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二卷05

第五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等到花满楼那边接到陆小凤的电话,知道他也跟了过来的时候,他和唐煜两个人已经从警署出来了。

那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左右,警局外的街道十分冷清,除了昏暗的冷光外,也就几个偶尔经过的行人。

听到陆小凤从手机那头传来的哀怨声音,唐煜难得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双手插在口袋里,他随意地站在一旁,待花满楼挂了电话后,“小楼,我这边暂时没什么事了,要不,你先回去吧,省得明天那只小鸡来找我麻烦。”

花满楼收回手机,却是摇了摇头,“陆小凤已经跟惜朝他们会合,今晚我还是陪着你比较好,我不放心。”

他的话让唐煜心中一暖,坐进花满楼的车子,右手靠在车窗上,眼神飘向窗外,声音有些低沉,“今晚不回唐家了,我……想去一个地方。”

花满楼发动车子的同时,轻轻地笑出声道,“我知道。”

不用唐煜讲明白,他也知道唐煜想去的是什么地方。

 

最后,两人是去了唐宸所在的医院。

唐铭一直守在病房里,听到推门的声响,又没听到外面负责安全的人阻拦,便知来的人是熟人。一回头,来的人是自己的二哥还有花满楼。

他让开了地方,唐煜走上前来,这才看清了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

因为失血过多,那人的脸色几乎跟病床上刺眼的白色一般,眉头紧紧皱着,脑袋上还缠着一圈圈的绷带。

唐煜想,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还笑得一脸温柔跟自己告别的大哥,如今却成了这般样子躺在病床上。他到现在还有些后怕,若是自己没有及时打那通电话,那么……那么,这个人,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了?

这样一想,他就遍体生寒,犹如身坠冰窖。

见二哥就那么直愣愣地看着大哥发呆,唐铭是真担心他就这么一直傻站下去,“刚刚医生来检查过,他说……”

“医生怎么说?!”之前还是石化状态的唐煜,一下子回了神。

“医生说,大哥当时因为爆炸的冲击,车子撞上了栏杆,所以他的头部受了些伤,已经做完了手术。等明早麻醉过后,大哥就能醒来。”

“那就好那就好。”唐煜舒了口气,喃喃地仿佛是在自我安慰般。

唐铭见他这个样子,哀悼自己苦命的同时,扯了唐煜一把,把人按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开口教训起人来,“我的二哥哟,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个样子?!还不去好好休息,是想累死本少爷是吧?我一下子要照顾两个人很辛苦诶!”

看清了三弟他眼底下掩盖不住的困意,估计刚刚一直是在强撑着。唐煜拍了拍他,“你去休息会吧,我和小楼在这里看着就好。明早你再过来换我。”

唐铭翻个白眼,揉了揉脖子,“你要真不放心,就在这儿盯着老大盯到天荒地老吧,我要去睡会儿了。”

“让警察送你回去,路上小心。”

“知道啦知道啦!”唐铭拉上门出去了。

花满楼搬了把椅子在墙边坐下,而唐煜就坐在唐宸的床边。

 

方应看从唐家出来后,就直接坐上了任劳开来的车子,回到他一直住着的酒店。

嘴角勾起的弧度,任劳看得出他家的少爷似乎心情特别好。他刚刚听说了唐家发生的事情,也在现场外面,远远地看到了无情。无情对少爷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为何少爷会如此开心?

真是搞不懂。

“少爷,唐家的事情……”

“跟我们无关。”

“那可是要派人去调查?”

方应看看了他一眼,“跟我们无关的事情,有必要么?”

任劳住了嘴。

心中却是在想,刚刚还那么潇洒毫无犹豫地闯进会场踢飞炸弹,还以为您老是想要帮唐家呢!结果还是为了那个人。

可是唐家二少爷不是跟无情的关系特别好么?怎么少爷会不插手唐家的麻烦?这也是个机会啊。

真是越来越搞不懂少爷的心思了。

“收购蔡京公司的人,背景调查出来了吗?”

任怨递过去一个文件夹,方应看把外套丢在沙发上,衣服上面还有淡淡的硝烟气味,他抽出文件夹里的那几张纸,快速地看了起来。

虽然此时的方应看依旧挂着优雅的笑容,但跟随他多年的任劳任怨已经从少爷的眼中明明白白地看到了杀气。

“想要我方应看为你们做嫁衣,也得看你们配不配!任劳任怨,吩咐下去,我要在最短的时间里知道这群人的动向。”

“是。”

“我方应看,不会输给任何人!”

不是任劳任怨想要拂他老板大人的面子,方应看说这句话时,他们脑海中却第一时间浮现出了某人当初被别人一枪打中,软躺在车座上的颓废样子。

方应看似乎猜到了面前的两个下属在想什么,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又恢复了纯粹的笑意,“所以,这一次,我是来赢的。”

 

花满楼果然如他们料想的一样,今晚是决定陪唐煜不回来了。

陆小凤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兄弟他也是看得很重的。唐煜家出了麻烦,如果他在,也肯定是要帮上一把的。

但明白事理不代表他不会因为不能第一时间见到花满楼而不爽。

陆小凤大老远跑来的兴致全没了,所以拖着追命去把花满楼这屋子里的酒都找了出来。这两人都是轻易不会醉的类型,每每让顾惜朝恨得牙痒痒的。

顾惜朝懒得理会这两人,“嘭”的一声关上房门,回了自己的房间。正好趁着这个时候,问候一下远在汴梁辛苦工作的那两人。哼哼,胆敢在国外逍遥那么久,以为他顾惜朝是好欺负的不是?他可记得,他休假之前,积攒下来的工作绝对够那两人给戚大当家的表演一把“变脸”的精髓。

无情和顾惜朝一样,也回了自己的房间。但不同的是,顾惜朝是在报复加奚落,而他是在认真地看今天在现场拍的照片。

从最开始的喷漆到今晚的炸弹,事情已经升级,都差点弄出了人命。今天若不是方应看及时出现,后果不堪设想。

想起那个人,无情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头,这时候,电脑传来“叮!”的一声,是提醒他有新邮件到了。

发信人是个陌生的用户名,无情点击开来,里面是一张照片,跟宴会上的纸条一样,也是用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字拼成的。

“今晚的‘烟火’美吗?再不抽身,下一次会有更灿烂的‘烟火’等着你去看。”

无情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司空的号码。他丝毫没有在意这已经是深更半夜的时间点,就司空那个宅男属性,这根本还没到他“正常的”睡觉时间。

“喂,无情,你有什么用得到我的地方?”

司空太熟悉他们警局这群人了,会深更半夜打电话来,绝对不是问候或者是抽风想陪他打游戏什么的。更何况这打他电话的人还是一向工作至上的无情,除了工作,他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理由。

“我把封邮件转给你,你把能找到的线索都给我挖出来。”

“OK。发过来吧。”

无情保持着通话的状态把邮件转发了过去,电话里司空“咦”了一声,“不是听戚队说,是唐家小子他们惹上麻烦了吗?怎么你也给惹上了?”

“不要再告诉其他人。”

“好吧。我明白了,你自己小心点。”

其实就无情那身手,司空摘星也不是特别担心,毕竟他们做警察这一行遇到这种事情,太经常了。再加上,无情又不是只有一个人,顾惜朝陆小凤他们都在那儿了。

“我会的。”

说完,无情就挂上了电话,手指在键盘上开始敲击回复,“只要是犯罪,我都不会放过。”

 

大概是早上六点钟的时候,花满楼醒了过来。他昨晚上是坐在椅子上睡着的,身上还盖了件外套,花满楼辨认了出来,这衣服,是唐煜的。

再抬眼看过去,除了身上少了件外套,唐煜基本上维持着昨晚他睡着之前的样子,一动不动地看着唐宸。

听到身后的有响声,唐煜回头跟花满楼打了个招呼,“醒了。”

花满楼走过去把外套还给他,拿起一旁的杯子给唐煜倒了杯水,“一晚没睡,喝杯水清醒一下吧。”

唐煜此刻才觉得嗓子又干又痒,喝了花满楼递过来的水后,喉咙才舒服了些。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看着依旧沉睡的唐宸,有些担忧,“他怎么还不醒?”

因为唐宸还未醒,所以他和花满楼交谈都刻意压低了声音。

“是麻醉还未退吧,唐铭说过,今天早上就能醒过来的。你放心。”

唐煜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小楼,你帮我看着会吧,我出去买下早点,等会唐铭也会过来的。”

“还是我去吧,说不定唐宸等会就能醒过来。”花满楼心里清楚,唐煜是想守着唐宸醒过来。

唐煜摆摆手,“这附近有家大哥特别喜欢的点心店,我比较熟悉路,不远,很快就回来的。”

花满楼点了点头,目送唐煜出门。

 

可是,唐煜口中的“不远”,一去就去了半个多小时,等到唐铭都到了,这去买早点的唐煜还是没有回来。

唐铭推门进来,跟花满楼打了个招呼,没有发现唐煜的身影,感到十分意外,不禁问道,“我二哥了?”

“他去买早点了。”

唐铭表示了解地点点头,也在唐宸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看到花满楼的样子,心里有几分感慨,在医院的椅子上将就睡了一晚,依旧丝毫不损他的优雅风度,真不愧是大哥二哥都连连称赞的花家七少爷啊。

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两人都以为来的人是唐煜,正纳闷这人为什么敲门,花满楼起身去给开了门,却发现站在门外的,是表情有些严肃的柳非白,他身后,还跟了几个警员。

柳非白看到花满楼,点头示意了一下,眼神探寻地在病房扫视。花满楼发现对方的眼神有些意外但又似乎松了口气的样子。明白柳非白是有话要说,花满楼退让开,让他进了病房。

柳非白把身后的警员都留在了门外,他走进来的时候,唐铭也站了起来。

“唐三少爷。”

“我大哥还没醒,你们要了解情况恐怕还要等会儿。”

柳非白摇头,说道,“我们不是来找唐大少爷的,而是来找唐二少爷的。”

“我二哥?他出去买早点了,还没有回来。”

“他去哪儿买的?出去多久了?”

这一发话,花满楼和唐铭两人都觉察出不对劲了。唐铭焦急地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是不是我二哥也出了什么事?”这个猜想,让唐铭瞬间白了脸色。

“不是,只是……”他犹豫地看了看花满楼,又看了看唐铭。这一犹豫,让唐铭更急了。还是花满楼及时安抚住了他,“柳队长有话就请直说吧。”

柳非白叹了口气,说道,“给唐宸的那枚炸弹因为制作并不专业,没有彻底爆炸,我们在现场找回来的碎片上提取到了指纹。因为据唐二少说,那个盒子是他准备的,为了区分他与罪犯的指纹,我们昨晚提取了他的指纹,但是……”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花满楼已经猜到了他的意思。

唐铭疑惑,“柳队长,你该不会是要说,那炸弹上的指纹是我二哥的吧?”

柳非白在对面两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点头承认,还补充了一句,“宴会上的那个炸弹也是只有唐二少的指纹,再无其他。”

唐铭也顾不得是在病房要压低声音了,吼了一句,“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是我二哥?!”

柳非白有些为难地看向花满楼,“我们也是如此想的,但是根据规定,唐二少目前是嫌疑犯,我们必须把他带回警局。”

唐铭紧紧咬着嘴唇,两眼愤怒地瞪着柳非白,花满楼此时明白了柳非白之前进门没有看到唐煜时那一瞬间松了口气的原因了。怕是担心直接把人从唐铭面前带走,会惹怒唐家。趁着自己在这里,还可以缓和,先解释给他们听。

花满楼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三人身后却传来了杯子掉到地上摔得粉碎的声音。

“大哥!”

唐铭惊呼了一声,赶快上前拦住了想要起身的唐宸,“你才刚动完手术,不要乱动,赶紧躺好!”

唐宸现下想要行动还十分困难,但看得出来,他极力地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声音很微弱。也不知道刚刚的对话他听去了多少。靠的最近的唐铭将耳朵贴近大哥的嘴边,仔细听大哥想要说什么。

当他听清后,不由得地瞪大了双眼,求救般地看向了花满楼,哆哆嗦嗦地将那句话重复出来。

“大哥说,二哥有危险!”


评论
热度 ( 9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