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二卷07

第七章 戳酒窝有风险,出手需谨慎

“七童救命啊~”

被小孩子围攻的陆小凤实在是没辙了,只能向花满楼求救。

可惜花满楼很不给他面子,似乎很喜欢看他这般的狼狈样,笑得有些狡黠,“我想我还是不要在这里碍事,去别处走走的好…”

说完也不管陆小凤的处境是有多惨,径自越过小孩子群,进了大院。

顾惜朝勾勾嘴角,“陆小凤,你这魅力还真是无人能挡。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然后也跟着花满楼一起进去了。

柳非白同情而又怜悯地看向陆小凤,“咳咳……陆小凤,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爱莫能助。”

他这一走,就真没人管陆小凤了。

没有人伸出援助之手,陆小凤只能自救。他一咬牙,把领头的两个孩子,一边一个抓起来,夹在自己的腋下,腾出的手力道适中地捏着带头小子的脸颊,“我这酒窝可不是你们这群小鬼可以捏的,这可是花家七童专属!”

两个小孩子被突然驾到空中,脸憋得有些红,老实地点点头。陆小凤这才把他俩放了下来,然后让小孩子到另一边玩去,自己也追了进去。

他们一群人在视频中发现是琳然的车子后,就去找了助理。可是那助理说琳然从昨天和二少一起去安排宴会的事情后,就一直没有联系上,电话到现在还是不通的状态。他给了他们琳然的住址。等花满楼他们赶去琳然的住址后,又得知琳然从昨晚就一直没有回过家。

管理员让他们去这家孤儿院看看,说不定能碰到琳然。从管理员那儿得知,琳然基本上每周都要去几次这家孤儿院。这也是他们一行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陆小凤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花满楼和柳非白正在跟院长聊天,顾惜朝倒是没有进去,而是站在走廊,目光抛得很远,也不知道究竟是看的哪里。

顾惜朝也是孤儿院长大的,后来幸好遇到了傅宗书,认识了晚晴,还结识了无情花满楼这群朋友。不得不说他还是十分幸运的。但如今再次走进孤儿院,他多少还是会引发一些思绪的。

陆小凤很明智地没有在这个时候去打扰顾惜朝,他走进办公室,花满楼对他微微一笑,然后继续听院长说话。

“……我们这家孤儿院是由唐家大少爷资助的,主要的手续是他的助理,也就是琳然小姐过来办理的。琳然小姐人很好,经常来院里看孩子们。”

柳非白问,“请问最近琳然小姐有来过吗?”

“来过,那天她似乎有什么事情,给小苑送了生日礼物就走了。”

“小苑是?”

院长让他们跟着出去,走出办公室,顾惜朝已经不在走廊了。院长指着院中正独自一个人坐在秋千上的小女孩说,“就是她了。”

花满楼看过去,跟院长说自己想去看看那个小女孩。

 

柳非白没过去,陆小凤跟花满楼一起走到了那个叫“小苑”的小女孩身边蹲下来。花满楼笑着跟小女孩打招呼,“小苑你好。”

他的声音特别得温柔舒服,小女孩很喜欢,也回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手中握着小熊布偶的爪子跟花满楼他们打招呼,“大哥哥你们好。”

“这只小熊很可爱啊。”花满楼伸出手跟小熊布偶的爪子握了一下手,小女孩笑得更开心了。

“这是然姐姐和宸哥哥送给我的,他们每周都会来看我。还带我出去吃过几次饭。”

陆小凤和花满楼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疑惑,唐宸和琳然每周都来?

“然姐姐什么时候给你送的这只小熊?”

小女孩伸出了两根手指头,“两天前。”

花满楼微微皱着眉,似乎有些怀疑需要证实,他掏出手机,挑出了一张照片,放到小苑的面前。照片是他临时上网搜的一篇关于唐氏的报道,上面刚好有唐宸的照片。

“你说的宸哥哥是不是他?”

意外的是,小女孩摇了摇头。

“那你知不知道宸哥哥叫什么名字?”

小苑歪着头想了想,“不知道诶,然姐姐一直叫的‘宸’,院长叔叔问的时候,然姐姐也只说是他男朋友,让院长叔叔叫‘小宸’。”

陆小凤让花满楼继续聊,他去去就来。

没几分钟他就走了回来,对着花满楼摇摇头,看来,院长也不知道那个‘宸哥哥’是谁。”

不知道什么时候顾惜朝和柳非白一起走了过来。柳非白说,“刚接到电话,说是唐二少那边有些线索了,让我赶回去。我有消息了会通知你们。”

花满楼站起身来,“那就拜托你们了。”

 

花满楼站起了身,但陆小凤还蹲在小女孩的身边,顾惜朝对着蹲着的陆小凤居高临下地说道,“小楼,借你们家小鸡打个杂。”

花满楼点头表示同意。

陆小凤有些无奈,他家七童这么不带犹豫地就把他舍给顾惜朝了。

顾惜朝示意陆小凤跟着他离开。

花满楼眼光落到了池塘里面正游得欢乐的小鱼,似乎想起了什么。他为了求证而问道,“小苑,那个‘宸哥哥’喜不喜欢吃鱼?”

小苑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佩服,“大哥哥你怎么知道的?宸哥哥最喜欢吃鱼了!上次去吃饭的时候,我们点了‘过江一品鱼’,宸哥哥可喜欢呢!可惜然姐姐不喜欢吃鱼。”

花满楼舒了一口气然后又再次拧起了眉。

 

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仓库的方位传来很大的动静。花满楼站起身来,猜到多半是跟顾惜朝他们有关。小苑抱紧了小熊,有些紧张。花满楼摸摸她的头,告诉她不用害怕。

院长也听到了声响,走了出来。

花满楼看了一下或好奇或紧张对那边张望的孩子们,他有些歉意地对院长说,“院长,麻烦您让孩子们不要过去,可能是我的同事发现了什么,我过去看看。”

院长表示明白,立刻喊了几个义工帮忙把孩子们送回房间里去。

花满楼向着仓库那边走过去。

仓库的门锁坏了,连门都有些变形,似乎是被人一脚踹开,花满楼不用想也知道那是陆小凤的杰作。

果然黑漆漆的仓库里传来陆小凤懒洋洋的声音,“我说顾惜朝,你可别告诉我你弄不开这扇门。你摆明了就是故意在使唤我!”

“安静!”

可惜陆小凤根本不配合,继续絮叨,“哇,闻来闻去是要做什么?顾惜朝你属狗的么…对了,我来的时候大当家的还说让你提前回去,法医那边的活干不完了…”

“哼!那两个人是死了么?把晚上睡觉的时间也拿来干活不就搞定了?”

又听到了里面搬东西的声音,然后陆小凤的语气就变成了惊讶了,“是个人!”

听到这里,花满楼也立刻快步走了进去,不过他还没彻底走进去,就模糊地看到陆小凤和顾惜朝扶着一个憔悴不堪的中年男人出来了。他也跟着退了出来。

那个人嘴唇干枯,估计是太久没有喝水的缘故。

“你太久没见光,眼睛不要睁开。”

听到顾惜朝的提醒,那人微微点头,任由陆小凤和顾惜朝扶着往前走。

花满楼走在他们旁边,“找院长要间休息室好好休息一下。”

正走过来的院长看到那个男人时,很明显地露出吃惊的表情,“老杨,你不是辞职回家了吗?”

被叫“老杨”的男人,听到自己的名字,头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眼皮颤了颤,顾惜朝立马冷下声说道,“眼睛不想要了?”接着抬头瞟了院长一眼,“他几天未吃东西,身体吃不消,有什么话等他缓过来再说!”

院长被他这一眼看得有些发愣,回过神后更有些尴尬,立刻带他们去休息室,路上又喊了一个义工帮忙送点吃的过来。

既然有人接手照顾,顾惜朝不再插手。花满楼走过来对着他和陆小凤说了几句,陆小凤有些疑惑,顾惜朝却再度寒了脸色。

“我知道了,我去联系无情。”

 

另一边,方应看终究是说服了无情和追命,坐上了他的车子去唐煜修车的地方。

其实,他不是搞定了无情,只是搞定了追命。

有追命死缠烂打地劝说,无情就是想拒绝也拒绝不了。

无情坐在后座上沉默不语,而追命坐上了副驾驶后,一路上就和方应看聊得很是欢乐。不过,大多的话题是关于车子和酒的。

修车厂的人一看到这么好的车子,就知道是有钱的主。等他们停下车子后,就立刻有人带着职业的笑容上前询问需要什么服务。

方应看把手中的钥匙抛了过去,“找最好的师傅给我的车子做个全面的检查。”

老板接了钥匙,立刻回头去招呼人来干活。他准备领三人去休息区坐会儿,方应看却摆了摆手,“老板不介意我们看看你的修车厂吧?”

老板立刻笑答,“不介意不介意。”

三个人状似无意地转了起来,走了几步,就看到了唐煜的车子。看无情盯起了那辆车子,方应看很随意地对老板说道,“这车子的漆是新喷的吧,哪个师傅弄的?手艺不错啊~”

老板以为方应看是有意给自己的车子重新喷漆,立刻又喊了个人过来,“这是小罗,这辆车子的漆就是他喷的。”

方应看对着小罗点头,“老板你也不用招待我们,我们问问小罗喷漆的事就行。”

他都如此说了,老板交代小罗好好招待就走了。

 

小罗虽然年轻,看起来倒是个很有手艺的人。方应看对无情勾唇一笑,示意人找来了,他们可以开始办事。然后自己就往另一旁走去了。

无情有些恼怒方应看插手自己的调查,但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发火。他问小罗,“唐煜把车子送来后,还有没有人来看过车子?”

小罗想了想,“唐二少把车子送过来后,除了他自己来看过几次,就没有其他人了。”

“车子什么时候送过来的?”

“大概半个月前吧。”

小罗看到无情有些严肃的表情,不明白他们问这些是要做什么。他有些紧张地挽起了衣袖。无情眼前一亮,上前一步,止住了小罗的动作,扯过了小罗的衣袖来看。

这时候突然另一只手伸了过来,“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喜欢扯别人的袖子了。”

三分调笑三分戏弄,无情瞪了方应看一眼,放开了小罗的衣袖。方应看再次退开,无情指着上面的一块红色的地方问,“这是怎么弄上的?”

小罗被两人闹得有些莫名其妙,低头看了看自己衣袖上的痕迹,想了起来,“哦,也是这半个月的事,我给人洗车的时候不小心蹭到的。那车子估计是里面不小心倒了染料还是什么的,有好大一片红,要洗干净花了我好大的功夫。”

“那个车子的牌照你还记得吗?”

“记得,车主我都认识,那位小姐跟唐二少也熟,她是唐大少的秘书,琳然小姐。”

“是她?”

小罗点点头。

“她的车子什么时候送来洗的?”

“在唐二少把车子送过来的几天之后吧。唐家三位少爷的车子都被喷惨了,琳然小姐的车子估计也是惹了麻烦。她说只是染上了一小部分,不严重,不想给上司添麻烦,所以特意拜托了我们悄悄洗干净,不要让二少爷知道。”

听了他的话,无情皱紧了眉头,一副思索的摸样。小罗看他不发话,只能把询问的目光抛向追命。追命想老大该问的都问了,就对小罗说,“你去忙你的事情去吧。”

小罗点点头,去继续干活。

 

追命凑到无情身边问,“老大你是不是有发现啊?”

无情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车子被喷漆的照片你带着没?”

追命摇头,“在花满楼手上。”

“我们去找他。”

方应看等他俩商量得差不多了,才走过来。因为修车厂有些热,他扯开了自己衬衫上的几粒扣子,浑身都透露着说不尽的潇洒贵气。

无情疏离地说道,“我和追命还有些事要办,方少爷还是等你的车子检查完毕吧。我们先走了。”

方应看笑容不减,十分从容地跟着无情他们一同走出去。

无情走到门口,见方应看的车子停在那儿,忍不住问道,“你的车子不是在做检查吗?”

方应看表情十分无辜地解释,“本来是有这个打算的,不过我看你俩似乎急着走,刚刚你问话的时候,我就去告诉老板检查推到下次了。”

然后,伸出右手十分绅士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两位,请吧。”

 

刚刚顾惜朝打电话来说他们还在孤儿院,无情想尽早与他们会合,也好找个借口摆脱了方应看。

孤儿院的巷子里很窄进不了车子,方应看把车子停在了巷口。无情冷着脸还没来得及开口赶人,方应看又再次抢先,“都到这儿了,不是要赶我回去吧?这孤儿院也没规定说我去不得吧?”

无情心中愈发地恼怒,一转身,走得急,跟从巷口里急匆匆走出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正好。

无情退后几步缓了一下冲力才站稳,方应看在他被撞的一瞬间就站到了他的身边,想要伸手去扶,见无情已经站好,便收回了想要伸出去的手。

撞无情的人,也是后退了几步。没看清自己撞的人是谁,就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咦,无情?”

“维琛?”

站在后面的追命看清了是维琛,也过来打招呼,“维琛,你怎么在这里?”

“哦……我刚好路过这里。”他疑惑地看了眼站在无情身边的方应看,这人给他一种被对方压迫的感觉……顿了一下,“不好意思,我还有点急事,先走了。”

说完便是大步流星地走了。

追命不解地看向维琛走来的那条路,“那里……是有狗在追他么?”


评论
热度 ( 10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