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三卷07

第七章 身份的证明

来接李坏的那人,叫做乔子,是李坏进监狱之前跟着一起混的兄弟。

他开着车把李坏带到了市里一家很不错的大酒店,兄弟们此时都在包厢里等着。

李坏为人够仗义,干这行的谁不是揣着命跟警察斗智斗勇,李坏没有只顾自己,平时对兄弟们都很照顾。所以他这次出来,得到消息的兄弟们都赶着来给他庆祝了。

另一层意思,就是乔子的任务了,要探知李坏接下来的打算。

李坏一进门,等着的那群兄弟纷纷起身跟他打招呼,招待两人坐下后,旁边的人立即给他们倒满了酒。

李坏举起杯子,道,“栽在那花满堂手里,老子我入了一回监狱,就是去阴曹地府走了一趟,这次我能出来就很值得庆祝了。这杯酒就是庆祝我逃出鬼门关的,所以叫做‘还魂酒’。”

“坏哥说得对!就叫‘还魂酒’!我们一口干了!”

把玩着手中空了的酒杯,李坏对大家笑了笑,“活着真是件美好的事情……你们说是不是啊?”

兄弟们跟着大笑出声,齐声回答他,“是。”

“来,继续喝,说好的今天不醉不归!”

“喝!”

 

戚少商他们调查到,艾永华在坐上去公园的公交车之前,还曾经带着蛋糕去见了一位心理咨询师。想到对方的职业,他便叫上了花满楼和方邪真,一起去调查那位心理咨询师。

戚少商开车,花满楼坐在副驾驶上,方邪真则坐在后座的位置上。

“司空摘星让蛋糕店的员工看过公交车的视频,发现视频中的蛋糕盒系带子的手法不是他们蛋糕店的,所以确认在那之前蛋糕有被打开过。我们怀疑跟这位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室有关系,花满楼,你一会儿想办法套套他的话,就问艾永华找他干什么,但不要透露蛋糕的事,我会趁机多转转。”

“嗯,好的。”

两人定下了计划,花满楼就专心看起了那位心理咨询师的介绍。

方邪真眼珠转了转,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后座趴过来问花满楼,“老师,‘师母’出差了?”他刻意加重了“师母”两个字的音。

“滋——!”

戚少商一个急刹,差点就闯了红灯。

三个人都被这急刹弄得身体往前一晃,花满楼和戚少商还好,两人都系了安全带,比较倒霉的是方邪真,脑袋还是撞了一下,他摸着头啧啧调侃道,“大当家的,你这心理素质还不过硬啊……”

戚少商就纳了闷,这小子初进来的时候不是看着挺礼貌文静一娃么,怎么才来了几天,就变了样呢?还是本身就是蔫儿坏,之前都是假象?不应该是花满楼带坏的啊……

要他戚少商相信花满楼会带坏人,还不如相信顾惜朝会变得温柔体贴。

花满楼也是抚额,“邪真,‘师母’是谁让你叫的?”

方邪真理所当然地回答,“顾法医啊,他听到我叫你‘老师’,就告诉我要叫陆小凤‘师母’,这样叫不对吗?他还说,老师你的哥哥们也会赞同我这么叫的。”

花满楼沉默了,从大学知道他和陆小凤在一起后,顾惜朝、无情、唐煜还有他的哥哥们,就一直致力于利用一切机会打击报复陆小凤,这份毅力,这份执着,让他都无语了。

既然是顾惜朝干的嘛……嗯,反正受伤的不是他,戚少商当然不反对了。哈哈一笑,前方转换绿灯的同时踩下油门,“可惜陆小凤错过了你这声‘师母’,不过没关系,等你‘师母’回来的时候,就派你好好去迎接他!”

花满楼已经可以预见到陆小凤听到“师母”两个字的表情了。不厚道地也笑了。

所以,陆小鸡童鞋,大家对你的回归,都很是期待啊……

 

艾永华找的这个心理咨询师,叫“冯梓”,比花满楼大四岁,毕业于国外的大学,也是年轻有为,最近几年才回国内发展。

身为花满楼的同行,虽然两人主攻的方向不同,但是冯梓对花满楼是很有好感的。一见到他,就十分热情地招待三人进去坐,还亲自给三人倒了茶。

这间工作室并不大,但设计得十分自由,戚少商端着茶,看墙上的那些照片,花满楼和方邪真坐在沙发上跟冯梓聊天。

戚少商说要去上厕所,冯梓指了指连着办公室的隔壁那间休息室,戚少商就过去了。

花满楼以学术问题为入口,两人谈得十分融洽,方邪真找到个适当的机会提出了问题。

“冯先生,我们警方正在调查一起爆炸案,受害人艾永华是您的病人,所以我们想向您了解一些情况。”

“哦、哦,好的,我会尽力配合。”

“谢谢您。”

“请问艾永华是什么时候开始来您这儿的?”

“大约是一个多月前吧,他说他总是做噩梦,心慌,所以就来向我咨询。”

“他是怎么知道您的工作室的呢?”

“是他的同事告诉他的,现在这社会嘛,工作族压力太大,一个没注意,就容易有些心理负担,所以我这工作室很受欢迎。”

方邪真跟冯梓保持着一问一答的状态,花满楼则是端起了茶杯,用手指抚摸着杯沿,同时,静静地观察两人问答时的神态。

 

戚少商回来的时候,问话也进行得差不多了。三人告辞表示要回去工作,冯梓特意送他们出门,还递给了花满楼一张他的名片,说是有什么想问的随时欢迎。

三个人一上车,方邪真就拍了戚少商的肩膀一下,竖起一根手指,说道,“大当家的,这个人有隐瞒。”

花满楼对方邪真的观察力很满意,“你注意到了?”

方邪真点了点头,“刚开始,他跟老师聊天的时候,有一种在等待着的感觉,但是当我突然开口问问题时,闪过了一丝的意外与疑惑。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他是应该等着你问他艾永华的事,但没想到开口的人却是我。”

“嗯。”让方邪真开口来问,这是花满楼特意安排的,“既然是我的同行,他对我自然会有些警惕,也肯定会针对我可能的问题做准备。但他对你不了解,所以你一开口,他就有些疑惑了。”

“是,他回答我的问题,都很小心,偶尔还会看看你的反应。但他跟你聊学术问题的时候,就很自然。”

戚少商表扬了方邪真一句,“你小子不错啊,观察力很强,再混几年,不比花满楼差呢。”

方邪真笑得腼腆,“嘿嘿,跟着老师学的。老师这么优秀,当学生的自然不能丢他面子。”

“蛋糕的事有线索么?”花满楼问戚少商。

“楼下的阿姨说那天有看到一个人提了蛋糕上来。我去休息室查过,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既然你们说这人警惕性很强,有线索多半也抹去了吧,要不要找个机会让无情来看看?”

“恩,也好。回去就跟无情说吧。”

“我先通知铁手让他派几个人过来盯着冯梓。”

 

另一边,李坏和兄弟们大醉一场后,趁着醒酒的机会,乔子给他们的头豹子哥打了个电话。

李豹嘱咐他等李坏醒了酒,就把人带到他的地方来。

酒醒后,乔子让其他的兄弟们散了,说是给坏哥找个住的地方去,日后兄弟们常联系。

李坏懒洋洋地躺在后座上,闭着眼哼着小调,乔子斟酌了一番,把豹子哥的话告诉了他。

李坏把双手枕在脑后,“我今儿没见到豹子,就知道他对我有想法了,怎么着,这会儿又愿意见我了?”

“坏哥您也别介意,就冲您和豹子哥从小一块儿长到大的情谊,他也不愿意怀疑您。这不为了兄弟们的安全,豹子哥才不得不多留个心眼么?”

“哼,看在兄弟们的份上,这事就算了。等会我见到那家伙了,给他一拳了事。”

“嘿嘿,坏哥您和豹子哥之间的情谊,我们兄弟们羡慕着呢。”

“你小子少在那儿贫嘴。”

 

李坏见到李豹,两人先互相给了对方的肩膀一拳,这是他们见面一贯的打招呼方式。

“你小子,我还以为你要死在监狱里头呢!”

“哪能呢,你们在外头逍遥,我怎么着也得出来继续跟你们混不是?”

李豹听他的话,有点红了眼眶,他知道当初自己没有救李坏,是他有愧于他李坏,但若是救了李坏,这群兄弟全部要跟着折了进去。是他,对不起李坏。

看李豹那反应,李坏又给了他一拳,“你个大老爷们,红什么眼睛,老子这不是出来了么?”

“是。”李豹示意乔子把其他人带出去,等只有他和李坏的时候,他低声说,“兄弟,你接下来到底什么个打算?给哥我个准信,若是你想过安稳的生活,哥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我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这辈子都不愁。”

“你这话又欠抽了啊,我李坏就孤身一人,也不愁养活家人什么的。但是你让我丢下你们一群兄弟,一个人去享福,这不是看不起我李坏么?”

“毕竟你是进过监狱折腾过一阵子的人,死里逃生,想过安稳生活也不是不可能。”

“那也得等我把之前的仇报了!”李坏狠狠地留下这么一句话。

李豹一愣,面色也有些难看,“你是说……花满堂?”

“那小子把我栽进去,弄得我差点一辈子老死在里面,出来了你让我啥也不做怎么可能?”

李豹沉思了一下,“我的人得到消息说,花满堂今天上午带着陆小凤离开汴梁了。”

“那我就等着!花家在这儿,就不信他花满堂不会回来!”

看着李坏一副誓要报仇的样子,李豹想了想,开口道,“其实哥我最近揽了个活,生意做得不错。而对方有个条件,就是让我们盯着花满楼。我估计,他们是想对花家老幺下手。”

李坏眼神闪了闪,似乎是在思量,“对花家老幺下手么?豹子,你觉得这个可以打击到花满堂?”

“你进去的时候那花满楼才刚进大学呢,你不清楚,现在那花满楼可是汴梁警局的人,要动他很危险,所以我只答应对方盯人,但动手可不干。花满楼是花家的幺弟,几个哥哥几乎是捧在手心里宠着的,你动他,对花满堂的打击绝对比直接对付花满堂厉害!而且……”李豹刻意地停了一下。

李坏勾了勾嘴角,他还不清楚李豹,“有话直说。”

“那花满楼据说是跟陆小凤在一起,你跟陆小凤有八九分相像,就是没他那胡子,装扮一下绝对没人认得出来。要不是我跟你从小一块儿在孤儿院长大,知道那陆小凤是有家有背景的人,而且,今天你出狱之前,我手下看着陆小凤跟花满堂一起登的机。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陆小凤假扮的呢?”

“你是想我假扮陆小凤下手?”李坏撇嘴,像是想明白了一样,对着李豹冷笑,“是跟你合作的那人提出来的吧?”

李豹笑得有些尴尬。

“那你的意思是?”

“我不同意,我要见面谈!”

李豹有些犹豫,看李坏也不肯退让,一咬牙干脆全说了,“其实吧,就是因为你跟陆小凤长得太像,对方才不相信你,不希望你加入我们的活动,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要是想继续跟我们混,就得找机会证明你的身份不是?”

“哈……身份?我什么身份?豹子你还不清楚?你也觉得我是那个什么陆小凤?我俩从小一块儿长大是假的啊?”

“我当然是相信你的啊,更何况那陆小凤还已经搭飞机飞走了,人有相似是正常的,据说那戚少商跟陆小凤也有些相似呢。可是我相信你,那人不相信啊!”

“他要我怎么证明?”

“他要你找机会把这个下到那花满楼吃的东西里去。”李豹递给他一包层层密封的东西。

“这是什么?”

见李坏就要拆,李豹一惊,赶紧拦了他,“喂,你小子小心点,这是蓖麻毒素,是从蓖麻籽中提炼出来的,接触后36到72小时内就会导致死亡。”

“哇,这么危险的东西,你不早说。”李坏不肯拿,丢了回去,继续说,“豹子我跟你直说了,老子我好不容易才从监狱里出来,为兄弟冒险我甘愿,但是为了你那个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合作人冒险不值当。谁知道他水深水浅?再说了,我李坏也是冤有头债有主的人,我要对付花满堂,那花满楼跟我可没关系。至于我的身份,信不信由你,我只说一句,我李坏要真是陆小凤,当年就不可能一个人进监狱,而让你们在外面平安无事!”


评论
热度 ( 11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