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破迷》番外《那些鸡飞狗跳却又温暖美好的日子》03

第三章 顾法医一出手,小鸡猴精全趴下!


明知道自己已经露了陷,司空摘星和陆小凤哪还有心思继续打球,不被球砸就不错了。

两人飞速地奔回了宿舍,合计了一个晚上,最终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明天去跟顾惜朝负荆请罪!

把事情摊开了说,顾惜朝也不好下黑手了吧?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边两人合计对策的时候,那边,顾惜朝也下达了一系列的“指令”,就等着收拾那两个手欠的家伙。

 

第二天,陆小凤和司空摘星打听到了顾惜朝所在的宿舍后,老老实实地上门请罪去了。

刚刚好,顾惜朝宿舍里的其他人都不在,就他一个。

见到两人,顾惜朝开了门让他们进去,在背过身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心想,小楼分析的不错,这两家伙果然主动上门来赔罪了!

哼!妄想赔罪就能解决,我顾惜朝哪是那么容易说话的?

顾惜朝也不发话,沉默地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挑了挑眉,示意两人有话快说!

巨大的压迫之下,陆小凤和司空摘星两人刻意站在离顾惜朝有几步距离的地方,“眉来眼去”商量了半天,最终陆小凤秉承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信念,一脚把司空摘星踹了过去!

被踹过的司空摘星回头狠狠地瞪了陆小凤一眼,陆小凤假装咳嗽了一声,撇过脸去不看猴精的悲愤眼神。

倒是坐着的顾惜朝大发慈悲地发话,“这是…选好代表了?”

“咳、咳……”司空摘星摸了摸后脑勺,“那个……顾、顾惜朝,我们俩是来赔罪的。”

“两位何罪之有啊?”

司空摘星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就是面对西门那个大冰山他都从来没有这么怕过,哆哆嗦嗦地道,“我们不该偷你的蚯蚓,更不该随便动你的花,您老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们,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听到猴精的话,陆小凤伸出右手捂住脸,不忍再看下去,丢人啊……

“哦~”这一个“哦”字兜得是百转千回,意犹未尽。顾惜朝抱臂往后靠在了椅背上,“原谅你们嘛,也不是不行。你俩一人给我办一件事情,之前得罪我的事就可以揭过不提了。”

陆小凤直觉这其中恐怕有问题,但一旁的司空摘星哪会想那么多,有一线希望立即死死地抓住,“你说吧,上刀山下火海我也给你办成咯!”

顾惜朝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

 

等到司空摘星和陆小凤中午回到自己宿舍的时候,两人还有点摸不着头脑,就这么简单地……解决了?

 

以顾惜朝的性格,怎么可能?!

不到半天的功夫,司空摘星和陆小凤就先后去了半条命,挣扎在要死不活的边缘了。

 

顾惜朝交代司空摘星办的事很简单,就是他有个亲戚,电脑水平不大好,既然司空摘星号称电脑天才,那么帮他那个亲戚解决一下午的电脑问题还是可以的吧?

当时司空摘拍着胸脯保证说,“保证把你的亲戚教成电脑高手!”

那位阿姨今年四十多岁,在外地工作,所以司空摘星打算通过QQ聊天来解决问题。他回宿舍就登了QQ,加了顾惜朝的那位亲戚,介绍了自己后,就准备非常非常有耐心地解决阿姨的问题了。

看到对话框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司空摘星没多想,就随手拿起了桌边的可乐,边喝边等待,心中惦念着,快点搞定吧,然后我去渣游戏!

“阿星啊,PPT和幻灯片哪个好用啊?”

“噗——!”司空摘星刚刚喝到嘴里的可乐就全部喷到电脑屏幕上了。

司空摘星嘴角不停地抽搐,在擦电脑屏幕之前,他哆嗦着手指回复,“阿姨,PPT和幻灯片是同一个东西。”

等待回复的时候,他拿起纸巾挽救自己的电脑屏幕,等擦干净了,发现对方又打了话过来。

“阿星啊,为啥我的QQ账户在百度上登不了呢?”

这下不仅嘴角抽,眼角都在抽了。

“阿姨,请问您……在百度上注册过账号没?”

“没啊,我就直接用QQ号登的,这QQ还是别人帮我弄的呢!”

“呃……这个,百度您要是想登,得重新注册一个。”

“怎么这么麻烦,我不能一个号登所有的地方么?”

“呃……网络还没这么伟大。”

“哦,那我这里有个东西要下载,你能帮我下下来么?”

“没问题,您把地址复制给我吧!”

“地址在哪里看?”

“……”

“阿星啊,它们说东西存在桌面上,但我桌子上没看见啊。”

“……”

 

心肝抽得疼,头也疼,司空摘星真的要哭了!

救命啊——!!!

让他一个电脑高材生,给人解决如此简单得接近常识的问题,内心里简直是百爪挠心,郁闷得想撞墙啊!

顾惜朝这一招果然够狠,踩人死穴,司空摘星最在乎什么?那就是电脑啊!他没那本事黑了司空摘星的电脑,那就换种方式让司空摘星对他最心爱的电脑产生阴影!

顾公子向司空摘星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做“杀人不见血”。

至于这么神奇的阿姨究竟是哪来的呢?她真的是顾惜朝的亲戚么?

顾惜朝摊手,“追命找来的。”

 

司空摘星一下午都在阿姨的问题中崩溃,另一边的陆小凤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按照顾惜朝的指示,去了咖啡店准备把东西交给约来的人。不可以说出是顾惜朝安排的,并且人没来之前不准打开盒子。

到了约定的时间后,终于是有人来了。

陆小凤一抬眼,有些微的惊讶,“欧阳情,是你?”

来的女生听到他这句话,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但还是在陆小凤的对面坐了下来,“怎么,你想约的人不是我?”

“哈哈,当然是你啦!怎么可能是别人?”陆小凤尴尬地笑了笑,想着既然欧阳情知道这位子,还是这个时间出现,那么顾惜朝指定的人应该就是她了,赶紧地,把东西给了她好交差。

陆小凤正准备掏盒子时,另一个他熟悉的曼妙身影优雅地走了过来。

“沙、沙曼。”

沙曼不在意地看了眼欧阳情,说道,“陆小凤,你既然约了我,怎么把位子给不相干的人坐了去?”

陆小凤眼皮子一跳,莫不是顾惜朝要给东西的人其实是沙曼,而欧阳情只是碰巧遇上的?他赶紧站起来,把自己的位子让给了沙曼坐,“来来,你坐这儿!这不是难得见面,就坐下说几句么?别介意别介意!”

情敌相见,两个女生的脸色都不大好看,陆小凤脑子里正思考着对策,耳朵一痛,被人揪住了!

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来的人是谁。

薛冰!

“死负心贼!你约我出来说有东西给我,这两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沙曼听了薛冰不客气的话,刀子似的目光剜了陆小凤一眼,“你不是说有东西给我么?”

欧阳情不说话,只是用幽怨带着谴责的眼神看向陆小凤,她们都知道陆小凤身边红粉知己不断,彼此都暗中较着劲,但这样遇在一起,还是第一次!怎么也不能站了下风。

陆小凤刚把自己的耳朵拯救出来,薛冰眼尖地看到了陆小凤手上的小盒子,她抢过去打开来看,瞬间就愣住了,“戒指——?!”水润明亮的大眼睛扫视了在坐的沙曼和欧阳情一眼,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说!这东西到底是给谁的?!”

陆小凤这时候若还不知道顾惜朝陷害了他,他就真的是愚不可及了。

跟一个女人周旋,他没问题,同时跟三个厉害的女人周旋,他可没那本事保命啊!

更何况,顾惜朝塞给他这个戒指,不是把三个女人都点燃了么?!

 

等陆小凤从咖啡店逃回宿舍时,司空摘星已经化成一滩水瘫软在电脑前了。陆小凤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过去,戳了戳司空摘星的肩膀,“喂,猴精,还活着没?”

司空摘星慢慢地把头转过来,呆呆地看了陆小凤一眼,用万分诚恳地语气说,“陆小凤,我求你个事儿。”

“说说看。”

“你把我拍晕了吧,我真的不想再回答那位神奇阿姨的电脑问题了!我都差点摔了我最心爱的电脑了……”

陆小凤凑过去翻看了下司空摘星的聊天记录,顿悟,猴精对电脑有多爱,这个阿姨的问题就对他有多刺激。同情地拍了拍司空摘星,陆小凤开口道,“猴精,你安心,你不是一个人,我今天下午也死得很惨。”

人在悲伤的时候,总是希望看到别人也悲伤,这样心里就会好受些。所以,司空摘星听闻他不是一个人悲剧,顿时来了精神,也要分享一下陆小凤的悲惨经历。

等到陆小凤讲完他今天下午与三个女生的斗争,司空摘星乐了,幸灾乐祸地问,“那陆小鸡,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那三个女生,没逼你选一个居然就放你出来了?还有还有,你那东西给了谁?”

最后一个问题让陆小凤顿了一下,十分复杂地开口说道,“我……给了花满楼。”


评论
热度 ( 16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