猾的小狐狸不能扑过来,陆小凤一字一顿地说道:“别叫我凤叔叔,友、尽!”

花柠云捏着手指,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说,“这是二叔交代的呀,他说姓陆的太多,叫陆叔叔不够特别,但凤叔叔……估计就你独一份了。这样才显得你特别呀~”

“我根本就不想要这种特别好么?!”

“凤叔叔~”

“乖,叫陆叔叔,我们还是好朋友。”

“凤叔叔~”

“陆叔叔!”

“凤叔叔~~”

“陆叔叔!!”

“凤叔叔~~~”

“陆、叔、叔——!!!”

“小、子,你最近是要造反呐?!”陆小凤觉得他有必要跟这个小家伙好好谈谈人生了。

 

“柠云,别闹,好好叫‘陆叔叔’。”端着盘子的花满楼回来了,身边还有个大跟班,是端了几杯果汁的方邪真。

看花满楼和方邪真的表情,这明显是已经看了一会儿的笑话。

花柠云一改之前的态度,老老实实地喊了一声“陆叔叔”。花满楼奖励般地把盘子递到他面前让他选吃的。

等花柠云坐到一边的小板凳上吃东西的时候,陆小凤凑了过去。“你怎么这么听七童的话?”

花柠云塞了一满嘴的食物,两颊鼓起来像个小仓鼠,嚼嚼嚼地咽下去后,得了说话的空当才回答他,“妈妈说七叔会催眠,我要是不听话,七叔就会催眠我,让我交代所有干过的坏事。”

……你小子究竟是干了多少坏事才会这么担心啊?!

 

不再理会埋头苦吃的花柠云,陆小凤不满地瞪向一直在他和七童面前晃悠的方邪真,简直就是个超级电灯泡。

抱臂对着“电灯泡”勾了勾手指,把人单独叫了过去,“你成天地跟着我和七童,究竟想怎样?”

方邪真食指蹭了蹭脸颊,眼神四处游移。

“说!”

“我家老大新下的交代,只要你和老师两人单独在一起,就必须有我在。”

陆小凤额头上都要冒黑线了……谁知道方邪真还有更劲爆的料要说。

“我暂时不用去部队训练了,老大让我读研期间跟着老师,而且……呃,住在你们家……”

“什么?!”白天见这个电灯泡就已经够了,居然在家里也要见?!

——凭、什、么?

“老师刚刚已经同意了。师母你就忍忍吧,当我是个透明人就行。我读完研就搬出去,这是老大直接下的命令,我也没办法啊。”

“我不同意好么?!给我个必须同意的理由。”

“老大说,我是老师的‘入室弟子’。”

陆小凤冷笑,“入室弟子”所以就要“入室”住我家么?你们驴我吧?

他现在是掐死方邪真的心情都有了,自然,花满堂要是能掐死那就更好了。

 

“七叔,七叔,有鱼!快!快来拉我一把,我要掉水里了!”

水边突然传来花柠云的惊呼,打断了陆小凤和方邪真的对话,小家伙这时候正拽着鱼竿,离他最近的花满楼快走了几步,先帮他稳住了身形,再一步步告诉他怎么收线把鱼拉上来。

原来刚刚陆小凤和方邪真在对话,花满楼陪坐在花柠云旁边看书,花柠云待得有些无聊了。就跑去戳插着的鱼竿。

戳着戳着,就觉得怎么自己没戳了这鱼竿还在动。

他又等了几秒,发现这是真的在动,有鱼!!

一瞬间的惊喜涌上来,他本能地把鱼竿拿了起来。却没想到,这鱼力气特别大,而他人小,又站在一个斜坡的位置,很难站稳使力,竟然隐隐有被鱼拖到水里的趋势。

立刻焦急地呼唤他七叔帮忙。

待花满楼帮他站稳后,他信心十足地按照七叔的指导慢慢地把鱼拉了上来。

陆小凤帮他把鱼从鱼钩上取了下来,放进方邪真提过来的桶子里。鱼还挺大,放进桶子里后一直在蹦跶,闹出的动静都不小。

花柠云蹲在桶子边,好奇地戳了戳鱼,小脸上全是兴奋和激动,“七叔七叔,这算是我钓的鱼么?”

花满楼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精准地猜到了花柠云的心思,“算你的。带去给你爸妈求表扬吧。”

花柠云高高兴兴地要过去,陆小凤拍了拍方邪真,一副交托重任的样子道,“‘有事弟子服其劳’,既然是你老师的侄子,你就提着桶子陪他过去。”

把一大一小两个灯泡暂时支开了,陆小凤表示很满意,终于能争取到片刻的二人世界了。

不容易啊不容易……

 

晚饭的时候桌上摆着花柠云钓上来的大鱼,花柠云小主人般地招呼大家都来尝尝他的成品。虽然鱼并不是他做的。

后来,一群人还跑去唱K。

当然,陆小凤的歌声依旧惨不忍睹,无法直视。

顾惜朝抚额表示,“我还以为大学毕业这么多年,他的歌声没有那么糟糕了。”

无情淡定喝茶,“两者有逻辑关系么?”

花满楼微笑道,“不算特别难听。”

众人默。

学音乐的花三少爷花满阁表示尤其难以忍受,“七童,我记得你的音乐欣赏水平是正常的。”难道是被荼毒多年,鉴赏水平异常了?

怎么办,会不会他听了几首陆小凤的歌后,下一场音乐会也是这个风格?

大约是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了,花满堂咳嗽了一声,“三童,你要不……先回去休息吧。”

花满阁毫不犹豫地起身离开。

而陆小凤犹不自知,仍在上面唱得十分欢乐。

花满轩抚额,“我们究竟是怎么产生的错觉,认为这家伙会因为唱歌难听而不好意思?”

众人继续默。

一首唱完,花满楼反而带头鼓起了掌,花家数字军团心中齐齐暗道:七童,你不要为虎作伥啊!

 

于是,假期的第一天,就在有人悲剧,有人欢乐的情况下度过了。


===========第一日·完================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