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一卷07

第七章 青梅竹马

能在一瞬间让戚少商变脸的人,除了顾惜朝顾大法医不作第二人选。

“惜朝。”傅晚晴没料到顾惜朝会来,欢欢喜喜地打了个招呼,就往顾惜朝跟前走去。

顾惜朝把左手提着的保温盒给傅晚晴递过去。在戚少商眼中,顾大法医是破天荒地露出了他戚少商来汴梁市后的第一个温柔笑容,“你最爱的银耳莲子汤。”

傅晚晴附送一个感激的表情,接过东西对两人摆摆手就跑到隔壁的休息室里享用美食去了。

等她离开后,顾惜朝一转身,寒气替代了之前的温柔,很有气势地坐在了傅晚晴的医生位子上,一副问罪的模样斜睨戚少商,“死包子,你有能耐啊!出个外勤,差点害了无情和小楼,恩?”

戚少商嘴角抽了抽,怎么变脸这么快?与刚刚对待傅晚晴那堪比三月暖春的态度一比,心叹,区别对待啊,青梅竹马有什么了不起?!

“抱歉,我没料到。”他没料到有人胆子这么大,竟然敢放火。毕竟诸葛在这儿,以为蔡京会有所收敛的。

顾惜朝一拍桌子,眼一瞪,“没料到?!你调查蔡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就不知道小心点?”

他这怨气戚少商受的着实冤枉,毕竟又不是戚少商一个人的错,谁也没料到不是么?

只是嘛……无情,花满楼还有顾惜朝这三人的关系不一般,这是整个警局都知道的事情。三个人是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大学虽然不是一个系,但毕竟还是在一个学校。顾惜朝这人在外人眼中因为脾气的缘故很难相处,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这人吧,其实很重情。你对他好,哪怕只有一分,他也会记住一辈子。

所以,这一次,听说花满楼和无情都差点遇到危险,他怒极之下又不能去找蔡京老贼的麻烦,只能拿无辜的戚包子开刀了。

 

顾惜朝数落戚少商的气势越来越盛,有人突然推门走了进来,声音底气很足,颇有威严,“不知道医院禁止喧哗啊!”

来者原本是怒气冲冲的面容,但是当他看清喧哗的主竟然是顾惜朝时,立马换上了一副慈父的表情。“是惜朝啊~”

戚少商无语望天花板,心想,“大叔您是学变脸的吧?这速度,谁比得上啊?”

“傅院长……”顾惜朝喊了一声。

那个中年人乐呵呵道,“叫啥傅院长,早说了,直接叫爸就行。”

顾惜朝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没叫。傅宗书是傅晚晴的父亲,顾惜朝是个孤儿,在五岁的时候被傅宗书收养。后来看这个养子是越来越有出息,堪称人中龙凤,就一心希望顾惜朝能跟晚晴在一起。

只可惜,那两人好像都没那意思。

气氛有点尴尬时,傅晚晴从旁边的休息室过来了。刚刚惜朝欺负戚少商时,她乐得看戏也就没出声,安静吃东西听戏。但是自家老爸来了意义就不同了,她立刻赶出来打圆场。

“爸,你怎么来了?”

傅宗书见到自己疼爱的女儿,又见她拿着一个熟悉的保温盒,立刻明白顾惜朝是来干什么的了。心里又乐又疑惑,这两孩子感情明明好得没话说了,怎么就死活走不到一起了?职业样貌性情哪儿都配啊!视线不禁扫到了被三人晾到一边的戚少商,心想,“这人谁啊?刚刚好像惜朝在冲他发火。”

见傅宗书一脸疑惑地看着戚少商,傅晚晴又道,“爸,你还没说你来干什么了!”

傅宗书回了神,“哦,我就是来问问你回家吃晚饭么,刚刚听到你办公室有人在吵,就进来看看。”还不是担心女儿遇到什么麻烦。

“我能有什么事啊?”

“那个,惜朝,今晚回来一起吃饭么?”顾惜朝自从读大学住宿起,就搬了出去。后来又用自己的钱买了房子,就一直住外面了。只是,他每过几个星期也会去趟傅家,和父女俩一起吃吃饭聊聊天。

“不了,我今晚应该要加班,过几天吧。”话说完他也不多留,先行一步出去了。

戚少商觉得自己不适合再多待下去,也告辞离开。他刚刚被顾惜朝劈头盖脸的一番数落,早忘了找傅晚晴的本意。还是傅晚晴聪明,在送他出门的时候小声告诉他,老人家受了惊吓,思绪很乱,现在需要休息。想要问话最好等他休息好了再说。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办公室,发现走廊上的那三人都不见了。

“人呢?”

顾惜朝也没停,边走边说,“无情说他没事,坚持要回纵火现场跟小石头他们一起取证,小楼和陆小凤么……”他回头飞了戚少商一个白眼,“花家六少暂时也在这医院工作,所以嘛…陆小凤肯定又去聆听教诲了。”

听到陆小凤也被人数落了,戚少商原本有些憋屈的心里顿时顺畅了。又想起了什么,他快走几步追上了顾惜朝的步子,跟他并排走,“对了,群风的验尸报告你看了没?”

这个时候,两人已经走到了楼梯口。顾惜朝突然凉冰冰地问了一句,“那验尸的穆法医是个什么人?”

“怎么?报告有问题?”当了多年的刑警,戚少商神经敏锐,当然明白顾惜朝不会无缘无故地问这一句。

顾惜朝冷笑,“那家伙,如果不是笨蛋的话,就一定有问题。”一挑眉,还带点挑衅的意味,“戚大队长,要查他么?”

戚少商泄气,难道真是他们连云市警局内部出了问题?他一脸正色,“回去让司空查查他的资料。不过,顾惜朝,我想知道,从那份尸检报告中,你能确定群风的身份么?”

“没有那几人的DNA不能核实,你说的那个‘群风’,是不是右手中过枪?”

戚少商点头,据他所知,群风在那次出事前右手曾在一次行动中受过枪伤。当时火势太大,还引起了爆炸,尸体几乎都已经烧得面目全非了,他们也是根据这个枪伤来判断那人就是群风的。

“所以我才说,那人不是笨蛋就是内鬼。”顾惜朝带上几分不屑,“身为法医,竟然连枪伤是在死前还是死后造成的都看不出来,真是个草包。”

从照片上就看出了问题,看来这顾惜朝除了脾气坏点,在他的专业上,确实是有两把刷子啊。

谈话的时间,两个人已经走出了医院,“你现在回警局?”

“废话,你们今天出了趟外勤,就多了具尸体,我不回去行么?”

戚少商叹气,这人的脾气啊……就只见他对无情和花满楼好点,莫名地有些羡慕起那两人来。对,还忘了那个青梅竹马的傅晚晴。心里一愣,这感觉怎么有点酸?

晃了晃头,拿出了车钥匙,随口问了句“你开车了没?”

“没。”顾惜朝原本是出来散步的,顺便给晚晴带东西。现在突然要回警局去,没车还真不方便。

“要不你坐我的车吧。”

顾惜朝这人吧,虽然嘴上功夫厉害,但按照无情和花满楼的说法,其实心挺软的。见这戚包子自见面起,就一直被自己拿捏搓揉,也未于自己真正置过气,还一再示好,他也不好僵持下去,勉为其难地点头同意了。

当然,这包子得罪自己的仇,他可不会轻易忘了。

 

花家六少花满陵只比花满楼大上一岁,其实他是七人中性子最像小孩子的一个。偏生花满楼是他唯一的弟弟,所以每每在花满楼面前,他都特别喜欢装成一副大很多的成人模样,希望借此能够感受一下作为哥哥的成就感。

不过,这个想法没成功几回就是了。

原因嘛,当然是托他那副孩子般的稚嫩面孔的福了。

休息时间出了自己的办公室溜达,竟然在这医院的走廊上遇到七弟,当然还有那只讨人厌的陆小鸡。目光落到陆小鸡手臂上的绷带时,心里也明白了几分。立刻用眼神扫视花满楼上下,见没什么伤心里才放松了些。

自然是又把陆小凤带到自己的办公室教导了一番才罢休。七弟嘛,当然是坐在一旁品茶好生伺候着。末了,还从抽屉里拿出那本《花氏手册》在陆小凤面前得意地晃了晃。

两人从办公室出来,陆小凤一脸苦相,“七童,你想笑就笑吧。”

任谁看到一个大男人被样貌犹如小男孩的人教导了半天的场景,也憋不住笑吧?好在花满楼的教养特别好,很给陆小凤的面子,一直到出了办公室才笑出声来。

“七童,我发现我在你家人心目中的定位就是个混蛋。”

花满楼不安慰他,反而还落井下石地点头表示赞同,“陆小凤,你很有自知之明。”

陆小凤一手圈住花满楼,有些不满,“混蛋又怎样,只要你花家七童肯在我身边,就是当天下第一的大混蛋我也认了。”

花满楼好笑地看着面前耍赖的陆小凤,翘了翘唇角,“我就知道,反正有你在,我这一辈子怕是闷不死了。”

话音落,两人相视而笑。丝毫没把之前遇到的惊险放于心中。当初在下定决心选择这份职业时,两人就有所觉悟,这会是一条充满危险的道路。但他们依靠着那份默契与信任在这条路上走得义无反顾。

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反正有身边的这个人和自己一同前行。保护好自己,也就是对对方的另一种保护。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警局还是现场?”

花满楼摇了摇头,给出了另一个答案,“都不去,我们去拜访下五哥。”

陆小凤笑得眼睛亮晶晶的,依旧保持着一手揽着花满楼腰的姿势,两人向前走,“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你花家七童。”

 

既然花满陵知道了几人遇险的事,那么就意味着,花家的六位哥哥都知晓了这件事。这幕后的主使者么,不用说,几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就算没有证据,但以花家的势力,蔡氏集团要受点挫是肯定的了。

见到花满楼的时候,花满轩也是上前一番仔仔细细地查看,难得地丢了个赞许的神色给一旁之前被刻意忽视的陆小凤。

陆小凤有些受宠若惊地咳嗽了一声,想起了上次来这儿的场景。那个时候,花五少可是眼里丝毫没有他陆小凤的影子。

陆小凤是哪只鸟?抱歉,他花五少不认识。

花满轩能混迹黑道,自然是个精明人,不用多废话就猜到了两人前来的目的。从抽屉里取出了几张纸,是关于张林的资料。张林他是黑道上的人,让花五哥的黑道力量去调查得来的消息当然是最全。

花满楼一目十行地快速阅读,而陆小凤也凑过去看,“霍,看不出啊,这家伙还受过杀手训练,是个狙击手啊,幸好那晚他没用枪。”

“那家伙怎么死的?”

“中毒。”

“难怪了,如果用枪的话,有狙击手的警觉,这家伙搞不好没这么容易被解决。下毒就没法了。”

陆小凤把资料收了起来,想着带回去给少商他们看看。“对了,花五哥,蔡京那批设备和药品在外国的来源你能查到么?”

花满轩道,“不容易,老爹交代过,花家上下不准任何人跟毒品染上丝毫的关系,所以在这道子上我没认识的人。倒是有个人,你们可以让戚少商查查,或者……”花满轩十指交叉,托着下巴,意味深长地看着两人,“让顾惜朝问问。”

“五哥是说傅宗书?”花满楼的思维很快,能跟“顾惜朝”还有“药品”同时扯上关系,他立刻想到了傅宗书。毕竟他是惜朝的养父,不禁想要问问清楚,“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的人昨天查到的,蔡京的那批药品和设备是赞助的傅宗书的医院。”他皱起了眉,“你六哥从国外回来休假,刚好被那个医院邀请做个大手术,大哥不放心,让我调查一下,想不到竟然查到了这么个消息。”

六哥小孩子心性,大哥担心他被骗也是应该的。毕竟他是医学天才,就怕有人利用他做些什么违法的勾当,而六哥自己又不清楚。

“我会跟惜朝说的。”不会因为担心朋友伤心而隐瞒事情,这是对朋友的尊敬。他也相信惜朝,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见两人起身要离开,花满轩又嘱咐了一句,“那个方应看,你们尽量离他远点,尤其是无情,那人不简单。”

花满楼想起了方应看从火场里救下无情的那一幕,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眨了眨眼,表示自己听到了。

 

虽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但陆小凤和花满楼心里明白,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不用诸葛召唤,估计大家都不会去休息,多半留在办公室熬夜了。

两人开车赶回了警局,果然大家都在,连在外面调查的几人也回来了。正准备汇总今天调查的线索。

顾惜朝还在法医室解剖,无情他们那边的线索倒是有了一些。

虽然大火烧坏了一些东西,但幸好救火及时,所以现场还是留下了一些细微的线索。

“因为是在门上泼了汽油,然后放的火,所以门烧坏得最为严重,无法提取到指纹。现场很显然有人处理过,没有留下任何指纹。不过我们在死者的衣服上发现了一些煤灰。”

“煤灰?”

“是的,应该是帮那位管理员换煤时沾上的。温柔提取了管理员那儿的煤化验,是一样的。”无情拿出一张照片,那正是张林衣服的照片。经反复放大后,几人发现在白色衣服的一角上有几条不规则的竖着的条纹,粗细不一。

“老大,这是什么?”追命离照片最近,觉得这图案似曾相识,但他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看过。

“应该是条形码。”

“条形码?”几人也反应了过来,怪不得看起来这么熟悉,可不就是商品上都印着的条形码么?

“经过化验,这应该是最近沾上的,看这个位置还有完整度,不应该是不小心印上的,而很有可能是刻意印上去的。也许是张林留下的线索。我已经让小石头仔细比对过现场所有带条形码的东西,目前还没有对的上的。”小石头就是王小石,算起来应该是无情的师弟。“小石头”是局里的人给他起的外号。

“铁手你们了?”戚少商也知道今天的火不简单,看他们那边有没有线索。

“我们问了周围的人,都说你们上去之后就没见其他人上去。放火的人应该是在你们去之前就躲在楼里面了。起火后,现场非常乱,没有人留意从那起火的楼里跑出来的人。”

戚少商无奈,“也就是纵火犯毫无线索了?”

司空插了句嘴,“这摆明了就是蔡京指使的。”

陆小凤拍拍司空的肩,“没证据啥都白说,兄弟,你那边有啥收获?”

司空跑回自己的办公桌,把厚厚的一叠山的资料丢了过来,“诺,这就是当年关于那场仓库起火的全部报道了。”

几人都皱眉,齐声喊,“怎么这么厚?!”

“是戚队说的要全部啊!”司空表示他很无辜。

花满楼走了过去,分成许多份,“反正要等惜朝的验尸报告,我们每人看一部分,这样也快些。”无情也过去拿起了一份,还抽了支笔,和花满楼一同认真地看了起来。有这两人带了头,暂时没其他事的人都过去纷纷拿起了一份看起来。

 

戚少商正要伸手过去拿一份时,陆小凤拉住了他,“少商,我跟你去隔壁看看情况。”

看他那眼神眨的,多半是有话要说。戚少商跟着他走了出去,两人倒是没去法医室,而是在走廊处的那个拐角处停了下来。陆小凤见四下无人,就把从花五哥那儿得到的消息都告诉了戚少商,倒不是要刻意隐瞒其他人,只是这里面牵扯到了傅宗书,花满楼和陆小凤在来的路上商量了下,觉得还是少几个人知道比较好。

“虽然顾惜朝面上不说,但他这人特别记恩的,傅宗书对他有养育之恩,更何况,傅晚晴对惜朝也是意义不一般。”

“知道,青梅竹马么?”一提到傅晚晴,戚少商就想起了医院里的那一幕幕。

“顾惜朝在遇到无情和七童之前,身边就傅晚晴一个朋友,而傅宗书对他俩都特别疼爱,一直盼着这两人能在一起。”

戚少商撇撇嘴,“医生和法医,那日子能过么?”

陆小凤突然不说话了,玩味地打量起戚少商,戚少商让他盯得浑身发毛。“哟,戚包子,我怎么听你的语气有点酸?不跟医生难道跟你?!得了吧,我跟你讲,顾惜朝可是明确表示过他讨厌包子……”

陆小凤这家伙也不厚道,其实顾惜朝当初的原话是,最讨厌包子脸的陆小凤,竟然抢走了他家的小楼。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