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二卷04

第四章 行动升级

震天的巨响过后,会场内受到惊吓的宾客都是脸色异常地难看。

有的人远远的能看见外面有车子因为爆炸而起了火,眼神再好点若是看清那是自家的车,只能哀叹倒霉了。不过,他们心里也明白,自己多半是被无辜牵连,这炸弹事件摆明了,就是冲着唐家来的。

在场的宾客,各有各的心思。有的人替唐家人担心,有的却是暗暗地幸灾乐祸。

 

眼见着唐家老太太似乎是气得都有些顺不过气了,唐煜求救地看向顾惜朝,对方会意地过去帮忙。顾惜朝走到老太太跟前低声说了几句,就和追命护送老人家回去休息了。既然是冲着唐家人来的,那么唐家人都是重点保护对象。

唐铭作为唐家三兄弟中最小的一个,虽然没有大哥二哥那样丰富的处事经验,人倒是十分得机灵。大哥没到,二哥又要忙于应付案件的调查,他便拉上几个好友,一起做起了安抚受惊宾客的工作。

唐煜看到那边有唐铭在负责,松了口气。外面那些车子上冒的火已经被这个酒店的工作人员扑灭。唐煜交代人吩咐下去,在警察到来之前,不要让任何人靠近爆炸的地方。等这些吩咐都安排了下去后,他的眼神不由得看向了那个刚刚救了他们唐家一命的人。

心情十分的复杂。

方应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

眼神顺着方应看正在盯着的方向看去,视线直指正盯着现场的无情身上,莫非,还是为了他?

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个人,毕竟救了他们。唐煜走到了方应看的身边,“唐家欠你一个情。”

方应看收回了视线,笑得无可挑剔,“我也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样的情况。”

“希望这次我们不会是敌人。”虽然方应看算是救了唐家,但鉴于之前的事情,唐煜对他还是有所保留。

方应看笑得坦然,“我也不愿与唐家为敌。”

 

另一边,花满臣也在帮忙唐铭安抚众人。倒是花满楼,没有和无情一起去调查,而是直接向唐煜还有方应看的方向走来。

他严肃的表情依旧没有缓和,眉头微微蹙起,“事情已经升级了。”

唐煜点点头。知道花满楼是指之前车子被喷漆的事情,眼下已经恶化到了送炸弹的程度。

“莫非他是觉得喷漆后,唐氏没有什么明显反应,不满意,想来点更狠的?”

花满楼想了想,“之前你们三个人的车子被喷漆,也隔了不短的时间,却一直没有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这次突然升级,而且还差点牵连了不少人。我觉得这其中有些问题。”

“也许……那个人受了什么刺激?”

方应看多少也猜到唐家是惹了什么麻烦,既然两人都毫无顾忌地在他面前说开了,便是认为这事对他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也大方地提出自己的猜测。

花满楼正低头回想着这几天发生过什么与唐氏有关的事情,突然一旁的唐煜大叫一声不好,脸色剧变地掏出了手机。

花满楼和方应看插不了嘴,只能在一旁等着唐煜打完电话了再解释。

唐煜快速地按了几个键,满脸的焦急,刚刚爆炸后依旧冷静从容的态度如今是消失得无影无踪,让花满楼也意识到了似乎还有更严重的事情要发生。

听到电话接通,唐煜也不等对方开口,他心里着急,就一通霹雳啪嗒地说话,“大哥,你听我说,现在不管你在哪里,火速把你身边的那个新产品的盒子给我扔出去!你管那玩意儿是不是我的心血?!我叫你扔就扔!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你就是在开车也给我扔出去,单手扔,火速扔!立刻,马上!扔得越远越好!你……”

仿佛被定格了一般,刚刚还炸毛般一通吼的唐煜瞬间失了声音,站得离他最近的花满楼模模糊糊从手机那儿听到了爆炸的声音。

然后手机那边就彻底失去了信号。

 

唐煜木然地垂下了拿手机的那只手,眼神空洞,散了焦距。花满楼担忧地看着唐煜,伸出手想要给对方一些支持,唐煜却先一步握住了他的手,仿若是抓住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小……小楼,你告诉我,他没事,没事的,对不对?一定的,一定没事的。我都已经叫他把盒子丢出去了。他肯定丢了的。是不是?”

站在面前的唐煜,像个孩子一样不安着,花满楼又伸出另一只手,两只手将唐煜那只还在不停颤抖的手包裹住,十分坚定地说道,“是的,你第一时间通知他了,他肯定是丢了的。一定会没事的。”

花满楼那般地坚定,唐煜还是紧紧拉着花满楼的手不肯松开。

“你放心,他会没事的。”

花满楼知道,现在唐煜想听的只有这一句话,所以一直用轻柔的声音,在唐煜的耳边重复着这句话。

他在安慰着唐煜的时候,方应看给了他一个眼神,便向无情那个方向过去了。

他知道,方应看是让他在这儿看着唐煜,不能放任现在这个状况的唐煜一个人,太危险了。唐宸那边,他会去联系。

 

没过多久,柳非白就带了人赶了过来。有几个人动作迅速地拉起了警戒线,将现场围了起来。几个警员在向已经镇定下来的宾客们做笔录,柳非白还让法证部的人跟着无情一起勘查现场。虽然无情不是他们警局的,但是人都在这儿了,多一份力就能早一点破案。眼下事情已经闹得够大,必须尽早破案。

方应看跟柳非白交谈了几句,向花满楼这边走来。看着方应看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唐煜的心紧张到了嗓子眼,握着花满楼的手都不自觉地加大了力气。

“他……”

再度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连发声都很困难了。

方应看对着他,很认真地说道,“柳队长说,唐宸及时把盒子丢了出去,只是因为爆炸的距离太近,所以才受到了冲击。他昏迷后被后面车子里的人送去了医院。人受了点伤,但是,没有生命危险。”

这一绷一松之后,唐煜只觉得浑身发软,他恍惚间还听到方应看的声音在继续说着,“你的那个电话救了他。他没事。”

唐煜心里的疼此刻才缓过来一点点,他慢慢地倚过去,头枕在花满楼的肩膀上,“小楼,趁着小鸡不在,借我靠一会儿,我站不稳了。”

花满楼扶着他,任由唐煜靠着自己,给方应看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那边花满臣正在安抚着才得到消息的唐铭。唐铭只知道唐宸受伤的事,并不知道他二哥还打过一个电话。他得到消息的一瞬间也是愣了,后知后觉地看向他二哥这边,看唐煜倚着花满楼的样子,也是满脸的担忧。

 

等唐煜缓和过来后,他接手了他小弟的工作,把他打发到医院去守着大哥。这边的事情他一个人来全权处理,只交代小弟一定要把大哥看好,绝不能再出什么事情。

唐家的其他人也由警方保护了起来。

其他的宾客在做完笔录后陆陆续续走了,花满楼跟无情说了一声后,便送他大哥回去,然后再陪唐煜一起去警局配合警方调查。花满臣没料到今天会出这样的事情,一路上还反复叮嘱七童注意自己的安全。

顾惜朝和追命在有蜀中警局的人照看老太太后,就已经抽身回来。追命看着爆炸现场那满目的狼藉,又想起了之前的那张纸条,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跟在了无情的身后。无情去哪儿,他就跟到哪儿,简直就像条甩不掉的尾巴。

方应看看着好笑,比追命晚了几步过来的顾惜朝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把人叫了出去。

 

“追命,你不要总是在我旁边晃。”无情终于受不了了。

“老大,你干你的,不用管我。”

无情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回头看了他身后的“尾巴”一眼,“追命,我做这一行已经几年了,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遇到,我没那么容易出事。”

追命委屈地撇嘴,小声嘀咕,“那不是担心你嘛。”

无情没听到他的嘀咕,但多少也猜到追命想说什么,拍了拍他的头,“你要真想帮忙,就去给戚少商打个电话。”

“干什么?要他过来?”

“要他过来做什么?这边又不是没有警局。是跟他说一下这边的情况,告诉局长,我们会推迟回去。”

“哦。”

 

等到方应看和顾惜朝两个人一起回来的时候,无情已经跟那群警员做完了现场取证。其他警员回了警局,无情还留在那儿,准备等顾惜朝他们一起回去。追命不知道打电话打到哪儿去了。顾惜朝去找他回来,就丢了方应看一个人在那儿。

无情把手套取了下来,方应看给他递过去一张纸巾,出乎意料的,对方没有拒绝。

方应看心情大好,不禁开口问道,“见到我你似乎一点都不惊讶。”

无情头都没抬,说道,“有必要么?你不是提前发了短信告诉过我么?”

“我设想过很多种再次相见时你的反应,你现在这样,我倒没想过。”

无情的态度十分冷淡,“方少爷觉得我应该是什么反应?愧疚?还是憎恨?作为一个嫉恶如仇的警方人员,我该对你有什么反应?”

方应看笑笑,“没有证据可不能冤枉好人呐,成化验师,你们法证最讲究的,不就是证据么?”

无情抬头淡淡地看着他,眼底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方应看什么也不是,只是一团空气。眼角瞥到追命和顾惜朝已经走了回来,他在前去与两人会合前,留给了方应看一句话,“若哪一天我找到证据,绝对是第一时间送你进去。”

无情他走得潇洒,方应看却倚着墙笑弯了腰。

无情,你还真是无情。

 

回去的路上,是无情开的车,追命和顾惜朝则坐在了后座上。

顾惜朝和无情都沉默着不发话,追命耐不住,在座位上扭来扭去,一肚子的话想说,却不知道该不该开口。毕竟,花满楼不在这里,老大和朝朝冷起来,还是很可怕的。

最终还是顾惜朝看不下去追命这么折腾,说道,“追命,有话就说,再这么扭下去,车子的后座会磨破。”

“老大,这事我们能参与调查吗?”虽然他们跟唐家的关系都很好,但这毕竟是蜀中警局的地盘,不知道他们方不方便插手。

“看柳非白那态度,是巴不得我们能插手吧。”虽然追命问的是无情,但顾惜朝给了回答。

“听方应看说,唐家大哥差点出事,唐煜受了刺激,是小楼陪着的。”看来,两人出去的时候,方应看顺便把这事也跟顾惜朝说了。

追命脸皱了起来,“对方真的很极端啊,老大,你一定要小心!”追命还念念不忘着那张纸条。

正在开车的无情“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追命觉得自己被敷衍了,不满道,“老大你这是什么态度?太敷衍我了,你再不认真我就告诉局长去!让他把你召回去!”

刚好是到了一个红灯,无情回头,冷笑,“只要你敢。”

追命迅速地蔫了下去,规规矩矩地坐好鼓着脸比起了手指头。

顾惜朝看追命蔫了,他开口接话,“方应看你准备怎么办?”

红灯切换成绿灯,无情一脚踩下油门,眼睛直视着前方,“无情坚持的信念,不会因为任何人改变。”

顾惜朝似乎很满意他的这个回答,不再发话,侧过身子,看起了车外的风景。

 

花满楼要陪唐煜去警局,今晚还不知道会不会回来。所以他们几人才自行开了车回来。

却没有想到,在这栋花家小楼外看到了一个不可能出现在这儿的身影。

“陆小凤!你怎么在这里?!”

追命从车子上跳了下来,直接冲了过去,似乎想验证一下,那个人是不是真的就是陆小凤。

陆小凤刚挂了电话,“戚少商已经跟我说了你们这边的事了,看来我来的还真是时候。对了……”他看三人都从车子上下来,却没有看到想看的人,顿显失望,“七童了?我没有告诉他,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追命好心地给了他答案,“你说花满楼啊,他送他大哥回去,然后会陪唐煜去警局调查,估计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了。”

陆小凤彻底地垮了脸,抱着门柱子哀叹,“七童啊!!亏我好不容易磨得诸葛小花批了假期,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不行,我要去把我家七童接回来!”


评论
热度 ( 12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