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ry天蓝

龟速码字党,CP博爱党,跨度很大。
安安静静写文,快快乐乐生活。
古剑:乐夏/苏越/谢沈/挚尊
欧美:盾冬/贾尼/福华
古风:陆花/猫鼠
剑三:毛莫
全职:江周/双叶

【古剑一&古剑二】【乐夏/苏越】《心有执念》01

 借此文给@三年五年 姑娘表个白~虽然CP有逆,但是我真的超级喜欢姑娘的那篇《我们的世界》,谁叫我是个木有节操的博爱党呢!话说另外几篇我都喜欢,姑娘加油写~

这文的灵感来自于姑娘的文,因为我也想让古剑一和古剑二的小伙伴们一起玩~


注:背景现代玄幻灵异向,作者文笔渣,逻辑混乱。


=======================

第一章 

夜晚。

位于南方的这个城市迎来了一场毫无预兆的倾盆大雨,使得街道上本就不多的行人不得不急速逃离回家。

一紫一黑两个颀长的身影,与众人逆向而行,离开了繁华的街道,走入了一条僻静的小路,最后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门口停了下来。

陵越收起了雨伞,将它斜靠放在了墙角,正好手机传来信息的提示音,应该是组织发来的行动安排。

他打开看了一眼,发出了一个微微带着诧异的单音节。

另一旁一直安静站着的百里屠苏不由得看了他一眼,师兄一向淡定沉稳,很少会发出惊讶。不知道这信息是说了什么引得他这个反应。

察觉到百里屠苏的意外,陵越抬头对他笑了笑,说道,“瞳前辈发来的,今晚的行动安排,我只是略微有些奇怪。”

说完,他将手机递给百里屠苏看。

 

“瞳:留一只不管,其余歼灭。”

 

这可不是瞳以往的风格。

两人均感到有些疑惑,不过既然已经是发来的最后行动指示,那么他们除了执行并没有其他选择。

这个时候又来了一条短信。

两个人都在看手机,也省得陵越看了再转达了。

 

“云天河:陵越,屠苏,我和紫英来看你们啦~早点完成任务,我们在家等你们。”

 

师尊和他的挚友来了,两人心里都十分欣喜,即使一向表情不多的百里屠苏嘴角都带有了明显的笑意。

“速战速决吧。不要让师尊久候。”

师兄都发了话,百里屠苏自然响应。不过响应得貌似有些太过激烈,还没等陵越话落,百里屠苏一脸理所当然地……踹开了废弃的大门。

虽然为了避免将无辜人士牵连其中,一到此地,陵越就已经设下了结界,不必担心任何响动会引来其他人。但面对师弟如此……呃、彪悍的开门方式,陵越只能表示:幸好师尊并不知晓。

 

开门的声响自然引起了厂内异物的注意。

工厂已遭废弃,自然不会有照明。

黑漆漆的空间里,闪烁着数不尽的绿色幽光。天空中一道凄厉的闪电劈下,正好照亮了这幽深的空间,聚集在中间的是一堆长相怪异,身材矮小的生物,正一个个充满敌意地注视着门口的两个不速之客。

似乎是归家心切,百里屠苏不发一言,几个起跳直接冲向了那堆不明生物。

陵越见此,略感无奈地摇了摇头,同时脚下阵法开启。

陡然间遭到攻击,那群怪物发了懵,但反应过来后,立刻前赴后涌地冲向两人,周身发出电流攻击。

百里屠苏轻松地从怪物堆里跃出,跳上有些破旧摇晃的栏杆,借力一蹬,在避开两个怪物的围攻后,按住那两只的头,狠狠地撞在一起,落地的同时又踢飞了一小圈怪物。那几个怪物撞上墙壁后,全身瘫痪,电流外露,进而引发了小型的爆炸,连自己周身小范围内的同伴都不能幸免。

陵越有阵法相护,自然不惧对方的攻击,周身的剑阵也在以一定的速度清理着小怪。

看清师弟的出手速度后,他头疼地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对方别忘了瞳可是要求留一只的。

 

正待陵越要开口时,有人先插了话进来。

“都已经开始了啊。馋鸡快点,不然要是一只都抓不到,瞳前辈肯定会拿他那些蛊虫来招待我们。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才不要呢!”

陵越和百里屠苏听到了对方的声音,攻击不停,但都留了一份心思注意来者。

来者看起来是个跟他们年纪差不多的青年,一身偃师装扮,扎着大马尾,随着他的动作在脑后一摆一摆的。性格……似乎十分活泼,走进来见到这样的场面,什么都没管,倒是先给两人挥了挥手,打了个热情的招呼。

“哎哎,帮忙留一只,留一只啊,我们回去好交代呢!”见百里屠苏一个火系法术又轰飞了不少的怪物,来人立刻再度出声让他给留一只。

对方既然提到了瞳,看来瞳让他们留一只的指示就是等着这里了。

于是,百里屠苏露出了一个攻击空当,放过了一只怪物,让它离开了攻击范围。

青年却不动作,反而转身语调欢快地对着身后说道,“好夷则,寒霜落来冻一个呗~”

“乐兄,是否希望在下将你一块冻住?”清冷的声音回应了他。

带着风雪气息的青年,裹着一身略显厚实的带帽加绒外套缓慢地走了进来。

离两人最近的陵越清楚地感应到了来人一身剑气,但又似乎有些说不清楚的不同。

“夷则,你要是将我也冻住了,谁把这东西带回去给瞳前辈啊……我知道你是肯定不乐意带的。”

“无礼,称在下夏公子。”

“啊啊,师傅肯定是又给你加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了。不行,我一会儿一定要给你做个全面的检查才行。”

并不在意对方语气中的冷淡,偃师青年依旧欢快跟对方打着商量。

叫“夷则”的青年不再理会他,与陵越脚下法阵相似却有所不同的淡蓝色法阵开启,周身开始围绕带着凛冽寒气的冰雪,旋即向之前百里屠苏刻意放走的漏网之鱼攻去,将对方完完全全地冰冻在了原地。

 

这时候,陵越和百里屠苏的清场也已经完毕。百里屠苏收起了剑,向师兄走来,但目光也在打量着两人。

偃师主动出来自我介绍,“你们好,我叫乐无异,隶属于‘长安’,这是我的搭档,逸尘,隶属于‘太华’。”

虽然是叫着对方“夷则”,乐无异却给出了另一个名字。站在他一旁的逸尘,沉静如水的目光在乐无异的身上停留了几秒,又移开了,抬手跟陵越和百里屠苏打了个招呼。

“我叫陵越,这是我的师弟,百里屠苏,我们都是属于‘天墉’。”百里屠苏也是个寡言的性子,这交际自然就是得靠陵越来。

“我们太久没回来了,所以才没见过你们吧。对了,‘天墉’不是一直在北部负责驱魔么?你们怎么来南部了?”

“是师尊安排我们过来的。”陵越还要说什么,百里屠苏低声提醒他,“师尊还在等。”

陵越原本还想问点什么的,也决定推到下次了,“我和师弟还有事,要先回局里了,你们是否也要一起?”

“嗯,这是自然,我们也要回去交任务。”

 

到了局里,四人一同去向瞳交任务。虽然主要负责领导指挥,瞳也兼着医学组的负责人的职位。

陵越和百里屠苏没有其他事,又急着回家见师尊,交完任务就打个招呼先行离开了。

乐无异和逸尘将抓来的怪物交给瞳,瞳指示他的助手十二将怪物送去医学组的实验室。

然后对着许久不见的两人观察了起来。

逸尘是一脸淡定,倒是乐无异有些坐立不安。大约是以前瞳给他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以至于他每一次对上瞳都有些惊弓之鸟,无论对方是或玩味或冷淡或嘲讽地看他,他都紧张。

安静了许久后,瞳却没有说什么,挥挥手让他俩出去了。

 

一出门,乐无异深深地呼了口气出来。

逸尘依旧保持着沉默站在他旁边,乐无异拍了拍过度紧张的胸口,声音平淡仿佛压抑着什么询问道,“一起去看看夷则?”

身旁人点头表示同意。

 

同时,踏上回家道路的百里屠苏接到了好友方兰生的电话,对方正拿着手机站在之前的工厂咆哮,“百!里!屠!苏!你知道我们清扫组每次要消除你们驱魔后留下的痕迹是有多痛苦多麻烦多复杂多难搞么?你知道么?知道么?本少爷说了几百次几千次几万次让你驱魔的时候悠着点,出招克制点,别耍帅,不要破坏公物,少弄点痕迹,你听了么听了么?男人就是难啊,你下次敢不敢不给本少爷留这么烂的摊子,敢不敢?你……”

话还没说完,百里屠苏一脸淡定地挂了电话。

然后,关机。

 

熟练地按下密码,走过几道封锁门后,乐无异带着逸尘走入了一个布置得十分温馨的房间。

柳梦璃刚刚弹完一曲箜篌。见到两人,十分优雅地起身,走了过来。

乐无异压低了声音,轻声询问,“梦璃前辈,夷则,他怎么样?”

柳梦璃给他一个安抚的微笑,“身体恢复得不错,我刚刚给他弹了入眠曲,你可以看看他,不会打扰的。”

说完后,柳梦璃带着箜篌告辞离开,把空间留给了他们。

乐无异踟蹰了一下,走了过去。逸尘没有跟过去,而是抱臂靠在了墙边。

隔着玻璃罩的床上,躺着一位容貌精致的鲛人,深蓝色的头发随意地铺散在柔软的床上,胸口些微的起伏表明对方睡得十分安详。下身长长的鱼尾末端微微卷起,偶尔伴随着呼吸轻轻摆动。

沉睡中的人无法看清他的眼睛,但那精致过分的容貌,却有八九分与身后不远处的逸尘相同。

乐无异的目光无法从沉睡者的脸上移开,语气中有眷念,有难过,有喜悦。

“夷则,做个好梦。”

 

夷则,我等你醒来。

 

在去沈夜办公室的走廊外,谢衣遇见了医学组的负责人之一,也是夏夷则的主治医师,欧阳少恭。

“你的徒弟回来了。”

欧阳少恭开口,自然是得知了乐无异已经回来的消息。

“夏夷则的身体恢复得怎样?”

欧阳少恭带着浅淡的笑容,刻意拉长了语调,“自然……是恢复得不错。令师也实现了对我的承诺,百里屠苏……”

谢衣眼神一变,“你现在还不能动他。”

“这是自然。夏夷则没有醒来之前我不会行动。”即使欧阳少恭表现得再温文尔雅,谢衣也对他放不下那份警惕之心。“谢衣,你在担心什么?即使没有你和紫微的警告,那个紫胤加在他身上的结印我也不会轻易去碰触的。眼下,你还是担心好你的徒儿和那个鲛人吧。渡魂可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欧阳少恭一摆袖口,转身离开。

 

“你在担心欧阳少恭?”

沈夜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走进办公室的谢衣,就从对方的脸色上猜出了大半。

“师尊,我……”

“把百里屠苏调过来是我下的命令,我自然会负责他的安全。再说,这件事,慕容紫英也知道。”

慕容紫英居然也知道,这件事谢衣倒是没有听沈夜提起过。

沈夜有些好笑地敲了敲自家徒弟的额头,“他跟清和一个样,都是护徒弟护得要命,要动他宝贝徒弟,哪有不跟他通个气的道理?”

再说了,百里屠苏那个情况也不宜久拖,慕容紫英自然也是想找个办法解决的。

谢衣眼珠转了转,得意一笑,突然扑过去抱住沈夜的腰,甜丝丝地道,“那师尊是不是也宝贝着徒儿?”

沈夜不妨他突然扑过来,被抱了个正着,抓住谢衣的衣领,把人从自己身上剥了下来,“站好,都多大的人了,自己徒弟都不小了还在这儿撒娇。”

“无论多大,弟子都是师尊的宝贝徒儿。”

“出去,我事务繁忙,别捣乱。”

“是是,徒儿这就去看无异。对了,师尊,无异既然回来了,家里的厨房可以‘解封’了吧?”

沈夜皱了皱眉头,“‘解封’可以,但只准徒孙异进去,你不准进去。要是让我发现你进去了,你就从偃甲组调去医学组给瞳打一个月的零工,没有工资。”

“师尊~~~”

“反驳无效。”

================TBC

下一更的读条时间也许会略长~

评论 ( 17 )
热度 ( 45 )

© Shelry天蓝 | Powered by LOFTER