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三卷14

第十四章 尾声

两人到汴梁警局的楼下时,没有想到,居然遇到了一个让他们都有些意外的人——

花满堂的上司,军部的总负责人,赵佶。

见到他,花满堂和陆小凤都正了脸色,行了一个军礼。

赵佶对两人点点头,“跟我过来。”

他把两人直接带进了诸葛正我的办公室,诸葛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来,食指指了指桌上的一杯茶,“我记得你喜欢喝普洱的。后面的两个,要喝茶,自己去倒。”

花满堂和陆小凤彼此交换了一下神色,站在那里没有动作。

赵佶端起茶在沙发上坐下,对站着的两人摆摆手,“不喝茶就坐下,我有话跟你们说。”

两人顺势坐下,等着赵佶发话。

赵佶喝了口茶,又重新将茶杯放下,目光先审视了一番陆小凤后,转向花满堂,“你的人在审问那个冯梓?”

“是的。”

“我要把他带走。”

花满堂和陆小凤一急就要站起来反对,坐在桌后的诸葛咳嗽了一声,让两人坐好。陆小凤跟赵佶没打过交道,不方便开口,不代表花满堂愿意退让,“我要理由。”

“事涉国家机密,花满堂,你必须服从命令。”

花满堂不顾诸葛的再一次咳嗽提醒,站起身来,目光锐利地逼视赵佶,没有任何顾忌,“你该知道我想要什么,给我药方,我就让你带走他。不然,谁也没法带走他,就是命令也不行!”

为了七童的眼睛,他绝对不会退让一分一毫。

这边正剑拔弩张,诸葛插了话进来,“赵佶,你不要把这群年轻人逼得太过了,有些事能说的就说吧。牵扯上花满楼的眼睛,我想除了在这里的花满堂和陆小凤,还会有不少的人跟你急的。”

赵佶叹气,缓和了一下刚刚的强势,“花满堂,你带的手下很不错,已经把冯梓那张嘴撬开了,能掏出来的东西都掏出来了。”

花满堂闻言,眼睛一眯,“你去过审讯室了?他们已经问出东西了,居然没有报告给我?”

“他们问出了我要的东西,冯梓我相信已经逼不出什么了,药剂是他从组织里私拿的,配方他不清楚。他的想法是,既然要花满楼死,就干脆让你弟弟死前为他们组织当一回人体实验。”

“那个混帐!”

陆小凤和花满堂同时狠狠地捶了一下面前的紫檀木茶桌。桌上赵佶放着的茶杯狠狠地震了一下,好险没有掉下桌来。

“我要那个组织的情报。”花满堂决定从源头下手。灭了这群混蛋!

赵佶看着愤怒的花满堂和陆小凤,说道,“这也是我会叫你和陆小凤来的原因。”

“你想做什么?”

“你弟弟的眼睛,我们在英国那边的实验室能够想办法医治,我希望你们能送你弟弟去英国。对了,陆小凤也要一起去。”

“你们要陆小凤做什么?”花满堂十分警觉,知道事情并不是医治眼睛那么简单。

“我们调查的情报显示,这个组织的总部就在英国。他们的反侦察能力非常强,眼线太多,我们军部一旦动作很有可能被他们察觉。我们认为,你弟弟这次医治眼睛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我们会让实验室的医生联系上花满陵,通过他来请花满楼去英国医治,这一切都会做得非常自然。不会让任何人起疑。陆小凤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我们安排在那边的人的配合下,调查那个组织。”

“你能保证一定能治好七童的眼睛?”刚刚一直没说话的陆小凤突然开口问赵佶。

赵佶注视着这个年轻人,从他的眼神里,能够看出执着与坚定,他回答陆小凤的问题,“我已经将花满楼的资料寄过去了,对方的回复是,一年之内能够治好,而且,他们是唯一能够治好花满楼眼睛的人。”

“那好,我答应你们。”陆小凤没有丝毫犹豫地应承了下来。

花满堂看了看陆小凤,又看了看赵佶和诸葛,问道,“那边的人,有谁?”

“我只能给你们透露一个人的名字,正好他你们也很熟悉,其他的人不便轻易透露身份,到时候你去调查时,他们会暗中配合你的。如果有需要,也会向你表明身份。”

“你说的那个人是……”

“西门吹雪。”

陆小凤摸了摸依旧光滑的下巴,笑了,“我这次可没‘眉毛’给他剃了。”

是熟人就好办事,花满堂想了想,说道,“作为七童的哥哥,我也有合理的理由跟去英国陪同治疗。”

赵佶考虑了一下花满堂的要求,“你去也行,花家的其他人就不要再去了,英国那边的调查不会轻松,每一次行动都要十分谨慎。去太多人会比较难处理。你和陆小凤都经过专业训练,你们俩我是放心的。”

“什么时候出发?”

“今天就会有人出面联系花满陵的。花家的其他人不要透露这次英国的行动,对外的说法只有治眼睛这一个目的。这件事只有在办公室里的我们四人知道就行。”

花满堂顿了一下,点头表示他明白其中的利害,“好,家里的人我会说服的。”

赵佶示意两人可以出去了,待花满堂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赵佶突然开口,“至于方邪真没有经过申请批准就擅自使用军方的发信设备一事……”

花满堂回头,“这件事的后果我来承担。”

赵佶抽了抽眼角,“要是人人都可以为别人承担处分,军部的纪律还要不要了?”

“那你想怎样?方邪真我要保他!”

赵佶无奈抚额,“方邪真如今的身份已经暴露,不能再做潜伏工作了。之前派他过来,无非是想查明警局的内奸和那个内奸背后的势力。如今李臻和冯梓都已经被抓了,我和诸葛局长商量了一下,既然陆小凤和花满楼要走,就让方邪真加入刑警队。”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当初花满堂安排方邪真到花满楼的身边,一是方便他调查,更是希望他能顺便帮七童的忙。

这次还真是让他帮了大忙,不然也不会那么快找到人。

方邪真加入警局,是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两人走后,赵佶继续坐在那儿喝茶,没有要走的意思。诸葛处理刚刚铁手送来的关于此次案子的整合资料,偶尔瞪一眼那优哉游哉喝茶的人。

眼里的意思很明显——你怎么还不滚?!

可是赵佶仿佛没看见一般,赖在那儿还就是不走了。

“你又拐走我两名爱将为你干活,喂,记得要还的啊!要是让我发现最后他们俩被你拐去军部,你就死定了!”

“这个‘又’字是怎么回事?”

“西门吹雪不是你拐走的么?”

“那是我在警校早就盯上的好吧,他根本没加入过你们警局!谈什么‘又’?”

“我也早在警局盯上了行不行?!”

“我说诸葛小花,先下手为强这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再说,我这不给了你一个方邪真么?”

“哼!别想用这一个换陆小凤跟花满楼两个,告诉你,事情一完,立马把人老老实实,完好无缺地给我送回来,不然我直接杀去你军部要人!”

“知道了知道了,老狐狸就是小气。”

 

两人从办公室出来,因为即将要参与一个大计划而有些心事重重,但又想到花满楼的眼睛有希望治好,心情顿时愉快了不少。

花满堂拍了拍陆小凤的肩膀,“你先去戚少商他们那边,把这次案子要处理的事情做完,我回医院跟父亲他们说治疗的事情。”

陆小凤送走了花满堂就去见戚少商。

“花满楼的眼睛怎么样了?”看到陆小凤,戚少商第一句就是问这个。

“有办法治好。”

“有办法就好。”戚少商跟着松了一口气,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着陆小凤坏笑道,“上次在诸葛的办公室,知道你要刮胡子假扮李坏,我就在好奇你小子只剩两条眉毛是什么样子的。现在终于是见到了啊……”

陆小凤没好气地捶他一拳,“我的‘四条眉毛’可是很宝贵的,要不是为了这次卧底,我才不舍得。”他心里默默想道,也不知道去了英国,那西门吹雪会不会放过他到时候新长出来的“眉毛”。

也不知道西门吹雪那家伙什么毛病,偏偏跟他的“四条眉毛”不对付。

“对了,你当时是怎么知道花满楼身边有炸弹的?还有,你怎么知道花满楼在哪儿?你们俩要说心有灵犀,也太神奇了吧?”

这事到现在戚少商还十分好奇,他想,那时候若是陆小凤和花满楼有一点没有想到,花满楼多半就真的出事了。

“炸弹那事,我是拿朱停诈他的。看他当时的反应,我才确信自己猜对了。找到七童要算我运气好,那种花……”想是回忆起了什么,陆小凤摸了摸脸颊,继续说道,“大学时七童跟我介绍过,只有那座山才会有,而且七童也在岔口都留了线索,所以我才能那么快地找到他。”

如果不是相信陆小凤能够找到他,花满楼不会如此冒险地诱使冯梓将带有发信器的连心锁带在身上。

冯梓拿走那个连心锁,就是知道了这个东西对花满楼还有陆小凤的意义,他本来打算将这个东西跟花满楼被炸死的视频一起寄给陆小凤的。

两人边走边说,发现长廊的不远处,无情正神情凝重地站在窗户边注视着楼下的某处。

他们俩也不由得停下来,顺着无情的目光往下看,那里,方应看难得地皱着眉头,似乎是正在跟人打电话。

 

“你打电话来做什么?”

“方小侯爷该不会是在汴梁玩得乐不思蜀了吧?别忘了有桥集团当初是谁支持你建立的。”

“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

“好,那我们换一个话题。成化验师的那个蜡像你还满意么?”

闻言,方应看一愣,变了脸色,捏紧手里的手机,语气不善地质问对方,“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不过是想提醒一下某人,不要忘了自己究竟是干什么的。要我相信你方应看没野心,还不如让我相信太阳从西边升起。方应看,你是什么身份,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黑与白,是永远都不会在一起的!你要真为了那个法证而与我们对立,我们自然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方应看低头盯着那挂断的电话沉默了一会后,重新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再抬头时,又再度换上了一贯的优雅笑容,走了出去。

 

看到方应看走了,无情也将目光收了回来。一转身发现了站在离他不远处的戚少商和陆小凤。两人被无情那脸上的表情吓了一跳,陆小凤有些担心地问道,“无情,你没事吧?”

无情摇了摇头,“我没事,小楼的眼睛怎么样了?”

“找到办法了,只是要出国一阵子,我和他二哥打算陪他去一趟。跟诸葛请过假了。方邪真会加入警局帮忙。”

“嗯,我知道了。等下了班,我和惜朝会去看看小楼的。他的眼睛能治好我就放心了。”

说完,无情也不多做停留,迈步离开了。

两人有些云里雾里,这无情和方应看怎么了?

 

因为想尽早治好花满楼的眼睛,花家一联系上那位医生,就立刻着手准备去英国的事情。陆小凤也是火急火燎地将自己的事情处理完,先去医院看了花满楼,就直奔他和花满楼的家收拾行李。

没有等到这次的案子正式移交法院,陆小凤就和花满楼以及花满堂三人一起登上了去英国的飞机。

当然,众人都抽了时间去送他们三人。

其中,还包括了汴梁刑警队的新成员,方邪真。

这一次,方邪真十分之真诚地给了他“师母”一个拥抱,并嘱咐他好生照顾老师。当然,被他的“师母”笑容狰狞地拖到一边进行“友好”教育。

回来的时候,那额头上的红印让人想忽视都不行。

花满楼站在那里安静地笑着,跟每一个来送他的人拥抱。他希望他的朋友们不要为他太过担心,也希望能够早日治好眼睛重新回到这里。

回到他和陆小凤的那个家。

跟众人告完别,陆小凤牵着花满楼,引他进入登机口,花满堂跟在两人的后面。

关于英国那边的事情,陆小凤跟花满堂商量了一下,暂时还不打算告诉花满楼,想让他先安心地治疗。

 

而当送行的人回到警局时,顾惜朝收到了一封奇怪的来信。

当英国那边的调查开始时,汴梁警局的新案子,又开始了。

 

——第三卷·完

——2013.08.09


评论
热度 ( 10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