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二卷03

第三章 无妄之灾

且不说这边恨唐煜恨得咬牙切齿的陆小凤,那边的聚餐依旧欢乐进行中。

和追命一起接到了顾惜朝之后,又联系上了无情和花满楼,一行人晚上找了个地方聚餐。唐煜在给陆小凤发完短信后,脑中幻想着某只小凤凰炸毛的模样,笑得贼贼的。

花满楼无奈地瞥了他一眼,淡定地继续喝茶。

另一旁的顾惜朝一挑眉,对着唐煜似笑非笑,似乎在打着什么计划,却也难得地没开口。

唐煜收起了手机,“诶,你们明天都要去那个警校么?”

“他们三个去,我不去。”顾惜朝说,“我只是来度假的,额外的工作给我工资也不干。”

唐煜撇撇嘴,内心腹诽,就你那一张毒嘴,不去简直就是造福苍生,我替逃过一劫的警校全体师生谢谢你了啊!

顾惜朝右手一抬,按住准备继续喝酒的追命,“虽然你喝不醉,但你家老大的气场已经很不对了。”

追命这才注意到旁边冷着脸的无情,立马乖乖地收回了自己伸向酒瓶的手。老大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刚刚看完一条短信后,浑身的寒气指数直接破表啊?谁有这么大能耐啊?

花满楼放下了茶杯,带着淡淡的微笑开口说道,“唐煜,惜朝是第一次来这里,明天我们三个要去警校,作为东道主,就麻烦你带他四处转转了。”

顾惜朝在唐煜找借口拒绝之前,就点了头。这样一来,唐煜满肚子的借口一个字也蹦不出来了。只能泪流满面的在内心道,“小楼,不能因为我欺负了陆小凤,你就借顾惜朝来报复我吧!”

 

第二天一大清早,柳非白就开了车来接三人,也见到了顾惜朝。对于这位法医界的传奇人物,他早有所耳闻,尤其是他的脾气,整个警界是无人不知。他们警署的法医只要一提起顾惜朝,个个都是一脸崇拜样。他听说汴梁的另外几位法医也是毒舌,再想想自己警署的那位法医。心中不禁冒出了一个念头:莫非,这年头,法医都是毒舌属性?

他对顾惜朝还有些畏惧,尤其是当对方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打量人的时候,那感觉就像是被蛇盯上了的青蛙,浑身不自在。所以在接了无情他们三人后,就快速地离开了,留着顾惜朝一个人等唐二少前来接人。

这个警校的规模非常大。柳非白把三人领到了校长办公室,就回警署工作了。王校长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三人。在典礼开始之前,还特意安排了人带他们在学校四处都看看。

没想到,负责给他们带路当导游的,还是熟人。

“这是我们学校这一届的优秀毕业生,在典礼之前就由他带各位在学校四处走走,顺便了解一下我们学校的情况。”

是昨天遇到的,维琛。

再次见面,维琛笑得特别开心。

 

转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快到八点的时候,几人正好转到了毕业典礼要举行的那个大礼堂。维琛带着几人去跟校长会合。由于他还要组织自己班上的同学入场,所以先离开了。

这一上午,典礼进行得十分顺利。先是校长寄语,接着是优秀毕业生代表发言,然后是无情为代表发言。最后是留了一个小时,让在场的毕业生向三人提问咨询各类问题。

这几人的大名,警校的学生都是非常熟悉的。大家都嫌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太短。男生们问的都是他们破案时的一些事情,还有几个女生脸红红地问了些私人问题,都被花满楼的微笑,无情的淡然,以及追命的傻笑给推了回去。

眼看着已经快到了结束时间,所有的学生都还围着三人问问题。直到校长出面才将三人解救了出来。

趁着校长给学生们颁发毕业证的时候,无情果断地带着花满楼追命他们“跑路”了,趁机喘口气。

“大家都很崇拜你们。”

追命拼命地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瞄了眼里面还在大排长龙的队伍,啧啧叹道,“你们校长不会是想亲自发完所有人的毕业证吧?一般不都是只亲自发一部分,其他的都由班长领回去再发么?”

维琛笑了笑,有些感慨,“校长说,毕业是人生中很重要的时刻,不希望让大家留有遗憾。”

目测了下那队伍的长度,“这要发到什么时候去啊?”

维琛也回头望了一眼,“估计要发到一两点,那时候早就错过吃饭时间了。要不我带你们去我们食堂吃?食堂的饭菜很不错的。”

“行,走吧。”

 

去食堂的路上,无情的手机又响了一次。他看了眼短信,上午缓和些了的脸色又凝重了起来。花满楼询问的眼神看过来,无情只是摇了摇头,不说话。

而走在后面一直关注着无情的维琛走了上来,问道,“出什么事了么?”

无情回道,“没事。”

猜到对方大概不想说,维琛也不再多问。

去食堂的路要经过警校的南校门,几人刚到马路边,就听到了喇叭声,回头正好瞧见了坐在车子里仿若看到救星的唐煜。

副驾驶上毫无意外地坐着的正在玩手机的顾惜朝。让追命他们意外的是,车子的后面还坐了一个女人。

唐煜和顾惜朝下了车,那个女人也跟着下来了。

见追命好奇地看着跟在他们俩身后的女人,唐煜咳嗽了一声,介绍说,“这是我大哥的秘书,等会下午要一起去办事,就跟着过来了。”

一下子见到这么多帅哥,那个女人也扬起了一个笑容,“你们好,我叫琳然。”

几人彼此做了一个简短的介绍,算是认识了。听唐煜说,顾惜朝估计三人不容易脱身,特来救驾,然后一起去吃中饭。

问了下维琛,他也没意见,就改了计划,跟着一起去唐煜定的地方吃饭。

没有想到会多一个人,这车子也不大,显然是坐不下了。琳然提议道,“要不,二少您先带着您的朋友过去,我和这位维先生一起打个车过来?”

维琛也点头表示同意。

想着这也是个办法,道了声抱歉,唐煜开着车先走了。

 

“唐煜,这你新买的车?”

“不是,我还舍不得我原来那车,拿去重新喷漆了。这是琳然的车。”

“怪不得,我就说这车感觉你开着太违和了。”追命的关注点果然是盯着车子的。

“对了,跟你们商量个事呗。”唐煜趁着一个红灯的时候开口。

“说吧。”

“今晚唐氏开酒会,你们来捧个场怎样?”开车的时候不能四处乱看,通过后视镜与花满楼的目光对上时又赶紧补了一句,“花家大哥下午到,晚上的酒会他也去。”

听到大哥会来,花满楼立刻答应了下来。

追命看看无情,又看看顾惜朝,他对大场面的酒会感觉一般,不过如果是大家都去的话,他也跟着去。

“你们三兄弟最近车子才出了事,办酒会不怕再出点什么麻烦?”顾惜朝问道。

唐煜哼了一声,“因为这点事就怕了,那我们唐氏还混什么?”

无情看了眼手机,“你们请了哪些人?”

唐煜把请的名单给他报备了一遍,还开玩笑地说,“怎么?你还要看人才决定去不去啊?”

“你大哥是想趁机试探,找到最近那事的幕后之人?”

“就知道瞒不过你们。怎样?来不来?”

“你在问废话。”

 

唐煜刚把菜点好的时候,琳然和维琛就推门进来了。唐煜把菜单递给琳然,“你俩挑自己喜欢的菜加。”

琳然对服务员说,“加个‘过江一品鱼’。”

维琛没有看菜单,说,“我都可以的,不用加了。”

两人坐了下来。

等吃过了午饭,维琛说有事要回学校,就不跟着他们了。唐煜和琳然开车送他回去,接着两人还要去为晚上的酒会处理些事情。

花满楼说他们四人自己回去就行。

一行人便就此暂时分别。

四人打了个车回住的地方。追命一向坐不住,今天被迫在那儿规规矩矩地坐了一上午,现在早就累瘫了。毫无形象地趴在沙发上休息。

顾惜朝来之前诸葛把国外潇洒着的两人召唤了回来,如今手头上的工作都丢给了那俩家伙,他份外清闲。

花满楼正在阳台跟他大哥通话。

而无情,坐在追命和顾惜朝对面的沙发上,发呆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追命终于看不下去了,凑到顾惜朝旁边,低声说,“朝朝,我觉得老大有点不对劲诶。”

“早看出来了。说吧,我来之前发生什么事了?”

追命回想了一遍,“没发生什么事啊,也就说了唐煜的事情。但是那时老大也还是正常的。啊!我想起来了,老大就是在收了条短信后,脸色就很难看了。莫非……是诈骗短信?”

顾惜朝送了个白眼给他,“诈骗短信也能这样,你以为你家老大跟你一样,智商为负啊?”

“那怎么办?”

“我给你出个主意。”闻言,追命来了精神,两眼亮晶晶的看着顾惜朝,“你找个机会把他手机偷来,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追命立刻拼命摇头,他虽然单纯但也不会笨到让顾惜朝拿他当枪使,老大的权威绝对不容挑衅。挑衅者,一律死!“朝朝,你想害死我!”

这两人是当他死了啊?公然在当事人面前讨论偷他手机的事!

那边早就被两人的动静弄得回了神的无情,无奈地看了顾惜朝一眼,那人回他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容。

这时候,花满楼电话也打完回来了。他在无情的身边坐了下来。

“大哥跟我说了一件事情。”

三人都看向他,示意他继续。

“蔡京的公司被人收购了。”

“莫非……”追命犹豫了一下,“是有桥集团?”

意外的,花满楼摇了摇头,“不是。大哥说查不到对方的背景,突然出现的。”

顾惜朝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那方应看换了身皮儿来收购,那他之前的忙活,就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花满楼看向无情,说道,“大哥和五哥分析后,觉得,应该不是他。”

无情捏紧了一直未曾松过手的手机,“我知道了。”

 

下午的时候是各忙各的事,等到酒会前才一起出的门。

这几人都生的一副好相貌,又个个都是青年才俊天之骄子,一出现在酒会上,立刻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花家老大花满臣难得见到自家弟弟一个人,没有那只小凤凰在附近盯着,立刻把人拐了过去,又是一阵嘘寒问暖。

花满臣捏了捏花满楼的肩膀,“七童,怎么感觉你又瘦了些?是不是太辛苦了?”

因为母亲去世得早,花满臣又是年纪最大的一个儿子,当时帮着老爹一起照顾六个弟弟。这么多年下来,就把他养成了现在的保父性格。

就算如今已经成为了花家企业的总负责人,在外叱咤风云,只要一在家人面前,顿时性格就软了很多。

“大哥不用担心,我只是吃不胖而已。”六个弟弟都感激大哥多年的悉心照顾,对于花家大哥都是特别的敬重。“大嫂了?”

“你嫂子带着小云去庄园度假去了。他还念叨你了,说七叔很久没去看他了。”

怕是还念着陆小凤吧?

花满臣的儿子花柠云如今已经七岁多了,小孩子古灵精怪的,跟陆小凤性子最投缘。每次只要花满楼和陆小凤一起去,就吵着要跟两人玩。陆小凤就带着他这个小跟班满院子的转,爬树掏鸟蛋抓知了挖蚯蚓,什么都干。

干干净净的一大一小出去,回来都是两个脏兮兮的泥人。

“等这次回去了,我就和陆小凤一起去看看你们。”

“那可说好了,我一会就通知你嫂子,小云那小子肯定要乐得睡不着觉了。”

 

顾惜朝几个冷眼,把有心上前搭讪的人全部逼退。然后和追命两人躲在靠着门口的一个角落乐得清闲。他那一杯倒的体质不允许自己喝酒,所以,平生最恨酒会。

这次要不是为了唐氏的那个麻烦事,他怎么肯来?

无情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在两人身旁坐了下来。左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条丢给顾惜朝。

顾惜朝摊了开来,白色的纸张上,用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几个字,拼成了一句话。

“洁身自好,好自为之。”

追命趴在顾惜朝的肩膀上,也看到了纸条上的话,“老大,怎么你也惹祸上身了?难道对方不是只针对唐氏?”

“纸条哪儿来的?”

无情把纸条收了回去,“刚刚从人群中出来的时候,多出来的东西。人太多,我也没留意是谁。”

“你这几天多加小心。”

“我会的。”

追命还要说什么,这时候灯光突然熄灭了,大厅里的人群还没来得及因为这突然而来的黑暗而骚动,紧接着一束灯光打到了大厅的门口。

一名侍者推着一辆小推车正停在那里。白色的桌布上摆放着一个有三层高的银色架子。每一层都经过精心的装饰,在灯光的照耀下,绚烂夺目。

追命低声在顾惜朝和无情的身边说道,“听唐煜介绍过,是唐氏新研制出来的各种款式的甜点。总共有十二种口味,如果同时吃两个的话,又能产生新的口味。”

听花满楼的几个哥哥提起过,近年来,唐氏不再只专注于经营医药行业,也开始慢慢的接触食品方面的发展。而唐煜负责的,正好就是甜品这一块儿。

大厅里的众人给侍者让出了一条路,而顾惜朝他们三个人坐的地方比较靠近大厅的门口,所以那个侍者最先经过他们三人的身边。

经过的时候,无情和顾惜朝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另一边靠得近的花满楼也凝固了笑容,换成了严肃的表情,皱眉盯着那个银架子。

追命跟着站了起来,有些疑惑,“是我幻听了么?我怎么……似乎听到了滴滴滴的声音。”明白过来的瞬间追命也紧张了起来。

事情紧急,没有犹豫的时间,几人正要有所行动,一个白色的身影,抢在了他们的前面。

 

“都闪开!”

大吼一声的同时,那人推开了侍者,接着一个潇洒地回身,飞起一脚,把推车踹了出去。

然后,就听到了震天的一声巨响。

==================

小剧场2 谁是最能惹祸的人?

谁是最能惹祸的人?

如果你拿这个问题去问汴梁警局的各位,会得一个高度相同的答案——

追命!

如果你听到了其他的答案,要么那人是新来的,还不了解状况,要么,你就是走错了地方。兄弟,你去问的,根本就不是汴梁警局吧?

关于追命小盆友究竟是多让人头疼,下面来说几个具体事例进行论证。

 

事例一:

 

众所周知,追命在进入警队之前,是混过车队的。而他“追命”这一称谓,也是拜他那无人能及的车速所赐。

N多人士在有幸看过追命赛车后,都会用很熟悉的一句话给予评价,这娃儿不是开得太快,而是他飞得太低。

至于那些拒捕,开车逃逸的罪犯们,如果倒霉的遇到了追命参与抓捕行动。他们的下场,无一例外全是口吐白沫被扶下车,哆哆嗦嗦的说完一句,“那家伙……真的是在追我们的命啊!!”然后晕死过去。

在审问之前,该逃犯多半还要住院一段时间了。

 

基本上在追捕逃犯时,如果有追命在场,就没其他人什么事了。他们顶多就是追在后面欣赏一下追命那出神入化的车技。

然后“嗖”的一声,前方没影了。

再出现时,追命就带着逃犯回来了。

就这样看来,其实应该是好事,起码有追命在,逃犯是不可能开车逃跑成功的。

……但是!

让诸葛小花头疼不已的是,如何安抚下交通部那群人的愤怒!

“你知道我们交通部天天处理交通事故是有多头疼么?!!知道我们到处宣传开车须谨慎,不要超速不要追尾不要酒驾不要超载神马的是有多辛苦?!!你们家那个追命混小子,开车抓次逃犯,交通部就有人叛变。今天竟然还有个新进的小子来跟我宣扬,说追命开车极速是有多炫,车子就该这么开!你还让不让我们交通部的混了?!……BALABALABALABALA……”(以下省略若干字。)

交通部部长几乎每周都要去诸葛的办公室报到一次,面容是一次比一次憔悴。终于在某一天,诸葛终于受不了了,大手一挥,没收了追命的车钥匙,勒令这孩子交检讨书五千字。

然后……

追命就惦记上了身边所有人的车钥匙,包括……诸葛的。

所以,虽然开着不同的车子,但极速之神的神话仍然在继续着。而诸葛和交通部的部长仍然在头疼着。让诸葛一度反思,是不是不该让追命加入警局。

 

事例二:

 

如果说追命是个闯祸头子,那么,在大多数的闯祸事件中,唐煜绝对是帮凶的不二人选。

某一天晚上,唐煜带着神秘的微笑跑到了追命的房间,两人窝在房间里鼓捣神秘的东西折腾了一整晚。

第二天,唐煜带着志得意满的笑容,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潇洒离开。

身后的房间里,追命早就累得睡死了。

在闹钟响了第三遍以后,他终于想起来,昨天下班的时候,戚少商好像说过今天是要开会的。而且,开会的视频资料还在自己的电脑里。

老大他们其他人昨晚上根本就没有回来,所以四合院里就剩下他一个人。

追命抱着电脑以飞快的速度冲到了警局,幸好在会议开始前的最后一分钟安全到达。

这一松懈,困意再度上涌,追命直接把电脑丢给了戚少商,就趴桌子上一睡不起了。

谁知,这一睡就睡出了大麻烦。

 

追命喊不醒,戚少商只能自己把电脑跟放映器连接,然后去找从案发现场的监控器调取的视频,让大家一起看看有什么线索没。奈何追命文件夹里的视频文件名一个比一个火星,他实在是找不到,只能一个个试了。

等他点开第一个时,戚少商彻底石化了……

……

“你我既然志同道合,现下生死与共如何?”

“你就这么信任我,把我当做兄弟?”

“我没有把你当做兄弟,我把你当做知音。”

“我就为你奏一曲,以谢知音。”

……

“你这么肯定,我会帮你?”

“我天生盲眼,但交朋友一向很准。希望这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我一直以为,只有我陆小凤是个多情的浪子,没想到,你花满楼也……”

“比起你陆小凤,我还差得远呢。”

……

“你只有杀了我,你才能走。”

“那里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那里。”

“荣华富贵随手可得,你却要走,这究竟是为什么?”

“你不是天,不是神,纵然是天是神,也无法勉强我做任何事。”

……

-_-|||

-_-#

o(>﹏<)o

(+﹏+)~

(⊙_⊙)?

原谅戚少商吧?他已经被这个视频震得反应不过来了。

而其他人……也被大屏幕上放的东西震得彻底失去了言语功能。

 

最先反应过来采取行动的是无情和顾惜朝,顾惜朝冲上去pia的一声关闭了视频,同时冷眼一扫,冷锋过境,被瞪的无辜人士均老实的把头低了下去。

而无情,几乎是在顾惜朝动作的同时,毫不留情的一掌拍醒与周公下棋的追命。

然后和花满楼一人一边,把追命直接拖去一旁独立的小办公室,私谈。

陆小凤摸了摸两撇小胡子,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似乎在回忆什么。

戚少商这时候才反应了过来。面对着站在一旁,一身寒气,大杀四方的顾惜朝,他把手伸向了那台电脑。

顾惜朝一把抢过电脑,丢下一句“没收”,然后抱着电脑也去了无情所在的小办公室。

耳畔还回响着刚才顾惜朝合上电脑时发出的巨大声响,戚少商抽了口气,在心中感慨,追命这笔记本的小命多半是去了。

没了顾惜朝的压迫,除了陆小凤,其他人这时候才敢抬起头来,个个面上的表情都是精彩万分。

戚少商咳嗽了一声,说,“休会半小时。”

 

事后,方小侯爷从陆小凤那儿得知了这次视频事件,还特意去找了次追命,至于他和陆小凤究竟有没有拿到那东西,就只有他们和追命知道了。

而作为和追命合伙制作视频的另一个当事人,唐煜唐二少,在事后,也得到了无情花满楼还有顾惜朝三人的“亲切慰问”。具体是怎么问候的,除了当事人,无人知晓。

唐氏的人,只知道,唐二少突然失踪了一个月。然后某一天重新冒出来的时候,直接扑向他们的总裁唐大少的怀抱,哪叫一个伤心样啊……简直像是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好不容易爬回来的样子。

戚少商只能表示,他就不该把这活交给追命去干。不过……那视频嘛……确实做得不错。

其余参加会议的人表示,他们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他们还想多活几年!



评论
热度 ( 12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