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一卷11

第十一章 图书馆

既然花满楼那边有了确切的消息,陆小凤他们也不打算继续折腾了,暂时放过自己,各回各的家,补个好眠。

第二天,花满楼吃过早饭,花了不短的时间跟哥哥们还有花家老爹一一告别后才被放行回了警局。

“抱歉,来迟了。”

对于花满楼这个时间过来,大家没什么好奇怪的。花满楼若是有一天没有跟陆小凤一同来警局报道,那么多半是前一晚在花家住下了。而鉴于花家人对陆小鸡深深的、深深的怨恨,第二天一定会把花满楼留下来叙谈很久才放行的。

果然,见到花满楼,陆小凤第一个扑了上去,却被花满楼反应极快地闪开。

花满楼没理会陆小凤的哀怨,轻咳了一声,“陆小凤,正事要紧。”

陆小凤收起了哀怨,有些不甘心地走过去,大家也凑了过来,等着听花满楼的“正事”。

对于这份情报怎么来的,具体原因除了花满楼,在座的也只有戚少商,陆小凤还有无情知道。根据无情的强烈要求,这交易的内容绝不能让追命知道,不然这小子绝对有那个实力在最短的时间让全警局的人都知晓。

所以,他们只知道是方应看友情提供的消息,为什么提供,那就只有部分人知晓了。

方应看说的地方,陆小凤和追命都挺熟悉,所以几人决定悄悄地前去。安排了一下,这次去的人是追命,陆小凤,戚少商以及花满楼。无情本来要同行的,但临时接了个电话,说有事就不去了。其他人留下来继续调查。

 

为了防止再次被蔡京发现,他们兵分两路,多绕几个圈子了再去目的地会合。那边陆小凤自然和花满楼一路,这边便是戚少商和追命一组。戚少商不熟悉路,导航的事自然交给了追命。

而戚少商,这一辈子做的最最最后悔的事,大概,就是把车钥匙交给了追命。

老天!这小子简直就是把车当战斗机在开!!!

刚上了出城的高速,追命这小子头都没转地说了一声,“有人跟踪,抓紧!”然后……

然后,戚少商就觉得这车在飞,车子所有的零件都在叫嚣!自己要是没系安全带恐怕早就被甩出去了!

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追命命好,一路急速飙车,竟然没被交警逮住。当然,被摄像头抓拍扣分罚款那都是戚少商事后自个儿解决的问题,跟他追命毫无关系。

在追命加速之前,戚少商是有看到后面确实有辆可疑的车子跟着的,但是拜追命的超快车速所赐,根本就不可能再有车能跟上。

大约“飞”了二十分钟左右,车子停下的瞬间,戚少商还本能地晃了几下才稳住心神没吐出来。

他靠在座位上,揉了揉太阳穴,竟然,在目的地看到了等着跟他们会合的陆小凤还有花满楼。

好奇地多嘴问了一句,“你们莫非也是超速来的?”

陆小凤摊开手,“哪能啊?我们走的捷径,反正蔡京多半是盯着你又没管我们。就因为这样才让追命开车帮你甩脱的。”

说完追命还抛了一个“不用太感激我”的眼神给戚少商,当时的戚少商只想给这两小子一人一拳擂过去。

倒是花满楼体贴地给他递过去了一瓶矿泉水,“我刚和陆小凤看了一下,没有人跟踪。现在去找群风吗?”

戚少商咽了口水,感觉胸口的郁气平缓了一下。他点点头,说,“走吧。”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汴梁市郊外的林区管理员所住的木屋。这林区既大且深,再加上树林太过茂密的缘故,光线也不是很好。不熟悉路的人在这里转特别容易迷失方向。所以为了避免有人因此而出事,市里面特意聘请了熟悉路的当地人来当林业员。若是有人迷了路,也能很快地把人找到带出来。

追命是个热爱旅游的人,天生的好方向感,让他在哪儿都不会迷路。这林子他好玩的时候也来闯过几次,所以这次他负责带路。陆小凤和花满楼跟在他后面,而戚少商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他们过了几个岔口,又绕了好几个弯以后,终于是来到了那密林深处的小木屋了。

几人交换了下神色,最后还是戚少商走到了前面,他敲了敲门,开口说道,“群风,我是戚少商。”

没有人来开门,门内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戚少商又敲了一次,还是没人反应。

追命绕到屋子侧面的窗户边,蹦高了透过窗户往里面看,对着留在正门处的三人喊了一句,“里面没人。”

几人顿时都有些失望,原本以为这次铁定能找到群风的。而找到了群风,就有希望找到指证蔡京的证据。

陆小凤和花满楼商量着怎么办,而戚少商却一敛眉,侧过身子,狠狠地发力把那木门给撞开了。

在门应声而倒的瞬间,追命讷讷地开口,“我们……这算私闯民宅么?”

陆小凤安慰地拍拍他,“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心里暗道,你小子大祸小祸也没少惹,今天怎么突然转了性子这么老实了?

他不知道,追命出来前诸葛曾亲自交代过的,虽然因为要摆脱追踪特许他开一次车,但是,若是调查过程中追命惹了什么祸头子,罚抄刑警手册二十遍,并且禁酒禁车两个月。

四个人走进了那所小木屋,戚少商摸了摸桌子,没有灰尘,“这里有人住的。”

花满楼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保温杯和一个杯子,保温杯盖得好好的,那杯子里还有一点点凉了的水。他打开保温杯又倒了一杯出来试了试水温,说道,“人应该是昨晚离开的。”

追命和戚少商同时看向他,等着花满楼继续解释。

“这保温杯我用过,把水烧开,倒在里面。变成现在这样的温度,大概是需要十二个小时,现在是九点,那么,在昨晚九点的时候,这屋里应该有个人把那个开水壶里的水倒在了杯子里面。而且,他还喝了一些。”

追命过去检查了一下那放在灶上的水壶,发现里面还有一些水,现在已经凉透了。

“虽然不能确定群风倒底是不是住在这里,但这屋子的主人,应该跟他有些关系。”陆小凤晃了晃从窗口的书桌上拿起的那本书,笑得灿烂,“我第一次发现,最近《瓦尔登湖》挺火的,这已经是我近期内看到的第四个版本了,你们猜,这里面有没有答案?”

花满楼走了过去,把书从陆小凤的手中接了过来,快速地翻阅起来。陆小凤他们趁着他看书的时间继续在屋里找线索。

可是很遗憾,花满楼仍旧没有找到答案。

“这书带回去给无情他们鉴证科的人调查一下吧,内容上我看不出什么线索。”

戚少商点点头,花满楼便拿出了一个袋子,小心地将书放了进去收好。

四人出了屋子又在追命的带领下,在屋子的四周转了转,可惜树林里的树叶堆积得太厚,无法留下脚印。今日的行动只能失望而归了。

“说不定还会有人回来,我让冷血带几个人守在这儿。”戚少商给冷血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下。

回去的时候,戚少商是死活不肯把钥匙交给追命了。

他还想多活几年。

 

这边四个人调查的时候,无情正坐在咖啡店里跟一个人见面。

那个人,正是他早上接到的那通电话的主人。

无情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面的人玩弄他自己手中的咖啡勺,一言不发。而那人也埋头专注于手中的工作,就是不抬头看无情一眼。

这样压抑的气氛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那人终于是扛不住了。放下咖啡勺,做了个投降的姿势,“我认输,玩沉默我从来玩不过你。”

无情端起咖啡杯淡淡地喝了一口,“说吧。”

“还真冷淡,我可是大老远地来看你诶,跑一趟我容易么?”

无情平淡的开口,“唐煜,我很忙。我想你,也应该很忙。”

听不出声调的话意有所指。唐家跟花家一样,也是一个大家庭,他们的家族产业在四川,主要是往药品方面发展。主事的是唐家的老太太,年事虽高,但魄力十足,能把那么一大家子人管理得服服帖帖,不得不让人佩服。唐煜是唐家的二少爷,别看他这人一副玩世不恭的阔少爷样,在老太太面前,也只有老实服软的份。

前几年老太太说要让年轻人历练一番,便吩咐家里的三个孙子一同管理公司。唐煜这样,多半是把事情丢给了自家的大哥和三弟,悄悄溜来汴梁的。

见无情有放下杯子走人的意图,唐煜赶紧拦住了他。“我坦白,我交代。有人跟我们抢生意,我是来调查的。”

“唐门的老招牌在那里,你们又不是要独霸市场,有人分一部分羹唐门也倒不了吧?”

“大哥觉得那公司不简单,崛起突然,发展得太快,不到一个月,就吞并了这一行很多小企业,连我们唐门的一家分公司也被吞了。”

无情皱了一下眉,“那跟你来汴梁有什么关系?”

唐煜正了正脸色,低声说,“大哥怀疑那公司跟蔡京有关系。”

握着杯子的手一紧,无情问道,“那公司叫什么名字?”

“有桥集团。”

 

“停车!”

任怨突然听到方应看的指令,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脚已经本能地踩了刹车。他不解地回头看向坐在后面的方应看,却发现对方的视线透过车窗,落到了街对面一家咖啡店的窗边的桌子那儿。

然后,任怨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是无情。

方应看先是看了无情一会儿,目光又落到了无情对面的蓝色修长身影上,唐家的二少爷,无情交友还真是广泛呐。

无情正在思考唐煜的话,不经意间眼光瞥向窗外,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子,还有那熟悉的车牌号。

方、应、看。

头疼。

为什么又遇见了这家伙?

透过咖啡店的窗子看清了坐在车里的方应看,显然方应看也发现了无情的目光,他还带着笑意对无情挥了挥手。无情有些出神,想起了花满楼的那通电话。

他想不通,这个人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做这一切的目的何在?

发现无情根本没听自己说话,唐煜凑过了身子,顺着无情的目光也看向窗外,指着方应看问,“诶,无情,那是谁啊?你认识?”

无情回过头去,声音冷了几度,“不认识。”

“哦、哦,不认识啊~”摸了摸下巴,唐煜眼神诡异地在无情与对街的方应看之间来回打量,似笑非笑,让无情心里更加郁闷。

方应看又观察了片刻,收回了视线,吩咐道,“走吧。”

任怨立刻发动车子,离开了。

无情凝视渐远的车子,想着车里的主人,那纯善若稚子的笑颜,又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

 

花满楼他们刚刚回来,见无情不在,便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调查的结果。收起电话,无情想了想,决定先回警局。

“诶,你这就要走了?”

“有事。”

唐煜也跟着起身,“嘛……我会在汴梁待三天,你知道我住那儿的。你和花满楼要是有空,咱们几个大学同学再聚一次吧,顾惜朝就算了,我怕他那张嘴。”

看着唐煜提起顾惜朝的表情,无情突然做了决定,和小楼拜访唐煜的时候绝对要叫上惜朝。

唐煜不知道无情内心的决定,不然估计会连夜逃回四川。出了咖啡店,他知道无情有事,就没让他送,自己打了辆车离开。

无情随后回办公室去看花满楼他们带回来的那本书。电话里花满楼说了在鉴证科等他,估计是有什么发现。到了警局,他直接去了鉴证科。

推门进去,便看到王小石和花满楼正背对着他,站在桌子前低头研究着什么。还是站在两人对面的温柔先看到了无情,打了声招呼。引起了那两人的注意。

两人才转过身来,花满楼招了招手,“无情,你过来看。”

花满楼不懂鉴证科的化验方法,无情又不在,他便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小石头。小石头的化验结果印证了他的猜想。

“这本书封面上贴了一小节的胶布,但是书却并没有破,这胶布贴得奇怪,我就拜托小石头化验了一下。”

桌上有个立着的架子,把那极小的一节胶布夹在空中。桌子上还摆放了几张化验的照片和结果。其中一张照片,放大了很多又经过一系列的处理之后,他们能够看到那胶布上隐隐约约地显示了两个字,“图、书。”

“‘书’字的最后一笔写得太急,恐怕是在很紧急的情况下留下的,而且‘书’字旁边还有一撇,我们刚刚就在推测,这留下的信息也许不是‘图书’,而是指‘图书馆’。”

无情理解了花满楼的意思,接过话说,“你的意思是,线索不在那本书中,而是在图书馆?”

花满楼笑了笑,“陆小凤刚刚也在这里看,他已经回去让司空调查连云市的图书馆了,我们一会过去就能知道结果。”

无情抽起了那张照片,“小石头你和温柔继续化验,我们去办公室找大当家他们汇报一下情况。”

王小石笑得有些腼腆,跟两人摆了摆手,就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温柔也过去帮忙。

 

等去了戚少商他们办公室,司空那边拜托调查的事已经有了结果。“从群风住所找到的那本《瓦尔登湖》还有在张林那儿找到的那个版本,都是从连云市的市图书馆里面借出的。而那借阅时间,是在当年仓库起火的几天前。两本书的借阅人都是群风。”

“这就对得上了。”

“竟然借了两个版本的,他莫非是梭罗的忠实粉丝?大老远地把书从连云市带来了汴梁市,为了什么啊……”追命转了转眼珠,突然笑得很可疑地凑到无情身边,“诶,老大,你看……要不要我们把两本书拆开,看是不是有什么夹层之类的……”

话未说完,就被无情拿笔敲了一下头,“我警告过你很多次了,武侠小说少看点,别一天到晚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书那么薄,怎么可能有夹层,他以为是武功秘籍啊?!

追命吐了吐舌头,一边摸头一边退开了几步。

那边戚少商突然一握拳,茅塞顿开,“我有个想法,我们连云市的市图书馆是可以给市民提供储物箱的,而且每个箱子上都有柜子数和格子数。”

“那密码是不是四位数?由市民自己定?”花满楼问道。

戚少商点点头,大家都觉得他的猜测很合理,如此一来,那纸条上的数字也说得通了。群风用这些图书馆的书,就是在提醒他们,东西在图书馆的储物箱。

那毕竟是市图书馆,没有密码,蔡京他们还真不好随便下手。

可是,群风为什么不直接说呢?

陆小凤想到这一层,跟花满楼交换了一个眼神,看花满楼的眼神也是在想这件事。两人同时看向戚少商,对方正拧着眉似乎在想什么。

“很明显,蔡京最近都没有行动,肯定是暗中盯着我们。如果我们冒然去取东西,怕是蔡京会暗中出手来抢。线索如果有什么闪失,就功亏一篑了。”花满楼给大家分析这其中的厉害,张林被毒杀,群风一再避开他们,都说明暗中有人比他们快了一步。这次的线索他们要尽快去取来,但又不能打草惊蛇,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

“大当家你肯定是不能去的,蔡京的人都盯着你。而且连云市那边不少人认识你,一旦发现你出现在连云市,蔡京那边肯定能得到消息。同样,跟大当家有些相像的陆小凤也不能去。”

这两人同时垮脸,“那谁去?”

“我和惜朝去吧,他今天下午有个学术交流会在连云市,这借口合理恰当,蔡京不会起疑。我跟他同行,然后暗中把东西取来。”

“老大,你和朝朝都是文职,蔡京那家伙很危险的。”追命有些担心自家老大的安全,想跟着一起去。

“人太多容易引起注意,就我们两个人刚好。我和惜朝的身手对付一般人问题不大,蔡京还没有闹大的胆子。”无情把目光对上戚少商,等着他做决定。

花满楼想了想,问无情,“唐煜在汴梁市待几天?”

“三天。”

“学术交流会唐家提供药品支持,让他也跟着去。有他暗中照应,你们会安全很多。”等到无情的同意,花满楼迅速地拨通了唐煜的号码。

响了几声后,话筒中传来了慵懒的声音,貌似那家伙正在睡觉,“小楼啊~我正在想你和无情什么时候来找我呢~”

这声音听得陆小凤咬牙切齿,花满楼看了陆小凤一眼,认真地说道,“有事跟你商量。”


评论
热度 ( 14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