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陆花/方无/戚顾】《破迷》第一卷02

第二章 包子,原来是个豆沙包!


戚少商正愤怒着,一杯溢着清香的茶杯递到了他的面前,那递茶的主人,正是刚刚捉弄了他的花满楼。

“以茶代酒,花满楼在此向你赔罪了。”

轻柔温润的嗓音,登时让戚少商满肚子的怒火全部灭了势头。陆小凤大咧咧地擂了他一拳,说道,“七童都亲自给你倒茶赔罪了,还不快喝了!”

那语气,倒像是戚少商错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陆小凤这家伙,一向信奉的准则,那就是——“七童的话绝对是对的”。

戚少商将茶杯接了过去,喝茶的空当忍不住又多瞅了坐在那儿兀自喝茶,一派悠闲的顾大法医几眼。

花满楼坐下来,顾惜朝不满意地在他一旁哼哼,“小楼你就是心善,对着个包子道什么歉?!”

包子?!一听到这个词,戚少商的心又跳了跳,还是压了下去。

 

这催眠戏弄的事情就此打止,一群人提起了几个其他的话题,热热闹闹地谈论着,直到菜全部上齐。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有心,竟然特意点了一份大包子当点心。只见顾惜朝先是似笑非笑地看了戚少商一眼,接着扬起手中的筷子,快狠准地戳中一个包子,送到口边时还不忘对着戚少商森森一笑。

戚少商莫名地心颤了一下,遍体生寒,暗道,怎么顾惜朝杀气还是这么重?说他一句像女人也不用这么记仇吧?

“你……”不自禁地开口,得来顾惜朝的冷漠一凝,“你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快活……”

说完,连戚少商自己都想咬断自己的舌头,顾惜朝心里不爽,这不明摆着的么?

“要不,我想个快活的主意,你……会喝酒么?”真不是戚少商要故意这样问,实在是他在军校的时候,见过太多太多像顾惜朝这般清秀的人,大多都是一杯倒的体质。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便多嘴问了这一句。

偏他这多嘴的一句,是完完全全踩着了顾惜朝的痛脚!

关于喝酒这事,一直是顾法医的死穴。他那骄傲到骨子里的性子,让他对此很是不满。无情虽不常饮酒,但酒量却出奇地好,是越喝越清醒的体质。而小楼看起来斯斯文文,其实也是酒量不错,更擅长品酒,这倒是便宜了他身边的那只酒凤凰,经常能因为小楼蹭到好酒喝。

所以,戚少商那听起来有几分怀疑语气的“你会喝酒么?”,在顾惜朝看来,简直就是在挑衅他!

他豪迈地一拍桌子,一口回道,“我当然会喝!”

“惜朝……”花满楼不赞同地开口,顾惜朝却执拗地不肯听劝,“今天我就让你这只包子好好看清楚我的实力!去,叫服务员再送几瓶好酒过来!”

花满楼还想说些什么,无情对他摇了摇头。

这顾惜朝倔起性子来了,谁也拦他不住。

追命在桌子下面悄悄拉了拉铁手的衣角,“朝朝不是一杯倒么?怎么开口要跟少商拼酒啊?朝朝变得能喝了么?”

铁手低声道,“多半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追命,你等会一边呆着老实喝酒,别去惹事。戚少商这次是把顾惜朝惹毛了,我们要避免殃及池鱼。”

追命顺从地点点头。

 

服务员又端着几瓶酒走上来,陆小凤隔得最近,仔细一看,好家伙,这度数不低啊……顾惜朝这小子,是豁出去想跟少商同归于尽吧?

陆小凤有些同情地递了一瓶酒给戚少商,却始终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给顾惜朝。

顾惜朝等得不耐烦了,走过来,一把抓过去一瓶,打开瓶盖冲着戚少商说,“一瓶敢不敢?!”

“只是喝酒,没必要这么拼吧?”

“怎么,戚少商你不敢?”

戚少商原本有意想向顾惜朝示好,被顾惜朝这一堵,脾气也有些上来了,“敢,大男人有什么不敢?”

众人吃了一惊都来不及劝,那两人一人一瓶,一仰头,干脆豪迈地灌了下去!

“惜朝!?”

花满楼和无情同时站了起来,一左一右快步走到了顾惜朝的身边,两人都仔细辨认着顾惜朝脸上的神色,比较担心顾惜朝会出什么事。

追命几人也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不敢靠近。

瓶底见空,顾惜朝重重地将空瓶子放到桌子上,眼睛一闭,连话都没说一句,就直直向前倒去。戚少商吓得手上的瓶子都掉到了地上,愣愣地看着顾惜朝倒入自己的怀中。

他怎会料到这般场景,手足无措地看着四周的人,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到哪儿。

无情评价了一句,“从一杯到一瓶,不错,进步了。”

花满楼不忍看戚少商那样失措的样子,体贴地上前扶住顾惜朝的身子阻止他滑到地上去,“惜朝是急了,饭都没吃几口就空腹喝酒,你们继续吃,我送他回去休息。”

“七童,你一个人要照顾顾惜朝太辛苦了,我和你一起去!”陆小凤哪会忍心累着他的七童。说着就要把花满楼扶着的顾惜朝接过来。

无情突然出手拦住了陆小凤,转而凝视着没有发话的戚少商,淡淡轻笑,语气客气却不容拒绝,“这事是你戚少商惹出来的,自然是应该你去照顾惜朝。”

“我……”

“惜朝住在德兴小区,好像戚少商你今天也搬去了那儿。这么近的距离,照顾惜朝,你是不二人选。”

陆小凤立刻见风使舵,“对,就应该是你戚少商来照顾惜朝!”说完还把醉得晕乎乎的顾惜朝又再次丢回了戚少商的怀里。

“这……”花满楼有些不放心。

“朝朝醒来会生气的。”追命提醒着不顾当事人意愿就擅自做决定的几人,担心无情他们会在日后遭顾惜朝报复。

“不会。”无情的回答十分肯定。

 

于是,这场欢迎会在缺少主角的情况下继续进行了下去。

“无情,你怎么肯定惜朝不会生气?”花满楼有些不解无情为什么要把惜朝推给戚少商照顾。

“戚少商可不是什么白馅包子,里面是豆沙的。”

花满楼目光看向坐在桌子对面的陆小凤,小凤凰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和追命两人好兄弟般地互相搭着肩,你来我往地一杯接着一杯地灌。

“小楼,戚少商的资料回去我发你邮箱,推荐你有空去看看。”

“有很有趣的地方?”

“十分有趣呐~”

 

戚少商觉得自己最近肯定是得罪了哪路神仙,不然怎么在连云市混得好好的,却突然被那个诸葛小花弄到这里来。简直就是跟他犯冲,遇上了三个不能惹的人,最最倒霉的是,惹了那三人之中最不能惹的家伙。

在哀叹自己苦命的同时,没好气地看了眼扶在怀里的人,睡着的时候看起来倒是挺温和的,只是这一睁眼,脾气怎么那么倔呢……

摇摇头,戚少商心中暗骂了一句,想那么多干什么?!还是老实爬楼吧……

这什么鬼日子?!连电梯都跟他闹,偏生这顾惜朝还住在十楼。

十楼啊!!!

好在戚少商从进入军校开始就一直坚持锻炼,不然一般人想扶着个大男人爬十楼,早累死在半路上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十楼,戚少商只想快点把人丢到沙发上,自己也能坐会儿喘口气。

拿着花满楼给的钥匙,打开了门,他第一眼就锁定住了客厅中的宽大沙发。

虽然已是累得精疲力尽了,但戚少商丝毫不敢放松扶着顾惜朝的力道,直到确认顾惜朝稳稳地躺在了沙发上后,才收回了手。他自己也放松了四肢往沙发上躺下,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皱眉看了一眼旁边的顾惜朝,那人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依旧没醒。

戚少商按下接听键。“喂?”

“少商,七童让我告诉你,厨房的第二个柜子里有他留给顾惜朝醒酒的东西,你泡给他喝。”

手机里能听到呼呼风声,“你们俩大晚上的跑江边上去了?”

陆小凤嘿嘿地笑着,“七童说想看看江边的夜景,我们俩就过来了。”

听到那边没有其他人的声音,不禁纳闷怎么这么快就吃完散了?不会真的只是为了看夜景吧?“你们这么快就散了?”

“恩,诸葛突然给无情打了个电话,然后无情就带着他们师兄弟几个回去了。我和七童坐在那儿没什么意思,也走了。”

你们俩倒是清闲,怎么不好心过来帮帮我?!戚少商腹诽着。

“知道了就快去泡,我挂了啊。”

“喂喂!陆小凤你这个死家伙!”

陆小凤快速地收起了手机,看来是不想因为戚少商而耽误他与七童的二人世界。

刚刚他打电话的时候,花满楼已经走到了前面。此时的江边,水天一色,只有皎洁的银月投下浅淡的柔光,而站在江边的那个人,任由夜风吹拂,因周身蒙上了月光而显得愈发得温润。他双眼注视着远方,星光照映着他的眼睛愈发明亮。

察觉到身后陆小凤呆呆的目光,花满楼转过身来,清淡的声音却在陆小凤听来有着别样的温软,“陆小凤。”

陆小凤走上前牵住了花满楼的手,两人额头相抵,相视而笑,平静地享受着这温暖的时刻。

 

戚少商收起了手机,无奈看沙发上的人,“不能喝就别喝,睡得这么死,就不怕遇到什么危险么?”

去厨房捣腾了一会,就端着一杯又浓又黑的药茶出来了。右手推了推顾惜朝,“喂,顾惜朝,醒醒!喂,醒醒!”

被人打扰了睡眠,顾惜朝很不乐意,原本安详的睡颜皱成了一团,眼睛睁开了一丝缝。

等戚少商把药茶递到顾惜朝的嘴边时,顾惜朝却突然别过了脸去,“好难闻!小楼,你……你的、嗯,手艺怎么变差了?我知道了……你、你是想苦死那只小鸡是不是?嘿嘿……”

原来人还是没清醒,可他死活犟着就是不肯喝,戚少商试了几次也没让他喝下去。

最后戚少商停下了动作,想了一下,突然伸手捏住了顾惜朝的鼻子,趁着顾惜朝张嘴呼吸的时候,他眼明手快地把整杯药茶都灌了进去。

“咳、咳咳……你、你谋杀啊……”一杯灌下去,顾惜朝呛得连连咳嗽,双眼泛红,等他平顺了呼吸后,眼神也清明了很多。自然认出了眼前照顾他的人,并非是小楼,而是那只包子。

“戚、少、商!”咬牙切齿地喊出这个名字,似乎是想把它咬死在自己的口中,右手伸进口袋中,掏出一把手术刀,“我要杀了你!”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