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一卷08

第八章 戚包子变大当家的

听了陆小凤的话,戚少商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也没表现得很明显。“你和花满楼的意思,是把傅宗书的事直接跟顾惜朝说?”

陆小凤点头肯定,“以顾惜朝的性子,事前告诉他绝对比事后告诉他好。不然指不定他事后知道了会发多大的火,尤其,这事搞不好还可能会连累到傅晚晴。”

这事情的轻重,戚少商心里也明白。

两人正说话,突然法医室的门开了,顾惜朝拿了份报告走了出来,吓得两人都是一惊。

顾惜朝眯起了眼睛,“你们俩鬼鬼祟祟地在这儿干嘛呢?”

陆小凤正想对策该如何开口,却听身边的戚少商摆着严肃的面孔说,“惜朝,我们有话要跟你说。”

顾惜朝愣了愣,这包子怎么突然这么严肃起来了?想是两人可能要说什么重要的事,顾惜朝示意两人跟他进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陆小凤就随意找了个椅子坐下,既然戚少商乐意去说,他索性当个安静的听众。

戚少商在顾惜朝的对面坐下,“傅宗书的医院进了一批设备和药品的事你知不知道?”

“怎么,这你戚大队长也要管?戚包子,大医院进设备和药品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戚少商拧着眉,“是正常,但这东西是蔡京赞助的,你还能说正常么?”

“蔡京?!”顾惜朝瞪大了眼睛,又看向陆小凤,见陆小凤承认般地点点头,他登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那家伙老糊涂了么?蔡京那老贼的东西也要?!”

把桌上的验尸报告往戚少商手上一扔,抓起椅子上的外套就要往外走,戚少商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把人拦了下来。

顾惜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死包子,你干嘛?”

戚少商回,“是我问你干嘛才对!”

顾惜朝甩了几次都没把戚少商的手甩开,没好气道,“当然是找傅宗书问个清楚啊。你们跟我说这事不就是让我去弄明白么?”

陆小凤走过来,喊着让戚少商放了手。“诶,惜朝,要不让七童陪你一起去吧,他六哥也在医院。你俩多问问也好。”

顾惜朝被戚少商放开,揉了揉手臂,白了戚少商一眼,这死包子力气这么大干嘛?“报告你们自己去看,我找小楼去趟医院。”

像是想起了什么,戚少商把一张照片递给了顾惜朝,“如果那位老人家醒了,你和花满楼问问他认不认识这个人。”

顾惜朝看了一眼照片,“群风?”

“嗯。”

他把照片收进了口袋,“那个验尸的穆法医你最好查查。”然后丢下两人在办公室,先走了。

 

陆小凤凑到戚少商身边问,“诶,少商,你刚拦他干嘛?”

“我看他那么大火气,不是怕他惹事么?”

陆小凤狐疑,刚怎么觉得戚少商担心顾惜朝多过担心他惹事了?“放心,傅宗书毕竟是傅晚晴的父亲,再说,顾惜朝脾气坏,人还是有分寸的,只要不触他的底线就行。他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家伙。”

想起来汴梁市后的种种,戚少商不禁叹气,“他这刀子嘴可没几人能比得过吧?”

陆小凤笑了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学法医的都是毒舌,他法医部还有两个人,嘴巴也是特别厉害。不过他们现在出国交流去了,等回来见了人你就清楚了。”

听说还有两个厉害的家伙,戚少商头疼得只想抽气。不过又说到法医,不禁想起了顾惜朝走前说的话,当初仓库起火后负责验尸的穆法医,是他的熟人。虽然很不愿意是那样的情况,但如今确实要好好查查。

 

两人转回了刑警队的办公室,果然少了花满楼的身影,应该是被顾惜朝叫走了。

其他人都还在奋斗司空搜出来那叠巨厚无比的资料,无情负责把大家找到的线索汇总整理。

司空见到两人,凑了过来。跟戚少商说,“戚队,你下午说要查那位穆鸠平穆法医的信息,我查了他的出行记录,发现他如今休假来了汴梁市。”

“真的?”人竟然就在汴梁,倒是省得他往连云市跑一趟了。

司空递给他一张纸条,“这是他住的酒店地址。”

“我去见见他。”戚少商把纸条收进了口袋,陆小凤说,“诶,我和你一起去。”他可不想去看头疼的资料,七童又不在这里。

两人把从顾惜朝那儿拿来的验尸报告丢在桌上就一阵风的走了。

戚少商从知道群风可能没死后,就一直有些焦躁,眼下不能去问那位老人家,穆鸠平就成了关键人物,所以他急于去找人问个明白。

 

戚少商开车,一路很快地飙到了那地址上的酒店。进入大厅问了登记处的服务员穆鸠平的房间号后,就和陆小凤直奔目的地了。

他这一路心情都有些复杂,既希望群风没死,又纳闷他若是没死,为何一年都不出现而如今却又出现。

敲了几下门,听到有人来开门的声音。

开门的人看清戚少商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很是激动地喊了一声,“大当家的!”

戚少商抚额,忘了这茬了。余光瞟到身边的陆小凤,果然见他笑得很是促狭。

“老八,我们进去谈。我有事问你。”

穆鸠平点点头,给两人让开了道,让他们进来。示意两人坐下后,又恭敬地给两人倒了杯水。陆小凤在一边观察,这是他跟花满楼待久了不自觉学成的习惯,观察别人的言行举止,可以发现很多的线索。当然,跟他家的七童比,他还差得远了。

他发现,这穆鸠平似乎特别尊敬戚少商。

当然,“大当家的么……”一想到这称呼,他就想捶地狂笑几回!回去了一定要跟大家分享这外号。

戚少商突然有些后悔把陆小凤带到这里来了。

“诶,能说说这‘大当家’的称号怎么来的么?”陆小凤好奇。

连云市的警局跟汴梁市的警局相处的方式有很大的不同。要说这汴梁市警局里的这群家伙,关系铁是铁,但也喜欢互相调侃斗斗嘴之类的。而连云市那边,那感觉就像是一群人围着一个领头的办事,而那领袖,自然就是戚少商了。

戚少商这人似乎天生就有股领导者的风范,再加上他为人特讲义气,有危险又往往第一个冲,所以这种有能力又有魄力的人,在警队里就特别让人尊敬和羡慕。那时候,队里有个爱看武侠小说的人,开玩笑的说他们连云市的警队就像个江湖组织,一群豪气顶天的弟兄们跟着老大闯江湖,消灭那些个坏人。众人一回味,这想法还真不错。于是,戚少商这“大当家”的外号就在连云市的警局传开了。

陆小凤听到穆鸠平的解释,笑得肚子疼。眨巴眼瞅着戚少商,想象着他要是弄得沧桑点,倒还真有点大哥的风范。

“说正事!”戚少商看不下去了,就正了正脸色。“老八,我来就是想问问你当年仓库起火你给验尸的事。”

忍了笑意,坐正身子的陆小凤没有错过穆鸠平听到戚少商的话后,眼中一闪而过的愧疚。

穆鸠平没了刚跟陆小凤聊天的随意,“想知道什么,你问吧。”

“那我就直说了,那里面有一个右手有枪伤的尸体你还有印象么?”

穆鸠平此刻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似乎在做思想斗争,而戚少商也不催促,就静静地等着他开口。

“大当家的,我就知道这事瞒不过你。”

戚少商摇头,“我哪会知道,是顾惜朝发现的。”

穆鸠平叹了口气,“是顾法医就更没法了,他是国内最好的法医,哪能瞒得住他。”

“老八,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穆鸠平苦笑了下,心中还是有丝安慰,起码戚少商会来直接问他,而他的态度也表示他相信自己是有苦衷,并非是背叛警局的内鬼。“我小的时候住在很乱的街道,经常跟一群小混混一起闯祸。记忆中的那个时候真的是很混乱,有一次我还差点送了命,是张林救了我。”

一听到“张林”的名字两人就明白了几分,戚少商有些难过,“所以你欠他一份人情。”

“我后来被父亲接到了市里面去读书,学了法医。我也没想到会遇到张林,更没有想到他会求我帮他救人。”

“是什么人?”

穆鸠平摇摇头,“我没有见到,那个人是张林自己救走的。他只是单独来找我,说有一具尸体右手的枪伤是在那人死后他补上的,只求我帮他做一件事,就是在报告上说那枪伤是很早之前就有的伤口就行。”

戚少商想,那张林想得挺周到,估计是担心穆鸠平见了人反而留了线索,所以直接把群风藏了起来,只要穆鸠平做假证。

“大当家的,我这次其实就是想来找你的。”

戚少商诧异,“我当时看你看到那份报告时特别得伤心,就猜想可能里面有个人很重要。但我始终开不了口,我不能对不起张林。后来,我利用这一年暗中查了些东西,知道了张林到底在做什么。现在你来了蔡京主势力的汴梁市,我担心你会有危险,所以就过来找你。”

他又继续说,“做出这种事,已经违背了我的职业道德,所以回去后,我就会辞职。”

“老八……”

“啧啧,少商,也幸亏陪你来的人是我不是那顾惜朝。”陆小凤突然插了句嘴。

被打断的两人都不解地看向他,陆小凤摸了摸胡子,“顾惜朝这人,对待自己的职业是特别得认真,绝不许人侮辱。你作下这假证已经犯了他的大忌,而现在你不想着好好悔过,反而想着辞职逃避,顾惜朝要是在这儿,就他那嘴皮子,不说得你掉层皮!”

穆鸠平没见过顾惜朝,但是顾惜朝的脾气在他们业内也是有所耳闻,而一看大当家的脸色,估计他是领教过顾惜朝的脾气了。戚少商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老八,这事你确实不对。不过,就像陆小凤说的,你该做的是去面对而不是逃避。”

见穆鸠平把自己的话听了进去,他又说道,“回去写份报告给局长,怎么做交给他来判断吧。做过的事你要对它负责。”

“嗯,我知道了。”

事情已经知道得差不多,陆小凤站起身来,对着戚少商促狭一笑,“那不如我们回局里去吧,大当家的?”

那“大当家的”几个字,从陆小凤的嘴里说出来,戚少商总觉得是陆小凤在取笑他。

等出了酒店,他把陆小凤拉到车上,态度诚恳,“兄弟,跟你商量个事成么?”

“那可不行。”陆小凤义正言辞地拒绝,“好东西就是要跟朋友们分享么……更何况,这‘大当家的’,也不比‘戚包子’难听啊……”

戚少商彻底无奈。已经在脑补警局那群人嘲笑他的各式表情了。

 

等他们俩回到警局楼下,刚好在那儿碰到了早他们几步回来的花满楼和顾惜朝。彼此边走边聊,交换了下调查到的情报。

陆小凤把花满楼拉到一边,最先把“大当家的”这个称号分享给了七童。其他人稍后再说。

两人在一边低声说笑,而顾惜朝听到戚少商说了穆鸠平的事,只是挑了挑眉,终究没有开口说什么。戚少商不由得松了口气。

还以为顾法医会说些什么呢!

他那时候是没想到,按以往的性子,顾惜朝是肯定要狠狠地说穆鸠平一番的,但是他有了更纠结的事,就没空管什么穆鸠平了。

刚刚去了趟医院,避开了晚晴,两人直接去找了傅宗书。

事情比他想象中的好一些,傅宗书对于蔡京的暗中交易并不清楚,只以为是有人帮忙发展医院。乐得高兴。看到顾惜朝一脸寒气的询问,他也才意识到事情可能有些不妙。

但眼下,双方是签了协议的。又不能把东西退回去,这东西到了傅宗书的手上就成了烫手的山芋。总不能让警局的人去盯着,那样会打草惊蛇。

“我刚跟小楼商量了下,让花五哥暗中派人盯着那批东西。”

戚少商想了想,确实这样的安排最合适。“那位老人家醒了没?”

顾惜朝掏出照片递还给他,说,“老人家认出来了,几年前和张林关系不错的年轻人就是照片上的群风。后来两人说有事,就离开了一阵子,我猜应该是听从蔡京的吩咐去了连云市做什么事,然后群风的身份泄露,仓库起火,只有张林一个人回了汴梁市。”

“几乎是可以肯定群风没死,还是张林救了他了。但是他为什么要跑?”戚少商仔细回想了一遍当时的场景。他可以肯定,群风起初是有来接近那栋楼的意图的,但一瞬间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了,连自己追他都没有停下。

总不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吧?

“哎,大当家的,接下来我们查什么?”陆小凤和花满楼说完话,两人赶上了戚顾两人的脚步,把目光对上了戚大队长。而顾惜朝也是在品玩着戚少商的这一新外号。

“咳咳……”戚少商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老人家的处境很危险,我让铁手带人去保护着,现在先去看无情他们有没有什么结果。”

这时,四人已经到了办公室的门口。门内的场面挺乱的,到处都是A4纸张,其间还有几个来回忙碌的身影,司空找来的资料果然够多。

见人回来了,无情放下了笔,把一晚上整理出来的结果交给戚少商,转身去喝茶。追命已经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他从来没一晚上看过这么多资料。花满楼这位大力助手走了后,平分到他们几人头上的任务就重了好多。他现在只想抱着自家那抱枕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看出众人都难掩疲惫的神色,大家基本上都忙了一整天,更何况今天的事还一桩接一桩的。再不休息,明天都成国宝了。

“你们先回去休息吧,留一两个人在这值班就行,明天还有得忙。”

追命问,“那谁留下?”

戚少商现在虽然累,但是大脑却清醒得很,毫无睡意,便说道,“我留下吧。”

最后是戚少商和朱停留了下来。其他人都纷纷回家补眠去了。

 

正要掏钥匙开门的时候,突然传来短信的铃声,陆小凤和花满楼同时掏手机,见发信的人是王小石,估计小石头是群发的。短信上说他在管理员放煤的板子下面发现了一本书,那条形码正好对上了张林衣服上的印迹。

陆小凤摸了摸下巴,“《瓦尔登湖》,看不出啊,这张林还是个文艺青年?”

花满楼笑了笑,开了门先走了进去。他没有去休息,而是走进了书房,从那大大的书柜中拿下了一本书。

陆小凤眼睛一亮,那本书,正是《瓦尔登湖》。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