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一&古剑二】【乐夏/苏越】《心有执念》04

第四章


 离开的时候,是谢衣送他们出来的。谢衣的意思是,反正客房足够,让两人今晚在这儿休息就行。乐无异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他,之前就已经说好了,今晚要住清和前辈那儿。

 夷则,或者说现在的“逸尘”,自记忆恢复一部分起,就一直想见见自己的师尊。

 还是因为沈夜之前的召唤,他们才特意赶过来吃的晚饭。

 谢衣:“逸尘,你……”

 逸尘拱了拱手,“不如就让乐兄留下,跟谢前辈还有沈前辈好生相聚,在下一人去师尊处即可。”

 谢衣还没发言,乐无异急急地摆手表态,“不行不行,夷则你去哪里,我就要跟去哪里。”察觉到逸尘想要丢下自己的意图,呆毛仿佛失了力气,无力垂下,语气里全是要溢出来的委屈,“夷则,你又要丢下我,你……你总是这样……”

 说道最后,声音越来越低落……

 

 夷则你去哪里,我就要跟去哪里……

 师尊,师尊在哪里,徒儿就在哪里……

 

 一瞬间,谢衣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就是在自己说完这句话后,他清楚地看到,沈夜原本波澜不惊的表情有了一丝松动。

 脑中浮现起沈夜当时望向自己的表情,谢衣的心里一阵阵酸疼,犹如针扎。

 他伸手拍了拍乐无异的肩膀,“你陪逸尘去吧。”

 “师傅……”

 “为师知道你担心什么,跟去吧。”

 “嗯嗯,徒儿明天再来看师傅和太师傅,啊,对了,还有小曦妹妹。我会做她最喜欢的小兔子饼干带过来的~”

 乐无异像找回了活力,整个人又变得生机勃勃。而似乎是之前乐无异的低落表现让逸尘有些心软,这一次,他没有再出言拒绝乐无异跟他一同前去。

 

 踏入清和住的院子,逸尘的脚步变得有些犹豫。

 当年他作为偃甲人“逸尘”醒来,只有一魂一魄,记忆残缺,只记得母亲夏红珊,不再记得任何人。

 清和他见过几次的,但对于那时候的他来说,不过是一个陌生人。所以并没有过多的交谈。清和明了他对所有人的戒备,自然也没有跟他说太多曾经的事情,只是暗中关注着逸尘的一切。

 可是,如今,他已经记起了自己的师尊。

 记得师尊是如何将他从李家那个地方带出来。

 记得师尊给予自己的疼爱与关心。

 他遥遥地望着院子里的那棵白玉兰,那是在师尊牵着自己的手走入这个院子的第一天,他和师尊一起种下的。师尊半蹲下身子,摸着他的头告诉他,以后这里就是他的家了。

 ——家。

 多么美好的字。

 这是年幼时,依偎在母亲怀中的他,最期盼的幸福。

 是他曾经遗忘的幸福,如今,已经找回来了。

 

 冰凉的手突然被温暖包裹住,拉回了他的意识。逸尘转过头,对上的,是这一路来最熟悉的眉目神色。

 洋溢着无尽的温暖与热情。

 无论自己的态度究竟是有多冷淡疏远,对方依旧伴在身旁,不曾离开。

 就仿佛,这个人会跟着自己走一辈子似的。

 

 见夷则对着院子里的白玉兰失神,乐无异想起了第一次跟他来见清和的时候。夷则告诉他,这里对他的意义。

 离开李家后,夷则把这里当做了唯一的家。

 而告诉乐无异那一刻起,他把乐无异也当做了自己的家人。

 夷则,既然承诺了要把我当家人,这可不是你单方面忘记了就能不作数的事情。

 本偃师的记性可是很好的。

 

 “两个傻小子还要在院子里待多久?老子可是等得不耐烦了!”温留从大门那儿走了出来,不客气地瞪了院子里的两人一眼,身后的几条大尾巴摆了摆,尽显不耐。

 逸尘有些尴尬,“让师尊和前辈久候,是在下的不是。”

 温留的爪子在地上刨了刨,“小家伙跟清和一个德行,忒得啰嗦多礼,穷折腾,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快进来。”

 客厅里,清和穿着宽松的蓝色外袍坐在沙发上,桌子上摆好了一副茶具,他正用一双好看的手泡茶,一举一动,优雅万千。

 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逸尘只是定定地站在那里,不敢上前,愣愣地注视着清和所在的地方。

 清和放下手中的茶壶,抬起头来,嘴角的弧度微微扬起,是一个极其清浅的笑容,“夷则回来了?许久不曾喝过为师泡的茶了吧,快过来鉴赏一下为师的手艺可曾退步?”

 逸尘走过去,在清和的对面坐下,小心翼翼地捧起清和递给他的茶杯,手指汲取着茶杯上传来的暖意。

 清和并没有忘记乐无异的存在,“乐小公子也一同来尝尝吧。”

 乐无异在逸尘的旁边坐下,捧着杯子喝了一口,赞叹道,“清和前辈的茶真好喝!”他放下茶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比师傅刚刚泡的好喝。”

 谢衣在晚饭后给他们泡了茶,不敢伤害师傅的面子,乐无异顶着沈夜高深莫测的眼神硬是喝了下去,还称口渴把属于夷则的那一杯也硬生生地灌进了自己的肚子。

 如今,再喝清和泡的茶,简直堪称仙酿。

 “师尊的茶,弟子思念已久。”

 对喝茶甚感无趣的温留撇了撇嘴,用爪子挠了挠脸。

 作为旁观者的乐无异和温留都能明显地感觉到这对师徒身上传递出来的欣喜。

 即使这两人只是在看似平淡地对话。

 

 温留把乐无异叫到了厨房,叫嚣这让他给自己做顿好肉吃。

 乐无异猜想这是为了给夷则和他师尊留个单独谈话的空间,不然清和前辈怎么会允许温留前辈吃肉呢?

 清和前辈可是一贯只给温留前辈吃素的。让温留前辈记恨了可以吃肉的馋鸡好久。他每次带着馋鸡前来拜访时,看到温留前辈落在馋鸡身上绿油油的目光,都让他觉得在温留前辈眼里,馋鸡恐怕就是移动的香喷喷的“肉”。

 

 “为师当初没能护着你,让你吃苦了。”清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闻言逸尘登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在清和面前跪下,“师尊何出此言?弟子作为‘夏夷则’获得的一切,都是师尊给予的。”

 清和起身将跪在地上的逸尘扶了起来,“为师不过是给了你一个机会离开那里,之后的一切,都是你自己努力争取到的,你值得那一切。”

 “若没有师尊,根本就不会有‘夏夷则’的存在。”

 “只有为师一人,怕是不够。”

 “师尊?”

 清和示意逸尘坐下来,“夷则,相处了几年,你对乐小公子怎么看?”

 “乐兄……”逸尘的眼神有些游移。

 “以为师对乐小公子的了解,他不是会隐瞒的人,他已经对你说了你们曾经的关系吧?那你又是怎么看的?”

 清和以前不提此事,是因为那时的他,也不被逸尘信任,提此无用。可如今逸尘已经记起了他,那他就想问问夷则对乐无异怎么看。

 紫微嘴上不说,但在局里偶尔遇上,那眼神明明白白地就在暗示他“什么时候去找你徒弟谈谈我徒孙的事情”。更不用提破军自从得知逸尘已经恢复了对自己的记忆后,就有事没事跑到“太华”这边来晃,无非也是为了乐无异的事情。

 原本平放在膝盖处的手,无意识地握紧。

 

 从无尽的黑暗中走出来,第一眼见到的人,不是师尊,不是母亲,而是一个拥有琥珀色眼睛的陌生人。那里面溢满了自己不懂的情愫。那人带着满满的惊喜,想要扑过来却又不敢上前,手足无措却又眼神不错一丝一毫地注视着自己。

 ——我,不认识他。

 逸尘那一刻快速地做出了判断,却又隐隐地有种不明白的感觉在心底酝酿。

 当乐无异告诉他两人之前的关系时,他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对上那人委屈却又难过的表情,他清楚,这人并没有骗自己。

 可是,他那时候记忆几乎一片空白,无法给予任何回应,所以只能选择了冷淡以对。

 他的记忆里只记得母亲去世,之后的一切都不记得了。乐无异告诉他,是因为他丢失了魂魄的原因。所以他要去找回魂魄,乐无异自然是坚持要跟着一起去。

 因为这个身体是偃甲,而乐无异是偃师,跟着一起去是最好的选择。

 逸尘告诉自己,不拒绝乐无异同行,是因为这个原因。其他的,他不敢深究。

 从混乱的回忆中回过神来,对上师尊平静的目光,逸尘握拳的手慢慢松开,他以缓慢的语气回答之前清和提出的那个问题。

 “乐兄……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乐无异和温留出来的时候,客厅里只有清和一个人。

 左右望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人,乐无异紧张地快步上前,“清和前辈,夷则呢?!”

 温留倒是注意到了桌子上的盒子,“你把夏红珊留给小家伙的凝音石给他了?”

 “夷、夷则现在在哪里?!”

 清和给他指了指夷则房间,乐无异一刻不停,脚下生风地就往夏夷则的房间跑去了。

 温留大咧咧地跳上沙发蹲坐下来,伸出爪子拨了拨桌上的盒子,“你不是最宝贝你那徒弟的么?怎么会把这东西给小家伙?”

 清和也有些无奈,“夷则想起我是在红珊的丧礼上带他离开,也记起了这个东西,他找我要的。”

 “你不怕小家伙被仇恨蒙蔽,去找姓李的报仇?”

 “夷则心性善良,绝非轻易为仇恨蒙蔽的人。而且,今时不同往日,他的身边,不仅有你我,还有乐小公子在。”

 “啧!”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过来一趟。”

 晚间聊天的空当,陵越突然接到了风晴雪的电话,说是因为陵端的事情,瞳让他过去一趟。

 屠苏皱了皱眉,还没有发言,陵越抢先一步说道,“师弟,你陪师尊和云前辈说说话,我去去就来。”

 百里屠苏其实想跟着一起去的,但是把师尊放在一边,也不对。他点点头道,“师兄路上小心。”

 慕容紫英和云天河表示公事要紧,让陵越赶紧过去。

 

 赶到局里,陵越直接去了瞳的办公室。

 等十二复述完陵端老实交代出来的话后,陵越也忍不住想要抚额了。这都什么事啊?

 要说起陵端,真正的当事人百里屠苏没把他放在心上,可是陵端,却把百里屠苏当做了人生第一大敌。

 当年他加入“天墉”就是冲着“天墉”的“执剑长老”紫胤去的。那时候陵越已经是紫胤的徒弟,他便天天跟在陵越的身后打听执剑长老的事情,希望长老能够注意到自己。

 比起其他人,他自信自己在执剑长老面前刷的存在感绝对无人能比,新一届选拔,长老一定会选自己。

 可是,偏偏出了一个百里屠苏。

 这个人还根本没有参加过“天墉”的培训和选拔,是执剑长老亲自带着去“天墉”注册,直接划归为他的二弟子。

 这对于期待了好久的陵端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自然就恨死了这个空降兵一般的百里屠苏。

 自此以后,他更是事事都要跟百里屠苏比着干,可是当事人却始终保持着云淡风轻的态度。就这样,百里屠苏越不在意,陵端他就越在意。

 简直就是恶性循环。

 陵端在执行任务回来后,正要找机会炫耀自己的成果,却发现想要压一头的对象居然不在“天墉”。打听之后,才知道百里屠苏和陵越一起被调到了南部,暂时受“流月”指挥。

 他居然在冲动之下,也赶来了南部。

 然后就阴差阳错地刺激了正在潜伏期的厌火。

 而他自然就将这无妄之灾怪在了百里屠苏的头上,再加上,那个逼着自己吃恐怖食物的女人,叫百里屠苏“苏苏”,一听就知道是百里屠苏的熟人,陵端心里肯定,这女人一定是百里屠苏指使来害自己的。

 这食物比起厌火的杀伤力,一点都不差好么?!

 分分钟要命的节奏啊!

 

 陵越表示,师弟真的是无辜躺枪啊。但一想到陵端已经接受过晴雪的食物招待,又不知道是该同情他好,还是说他活该好。

 风晴雪,在局里,被列为跟谢衣一样杀伤力的食物杀手。

 悲哀的是,这两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厨艺点究竟是负成什么样子了……一个不顾师尊徒弟的阻拦,见缝插针地找机会去下厨,另一个更是在当初的加入申请表上直接填了要加入后勤部的食堂。

 食堂的负责人被小姑娘的一手烤果子吓退了八百米,倒是偶然经过的瞳,对于小姑娘选择虫子的粪便作为调料,很是欣赏。

 “你,很有想法,加入医学组吧。”

 这样,瞳大大的心血来潮,直接拯救了食堂,进而使得局里大多数人免遭毒害。

 简直是救世主一般的存在啊,瞳大大。


==================TBC


写得有些迷糊,感觉也没把握好,小伙伴们将就着看啊,之后的我再好好理理。


评论
热度 ( 22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