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三卷05

第五章 再生命案

最近的戚少商他们队里的人基本上都处在焦躁之中。

先是莫名其妙地收到了三个赤裸裸挑衅的危险“礼物”,接着又发生了爆炸案,目前是线索零散着一大堆,正等着理清了好把凶手揪出来,这时候却又发生了一起命案。

多事之秋啊……

 

跟戚少商一起赶过去的,还有给白愁飞拿药的消防大队队长李臻。

因为发生命案的地方起了大火,所以他们消防队也要出动。

案发现场是在大厦的七楼,据说是在房主开门的瞬间发生的爆炸,房主当场死亡,而慢了他几步上楼的朋友也受了重伤,刚刚已经被救出来,送到医院抢救去了。

李臻赶紧带着人去控制火势。戚少商和陆小凤他们则带着人封锁现场,司空去调取大厦的监控录像,花满楼去人群里询问情况。

等到火势彻底被控制下来时,那个发生爆炸的房间已经是面目全非了。死者的尸体送回警局给顾惜朝验尸。法证科那边除了温柔手伤了没来,其他人都在组长无情的带领下过来提取证物。

戚少商和陆小凤正在屋子里转的时候,李臻过来了。“戚队,火势控制下来了,爆炸的原因是瓦斯泄露,至于是人为的还是意外,就要看你们的调查了。”

刚刚来的路上,戚少商也跟李臻稍微混熟了一些,所以李臻主动过来给他提供线索。

李臻看了看在现场认真提取线索证物的无情他们,见法证科的人都忙开了,也没消防队什么事,留下来反而添乱,就说,“兄弟们也辛苦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们刑警队了,我先带他们回去。”

戚少商点点头,让他们先回去了。

火势很大,能烧的几乎都烧了,戚少商拧着眉,气压很低,陆小凤也跟他差不多。

这个时候,花满楼也从楼下上来了。“司空在看视频,死者名叫费祎,是艾永华所在超市的会计主任。”

死者的身份最让人起疑的就是这一点了,果然,戚少商和陆小凤一听到这一句,两人同时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看来,很有必要深入了解一下这家超市了。”

 

等现场的线索搜集得差不多,其他相关人员的笔录也做完了。他们回警局把事情跟诸葛汇报的时候,诸葛又是发了好大一番脾气。

这都挑衅到他头上了,能不火么?

于是,晚上加班是肯定的了。

事情暂时忙完,各回各家时,追命摆着脑袋左右张望了一下,这次选择乖乖地跟着顾惜朝后面跑了,因为陆小凤要陪花满楼回花家去。而顾惜朝呢,觉得独自一人面对那只死包子他心里不爽,有追命在的话,似乎也不错,就同意了。

无情用刀子般的眼神刮了追命几下后,也没做声,反正要收拾这家伙,什么时候都不迟。他要化验,警局也有休息室,就不回四合院了。

司空夜猫子属性,留在警局看视频。朱停也留了下来,据说炸弹明天早上能拼出来。

难得花家的六个哥哥同时都在,尤其是其中几个总是满世界地到处跑,在家待着的时间太短,自然要把花家最小最宠的那一个召唤回来,兄弟们几个好好地聚一聚。

那六个弟控只要花满楼一登场,眼里那还容得下他陆小凤,所以陆小凤就由花如令招待了。

陆小凤倒是乐意如此,七童的六个哥哥都是他的天敌,倒是七童的父亲,因为陆小凤这个年轻人很对他的脾气,他便一直把陆小凤当贤侄来对待的。

 

晚饭结束后,花满堂单独把陆小凤叫到了书房。陆小凤进去的时候,花二少爷正端着一个酒杯,优雅地坐在沙发上,看似漫不经心,但是随意瞥过来的一眼,气势万千。

对着进来的陆小凤,他没有露出一丝笑容。

而陆小凤先是微微一愣,接着也敛起笑容面无表情地坐在了他的对面。

他心里很清楚,花满堂不笑,便是有十分重要却又棘手的事情要办。若他笑了,那么事情反而不难办。

“李坏三天之后就能出狱。”

陆小凤眼神一闪,果然麻烦来了,“理由?”

“表现良好,提前出狱。”

“打算……让他去哪儿?”

“他从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

“这是上面的意思?”

“是,”花满堂停顿了一下,补充地说道,“而且是我提议的。”

陆小凤的眼神一瞬间凌厉了不少,“你想做什么?”

“这话你该问问李坏背后的人想做什么,我花满堂自认为不是个好脾气好相与的人,让猎物逃脱两次那就是我的失败了。更何况,他们中有人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你的意思是……”陆小凤够聪明,一点就通,“他们参与了这次的事。”

“嘛,如果我的情报网没问题的话,确实如此。”

花满堂的情报网,陆小凤自然不会怀疑。他沉思了片刻之后,握了下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对于他的回答,花满堂还算满意,“你只管去做你该做的事情,这边的事我自会安排好。还有,这件事不必提前告诉七童。”

陆小凤终于翘了翘嘴,眼里是掩不住地自豪,他笑着说,“我不觉得瞒得住他。”

“那也要让他自己发现才行。”对于这个要求,花满堂似乎特别地坚持,但既然是他如此要求了,陆小凤也只能答应下来,反正他对他家的七童有信心。“你这次……要西门吹雪帮忙么?”

“别了,我可付不起请他的代价。”

提起请西门吹雪的代价,连花满堂一直保持严肃的脸色也缓和了些。

陆小凤觉得事情已经谈完,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坐着的花满堂晃了晃酒杯,再度开口叫住了他,“多年没见你锻炼了,身手没退步得不能见人吧?皮绷紧点,你这只小鸡要是掉了毛,我可不会跟我家七童赔偿。”

走出去的那个人笑得开怀,“不劳你挂心!”

 

第二日一早,朱停的报告就送到了戚少商的手上。炸弹的手法很专业,凶手极有可能受过部队的专业训练。

嘶,真是头疼,这好好的超市工作人员怎么跟受过部队专业训练的人结仇了呢?

戚少商正用那份报告敲头时,有个冰冰凉的声音从办公室的门口传来,“包子的智商本来就是负的,你再怎么敲它也不会变成正的。”

顾法医的嘴下就没饶过谁!

不过戚少商心宽,相处了那么久,对于顾惜朝的刀子嘴豆腐心早就摸清楚了,他已经练就了直接过滤顾惜朝毒舌攻击的本领。要是真去较真,他早八百年就躺在顾惜朝的解剖台上了,原因无它,气死!

“呐,费祎的验尸报告。”

戚少商接过去翻了翻,又皱成了“川”字,“这个人居然有吸食过毒品?!”

“有一定的量,但是吸食的时间没有超过一个月。”

“那个艾永华有没有吸食过毒品?”

“没有。”

“铁手他们都有任务出去了,花满楼带着他的实习生去接触死者家属,惜朝,你跟我一起去趟那家超市。”

顾惜朝抱臂,“我可是法医,要找证据你该去找法证科的无情。”

“无情他们忙着呢,再说你不是药品学专家么,跟我一起去看看费祎是怎么接触到毒品的。”

顾惜朝想了想,反正手头上要验的尸体都验完了,其他的事有白愁飞和习玫红两人在没有什么问题。他便点头同意了。

却没想到,两人在这里竟然还遇到了一同前来的方应看和追命。方应看没有让追命出示警员证,而是自己以有桥集团的负责人前来与超市的总经理谈合作的事。

双方会见都是微微一愣,但也没拆穿彼此。戚少商表示要问问艾永华和费祎的事情,那个李经理有些愣神,为难地看了方应看一眼,可是对方却没有开口说要离开,有希望跟大企业合作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赶人,而且两位警官都没有让人避开,自己倒没法说了。

询问了情况后,戚少商又说要去两人的办公室看看,李经理就喊来了秘书陪同。走的时候,追命对着顾惜朝用口型无声地说了一句,“在超市的地下停车场会合。”

方应看继续跟那位李经理谈合作,偶尔插入几个其他话题,也没引起对方的注意。

 

等到戚少商和顾惜朝来到地下停车场时,追命正站在一个柱子边上跟他俩招手。

“你俩怎么过来了?”顾惜朝首先表示疑问。

方应看掏出一张纸对他俩晃了晃,上面的名单有几个后面写了备注。

戚少商灵光一闪,“别告诉我,这个李经理也在花家那次宴会的名单上!”

方应看笑,“大当家的很聪明啊。”

笑得真像只狐狸!虽然因为无情和方应看的事,戚少商对方应看有些另眼相看,但完全没芥蒂地不防备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戚少商和顾惜朝这走了一遭,也是有了些线索,准备回去给无情那边化验一下。方应看有意跟着去,正好也找个借口去找无情。

顾惜朝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打算,细长的两根手指拧起那张写满名单的纸来,在空中晃了晃,“把剩下那几个调查完了,再来警局汇报。”

得,他顾法医一声令下,就把方小侯爷当下属给使唤了。

奈何,此刻是三比一,就是无情在,也绝对站在他的对立方,所以方应看只能拉着追命继续探情况去。

 

今天方邪真正式来报道,花满楼先把他带去了自己的办公室,给他留出了一个办公的桌子,也分了他一些资料,先让他看看,再说说有什么想法。

自己也正好整理最近这两个案子收集起来的信息。

接着,两人就去死者家属的家里进一步了解情况去了。

陆小凤此时被诸葛招去了办公室,花满堂的意思,昨天在来汴梁警局时就已经跟诸葛通过气了,他此时把陆小凤找过去,是打算再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安排。

于是,下午戚少商他们回来的时候,便得知了陆小凤被花满堂和诸葛安排去参加军部在新疆为期一个月的训练的消息。

“怎么挑这个时候?”顾惜朝有些疑惑。

“部队的训练是上面定的时间,哪能因为个人而更改,机会难得,陆小凤被选中就去呗。警局还有我们在。”

顾惜朝没理会戚少商的说法,他纳闷的是,在花满楼受到威胁的时候,陆小凤怎么可能放心离开。

他先去找了花满楼。

花满楼刚刚带着方邪真调查回来,他只比顾惜朝早一会儿知道这个消息,还是他家的二哥打电话来告诉他的。他的立场很明确,这事是好事,他为什么要反对?

等到顾惜朝从花满楼的办公室出来,戚少商已经从诸葛的办公室转回来了。

他只告诉顾惜朝这事没得改,就拉着顾惜朝回自己的办公室。顾惜朝注意到了,戚少商这一路上不下十次都在有意无意地摸自己的嘴那儿。

“你又没陆小凤的那两撇小胡子,摸着干嘛?!”

他这话让戚少商的手僵在那里,讪讪地笑道,“嘿嘿,也是,这‘四条眉毛’可是陆小凤的标志,我戚少商当然不会有。”

顾惜朝总觉得戚少商从诸葛的办公室回来后就有点奇怪,但他也懒得去问原因。

“我去找无情。”

“嗯嗯,去吧去吧。”


评论
热度 ( 7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