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二卷08

第八章 绑架

方应看意义不明地看了追命一眼——他们警局有这么一个活宝在里面,估计每一天都挺乐的。这时也渐渐有些明白无情性子那么冷,却对追命不错的原因了。

看来,自己这一步也算是走对了。

“有没有狗追他我是不知道,不过追命,你确定你要一直在这儿堵着路么?”方应看打趣起他来。

似乎才意识到自己把老大他们的路给堵住了,追命“哦”了一声,老实地让开。

无情对于方应看和追命两人关系好起来,有些莫可奈何。追命怎么这么轻易地就相信了那人?

他走在前面,追命和方应看走在后面,跟着他一起去孤儿院。

 

发现方应看竟也跟了来,在孤儿院等他们来的几人有些意外。方应看跟几人打了招呼以后,没有自觉地走开,反而拉过一把椅子大大方方直接坐了下来。

无情瞪了他一眼,方应看手指指向院长,表示,他都在了,自己也没理由一定要离开吧。无情不想跟他理论,指着方应看对院长说道,“院长,这个人也是要来资助孤儿院的,麻烦你带他出去看看孤儿院的情况。”

无情的表情很冷,院长不明白他和坐着的那个年轻人是有什么过节,带着几分尴尬看向方应看,方应看只能无奈地起身,语气十分客气,“麻烦院长了。”

两人出去后,无情一回头,刚好对上了追命满脸的不赞同表情,似乎在为方应看委屈。

不过,无情直接无视了。

只是心里想着,追命这孩子回去需要教育教育了。

 

老杨此时已经缓和了一些,等方应看和院长都走了出去以后,几人才开始向老杨询问。

经老杨解释,他们了解了一些情况。

琳然两天前来给小苑送礼物时,老杨刚好是负责大清扫。他在一个角落处偶然瞥见了琳然在跟一个黑衣男子低声争吵,惊慌之下弄出了声响,引起了两人的注意,他刚准备离开,一转身,后脑一痛,就失去知觉了。再醒来时,人被绑在了仓库,嘴也被堵住了。这个仓库十分偏僻,基本上几个月才会开一次,而且唯一会来检查的人还只有老杨他自己。所以他当时以为自己就真的要死在仓库了,却没料到能有人把他救出来。

“那个黑衣人你看清长相了没有?他们争吵的内容你听清了么?”陆小凤问。

“那个人带着帽子和墨镜,看不清脸。争吵的内容我也听不大清,只隐约听到什么‘唐氏’,‘药品’,‘组织’之类的词……”

“哦。”虽然没能知道具体的信息有些失望,但是老杨提供的线索已经让他们觉得这次的事情非常不简单了。

“谢谢你提供线索给我们,等会柳队长会派人护送你去医院,好好调养一阵子吧。”

老杨点点头。

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走出了老杨休息的房间。

 

陆小凤忍了好久,终于逮着机会对顾惜朝吐槽,“顾惜朝你还真是属狗的啊,闻都能知道仓库里关着个人。”

“滚!你才是狗!我是闻到了迷药的气味,估计是怕老杨提前醒来,所以他们特意给堵住老杨嘴的布上倒了迷药。学医的对迷药都很敏感的。”

陆小凤低声道,“还说不是狗鼻子……”

眼看着两人要闹起来,花满楼适时地转了一个话题,是问的无情,“听追命说,你们刚刚在来的路上遇到维琛了?”

“嗯。”

“他今天穿的什么衣服?”

“黄色的外套,怎么了?”就无情了解,花满楼不会问无关的话。

“你有他联系方式吧,我们去找他。他应该能帮我们解答很多疑惑,而且,说不定还能帮我们找到琳然。”

无情拿出了手机,走到一旁,联系维琛。陆小凤没见过维琛,但是顾惜朝和追命见过,“维琛有什么问题?”

花满楼说,“路上具体说吧,方应看怎么办?”说话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站在远处跟院长聊天的方应看。

顾惜朝十分不在意地看了那人一眼,“找个人把他弄走。”他回头扫视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到了追命的身上。

追命伸出食指指着自己,“诶?朝朝你不会是想让我去吧?”

三个人同时以十分之肯定的语气回答他,“你去最合适了。”

一比三,追命瞬间掉了气,认命地走过去,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方应看笑得还蛮诡异的,两个人就先离开了。

陆小凤凑到花满楼耳边说,“让追命那小子去没关系么,方应看刚刚那笑容,啧啧……我怎么觉得他会把追命给卖了?”

花满楼笑了笑,“放心,他不会卖了追命,追命别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别人给卖了就很好了。”

无情已经打完电话走了回来。对于方应看走了这件事,他很满意,虽然牺牲了一个追命,“地址知道了,走吧。”

 

顾惜朝开车,几人去了维琛住着的小公寓。无情敲了敲门,门里传来了一声应答,然后门就开了。

维琛依旧是笑得很灿烂,领着四人进去,招呼他们在沙发上坐下后,给四人都倒了杯热水,然后自己在他们对面坐下。

花满楼一直观察着维琛的动作,陆小凤注意到花满楼的眼神,所以也不由得注意起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来。

“维琛,我们今天来是劝你收手的。”

终于,还是花满楼先开了口。

维琛的笑容一瞬间僵在脸上,手指下意识地抓紧了杯子,“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他们没有多少时间绕圈子,顾惜朝开门见山地说,“你母亲的事真的跟唐氏无关。”

他这句话显然刺激到了维琛,维琛刷的一下子站起来,脸上呈现出悲痛和愤慨的表情,“你们都是唐煜的朋友,自然会帮他说话!连警察也是,竟然说我母亲是自己服毒自杀的,根本不关唐氏的事!骗子,全都是骗子!我母亲才对我说要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她怎么可能会自杀?!怎么可能……”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有些哽咽,目光落到无情的身上,带着惋惜和失望的语气,“连你……你也要帮着唐氏说话么?!”

“所以那天你见到唐煜之后,才改变了跟我说事的计划?”

“是!你在我心目中一直都是公正无私的,但是那天我看到你和唐煜是朋友,就犹豫了。”

无情叹了口气,把几张纸递给维琛,“这是顾惜朝重新验尸后,写的尸检报告,他的能力你不会怀疑吧?唐氏的药物中并没有包括致使你母亲死亡的那种药物成分。”

维琛看了那报告,仍旧不肯相信,“那也可能是唐氏知道出了事,立刻就把有问题的药给换了!”

花满楼接着说,“我们问过给你母亲开药的医师,那种药一直没有换过,去那家药店抽查都是这种结果。而且根据他开药的时间和嘱咐的计量,你母亲才刚刚开始服食,就算是包括了那种致命药物成分,也根本不足以达到体内所包含的份量。”

“那……你们的意思是?”

陆小凤道,“我们的意思是,你母亲的死跟唐氏的药真的无关,她可能是吃了别的药死的。”

维琛颓然地坐了下来,眼神有些迷茫,双手来回地变换着相握的姿势,“不可能的,我母亲的药全部都是我陪她去开的,她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字,不可能会去买什么别的药。”

花满楼目光柔和地看向维琛,带着安抚的意味,“你好好想想,你母亲出事那天,还有谁跟她单独接触过没有?”

在花满楼的注视下,维琛静下来回想了一遍,眼光一闪,脸色难看了起来,“难道……是她?不可能啊……”

“是琳然么?”

花满楼把他心中的名字说了出来。

维琛诧异地看向花满楼,“你知道、知道我们认识?”

花满楼很平静地点头。

维琛苦笑了一下,“原来你们早就开始怀疑我了。”

花满楼说,“那天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后面才慢慢肯定的。你俩见面时,尽管你努力地表现得自然,但她不像是跟你第一次见面。而且,她了解你的口味。”

“我就知道,有你和无情在,什么都瞒不过你们。”

陆小凤自豪地理所当然,“那是,有我家七童在的时候,一言一行都是线索。”

“给车子喷漆的人是你还是琳然?”

面对无情,维琛没有了之前的愤慨。这突然到来的真相,让他此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无情。可是无情看向他的目光,仍然是平静如水,没有沉痛,没有失望,更没有怜悯。这让他的心神也稍微稳了一些。

“是我,我假装是要进去取车,琳然负责帮我留意摄像头的画面。然后我开她的车子出来。”维琛突然想到了什么,放在膝盖上的手捏成拳头,模样有几分慌张地解释,“但是炸弹的事跟我无关,我也不清楚那是怎么回事。我虽然想向唐氏报复,但我没打算伤害跟我母亲一样的无辜人。”

陆小凤察觉到花满楼的眼神中有一丝疑惑,似乎还有什么没有想明白,他也不打扰花满楼思考,继续问维琛,“你今天早上遇到了唐煜?”

维琛不解地点头,“是啊,怎么了?”

看到他的反应,四个人都是一愣,无情问道,“你早上碰到唐煜,你俩说了什么没有?”

维琛想了想,“我撞掉了他的东西,跟他倒了歉,然后就走了。我对唐氏的印象不好,自然不会跟他多说。”

无情继续问,“刚刚你在巷子里遇到我,为什么那么惊慌?”

维琛眼神瞥向花满楼,“我今天准备去孤儿院看小苑的,刚好看到小苑在跟他说话,以为你们在调查我的事,有些紧张,就想着离开。”

四人沉默了一下,维琛有些紧张,不明白为什么之前四人知道他是喷漆的人时都没多大反应,如今却突然压抑了气氛。

顾惜朝冷冷地发问,“琳然最近一次跟你联系是什么时候?”

“那天吃完饭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你那天和她在路上说了什么?”

维琛刚要回答顾惜朝的问题,无情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是柳非白发来的短信,坐在他旁边的顾惜朝看到以后,眼神变了变。无情站起身来,说,“我要立刻去趟警局。”

其他几人也跟着站了起来,无情都来不及跟维琛说什么就往外走,顾惜朝示意这里交给他,让陆小凤和花满楼跟着无情去。

房间里只留下了顾惜朝和维琛,维琛对于顾惜朝的气场还是有些忌惮的,他小声地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顾惜朝露出一个笑容,却没有一丝的笑意,声音寒冷刺骨,“出事?你最好尽快帮我们找到琳然,不然就真的出大事了!”

 

无情他们几人赶到警局时,发现唐铭和唐宸也在。唐宸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但他依旧忍着身体的不适,坐在办公室里,难掩一脸的怒火。

无情刚刚在来的路上已经跟陆花两人解释了情况,唐宸收到信,说是唐煜被绑架了,要拿一亿去赎人,奇怪的是,对方指定要无情明天去送赎金。

柳非白也是急得焦头烂额,一亿不是个小数目,更关键的是,他担心即使送了钱还是不能保证唐煜的安全,而且,这还要无情去冒险。

“我要唐煜活着,唐铭,告诉公司的人,立刻停止目前所有的收购和投资项目,我要提一亿去救唐煜。股东那边有什么意见我都一个人扛!”唐宸是下定了决心,要保唐煜。唐铭立刻打电话去通知公司的人。

唐氏会变得如何,已经不重要了。

人,必须安全回来!

无情看到了绑匪送来的信,他对着众人坚定地说,“我去。”

柳非白还是有些担心,无情却先阻拦了他的话头,“对方是有备而来,而且身份不简单,柳队长请多做一些计划安排,一定要保证唐煜的安全。”

柳非白明白救人紧迫,他不再劝说无情多考虑,立刻转身去安排。

花满楼上前,“我和陆小凤在暗中跟着你。”

无情摇了摇头,“你们俩还是回顾惜朝那边,我们要双重保险。尽快通过维琛找到琳然,就能多一份唐煜安全的保证。”

“我们明白,你自己小心点。”

办公室的角落,跟方应看分开后早就回了警局的追命,看着镇定的无情,又想到了几天前的那张纸条。追命几经犹豫,终于下定了决心,点开了短信的输送键。

就当……是多一层保证吧。

老大,不能出事。


评论
热度 ( 12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