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一&古剑二】【乐夏/苏越】《心有执念》05

第五章

陵越是默认的下一任“天墉”负责人。陵端的事情,瞳在通过视频跟沈夜讨论之后,决定把陵越叫来一起商定处理事项。

习惯性地以手指敲击桌面,瞳保持着面无表情道,“说说你的看法。”

陵越虽然因为陵端总是仇恨师弟有些头疼,但也不会受个人情绪影响而失了判断。

“陵端可有说明他是如何刺激的厌火?”

之前明明下了大雨,一向讨厌雨水的厌火,在正常情况下,是不会选择这个时机出现。

“我探查过他脑海中的记忆,没有发现任何刺激厌火过程的影像,那一段被抹去了。”

陵越微微皱起眉,“陵端不是敌人,未经本人同意,擅自探查记忆,这恐怕不妥。”

“哦。”瞳淡淡地答了一声,全然不像是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

欧阳少恭温和地出声解释,“陵端那时已陷入深度昏迷,我们只是急于知道事情的真相。而且,瞳出手,只会看要调查的部分,其余隐私不会牵涉。这番举动,并不是瞳私人行为,‘紫微’批准了。”

既然此地最高的领导都批准了,陵越也没有什么好反对的。他沉思片刻说道,“陵端还是继续让他养伤吧。我回去将此事告知师尊,‘天墉’会派人过来保护他,等他伤好后便带他回天墉接受处罚。至于厌火的事情,不如交给我和师弟去调查?”

欧阳少恭摊摊手,他只管医学部的事情,沈夜不在,如今这决定权在瞳的手里。

“可以。”瞳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调查带上方兰生和晋磊。”

却是欧阳少恭在陵越之前表达了疑惑,“让小兰也去?”

“嗯。”

瞳没什么兴趣做太多的解释,只说了句,“水克火”,就让十二跟着他走了。

空留了陵越和欧阳少恭两人待在少恭的办公室。

独自面对欧阳少恭,陵越心里有很多猜测与想法。他并不希望同一个局里的人会出现什么矛盾,但是师尊那话,又明显地是在告知他,欧阳先生有可能对师弟不利。

他正在理清思绪,欧阳少恭倒先开了口,“小兰他虽然水系法术修为不错,但有些毛躁,调查时,还请多多照料。”

“这个自然,请先生放心。”

一时半会看不出来,还是慢慢留心观察吧。

 

乐无异冲到夏夷则的房门外时,脚步先慢了下来。

心跳得有些快,他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门,说话的声音很轻,“夷则,我可以进来吗?”

里面却仿佛根本就没有人存在一般,没有任何回应。

“夷则?”

“……抱歉,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啊,哦,好的。夷则,你既然想一个人静静,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乐无异摸了摸头,却没有走开。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又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仍旧听不见里面有任何响动。

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他背转身,干脆在门口坐了下来。

 

夏夷则在乐无异到来之前,就已经听完了凝音石里母亲留给他的话。

在醒过来那时他就记得母亲已经去世的事实,但因为记忆不完整,一直不记得具体的情形。如今恢复了部分记忆,再加上母亲留下的凝音石,让他再度陷入了母亲去世的痛苦之中。

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死死地扼住了他。

他,终究还是没能保住母亲。

再看看自己,如今也不过是个偃甲身份的存在……

对于别人只会是拖累而已。他会拖累师尊,拖累太华的人,甚至,拖累那个叫“乐无异”的人。

他不想要这样。

他,又能改变什么呢?

 

乐无异第一次敲门时,他没有给予任何回应。那时候,他已经被翻天的情绪所淹没,大脑无法思考,根本给不了任何回应。

直到第二次敲门声响起,乐无异的固执他清楚,不给反应,乐无异也许不会冒然闯进来,但他会一直敲下去。

所以,他开了口。

“……抱歉,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啊,哦,好的。夷则,你既然想一个人静静,那我就不打扰你。”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他都能猜到此刻对方大概是一边说着话一边摸着头。是他的习惯动作。

这个时候内心的情绪,其实十分矛盾。

一方面什么都不想说,只想要独自一人静一静;另一方面,却又希望能有一个人,跟自己说说话。

哪怕发出点无关的声响,来打破这压制了呼吸的死寂也好。

门外始终没有传来有人离开的脚步声,夏夷则觉得他似乎猜到了什么。

他以极其缓慢的步伐一步步走向卧室的门口,当手按在门上的把手时,他发现,自己的手,居然在不可抑制地颤抖。

下意识地旋转,打开门。

视线下滑,最先看到的是一撮傲然挺立的呆毛。

心中闪过了两个字,“果然”。

 

背后开门的声响惊动了坐在地上的乐无异,他扭过头来,与夏夷则的视线在空中相遇。夷则的深黑眼眸里全是茫然,乐无异心一阵阵地疼。

两个人就这样僵直地对视着。

夏夷则的右手还放在门把上,沉默许久,他率先发出了声音,“……地上凉。”

乐无异显得有些尴尬,也不记得起来,“我身体好,坐一会儿没事的。”

“为什么不离开?”

“夷则你只说让你静一静,不要打扰你,没说让我离开啊?”他又偷偷地看了一眼夏夷则的反应,“那个……夷则,我打扰到你了?”

夏夷则轻微地摇头,“并没有。”

话题就此打住,两人又沉默了下来。

 

凝固的气氛是被乐无异一声压不住的“阿嚏”给打破了。

他自己还没动作,夏夷则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上前一步,伸手要去拉他起来。

乐无异很自然地顺着夏夷则的力道站了起来。他小小声地问道,“夷则,我可以进去陪陪你么?你要是想一个人静一静,我可以呆在一边,你当我是透明的也行。”

不让他进屋,这人只会固执地守在门口了。

夏夷则点点头,退开一步,把人让进了屋子。

这不是乐无异第一次进夏夷则的房间。可是这一次的他,有些拘谨地踏入,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也时刻关注着夏夷则脸上的神色。

夏夷则示意他坐下。

乐无异便找了把椅子坐在了离夏夷则不远不近的地方。

 

看到乐无异那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色,夏夷则心里的滋味都十分难明。他忍不住开口,“你……为什么要这样?”

“诶?”

“跟你有关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你是什么人,你喜欢什么,你的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我都没有办法为你做什么。可是你却知道我的事情,你为我收集魂魄,陪我来见师尊,时时刻刻关注我的情绪。你不觉得这样对你不公平吗?”

“我不觉得。”夏夷则的话一落,乐无异就立刻给了他回复。没有片刻地犹豫。这是他不曾犹豫过的事情。他从不会觉得不公平。

他愿意这样做,想要这样做,便做了。

“我现在这样,都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夏夷则了。”

乐无异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夷则好好说清楚,他站起身走到夏夷则的身边,坚定地看着对方,认真地说道,“对我来说,夷则就是夷则,无论你是人类也好,是鲛人也好,是偃甲人也好,这些都不重要。失去了记忆又怎样?你的性情没有变。不过是忘记了我们的曾经,可我喜欢上夷则的时候,你也不认识我啊。就当是我再追夷则一次不就行了?”

夏夷则被他的话惊讶到了,呆愣愣地看着他。

面对呆愣愣的夷则,乐无异好笑地道,“哪怕失去了记忆,我的夷则,还是这样呆啊……”

“我……”

“太师傅总说我少根筋,我是不懂你和太师傅的弯弯绕绕啦,但我知道有些事情有些人不能错过,伤心也好,难过也好,我能做到的,就是永不妥协,永不放弃。”

“乐兄……”

乐无异拉起了夏夷则冰冷的双手,想要给对方传递温暖,“我知道夷则你现在很难过,让你不要难过那都是不可能的。我只是希望,夷则难过的时候,我会在身边。”

夏夷则觉得自己彻底地词穷了。

行动快过大脑,等到自己抱住乐无异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但他也不想要放开了。

乐无异的身上很暖,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总是神采飞扬,活力四射,如同太阳一般,带给周围所有人温暖和希望。

“谢谢你,乐……无异。”

“好夷则。”

乐无异回应般地也伸手抱住了夏夷则。

 

那天晚上,乐无异没有离开,而是在夏夷则的房间里,陪了他一整晚。

第二天早饭时,清和观察了一番夏夷则的神色,终于放下了心来。

“你们回来打算待多久?”

乐无异回答他,“太师傅之前发现的几处有夷则魂魄的地方我们都已经去过了。要等太师傅找到下一处时才会出发。”

清和想了想,“紫微的灵力当年受损太过严重,发动一次术法寻找四散的魂魄十分不易,你们恐怕要等上一段时日。”

夏夷则道,“我们不急。”

清和点点头,“那夷则,你可是打算住在家里?”虽然是询问夏夷则,他的眼神却是看向了旁边的乐无异。

乐无异一大早的心情都特别好,脸上的笑容比往常都要灿烂了好几分,“那个,就不麻烦清和前辈啦,昨晚我和夷则已经商量好了,我们回以前的家里住。”他特别强调了那个【家】字。

清和又看了看自家徒弟的表情,夏夷则的脸上露出红晕,却没有出言反对。

清和心道,破军和紫微倒是可以放心了。

徒弟大了,终究是留不住啊……

清和身边的温留十分不屑地翻了个白眼,看到小子给自己贡献了不少肉的份上,他就不掺合了。

 

“哎哎哎?!让我们跟木头脸还有他师兄一起调查?”要不是晋磊手快及时拉住了方兰生,他肯定要蹦起来了。

相对于一脸激动的方兰生,调查小组的另外三个人都显得十分平静。

方兰生兴奋地拍着胸脯,“哈哈,这次便让你们好好见见本少爷的本事。尤其是你,木头脸。看你和你家肥鸟再敢嫌弃本少爷?!哼哼!”

百里屠苏淡定地回了方家小少爷两个字,“很吵。”

“你你你——!!!”方兰生又要炸毛,晋磊一把拽住他,看似安抚地摸着他的头说,“奶妈要有奶妈的自觉,三个主攻都在场,你老实跟在后面。别拖后腿就行。”

陵越抚额,这是安慰还是在火山浇油啊?!

果然,方兰生转过身来就要掐晋磊,“晋磊,本少爷究竟跟你是有多大仇啊?你非得背后捅我刀子,说好的统一阵线呢?!晋磊,我再也不给你做饭了!我咒你以后吃的食物不是谢前辈做的,就是晴雪做的!”

诅咒太可怕,晋磊再不怕死,都忍不住抖了抖。

陵越叹了口气,只觉得心累。

身边的百里屠苏看看师兄,难得地表露出了笑意。

 

“你收的新徒弟就是双胞胎中黑衣服的那个?”远处的沈夜观察了晋磊一番,对着身边的谢衣十分挑剔地道,“我不觉得他有徒孙异的那个偃甲天赋。”

谢衣笑道,“师尊,他并不是跟徒儿学习偃术。”

“哦?”沈夜收回打量的视线,挑了挑眉,“难道是法术?你不是一心只向着偃甲么?当年为师想让你老实学习法术,你倒是找了不少借口偷懒。让为师想想,那些千奇百怪的借口恐怕都能出本书了。”

被沈夜提及自己当年的糗事,谢衣面不改色,风雅如旧,“师尊说错了,徒儿并非一心只向着偃甲。”

“难得你谢衣有除了偃甲还会感兴趣的东西。”

“徒儿心向的还有……”谢衣拉长了调子,正要说出那个答案,面前的沈夜却挥手打断了他。

“瞳。”

从谢衣背后走出来的瞳,顶着沈夜的不满,谢衣的怨念,仍然保持着一副平静如水的表情,“打扰两位调情,不好意思。”

沈夜怒了,“瞳!不要胡说!”

瞳淡定地瞥他,沈夜拿瞳没办法,迁怒般地狠狠瞪了谢衣一眼,甩手走人,“我事务繁忙,没空理你们这两个无聊的家伙。”

 

“哎,师尊又生气了。”谢衣没有追上去,站在原地叹气。

瞳却丝毫不在意,“没事,你熊了那么多年,他都没生气太久,不差这一两回。”

“瞳,你刚才为什么就不能等我把话说完?”谢衣对于被人打扰很是怨念。

瞳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

“谢衣,一抒情就语速慢,这是病,得治。”


==============TBC

我其实想多写点谢沈的,但发现总是找不到机会让他们登场,人员太多,戏份不好分啊!!!

而且天蓝我尤其偏爱瞳大大!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