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一卷14

第十四章 尾声

无情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那个骄傲的男人带着愤怒与自嘲的表情一点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自己冰封了多年的心里面,第一次出现了名为“不安”的情绪。而这情绪,全是因为一个叫“方应看”的男人。

呆呆的陷入自己的纷乱思绪中,连花满轩他们赶来都没有察觉。赶来的花满轩看到无情安然无恙时松了口气,但走进看到无情明显外露的情绪后,他有种预感,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无情不是花满楼,所以花满轩做不来如关心弟弟般揉揉头什么的,他只能等着,等着无情自己整理好自己的情绪,重新恢复成那个“无情”。

成崖余,之所以被人称为“无情”,并不是因为他没有情感,而是因为他的理智超于常人。对于他而言,理智胜于情感,不允许自己的理智为情感动摇,更显“无情”。

过了许久,无情才幽幽地开口,“来了。”

“嗯。”

见无情有些疲倦,花满轩继续道,“七童发来了短信,他担心你的安全。那边的事情已经全部处理好。戚少商正带人去抓蔡京。你……”说到这,他迟疑了下,“是要我送你回家,还是去警局?”

“警局。”

这是预料之中的答案。即使心有了动摇,但无情的理智不允许自己在这刻放纵自己去宣泄情绪。

“上车,我送你。”

 

“少爷,你的伤……”任怨一边开着车,一边时不时地担忧着身边人的伤势。

虽然以前少爷也受过不少的伤,有几次还比这一次严重得多,差不多命悬一线。但他能感觉到,这一次的伤对于少爷来说,心里的打击比身上的更重。

“死不了。”

方应看依靠在座位上,怏怏地没了以往的风度和神韵,泛青的脸上一直未褪去那自嘲的笑容。

许久未见到少爷如此狼狈的模样,任怨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会不会,没有那个无情,少爷便不会落到这般地步了?他,依旧会是自己追随的那个高高在上,傲视一切的方应看。

陡生的寒意遍布全身,立刻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他看得出少爷对那个无情的特殊,冒着将自己暴露在无情枪下的危险也要救下对方,少爷何时干过如此失去理智的事情?若是自己除去了无情,那么,方应看的身边,再也留不下任怨了。

方应看再度掏出了手机,可能是因为动作牵扯到了伤口,他皱了下眉头,轻啧了一声,按下了一串数字。

“少爷。”

“任劳,东西拿到了?”

“是的。”

“没被顾惜朝发现吧?”

“没有。假扮成空姐的那个人很小心。”

“你们在指定的地方等我来会合,我们立刻离开。”

“离开?”

“回美国。”

挂上了电话,他随意地把手机扔到了一旁,右手臂横在了面前,遮住了双眼,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

 

这次的行动有诸葛亲自坐镇,参与行动的人动作迅速麻利,几个小队雷厉风行地将蔡京的几大势力区全部围捕。

警局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抓了不少的人,审讯也是个大功夫。

花满轩知道自己不方便在警局久待,把无情送到后,跟七童打了声招呼就回去办公了。

而无情,面对其他人的关心问候,也只是淡淡地应了几句,一脸严峻地转身拐进了法证部的办公室,就再没出来。把心思全部丢到了工作上。

戚少商是负责抓捕蔡京那边的总指挥,忙得不可开交。而前去接应顾惜朝他们的指挥工作,就交给了陆小凤和花满楼。

陆小凤憋了太久没有舒展身手,这次和唐煜两人是打了个够本,把蔡京心腹带去的一干手下都恶整了一番。

顾惜朝全场都是冷眼旁观看戏,有人出手,哪能劳他老人家大驾?他向来只料理死人,活人不在他工作范围之类。本来还担心无情的,但小楼刚打电话给他五哥,听说花满轩已经跟了过去,也便放心了。

“哼,就知道方应看那个人有问题。”

他和无情在连云市时就知道方应看有问题,虽然不大赞同,但形势所迫,只能让无情冒险了。

回了警局,顾惜朝看无情脸色难看,就知道多半是发生了什么。无情心里难受,顾惜朝也不会爽快到哪儿去,脸色阴沉地戳着带回警局的那个公文包。

唐煜讪讪地凑上来,“那啥,好歹是个证物,你就不能多顾着点?”

“哟~唐二少难得这么热心啊,刚一看到蔡京的人就嚎着冲上去打,连我都没理一下的人是谁啊?”

顾惜朝心情不爽的时候,说话的语气就特别差,当然,他平常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啊?”虽然知道是蔡京定罪的证据,他当时看无情和顾惜朝的样子,知道两人有计划,他也不多嘴。眼下无情什么都没带的回来了。那么这东西还是应该在顾惜朝手里。

不是防他的话,当时两人那么说,只能是防方应看了。

他知道顾惜朝有习惯,在防着的人面前如果肯说计划,那绝对是反的。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东西不在无情手上而是在他俩手上。

“你那么好奇,不会自己看啊?”

既然顾惜朝发了话,好奇心上来的唐煜不客气地去跑去看公文包,同样凑过来的还有刚审完一拨人的追命。

“咦……怎么会?!”两个好奇宝宝同时失声惊呼了出来。

唐煜抖着手中的几张大白纸,“怎么会这样?”

两人精彩的表情让顾惜朝的心情好了不少,他波澜不惊地答道,“就是这样。”

折腾了半天,就弄回来几张大白纸?这让两人怎么能接受?

“那蔡京的罪名……”追命不能不担心了。

一只手伸过来揽住了追命的脖子,“我说追命啊,你看顾惜朝这么气定神闲的样子,就知道一切都是他们计划的啦。再说,无情,顾惜朝还有我家七童联手,谁还能算计过他们啊?安啦安啦,不要担心啦~”嬉皮笑脸开口的,正是笑得春风满面的陆小凤。

跟着他一同走进办公室的,还有同样带着温润笑容的花满楼。

花满楼的手上,拿着一本他们再熟悉不过的《瓦尔登湖》。

追命忍不住嚎了一嗓子,拍了下额头,“怎么又是这本书?!”他现在是看到这本书就头疼。

花满楼眼睛带笑,从书中抽出了几张夹着的纸,递给追命,“带去给大当家吧。”

追命不明白地摊开了纸,这一看又是一惊,“这、这不就是我们找的东西么?药方!还有证据!”追命按耐不住性子,身体快过大脑,正准备直扑花满楼问个究竟,被一旁眼明手快的陆小凤及时截了下来。

他家的七童可不是谁都能扑的!

“你先把东西送过去,大当家他们还在审蔡京,有了这东西,蔡京也不得不认罪。等你回来了,我们再给你说个明白。”

追命的速度不是吹的,简直堪称火箭,飞速地奔了出去,没过多久就不带气喘地赶了回来。

围着顾惜朝和花满楼两人团团转,“快说快说,我快被好奇心挠死了。”

“是五哥刚刚送来的。”

“花满轩?”唐煜沉思了一下,顿悟过来,一指顾惜朝,“那个时候,你和无情打了一个手势,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

顾惜朝抱臂坐在花满楼身边,抬眼大方承认。

唐煜跟他们认识的时间没有陆小凤认识的长,他不清楚,陆小凤可是清楚得很。顾惜朝、无情还有花满楼三个在学校被称为奇才,并不仅仅因为这三人学习有多好,而是这三人惹下的大小事也不少。虽然很难想象如无情性子那么淡花满楼性子那么随和的人,会和顾惜朝联合起来一起整人什么的,但这事还真的发生过。

陆小凤表示他当初知道花满楼也有份的时候,他也是很惊悚。

顾惜朝晚上跑到解剖室吓人,花满楼催眠体育老师免跑步,无情做化学实验搞小型爆炸什么的,这三人是一出接着一出闹……让人无可奈何。而每次惹乱子基本上都是三个人一起策划,为了方便行动,顾惜朝还特意编了一套只有他们三个人懂的手势。

那天打给无情的手势,就是——“交给花满楼,我们俩掩护。”

“你们三还真强!”

唐煜带着莫名的深意怪怪地赞叹了一句,破天荒地给了陆小凤一个同情的眼神。追命也是第一次听到他家老大还有这一面,嘴巴因为惊讶张得都快能塞进一个鸡蛋了。

陆小凤完全没理会唐煜的同情眼神,揽着花满楼特别自豪地接口,继续为那三人宣传,“必须要说话的时候,他们三个还能把话整个倒着说,语速说的很快,一般人反应不过来。只有他们三个能够速记下来然后将话反过来得到正确的信息。”

“服了!”

“完胜!”

唐煜和追命两人是心服口服了。这实力压在那儿,想干什么会干不成啊?也幸好他们三个走的是正路,要是走上歪路,那还不得天下大乱?

花满楼依旧浅笑,顾惜朝则是一副理所当然的骄傲神色。

所以,在无情他们去图书馆之前,花满陵就以要去借资料准备会议为由,随便喊了一个大会的工作人员,一起去了图书馆。借了这本《瓦尔登湖》,离开的时候顺便把资料带了出来。

东西在他手里,谁也不会想到,所以是绝对的安全。

然后顾惜朝故意说他和唐煜引开蔡京,让无情带着东西和方应看离开。这是一箭双雕,同时引开蔡京和方应看的注意。

“这纸是花满陵换进去的?”

意外的,顾惜朝摇了摇头,给出了另一个答案,“应该是方应看做的。”

“??”

他继续解释,“我本以为他被我和无情骗了过去,没想到他依旧把注意力放在了我这边,哼!他倒是两边都不落。”有些不甘心,“他倒是好谋算,估计是飞机上下的手,我是回来后才注意到的。要是我们这边真拿了证据在身边,就麻烦大了。”

显然,顾惜朝对于自己失察被方应看换了东西,还是有些怨气。

听到顾惜朝提到方应看,花满楼的笑也淡下去许多,他想起了五哥走时对他提到的与无情会合时的场景。

无情,和方应看之间发生了什么?

 

蔡京一案在汴梁市惹起了滔天大波,市场动乱了一阵子,幸好有花家的力量在里面竭力周旋,才没有引发经济危机之类的大麻烦。

警局的人也是忙地人仰马翻的,直到蔡京一群人被彻底定罪后,众人才放松了紧绷的那根弦。

方应看的事情,无情再没有提,就跟根本没这个人一样。天天把自己闷在工作里。而且,方应看带着自己的人在他们抓捕蔡京的当天就离开了国内,他们没有方应看的犯罪证据,自然拿他没办法。

破获了一起大案,诸葛小花整天乐呵呵的。给众人放了两天假,让他们去庆祝一下。无情的反常他是看在心里,对于方应看的事情也有所耳闻,他也希望能借此机会,让花满楼一群人能够开解一下自家大弟子。

天有些阴沉的,雨是似下未下,有些压抑。

戚少商带着一束白菊来到了郊外的墓地,他从车子里走出来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了一个黑色身影。

没有惊动对方的意思,他放轻了脚步走过去。那人回头瞥了戚少商一眼,开口中尽是沧桑感,“好久不见。”

戚少商把花放到墓碑前,点起了一根烟,顺手递给了对方一根。

那人扯出一个很浅的笑容,“我戒了。”

“竟然能戒?你不是说你宁肯死也绝不会戒烟的么?”

黑衣男子苦笑了一下,伸手抚上了墓碑上的照片,“张林说他有哮喘,闻不得烟的气味。”

“有哮喘他还能成为那么好的狙击手?”万一射击的时候哮喘发了,岂不是会打飞?

“每次我抽烟,他就在我面前咳得昏天地暗,我明明知道他是骗我的,却拿他没办法,久而久之,连我自己也没察觉,这烟就戒了。”

“他倒挺聪明的。”

“是啊……”语气中说不尽的苦涩,“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干的总是傻事呢?我那天身份暴露,被蔡京的人拷问东西下落,当时已经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却被那个傻子救了下来。他把我安置在了他的老家养伤,明明可以就此安然无恙地过日子,却因为我的固执,竟然让他送了命。”

“伤好之后,我原本是准备自己来找你的,却发现纸条不见了。猜到是他拿走后,就跟着赶来了汴梁市,到底……是迟了。”

“那天你是因为发现了方应看才跑的?”戚少商提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疑惑。

群风点点头,“张林,他是方应看安插到蔡京身边的人。”

戚少商吃了一惊,被烟呛了一下,哑着嗓子问,“那他知道你手上的东西是证据么?”

“知道。我得知他是方应看的人后,就一直提防着不肯告诉他那密码是什么意思,他拿了纸条后,我还以为他是要交给方应看,却没想到……”

后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他想起自己养伤时那人对他无微不至的照料,他有过感动,却因为彼此的身份,心中始终有个疙瘩,就此错失了彼此。

那个人离去之前,只留给了自己两个字,“信我”。

为什么,不信他呢?

戚少商沉默了一下,再度开口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留在乡下,张林的父母很早之前就已经去世了,我想代替张林照顾他的爷爷奶奶。”

“这样……也好。”

戚少商没有劝他归队,他知道张林已经成了群风心中的伤,这样的他,再继续呆在警队,只会让他更加难受。

“以后若是遇到什么困难,可以联系我。兄弟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帮你。”

群风接受了戚少商的好意,伸手指向墓园的出口,“有人在等你,你再不过去,他那眼刀子我可受不了了。”

戚少商回头,果然看到了顾惜朝眼带冰霜地瞪着自己,回头又看到自己朋友脸上明显的取笑神色,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子,“那我先走了。保重。”

“保重。”

群风目送戚少商离开,墓园出口处那个穿着藏青色风衣的男子,走到戚少商身边,两人的背影十分契合,仿佛本就应该比肩同行。

接着,他看到那个眉眼中带着自信神韵的男人,伸手夺了戚少商手中的烟,扔进了垃圾桶,嘴里似乎在说着什么,而戚少商愣愣的听完后,眼中溢出的是化不开的温柔。

再没有继续看下去,群风转过身来,蹲下去,额头抵上张林的那张照片,低喃道。

“有人等着自己,也是一种幸福啊……”

 

顾惜朝和戚少商住在同一个小区,大家定好了聚餐的地方,两人便一同出了门。戚少商毛遂自荐要当司机,顾惜朝勉为其难地准了他的奏。

这家伙开到一半说去聚餐之前要先去另一个地方,见时间还早,他也懒得反对。

戚少商说他自己过去就行,让顾惜朝在车里等。顾惜朝便和花满楼发起了短信,商量着无情的事。一抬头,正看到戚少商一边抽烟一边在跟一个人聊着什么。

那个人,他见过照片,是群风。

那包子一脸难过的表情,他看着都不爽,咬了咬牙干脆下了车,还没走过去,就见群风一手指向了自己,戚少商也回头看向了自己。他索性停下了脚步,等那个包子自己过来。

他就是有这种自信。

果然,戚少商道了别,过来了。

他掐了戚少商手中的烟,教训了他一顿,让他知道吸烟的害处。却不想对上了那包子的眼神,也不知道这人怎么又开心起来了。

闷闷地住了嘴,上车不再说话。

戚少商也不说什么,专心开车。

到了聚会的地方,大家都在,就差他俩了。无情的身边还空着两个座位,顾惜朝自然地在无情身边坐下,戚少商跟在顾惜朝旁边坐下。

菜都已经点好,他俩也懒得看菜单,就没加菜。戚少商一落座,就被追命还有陆小凤他们扯过话头聊天去了。而无情也不说话,就那么直直地看着桌子神游。花满楼隔着无情,对着顾惜朝使了几个眼色。两人都是无奈。

无情的手机震了一下,他掏出来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没有署名,但他知道这个人是谁。

无情对着短信发了一下呆,终于还是点开了回复。

——“你每次出现都太巧了。尤其是那次你从火场中救我,原本是为了张林而去的吧?根本不是你所说的对我感兴趣而跟了来。”

——“无情,你总是太过理性,即使我于你有救命之恩,也未曾动摇你对我的怀疑一分不是么?”

——“你我,终究,是敌非友。”

在无情心中,虽然方应看所做的一切确实让自己心动了,但正义是他的原则。若是方应看违背了他的原则,那么他宁肯斩断自己与方应看之间萌芽的感情。

——“好个是敌非友。”

看了无情发来的那条短信后,方应看忍不住狂笑了几声,脑中还能清晰地勾画出那人清淡的眼神,无波无澜。

——“无情,我们来打个赌吧。”

——“……”

——“就赌……我,方应看究竟能为你做到何种地步!”

 

——第一卷·完

——2012.04.20


评论
热度 ( 17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