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三卷01

卷三·危险礼物


第一章 返回汴梁


诸葛小花今天一改往常笑眯眯的狐狸样,反而是挂上了可以称为严肃的表情,目光如炬地打量着面前的几个人。那表情用语言写出来,那就是清清楚楚的八个字:

——“有人找死,我很愤怒!”

而站在他面前的,是刚刚从四川回来的无情,陆小凤还有花满楼。

如果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估计会担心诸葛是因为无情和方应看的事而发怒,但在场的三个人显然是知道真正的原因的。

这都挑衅上门了,诸葛不爆发才怪!

 

诸葛在三人进门后就把事情简单地给几人说明白了。

无情一如既往的没表情,花满楼进来时是什么表情,现在依旧是什么表情,只有陆小凤,是越听越愤怒!要不是理智一直提醒他这里是局长办公室,估计他是要再次上演在四川医院的暴走局面了。

花满楼适时地拍了拍陆小凤的肩,让他冷静点。

清楚地收录了两人之间的小动作,诸葛咳嗽了一声,“花满楼,你先回花家一趟,问问那边有什么线索,顺便把东西带回来……对了,陆小凤,你跟他一起去。”

陆小凤无异议,不用诸葛说,他也肯定是要一起去的。

这种情况,让花满楼一个人,他不放心。

见无情要跟两人一同走,诸葛立刻补了一句,“无情留下。”

陆小凤给无情送了一个“珍重”的眼神,拉着他家的七童出去了,顺带关上了门。

 

“你有什么要说的?”

“惜朝带着法医组的人,跟着戚少商去调查了。我这边要等到检验后才能下判断。”

诸葛把手中的笔狠狠地“啪”在桌上,难得地对自己心爱的大弟子冷笑,“无情,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无情没被他世叔的冷笑吓到,停了一下,正色地回答道,“即便如此,我也不会因此而改变我的信仰。”

“就这样?”

“就这样!”

诸葛死死地盯着无情,仿佛这样对方就能明白自己心中的不满,但无情没有任何动摇。两人僵持了许久,就在无情要开口时,诸葛先一步发话,“你俩的事我可以暂时不管,先把这事解决再说。但你要知道,我暂时不管,不代表我最后会承认他。”

“我知道了。”

诸葛重新拿起了那支笔,“你先去顾惜朝那儿,四合院的东西也送到他那儿了,等会儿花满楼和陆小凤回来的时候,也能把花家的那份东西带回来调查。你……”

诸葛停了一下,而听出诸葛话里似乎有些犹豫,无情不解地抬头,等着诸葛说下去。

“你……自己这阵子小心些。”

无情点头,“我会的。那我出去了。”

“去吧。”

 

从陆小凤开车的表情以及他捏着方向盘的力道,坐在副驾驶室上,花满楼就能清楚地感受出他情绪的涌动。

无奈地瞥了他一眼,花满楼打开了车里的CD,舒缓而令人放松的古筝曲子在车内响起。

“七童,我明白。”

“陆小凤,没事的。”

之后两人一路再无话,直到车子开到了花家。提前知道了两人回来的消息,花家除了花如令还有几个不在国内的哥哥,其他的几个哥哥都在门口等着了。

花满楼一下车,几人几乎是立刻围了上去,用目光检查了一番,七童没胖没瘦,精神很好。但是刚松了一口气,一想起家里书房放着的东西,又一个个板起了脸。几人把花满楼簇拥进去,难得的是,花满轩没有加入他们的行动,反而走在了后面。

他示意陆小凤跟他一起走。

“有我们在,绝不会让人动七童的。”

 

虽然之前从戚少商还有诸葛那儿听到了大量的关于这些东西的信息,但是亲眼看见时,还是给了陆小凤很大的震撼。

巨大的木制柜子里,躺着一个跟花满楼本人难辨真假的蜡像,那个蜡像身下都用鲜花铺满。除此之外,木柜中还有一副水彩画。画上的背景是浩渺深蓝的大海,上面飘着一个孤零零的木舟,木舟之上铺满鲜花,躺着一个人,眼尖的陆小凤,一眼就看见那个人身边还画了一个定时炸弹。

——这是预言犯罪!

——而且,目标是七童!

不,不仅仅是七童。既然无情和顾惜朝也收到了东西,那么就是说,目标是他们三个!

理由了?

对警察的报复?挑衅?

花家的几个哥哥都一脸担心地看着他们家最小的七童,花满楼仔细地查看了那幅画和蜡像,然后对着大哥说道,“父亲不知道吧?”

花满陵撇嘴,“发生这么大的事,老爹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去联系二哥和三哥了。他们俩都在国外,正好一起回来。”

二哥?!

本来花满楼没看到二哥的时候,还想幸好二哥不在的,不然这事情还不知道要弄成多严重。看来还是没法子。其实,就是他想瞒,其他几个哥哥肯定也不会同意他瞒着二哥。

陆小凤倒是非常赞同联系花家老二花满堂。这家伙是花家七子中手段最狠戾的一个,这事触到了陆小凤的底线,能狠狠收拾对方他自然乐意。

大约花如令是想让他们年轻人讨论,晚上再好好听儿子们汇报,所以没有来书房。花满楼把木柜盖上,说,“几位哥哥,我先去找父亲说一下情况,省得他太过担心。等会我和陆小凤会把东西带回局里给惜朝还有无情调查。”

陆小凤留在书房,被花满楼的几个哥哥拖着叽里咕噜地交代最近要注意的事项。

花满楼直接去找他的父亲。没有见到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花如令是如何都放心不下的。

 

两人从花家出来,又立刻开车赶去警局。把车子在警局的车库停好,花满楼率先走向后备箱,陆小凤慢他一步走了过来。花满楼等陆小凤拿钥匙来开后备箱,还没等对方行动,他自己倒是先被人给用力地抱住了。

花满楼能够理解陆小凤自从知道消息后就一直七上八下的心情,他转过身来也伸出双手抱住陆小凤。

陆小凤有些焦躁,几乎是对花满楼用上了急切的语气,“七童,从现在开始,什么江河湖海你都不要靠近,更不准拿自己去冒险!”

他太了解他家的七童了,要说花满楼的身手和能力,他还是有信心的。但是指不定花满楼也学无情来个以身犯险诱敌的计策,那他就无法淡定了。

花满楼尽量用最肯定的语气给陆小凤最大的安慰。

“陆小凤,并不只是我一个人去面对,我还有你,有大家。”

陆小凤因为花满楼的缘故,才有些乱了。等他冷静下来,他又能够一往直前地调查了。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陆小凤有一种力量,能够给人极大的安心,让人觉得,只要有他在,就没有什么事情办不成。

他没注意,但是花满楼知道。

“陆小凤,我们再不上去,无情和惜朝等会会收拾你的。”

听出花满楼语气中的笑意,陆小凤木木地把人松开,摸了摸他的两撇小胡子,“嗯,把东西拿着上去吧。”

 

两人上去后,最先遇到的是戚少商。戚少商一眼就瞄到了两人带来的东西。

“直接把东西带去无情的办公室吧,惜朝也在那儿。”

戚少商接手了花满楼的工作,他和陆小凤两人来抬木柜子,花满楼跟着走就行。

他知道他这个堂弟心疼花满楼。

无情的办公桌上摊着一堆的照片和检测数据报告,他正在跟顾惜朝讨论着什么,见三人进来,两人停下了讨论。

打开柜子看了一番,两人都是面色凝重,神色中又似乎是肯定了什么。无情让小石头带几个人把东西搬过去做之前做过的那些检测。

戚少商,陆小凤和花满楼三人留了下来听他和顾惜朝的发现。

“这是很明显的预言犯罪,我的是枪杀,惜朝的是割喉,小楼的是炸弹。蜡像是等比例制作,材料来源那边并没有特殊性,很普遍,无法确定可疑犯人的范围。经过检测,蜡像的身高跟我们一样,是我们最新的身高数据。犯人对我们三个很了解。”

“这么说,是熟人?”戚少商提出了一个猜测。

顾惜朝摇了摇头,“刚回来的白愁飞说,虽然材料方面没线索,但是这个蜡像的制作手法似乎不是国内的,它有独特的风格。他去联系相关专家了,这方面可能会有一些线索。”

花满楼仔仔细细地研究那三个蜡像的照片,他们几人的讨论他也没发话。陆小凤凑过去问,“七童,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他挑出顾惜朝的那张照片,给其他人看,“这三个蜡像穿的衣服也是我们曾经穿过的,那人肯定是见过。惜朝你可能忘记了,你蜡像上穿的衣服,你只穿过一次。”

戚少商忍不住说,“你这么奢侈啊,这衣服看起来质量很好很贵,你就只穿一次?”

顾惜朝瞪他一眼,接过花满楼的照片,他回想了一下,在花满楼的提醒下也想起来了,“我怎么忘记这个了?那件衣服我就穿过一天,那天晚上不小心蹭到你四哥的颜料了,怎么也洗不干净,之后就再也没穿过了。”

“你怎么会蹭到花满楼四哥的颜料?”

见顾惜朝不理会他这个问题,戚少商只好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那把你那一天的行程都写下来吧,我们看看你遇到过些什么人。”

幸好顾惜朝他们几人的记忆力非凡,他和花满楼两人一个想一个补充,就把顾惜朝在那一天的全部行程列了出来。

顾惜朝那天只去过警局,花家的宴会,他在警局遇到的人不多,花家宴会的宾客倒是有些多。不管怎么说,总比毫无头绪的好。

“花满楼,你哥哥那儿还能找到那次宴会的宾客名单吗?”

“没问题,大哥那儿一定存着的。”

“好,你帮忙把名单要来,之后我让其他人去调查一下那些宾客的背景,再等白愁飞那边的结果出来后就可以再次缩小范围。”

 

这个时候,又有敲门声传来。

离门最近的戚少商去开门,走进来的追命大咧咧地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他们说你们在这儿,我就过来报道了。”

无情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一天没到就赶了过来,方应看那家伙肯定偷跑出院了。

眼下也没空收拾这家伙,他们要调查的人太多,追命过来了就意味着多一个人手,也好。

 

他们今天刚从四川回来,几乎没有休息就立刻投入到新案子的调查。

顾惜朝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本来是身心疲惫,但是在看清坐在他家沙发上,犹自笑得一脸真诚的人时,他立刻就炸了。

“戚、少、商——!可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我家么?你哪儿来的钥匙?!”


评论
热度 ( 11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